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當我試著使用不死者之王的角度去打開一個種田的故事

當我試著使用不死者之王的角度去打開一個種田的故事

  隨著堡壘的騷動和攻擊,魔獸們似乎有些瘋狂了。在三更半夜的時候,這群魔獸終於停止了吼叫,開始了它們對堡壘的大規模進攻。

  

  堡壘的一萬騎士,分別守在四個門口,一萬值班的農民開始了忙碌的防禦行動,一萬農民從睡夢中驚醒,也參與到了這一次的自保行動中。

  

  當在堡壘的牆上看到那些魔獸的陣容,很多農民都不禁嚇尿了褲子,有的農民認為他們已經回不去了,自己怎麼死也想好了?想在自己的遺書上寫些什麼。

  

  有的人卻滑稽的發現自己卻根本還不會寫字,真的是連死字都不知道怎麼寫。

  

  面臨這種災難,一般的場景,我本身也感到無語,我可能已經回不去了。

  

  明明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難道我的命運最終還是要在這裡終結?

  

  在勝負還沒有決定之前就妄下斷論,還太早了。雖然堡壘之外的魔獸黑壓壓的一片,根本不知道數量有多少,但是這一個堡壘之夜,我們也未必不可能安然度過。

  

  魔獸們終於開始了他們的進攻,那些如同流水一般的饑餓的魔獸們,頂住了圍牆上騎士們的魔法箭雨,還有魔法炮石,開始沖擊城牆。

  

  四面的城牆都出現了晃動,由此可見,魔術的力量是很大的,可是,我們農民都認為自己的堡壘堅不可摧,魔獸們的行動是徒勞無功的。

  

  看來,我真的是一介草民,我完全低估了魔獸的力量,尤其是魔獸,原來它們也是分等級的,我在了望塔上看到,甚至出現了領主級的魔獸,這些魔獸在歷經了幾個小時之後,終於鑽破了城牆,與城內的守軍發生了交戰。

  

  望著這些殘酷的廝殺,還有守軍的屍骸,我覺得我的人生真的到頭了。

  

  那些碎成一片一片的屍體,可能這就是我最終將要遭受到的命運。

  

  我和同村的小夥伴都決心臨陣脫逃,哪怕我們背負上罪孽,我們也想要活著回去。

  

  我們之中總得有一個人要活著,回去活著給村裡的人報信,活著替我們的老父老母們養老。

  

  現在,堡壘之內一片混亂,雖然有魔法師的鼎力支持,但是魔獸的數量實在太多了,我估摸著不像我們數量的10倍。

  

  如此龐大數量的魔獸,仿佛就是要把方圓百裡內的魔獸都聚集了起來,而魔獸出現這種大規模的聚集,一定有一個能夠號召他們的強大的領主。

  

  就算我們能夠打退這些魔獸的進攻,最終,還是很有可能會被後來出現的大boss給終結。

  

  我實在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來了這麼多的魔獸。我大聲呼喊,見鬼,為什麼只有我遇到這種倒霉的事情?早知道當初就逃避服役了,就不用搞到現在這種地步了。

  

  現在反悔真是一點用都沒有,我還是為自己掘好墳墓吧。

  

  當城內的守軍和著名變得慌亂,一些原本躲在身後的領主,終於,他們開始帶領守軍反擊,試圖奪回淪陷的城牆。他們認為,至少,他們可以打退魔獸這一波的進攻,給撤退制造機會。

  

  可是,想像總是很美好的,魔獸這種東西根本就不怕死,整個魔獸的陣式沒有任何的退卻,這就說明魔獸根本不會給人類喘息的機會。

  

  雖然在魔獸剛開始沖破防線的時候,人類還顯示出了略微的優勢,但是隨著戰鬥時間的延長,人類逐漸落入了下風。

  

  在整場拉力賽中,人類表現出了很大的不足,騎士們已經毫無招架之力,他們的耐力和體力基本都被消耗殆盡了。在如同浪潮般湧入的魔獸群的沖擊之下,很多騎士都只能等死了,更不用提,像我們這樣的農民。如果我們不知道那條通道,我們只能坐以待斃。

  

  什麼叫做農民?農民就是老老實實耕田的人,就是懂得生活艱辛的人,就是人脈稀少,不認識大人物的人,而且我輩長的還不帥,根本不可能被人拯救,這樣的我們又有何存在的意義?

  

  我在奔跑的路上,唯一希望的只是死得不要那麼痛苦。雖然說早死晚死都是死,好死不如賴活著,但是,我想在死前留下哪怕只有一年的存在過的證明。

  

  當我逃到中部防線的了望塔上市,我看到了,更加令我等絕望的一幕,我看到了一個使用火魔法的魔法高強的領主妹子,被一隻顯然比她更加高強的魔獸給撕成了兩半,鮮血頓時噴湧而出。

  

  魔獸顯然是不懂人類的感情的,它們甚至不會給人臨死前的尊嚴。

  

  在看到領主妹子慘死的形象之後。我們一致認為,如果要死在魔獸手上,還不如死在自己人的手上。

  

  我和同行的四個小夥伴都如此想著,只希望我們不會被五殺,留一個活口逃出去,等到風頭過了,所有的人都遺忘了這件事,再回去報信。

  

  可是,附近都是密密麻麻的野獸,根本無縫可鑽,我們有該如何逃出生天呢?

  

  我們想起了剛入城堡的時候,聽到的傳言,好像堡壘內有一條秘密通道,就連領主也不知道,是在農民間流傳的小道消息,或許我們可以通過那條通道離開。

  

  被力量強大百倍的魔獸圍攻,結果當然是逃跑啦!我們都沒有享受過殊榮,憑什麼讓我們付出?我們是小人物,上次不知道大人物的紀念,可惜的是,這次我們選擇了逃跑,恐怕再回不到家鄉了。

  

  如果我們空著手回家鄉,一定會被認為是逃兵,然後被處罰的,倒不如死在這個地方,這樣的話,我們的父母親人也許還能領到一些補貼。

  

  我們最好是在這些地方隱姓埋名,這樣的話,我們倒能安然無恙的在魔獸的魔爪之下生存下來。

  

  回去就是死路一條,沒有人會傻到那樣做。可是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趕緊當那條通道去,先逃出去再說,其他的還是放在腦後吧。

  

  魔獸的攻擊非常強烈,盡管人類已經嘗試過了,和他作證,最終卻因為放棄了希望而放棄抵抗,任何的抵抗都是徒勞無功的,那些能跑的領主已經跑掉了,那些不願意捨棄子民的部下的領主倒是被拍死,這樣的結果真的是不完美的。

  

  難道說我們人類不過是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普通生物?

  

  輸出全靠吼,那是文學作品中才存在的故事,吼叫是沒有任何作用的,吼叫只會擾亂了心神,影響自己水平的發揮,在現在的這種情況下,死的更快。

  

  真正的輸出從來都是乾淨利落,絕不拖泥帶水的,用上魔法之後,生命變得更加廉價了。

>當我試著使用不死者之王的角度去打開一個種田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