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兒童書房設計7天夏令營收費1980元到3700元,家長花錢給孩子買苦吃值嗎?

兒童書房設計7天夏令營收費1980元到3700元,家長花錢給孩子買苦吃值嗎?

  7月25日早7時。王家墩CBD一棟住宅樓的20樓兒童房。媽媽玉潔掀開一一的睡衣,一一後背上光溜溜的,那些曾經密密麻麻的紅點點終於消退乾淨了,這是一一從吃苦夏令營回來的第九天。

  參加夏令營的孩子,沒兩天手臂就曬黑了。

  7月25日全天。南湖洪山創業天地10號樓的10樓,仍喜歡自稱工程師的孫銘鴻,把自己關在辦公室一整天,為8月份開營的一個夏令營編寫教學計劃。

  7月25日晚8時。黃陂武湖田田素質教育培訓中心,35歲的瀏海成開始帶著一群入營3天的7-13歲的孩子進行隊列訓練。

  少兒夏令營今年夏天火了起來。7天、14天、21天,每天報名參加不同天數夏令營的孩子一撥撥湧向訓練基地。武漢周邊的研學基地裝不下了,又湧向紅安、孝感、麻城、大冶等地,在或老牌或新建或由休閒農莊、山莊改造的訓練基地,夏令營結束後又一撥撥散去。

  每個夏令營收費標準不一樣,以7天為例,在1980元到3700元之間。家長花錢讓孩子去夏令營買苦吃,值嗎?記者最近進行了走訪調查。

  盼望著遠離媽媽的一一

  第一個晚上就想家

  參加夏令營的孩子。

  「盼望著,盼望著,出發的日子就到了!」10歲的一一用這樣的句子開頭。他說他就是盼望著遠離媽媽玉潔,「媽媽的嘴像機關槍似的」。

  秋季開學讀小學五年級的一一,已閱讀700多本課外書籍。酷愛閱讀令他擁有遠超出這個年紀的豐富詞匯。

  一一希望把這次7天夏令營的一些片斷放進大腦皮層里去。訓練喊口號,10人組成的小隊聲音很小,但當全營49個人一起喊的時候,「那聲音就會很大呢,感覺聲音在那兒能震破天」。打真人CS(一種名為「反恐精英」的遊戲),不論戰術多高明,人少了不行,「人多包圍點就多」。

  到達營地的第一天,一一走上講台,面對著大家競選營長。他大聲說出一句競選詞:「我為了榮譽而來!」

  一一去的營地是今年由休閒農莊改建的,設施陳舊。每天洗臉、刷牙,要去屋外。屋簷下的水池長著他只在書本上見過的青苔,有時水龍頭里的水還有鐵銹一起沖出來。一間房里,4個高低床,住了8個人。第一天躺在床上不久,就開始全身癢,一一聽了室友40多分鐘指甲抓撓皮膚的聲音,最後沉沉睡去。第四天晚上,忘記關門,屋里飛進了很多蟲子,還有一只知了飛到了房頂上,叫聲刺耳。

  玉潔沒有聽到兒子一聲抱怨。這些,一一接受記者採訪時才說起。

  在家盼望早點離開媽媽的一一,到了夏令營的第一個晚上就想家想媽媽了,像受到感染一樣,其他7個孩子也都說想家。

  7天都沒有像在家里那樣好好洗個澡,但一一要把浴室里的歡樂放到大腦皮層中去記憶。

  夏令營結束的那天,一一上台演講,頭一天就接到要演講的通知,但他沒有寫稿子。他說,自己演講時一定要眼睛看著觀眾,這是一種尊重。在即興演講中,一一講了自己7天的成長。

  看到兒子演講的視頻,玉潔哭了。她說,花3700元送兒子去吃了7天苦,很值!

  兩個男孩的全職媽媽

  陷入教育兒子的焦慮

  迎著晨曦跑步,是夏令營孩子們每天的必修課。

  38歲的玉潔,是兩個男孩的全職媽媽。自大兒子一一讀小學四年級下學期以來,她就陷入教育兒子的焦慮。

  「焦慮主要還是來自學校。」玉潔認真地梳理著自己,自我調節,她不能過多地在一一面前表現出自己的焦慮。

  有一段時間,玉潔很怕接到一一班主任的電話。有一天,她對打來電話的班主任說:「你找我孩子爸爸吧,不要找我!」

  給一一報名參加少兒夏令營,是玉潔自己的決定。「一一站和坐都沒個樣兒,丟三落四的,到夏令營,讓他學習雷厲風行的作風。」

  當帶著一身紅丘疹的兒子站到自己面前時,玉潔感覺她的焦慮也在被治愈。她從每天夏令營老師發來的視頻照片和一一在夏令營結束時的演講,看到了自己眼中粗心大意、在老師眼里一身小毛病的一一的另一面:他能獨立思考了,有豐富的精神世界。

