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法官都掉眼淚!杭州七旬老母親搞衛生攢下15000元,替下落不明的兒子還債

法官都掉眼淚!杭州七旬老母親搞衛生攢下15000元,替下落不明的兒子還債

  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 孫燕 通訊員 富法

  臨近新年,一位年過七旬的老人坐著公交,趕了近20公里的路,來到了杭州富陽區人民法院的執行服務大廳。

  她小心翼翼地拿出了用層層塑膠袋包裹著的現金,遞給執行人員,總共15000元。她說,她是替兒子來還欠款的。

  「法官,欠錢總要還的,這15000元是這幾年我打零工、替村里掃地搞衛生攢下來的,我替兒子還了……」 說著,老人低下頭,抹起了眼淚。

  接過老人皺巴巴的這疊錢,執行法官眼眶有點濕潤了,「這錢老人可以不還,兒子欠下的應該由兒子來付。」

  老人的兒子葉某,今年45歲左右,早年是個包工頭,承包了一個工程,卻欠著工人的薪水一直沒給。

  工人柳某等人無奈之下起訴到法院。

  法院判決,葉某要在十日內支付柳某等人薪水款15000元,並支付逾期付款的遲延利息。

  然而,葉某玩起了消失。

  柳某等人申請法院強制執行。執行中,葉某下落不明,且名下查無可執行的資產,案件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去年,法院在對歷年案件「回頭看」時,這起多年未付的民生案件被提了出來。

  經線上查詢顯示,葉某銀行帳戶仍無可供執行案款,執行人員來到了葉某家。

  葉某家的外牆是紅磚,沒有粉刷,家中也未裝潢。出來迎接執行人員的就是葉某的70多歲老母親。

  見到執行人員,老人似乎已猜到了原因。老人知道,這些年兒子在外面陸續借了不少錢,因無法歸還借款,幾年前,葉某去了外地打工,甚至過年都不會回家。葉某妻子跟他離了婚,老人靠著打零工,與孫子相依為命。

  代收傳票後,老人答應聯繫葉某。

  又過去了一周,執行法官沒有等來葉某,卻等來了這位老人。替兒子還錢的15000元,是老人打零工一點點攢起來的,耗盡了她眼下所有的積蓄,「我替兒子來還錢,只是利息能不能……」

  法官聽到這里,給申請執行人打去了電話,講明了這一情況。

  申請執行人原本以為這筆錢不可能討回來了,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還能討回薪資,被老人的舉動感動,當即表示願意免除逾期利息。

  聽到回復,老人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來,長籲了一口氣:「案子了了,我就安心了。」

  法官說,葉某還有其他欠款,希望他知道這件事後,能主動承擔起還款的責任,早日還清債務。

  本文為錢江晚報原創作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復制、摘編、改寫及進行網路傳播等一切作品版權使用行為,否則本報將循司法途徑追究侵權人的法律責任。

  來源:錢江晚報·小時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