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花牌情緣》——美好,熱血,純粹

推薦|《花牌情緣》——美好,熱血,純粹

  

  ​

  《花牌情緣》最初看的是動漫版,奈何更新太慢,第一部2011年,第二部2013年,第三部上映居然是2019年!這前後間隔了將近十年!好在2016年出了兩部真人電影版,2018年又出了一部電影完結版,才對苦苦等待更新的觀眾一絲安慰。而且真人版拍攝很成功,還原度超高,完整保留了原著的名場面和人物情感。

  雖然劇名叫做《花牌情緣》,但其實是翻譯的錯誤,正確應該是歌牌才對。在日本,花牌是另外一種紙牌。

  上面這種是花牌,下面這種是歌牌。

  歌牌的規則很簡單,對戰兩人從寫有日本古詩詞的100張牌中抽取50張,每人陣營內擺放25張牌,擺放方式自由,當聽到專業讀手念出的古詩詞上句時,誰能第一時間拿到對應下句的那張牌就算贏。

  贏的人可以把自己陣營內的一張牌送到對方陣營,誰陣營內的牌最先清零,誰就獲得本場勝利。

  當然其中細則和規矩還是很多的,有興趣的可以自行百度「競技歌牌」。

  根據原著描述,這是一個既考驗智力,又考驗反應和體力的競技項目。

  故事是從主人公小的時候開始講述的,女主人公綾瀨千早小學時遇到了出身於歌牌世家的綿谷新,新讓千早第一次領略到歌牌遊戲的魅力,之後另一位小夥伴真島太一也加入了他們這個小團隊,三人通過歌牌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因為種種原因,三人分開了,再次相見已是高中。這個時候的千早還癡迷於歌牌,準備建立自己的歌牌興趣部;太一為了千早轉來她所在高中,對歌牌興趣一般的他被千早拉近了歌牌部;新因為照顧爺爺早早就放棄了歌牌練習,但再次和童年夥伴相遇重新燃起了他對歌牌的熱情。

  當然,如果只是三人的情感糾葛,那這部動漫也就太小兒科了。畢竟是一個可以團隊參加的競技項目,其中必不可少的就是各種對戰,以及為了獲勝大家做出的努力。

  說個暴露年齡的動漫《足球小子》,想想《足球小子》裡各個院校眾多角色的設定就能想像出《花牌情緣》裡是什麼情況了。同樣都是熱血,青春,從比賽中產生的深厚情誼。

  推薦的觀看順序是先看動畫再看電影,因為電影的進度要比動畫快,而動畫講得更細,看完動畫能更好的理解電影,同時也會驚嘆電影的高還原和對動畫的拔高。

  電影的選角也十分貼合原著,女主千早對歌牌的一腔熱愛配上她天然的性格,給影片提供了最大笑點。

  新和漫畫裡想像的不太一樣,但演出的氣質完全相同,呆中帶智。

  比起千早和太一,新的小時候也是最像動畫版的。

  太一的真人版被很多人吐槽,因為動畫原型太美,真人相差太遠。

  但看完電影的第三部就覺得,其實美不美不重要,重要的是把角色的魂演出來就好了!

  原著作者最初隻把太一做為一個炮灰男二來創作的,最後真正和千早在一起的應該是正牌男主新。但是畫著畫著,太一這個角色就像自己活過來一樣,自己努力站到了和新一樣的位置。

  這也是電影版在改編時給了他一個自我成長以及動搖千早愛情心的原因。

  起初女王大人若宮詩暢出場時,我覺得和原著不太像,但是戲一演起來瞬間覺得這就是女王大人本尊啊!

  尤其是瞇著眼睛笑起來時,我的雞皮疙瘩瞬間就起來了。

  而且女王大人和新一起時那個CP感和動畫版也是如出一轍!

  神還原的還有女王對雪丸子的喜歡,這個反差萌真不是常人能頂住的!

  除了以上角色外,還有一些小配角也很出彩。

  因為對日本古典詩詞感興趣的大江奏,雖然真人版沒找到和動畫一樣的童顏巨乳,但是演出的感覺和動畫裡一模一樣,尤其是她對古典文學的喜愛。

  電影裡,她堪稱百人一首最佳講解員!有了她的解說,競技歌牌瞬間變得有文化起來!雖然包括女主在內的很多人隻對歌牌感興趣,對上面記載的古詩詞都是一知半解!

  抖s學長出場時對千早說的不道歉就通過比賽弄哭她的氣質,完完全全就和動畫裡一樣樣的!

  而學長的跟班瞇瞇眼,真人版居然真的找到一樣小眼睛的演員來飾演,太有心了!

  劇組最有心的還有出場只有一個書籍封面的女主她姐,真的就是演員本尊的姐姐!

  還有一個隻在最終篇出現的周防名人,雖然影版刪掉了他和千早的一些無厘頭表白,但反而讓這個角色變得更有內涵了。

  試想,一個眼睛不好的人居然是歌牌男子戰冠軍的保持者,這其中到底有多少故事啊。

  最後再放一個名場面吧。

  千早和太一去找新,勸他重新開始歌牌時,三人意外在路上相遇了。

  粗線條的千早一把拉住騎車而過的新,致使倆人一起滾下了河堤。

  四目相對,曖昧滿滿,另一邊的太一醋味十足。

  再來看電影版的神還原!

  影版把千早拽倒新改成了新自己不小心摔倒,千早著急救新摔下河堤。

  這樣一改更符合現實生活中人物,但也沒丟掉這場戲的核,三人關係一目了然,女主性格更是前後一致。

  記得最初看動畫版時就想如果我國也能拍這樣一部類型片就好了,不僅老少皆宜,而且還能弘揚文化,甚至能讓「老物」復活。可惜,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這邊也沒能出現一部這樣能帶動產業文化的片子。當然《我在故宮修文物》這類紀錄片倒是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但還是有些不一樣。

  其實我們也有很多失傳的「老物」,記得我小時候看老奶奶她們玩過的花牌就是其中之一,牌的質量脆脆的,上面的花樣很有特色,可惜玩法隨著那些老人去世而不再有人記得……

>推薦|《花牌情緣》——美好,熱血,純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