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相田彥一、車谷空或者張家城,沒天賦為什麼還要堅持打籃球呢?

相田彥一、車谷空或者張家城,沒天賦為什麼還要堅持打籃球呢?

  索爾斯泰說,人生的價值,並不是用時間,而是用深度去衡量的。他還說,人生不是一種享樂,而是一樁十分沉重的工作。當你打開這篇推文,看到這兩句話的時候,我知道大部分人的想法是:我受不了這種說教,看不下去。

  

  應該怎麼和你解釋才好呢?

  「沒有沒有,這只是個引子而已……」

  「只是故意裝深沉罷了,後面的內容真是輕松有趣呢!」

  

  好吧,我完全沒有這樣的打算,也並不想挽留任何一個試圖退出閱讀的你。不過,要是你有興趣談談人生,我們可以慢慢聊。

  

  看過《灌籃高手》的你,一定知道相田彥一。他身高165cm,沒有什麼成為籃球隊首發的能力,說白了,他連一件陵南的球衣都沒有。他的興趣不是成為全國第一的高中生,也不是稱霸全國,而是到處搜集球員資料。因為他的姐姐相田彌生是一個高中籃球聯賽體育記者,所以彥一可能也有與生俱來的採訪和記錄能力。

  

  作為漫畫配角,彥一有著不錯的出鏡機會,存在感很強。存在感是一種欺騙性很強的東西,有存在感並不意味著有前途,就像曾經某個很積極搞衛生、經常參加社團活動但成就不好的同學那樣,存在感很強,只是輪到拿三好學生的時候,只能看著那些沉默且能夠考高分的同學上臺領獎。彥一在籃球運動這件事上,其實沒什麼前途。即使他練十年籃球,或許都不如托姐姐給自己在報社安排一份工作來的有效。我們都知道,他的前景不在籃球,而是成為記者或者球探。但是彥一之所以願意去到處搜集籃球隊資料,打探球隊未來發展,那是因為他喜歡籃球運動,而不是預備成為一名記者。

  

  車谷空是日本漫畫《籃球少年王》的男主,如果你沒看過這本漫畫的話,簡單描述一下:車谷空身高1米49,位置得分後衛,每天除了睡覺就是打籃球,目標是帶領校隊打進全國大賽。漫畫作者日向武史自己評價車谷空時說:「說真的,打高中籃球才149公分能幹什麼?這個疑問至今我還在腦中盤旋。在球場上最辛苦的總是阿空,雖然是自己的漫畫,不過只有阿空,我是以讀者的角度來看他,這其實是很重要的。」作者是以讀者的角度來看待車谷空的,也就是說他也不知道車谷空未來會怎麼樣,究竟是成為庫裡還是麥科勒姆,或者是隨便什麼人,他全都不知道。

  

  回到漫畫劇情,車谷空的高中九龍頭男子籃球社團被一群不良少年把控,他們從來不打籃球,甚至還要用暴力阻止別人打籃球。車谷空不僅要克服自己的障礙,還要打通學校男籃,說服男籃隊友打球,甚至還要教他們打籃球,要怎麼樣才能打進全國大賽呢?沒有人知道答案。

  

  戶川清春,井上雄彥漫畫《REAL》裡的男主角之一。他國中時期的超級短跑高手,罹患骨贅瘤截肢,後成為輪椅籃球隊員。母親離世,父親一度放棄自己,戶川在同為病友的虎哥和山內的引領下,開始了輪椅籃球比賽。虎哥之後去了美國,山內由於肌肉萎縮每況愈下,戶川背負著自己和山內的信念,維系著虎哥開創但已瀕臨解散的輪椅籃球隊「老虎隊」。老虎隊的隊友們,都是抱著鍛煉身體、消遣時間的心情打球。與隊友想法格格不入的戶川清春一度被踢出球隊,失去了球場和隊友的他,連輪椅比賽都沒辦法打。家庭現狀已經如此,戶川的未來會怎麼樣?誰也說不好。

  

  還有「獨臂少年」張家城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很熟悉了,不畫蛇添足重復了。

  他們,為什麼要把所有的努力,交付在看似沒什麼前景的事情上?

  

  因為他們相信時間的力量,相信每一滴水滴都會擊穿頑石,相信每一次投籃都會造就一個完美的射手,相信每一次咬牙堅持都會邁向成功。

  

  大部分人都無法做到櫻木花道那樣的努力程度,打不上籃球的原因就會歸咎於天賦不夠,而不曾思考一下自己至今有沒有完成過哪怕一次一周2萬次投籃訓練。就像減肥失敗是因為工作太忙,而不是自己吃得太多;工作崗位許久沒有晉升,不是自己能力不夠,而是猜忌「別人一定動用關係了」。

  

  放在自媒體環境裡,讀者抱怨自媒體無良,但點擊率最多的依舊是無良標題黨;作者抱怨別人標題誇大弄虛作假,到自己取標題,又是一句「和尚摸得我摸不得?」遂心安理得。

  

  但是我相信,總有一小部分人,他們仍在堅持,仍然堅信且敬畏時間的力量。那一點點微小的燈火,只要不熄滅,在通過漫長的時間隧道後,終將成為一個太陽。

  

  但是首先,你要相信自己足以成為太陽,並且永不動搖地相信自己。太多人,從一開始就告訴自己:我不行的,我也就這樣了。

  

  1996年,《灌籃高手》完結。2000年,《REAL》開始連載。2004年,《籃球少年王》開始連載。總有青春到了頭,然後看著身後新的一批青春往前沖。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中,什麼時候能夠被稱為「青春到了頭」的時間節點,但模模糊糊感覺自己正在逐漸變老的心情,確實一天天強烈了起來。回頭想來,有什麼事情,是最值得回味的呢?當然是你自己給自己設立了目標,並且努力完成的那些事啊。

  

  雖然渺小,雖然目前無可奈何,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達到目的地,雖然不知道在遙遠的那個地方究竟有什麼在等著你,但依舊堅信會完成自己的目標,並且永遠不會放棄。

  

  這才是相田彥一、車谷空、戶川清春或者張家城的人生。

  

  所以索爾斯泰說,人生的價值,並不是用時間,而是用深度去衡量的。所以他還說,人生不是一種享樂,而是一樁十分沉重的工作。我想,人生的價值正是在於不斷設立的新目標挑戰自己,而這樁「十分沉重的工作」,就是努力完成一個又一個目標並且超越自己的過程吧。

>相田彥一、車谷空或者張家城,沒天賦為什麼還要堅持打籃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