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這部動畫,終於讓我看到了最想看到的展開

這部動畫,終於讓我看到了最想看到的展開

  

  在今年一月新番的開播點評中,我就注意到了《東京24區》這部原創動畫。

  這部由CloverWorks制作的原創動畫,staff陣容堪稱群英薈萃:擔任人設的是業界老手岸田隆宏,他曾在多部動畫中擔任人設和原畫的工作。

  擔任音樂的深澤秀行也是我的老朋友了,在《魔法使之夜》、《FGO》中為我帶來了許多「月球名曲」。

  監督津田尚克的名字,各位JO廚一定不會陌生,他原本是大衛社的國家棟梁,在《JOJO》動畫中擔任監督一職。

  但去年12月播出的《石之海》,大衛社請回了神風動畫做OP、ED的動畫,卻失去了津田尚克這個禦用監督。

  原因就是,津田尚克來CloverWorks搞《東京24區》這個原創企劃了。

  這部動畫的劇本更是重量級人物——來自Nitro+的下倉,這個名字,動畫觀眾可能不太熟,但是GAL玩家估計看了這名字就要犯ptsd。

  下倉主筆的《君與彼女與彼女之戀》,打破了第四面牆,遊戲中的倆女主角,一個愛著遊戲裡的男主,一個則明確地愛著坐在螢幕前玩遊戲的玩家。

  這個GAL傷害玩家感情的惡名,從君士坦丁堡到伊斯坦布爾,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Nitro+這個出產GAL的公司也參與到了《東京24區》的制作中,比起下倉本人,這個公司更加大名鼎鼎。

  Nitro+參與過《命運石之門》遊戲的制作,本家知名作品《沙耶之歌》、《幻靈鎮魂曲》,沒錯,虛淵玄就是從這家GAL公司出來的。

  這部動畫給人的觀感也和它的staff列表一樣——一鍋要素大雜燴

  故事發生在東京24區這個人工島上,紅毛駭客、藍毛猛男和綠毛富哥三人組成了「RGB戰隊」,像特攝英雄一樣行俠仗義。

  他們原本來自不同的階層,紅毛駭客來自社會底層,這些貧苦的孩子靠著商店街的接濟填飽肚子,看著英雄秀的義演潤澤心靈。

  而這些孩子未來的出路只會有兩個——藝術家,或者罪犯。

  紅毛駭客有幸被大佬相中,開始學習塗鴉,走上了藝術家的道路。

  藍毛猛男,來自商店街,家裡是開麵包店的,從小他就生活在一群經濟水平和他相當的小康之家的環繞中。

  也許是這種幸福的成長環境塑造了他善良勇敢、樂於助人的性格,他也是這三人組中對「英雄」最在意的。

  綠毛富哥的父親,算是東京24區政商兩界的絕對領袖,主導了東京24區回歸東京,也在推行「災害測定系統」

  這個系統通過居民的手機、監控照相頭智能采集資訊,以此提前預知各種自然災害以及犯罪行為,並進行提前介入。

  有一說一,這個系統有《心靈判官》裡的「西比拉系統」內味了。

  富哥大體上還挺支持自己的父親,他還加入了外警團隊——24區官方維持治安的警察團隊。

  並且,他也是「災害測定系統」的堅決擁護者,他認為,在社會的安全與穩定面前,個人的隱私,只是個小小的代價罷了。

  駭客當然是否認這一點的,至於猛男,他本能地覺得交出隱私很不爽,卻又找不出反對的理由。

  這三個尿不到一塊去的人物,並肩作戰的契機是富哥的妹妹,這位白毛美少女是個體察民情、悲天憫人的大小姐。

  三人因她而結識,也在她的提議下成立了「RGB」,最後也因為在一場火災中沒能救出她而分崩離析。

  在《東京24區》故事的開始,這個妹妹從陰間給他們打來了神秘電話,並在電話中向他們出了個電車難題:

  要麼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熟人被電車創死,要麼主動去扳道,導致列車失控,車上的乘客大量傷亡,未來會走向哪一邊就由他們來選擇。

  而這,也成為他們三人重新共同努力的契機。

  在該動畫開播之初,我就期待著這樣的展開:因為妹妹「復活」重新站在一起的RGB,因為更深層次的階級矛盾又一次分崩離析。

  我等了足足6集,終於看到了這個展開,我想,是時候來好好聊聊這部野心十足的動畫了。

  《東京24區》最吸引人之處,是它向觀眾拋出的一系列命題——藉由24區回歸東京這一事件,引爆了許多隱藏的矛盾。

  咱們不妨先來說說對立最嚴重的駭客和富哥,他們位於光譜的兩端——駭客追求的是自由,而富哥追求的是秩序。

  駭客成為藝術家、靠著塗鴉成為名人這件事,讓我聯想到了某些媒體對於九龍城寨這種「原生態」環境的病態追捧。

  貧民窟本不該存在,是一個社會亟需解決的問題,可是,總有些看客,自己享受著現代化的便利,還想遠遠地觀賞這種陌生又新鮮的環境。

  拆除貧民窟之後,他們還要擱著螢幕長籲短嘆兩句,悲嘆城市化與現代化的弊病。

  殊不知,為他們所厭煩、千篇一律的富足的現代生活,正是那些貧民窟居民做夢也想要的。

  看客們不會在乎這些和他們不在同一個世界的人,他們隻在乎自己的眼福。

  ————前方劇透警告————

  在《東京24區》中,貧民窟的孩子要麼成為藝術家,要麼成為罪犯,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藝術細胞,所以,駭客的一個朋友,成為了罪犯。