  工程師開辦少兒編程夏令營

  獲家長認可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秧苗是仿真的,辛苦是真實的。參加夏令營的孩子在勞力。

  7月6日到16日,孫銘鴻帶著52個少兒編程興趣班的孩子,到離武漢上百公里的黃石大冶鄂王城研學基地,進行了為期11天的具有編程特色的夏令營集訓。

  今年43歲的孫銘鴻,2019年的年底與人合夥開辦了武漢耘心編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專注少兒編程培訓。此前,他做過20年的工程師和遊戲公司技術總監。

  少兒編程能培養少兒的計算思維。兒子10歲時,孫銘鴻想送他去編程培訓班學習。選班的過程中,孫銘鴻發現少兒編程培訓班普遍開設的圖形化編程(scratch系列)、機器人編程,作為孩子的遊戲娛樂是可以的,但起不到訓練思維的作用。於是,他決定自己來辦一個編程培訓的機構。

  孫銘鴻沒有校外培訓點,他被6所學校邀請到校內辦興趣班,從初中和高中選拔學習成績好的孩子,在下午的社團時間上課。每個興趣班,每周上一次課,一次課90分鐘。對小學四年級及以上學生,開設自己團隊研發的課程;小學四年級以下學生,開設3D動畫編程課程。

  去年暑假,孫銘鴻嘗試用以編程為特色來做一期夏令營,60個孩子參加了,在家長中反響不錯。今年6月初,夏令營通知一發出去,10天不到就滿額了。74個報名的孩子,有22個是去年參加過的。

  但臨出發前,這22個「回頭客」不能去了,因為學校臨時有其他安排。

  這個以編程為特色的夏令營,每天有5個小時來學習編程,剩下的時間搞其他訓練。11天的夏令營編程學習的時間相當於學校興趣班的兩個學期。

  令孫銘鴻高興的是,他的努力得到家長的認可。這期夏令營回來,很多家長找上門來,強烈要求8月再開辦一期。家長們告訴他:「8月份,我家孩子有時間。」

  田田素質教育培訓中心

  頂撞教官「小霸王」變乖了

  一雙小手也能把被子疊成豆腐塊,參加夏令營的孩子在疊被子。

  瀏海成的臉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里,被曬得黝黑。

  瀏海成是黃陂武湖田田素質教育培訓中心的總教官。今年暑假,這個中心請了100多名教官,他們全部是退役軍人,負責孩子的訓練。

  開辦了15年的田田素質教育培訓中心,是功能齊全的戶外訓練基地,一大半的業務是企業的拓展訓練。過去最好年份的暑期,少兒訓練業務在這里也只能占到一半。但今年夏天,160畝的營地里全是孩子。總結15年少兒夏令營的經驗,該中心負責人認識到,單純的訓練已經不能夠滿足當今孩子將來踏入社會的需求,他們圍繞感恩、生命、學習態度、內驅力和目標感等開發了60多種課程。

  該中心與武漢周邊其他幾個老牌的研學基地一樣,預定在6月以前就滿了,7月找來的機構被告知「無法接待了」。這些機構就不得不去找其他新建的甚至是外地的基地。一一去的基地和孫銘鴻去的大冶,就是這種「溢出」的結果。

  瀏海成在大門口就能感受到這批孩子的不同:很多家長開著豪車把孩子送來,孩子拖的行李箱不乏頂級奢侈品品牌。「我們管不了他了,送到你們這里來,請你們好好管管!」這是瀏海成聽得最多的囑托。一接手,頂撞教官的「小霸王」也比過去多多了。

  不管是7天還是14天、21天,到了該中心,每一天從早晨6時起床,到晚上10時30分熄燈就寢,除了吃三餐飯和午休,孩子們的時間被各種精心設計的訓練課程占滿。衣服自己洗,內務自己整理,緊湊又緊張,體力上的疲勞是他們在家里和學校里從來沒有過的。

  「一般來說,訓練了三四天後,就可以看到孩子的轉變。」當他們在夏令營結束走向營外時,與來的時候判若兩人:來的時候一盤散沙,東張西望、交頭接耳;走的時候,排著隊,自己拉著箱子,唱著歌,有禮貌地跟教官和生活老師告別。

  「即使是時間最短的7天營,也一定會給孩子留下一些影響他們一生的東西,但7天就能讓他一輩子都這樣,那就是騙人!」瀏海成說,參加少兒夏令營回到家的孩子們,要不反彈,那也需要家里的環境有所改變。

  瀏海成問:「孩子們回家後,家長能讓他們像在夏令營一樣自己洗衣、整理內務嗎?」

  (記者田巧萍)

  【編輯:餘麗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