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好萊塢大片為什麼不好看?

就上個月引進中國的好萊塢大片而言,有兩個發展是不容忽視的:一個是注重藝術表現的導演終於在國內市場嶄露頭角;一個是女配角性感優雅的姿態和幹練瀟灑的動作。

前者講的是好萊塢科幻巨片《沙丘》的導演丹尼斯·維倫紐夫(denis villeneuve)。

雖然《沙丘》的口碑兩極分化,但該片的國內票房表現已經超過了維倫紐夫的前兩部作品:2017年上映的《降臨》,內地票房1.08億元;同年,《銀翼殺手2049》上映,內地票房僅收7695.9萬元。《沙丘》現已突破2億元,維倫紐夫在中國電影市場取得突破。

丹尼斯·維倫紐瓦(左一)在片場丹尼斯·維倫紐夫(左一)在片場。

後者指的是在間諜冒險動作片《007:沒時間死》中扮演神秘女子帕洛瑪的女演員安娜·德·阿馬斯(ana de armas),用寥寥幾個鏡頭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故事中的帕洛瑪是一名協助詹姆斯·龐德的中情局(CIA)特工。在鬼黨的古巴拉力賽上,她讓很多粉絲在微博上發「血書」討要「古巴美女」這個素人戲份,因為她深V裙、大露背裝、高腰晚禮服、利落的近戰格鬥。

然而,由這兩類「突圍」引出的,是當下好萊塢類型片發展的尷尬局面:近些年,好萊塢類型電影的非類型化(藝術性)創作思維以及表達傾向越發嚴重,甚至阻礙了正常的情節設定與角色編排。然而,這兩種「突圍」導致了當前好萊塢類型片發展的尷尬局面:近年來,好萊塢類型片的非典型(藝術化)創作思維和表達傾向越來越嚴重,甚至阻礙了正常的情節設置和角色安排。

敘事讓位於視聽語言。

中國電影圈盛傳兩部好萊塢電影「大神」——衛偉和諾諾。一個是製作了《黑暗騎士》和《盜夢空間空》的克里斯托弗·諾蘭,另一個是丹尼斯·維倫紐夫。Vernoy一直致力於用獨特的影像語言為觀眾帶來震撼的視聽體驗。

雖然有些觀眾看完《沙丘》後被空鏡子和慢動作弄得昏昏欲睡,但不可否認這部電影的視聽魅力。有外媒甚至評論說:「現在看《沙丘》就像在看1968年的《流浪2001》。」

《沙丘》通過廣角鏡頭營造出影像上的空曠荒蕪感,這不僅反映出宇宙的浩瀚無垠,還暗示了主人公保羅·厄崔迪(蒂莫西·柴勒梅德 飾)一家的遭遇:皇帝出於妒忌設下圈套,試圖借哈克南家族之手鏟除厄崔迪家族。荒涼的沙丘紋路,象徵命運的無常,直觸觀眾心靈。《沙丘》通過廣角鏡頭在形象中營造出空荒涼感,既體現了宇宙的浩瀚,又暗示了主人公保羅·崔迪(蒂莫西·柴勒梅德飾)及其家族的遭遇:皇帝出於嫉妒而設下陷阱,試圖借助哈卡南家族鏟除二崔迪家族。荒涼的沙丘線條象徵著命運的無常,觸動著觀眾的心。

著名作曲家漢斯·季默為這部電影創作了音樂,所以他拒絕了特尼特的邀請。當崔迪一家踏上新的土地,悠揚的蘇格蘭風笛配合渾厚的鼓點,暗示著他們的悲劇結局;面對哈卡南家的偷襲,崔迪之兵迎難而上,風笛鼓聲再起,豪邁悲壯之情溢於言表。

除了用音樂來表現人物的處境,漢斯·提莫還融合了各種音樂形式來塑造人物。影片中姐妹會的主題配樂神秘而恐怖,陰森的弦樂、令人毛骨悚然的金屬聲、沙啞的女聲歌聲如魔咒般縈繞在觀眾耳邊,與姐妹會女巫的造型相得益彰。

