首頁 » 兒童遊戲空間設計不要走進這些錯誤

兒童遊戲空間設計不要走進這些錯誤

  兒童天生需要遊戲,英國前皇家心理學會會長溫尼科特認為:一個人從出生開始到客觀社會建立聯繫有一個過渡的過程,就像建築中的灰空間,遊戲是人和外部社會建立聯繫的過渡性客體,也是兒童緩解心理壓力,以及攻擊性的表達、焦慮表達的重要途徑。

  遊戲是兒童與這個世界建立連接的通道,同時,在遊戲中兒童可以發展自身的體能、感知能力、社會交往能力等。因此,為了兒童的健康發展,社會需要為兒童營造合適的兒童遊戲空間,但目前,在兒童遊戲空間設計和遊戲場地的理解上出現了一些問題:

  把遊戲場所當做設施的堆砌

  人們以為在一個空間內放置一些玩具就可以將之稱為遊戲場所,兒童的遊戲空間不僅僅只是遊戲設施的堆砌,而應該是兒童遊戲的載體。

  不需要規定化的玩法,而是可以讓兒童在這個空間里主動去創造遊戲,比如幼兒園戶外場地中的「山坡」與「山洞」,這就是一個很好的遊戲空間,因為孩子們可以在這里進行很多種遊戲。

  為了便利使用各種塑膠制品

  科技的進步帶來的是材料的革新,經久耐用好打理,因為許多戶外場地都會使用這些材料。

  但實際上,兒童更需要的是真實的自然元素,沙、水、草地、樹木、鮮花等等,這些自然元素可以給孩子們更好的遊戲體驗。

  禁止兒童冒險

  在成人的觀念中,給孩子創造的空間應該是安全,沒有風險的,因為成人覺得兒童還沒有建立對世界完整的認知,他們無法識別風險,所以成人要為兒童規避所有的風險。2014年, Hanna Rosin在《大西洋月刊》發表了一篇名為《被過分保護的孩子》(The Overprotected Kid)的文章。文章指出,當代的父母太過關注孩子的安全,以安全之名的過度保護,已經將獨立、冒險和探索精神從孩子們的童年中剝離,然而孩子們實際上並沒有變得更好,隨著自由玩耍時間下降,兒童的心理障礙問題逐年上升。

  成人的擔心完全可以理解,但兒童的生活之中需要有一點「風險」。美國著名的兒童安全研究專家Joe Forest認為:「合理的冒險對兒童的健康成長來說至關重要。」因此在兒童遊戲空間可以讓兒童體驗到自然懲罰的邊界,從合理的風險之中學會如何去保護自己。

  把遊戲場所當做景觀

  兒童遊戲場所不僅僅是景觀,不是一個只是視覺上好看的東西,北大俞孔堅教授認為:「景觀是一種生存的藝術」,這意味著景觀除了好看更重要的是功能。

  對於兒童遊戲空間更是如此,兒童遊戲空間應該是體現兒童遊戲權利、體現社交與教育作用的集中區域,如果沒有行為和心理介入的形式化景觀,那它也只能是擺設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