  他被人欺騙,開發了一種手機APP,而這種APP最終被對方用來投放電子毒品,在貧民窟泛濫。

  他假意順從對方,實則準備炸了這個帶資本家的遊輪,把他送上天。

  RGB三人組收到了來自妹妹的陰間電話,向他們描述了兩個未來:遊輪被炸飛,或者他們去提前射殺這個犯人。

  富哥和猛男都覺得,這還需要選?這根本算不上兩難問題。

  駭客就急了,從妹妹給出的未來片段中,他已經認出了那個罪犯就是自己的朋友。

  駭客決定趕在他們倆之前找到朋友,他確實做到了這一點,但他沒辦法靠語言勸阻朋友,準備物理勸服。

  但是,子彈卻比他到得更快——早就在追蹤他的富哥,毫不猶豫下令擊斃了這個出身貧民窟還極度危險的爆炸案恐怖分子。

  由於這個恐怖分子是駭客組織的一員,駭客的組織還遭到了外警突襲。

  駭客最終逃出生天,和已經落草為寇的組織成員一起縮進房車裡,和外警打遊擊。

  富哥的父親帶他來到了真正的權力中心——「災害測定系統」總部,也許不少讀者已經猜出來了,這個系統的核心,正是他的妹妹。

  兩人從此走上了兩條完全不同的道路,一人處江湖之遠,以自由之名奔走;一人居廟堂之高,以秩序之名統治。

  富哥和駭客徹底決裂是可以預見的事情,他們的立場完全不同,而夾在他們中間的猛男,則突出一個迷茫。

  他的戲份很多,戰鬥力很強,妹妹的陰間電話會對他們三人都施加一定的強化,唯獨對他的強化是最離譜的。

  強化後的他宛如決戰版空條承太郎,飛簷走壁、上天入地,雙腿跑贏高鐵,雙手停住貨車。

  他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也有很多想不通的問題。

  他不知道,面對大型連鎖公司的壓力,該如何守住商業街,好在這個問題,他的恩師還有富哥、駭客倆智將幫他搞定了。

  他不知道,駭客和富哥為何會漸行漸遠,最後徹底決裂。可惜,這個問題沒人可以為他解答了。

  想不通這個問題的他,只能在麵包的口味上鑽起了牛角尖:貧民窟的孩子說,他做的麵包不如他爸爸做的好。

  富哥的妹妹說,他可以成為讓大家展露笑容的英雄。

  這句話成了他唯一的道標,為了讓眼前的這個孩子露出笑容,他陷入了一種幾乎魔怔的狀態,一門心思只想做出一樣口味的麵包。

  其實,他的訴求,總結起來,就是「維持現狀」

  在接到妹妹的陰間來電後,只有他因此相信妹妹還活著,他也在劇中不止一次表露出「要是妹妹還活著就好了」。

  他很清楚妹妹就是RGB三人組的黏合劑,他所熟悉的那種生活——在友好的商店街長大、作為RGB組合行俠仗義,正是由於妹妹這個天使才能延續。

  盡管我認為,《東京24區》的故事展開未來可期,可我也不得不吐槽,這部動畫某些地方的敘事手法,實在是太次了。

  雖然不至於像我上周吐槽的《永遠的831》那麼人神共憤,但也確實影響了我的觀看體驗。

  例如,在猛男做麵包這集,他問他正在外面旅遊的爹,做好這個麵包的要訣是什麼。這個不靠譜的爹隻簡單地回了一個詞「胸」

  於是,魔怔之後的他,見人就盯著別人的歐派看,總想從裡面研究出個秘訣來。

  他的青梅竹馬、駭客組織的妹子、富哥公司的秘書……他也是不挑人,見誰都進行一個視覺上的性騷擾。

  最後,等他爹回來之後,他也終於悟道了——所謂的「胸」,就是指他在日復一日的揉面過程中,逐漸有力的胸肌!

  胸肌力量大了,揉出來的面就筋道,做出來的麵包口感就好。

  不是,我尋思著你被強化之後都能徒手舉貨車了,你這胸肌力量真的還需要鍛煉嗎?

  如果在平常,用這種葷段子水一集、順便推一下劇情進度我就忍了,但是,這一集可是接在富哥和駭客徹底決裂之後的!

  上一集你整出那麼大的活,這一集就給我看葷段子?

  「災害測定系統」和妹妹的陰間電話具體什麼關係?又跟他們手機裡那個散播電子毒品的APP什麼聯繫?這麼多坑放著不填,就給我看葷段子?

  這種奇怪的敘事節奏,我想應該歸咎於下倉的本職——GAL腳本家,畢竟,在GAL的任何地方,都可以以各種理由開始色色。

  好在津田尚克監督的演出水平一直在線,敘事節奏上的偶然犯病,不會對本作的觀看體驗造成太大的影響。

  目前,《東京24區》的矛盾已經完全引爆,主角三人中,兩個人分道揚鑣,徒留一人在原地徘徊,緬懷著舊時光。

  這場完全引爆的矛盾,最終會以什麼方式收場?這三個代表各自階層的主角又會給出怎樣的答案呢?

  不妨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這部動畫,終於讓我看到了最想看到的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