然而,本片在某些細節設定上沒有交代清楚,使觀眾看得莫名其妙。但這部電影的一些細節並沒有解釋清楚,讓觀眾百思不得其解。

Harker男爵(斯特蘭·斯卡斯加德)長的不算長,但是因為戴了懸浮裝置,所以可以飄進來空;杜菲·哈瓦特(斯蒂芬·亨德森)之所以「翻白眼」,是因為他屬於「曼托特」(人機),正在用自己強大的分析能力計算對手的細節;雷公爵(奧斯卡·艾薩克飾)對傑西卡女士(麗貝卡·弗格森飾)說「我應該娶你的」,因為傑西卡是他的妾…

這些關鍵信息影片中一個都沒有提到,這對於沒有看過《沙丘》原著的非影迷來說,顯然是不友好的。

《沙丘》屬於太空歌劇,聚焦外太空的傳奇冒險,不適合用慢節奏敘事。高潮大戰後,保羅與母親逃生的戲過於冗長,加之一些3D、非IMAX影廳畫面偏暗,冒險故事成了文藝版《星際大戰》,觀眾難免耐不住性子。《沙丘》屬於泰空劇,重點講述了外泰空的傳奇冒險故事,不適合慢節奏敘事。高潮過後,保羅逃離母親的戲碼過於冗長,部分3D和非imax影院畫面陰暗,於是冒險故事變成了文藝版的《星際大戰》,觀眾忍不住了。

活香讓位於中年的困境。

如果說冒險片《泰空變成了一部無聊的電影,那麼間諜冒險片《007:沒時間死》就變成了一部聚焦中年危機的(丹尼爾·克雷格飾)家庭生活片。從各種「邦女郎」場景的數量就可以一窺端倪。

無論是得力幹將還是紅顏禍水,「007」系列中的「龐德女郎」絕對是性感化身。然而,在這部影片中,安娜·德·阿馬斯飾演的帕洛瑪只出現了十多分鐘,而龐德在片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幻想自己與鄰家女孩瑪德琳(蕾雅·賽杜飾)的退休生活。

從嬌媚惹火的花瓶到家庭的象徵,「邦女郎」的功能從取悅男人變成了穩定浪子心的深深留戀。這種角色設定的變化始於007:皇家賭場大戰。

蕾雅·賽杜飾瑪德琳蕾雅·賽杜裝飾瑪德琳

自從丹尼爾·克雷格扮演詹姆斯·龐德後,這位浪子般的愛情展現了他令人著迷的人性。初出茅廬的龐德愛上了維斯帕·琳達(伊娃·格林飾),她的死不僅讓龐德忘不了,還把後面的故事聯繫了起來。

《007:殺死天空中的男人》將龐德女郎的家庭象徵主義和中年危機感發揮的淋漓盡致。這部電影中的m夫人(朱迪·丹奇)與其說是老板,不如說是龐德的母親。是她挑選和培養了龐德,並死在了兒子的懷里。這部電影將個人危機和國家安全捆綁在一起。

一個硬碟,記錄了潛伏在世界各地恐怖組織的特工名單,現在不見了。世界岌岌可危,軍情六處遭到襲擊,M夫人被彈劾。會上,M夫人引用了丁尼生的詩來表達她在危險面前保持冷靜、勇往直前的決心。

《007:大破天幕殺機》:朱迪·丹奇飾M夫人007:殺死天空中的男人:朱迪·丹奇飾演m夫人

007年:沒時間死,沒時間死的人最終都會死在這一天。雖然龐德做了父親,但面對危險,他選擇了犧牲自己。結合影片中中情局特工賴特(傑弗里·賴特飾)之死,也暗示了當今世界局勢中美國的衰落狀態。這里的中年危機是指資本主義國家的發展危機。

經典的引言「我是龐德,詹姆斯·龐德」曾被用來泡妞,但在本片中有兩個場景被象徵性地使用:一個是龐德在保安檢查身份時自我介紹,象徵他在冷戰時期對特工身份的審查;還有一次,瑪德琳給女兒講了父親龐德的傳奇一生,這是親情的見證。

用家庭片的骨架塑造諜戰片的人物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太暖了咽不下去。64分鐘的長度並不能豐富反派薩芬(拉米·馬利克飾)的心理動機。瑪德琳的父親殺了他的家人,但他為什麼不殺了瑪德琳,放棄了挾持龐德女兒勒索他的機會?這些原因在影片中並沒有提及,導致最終戰役冗餘,人物關係黏性弱。

拉米·馬雷克飾薩芬拉米·馬利克飾薩芬

往前走,但回頭看。

在沒有講清楚劇情和人物關係的情況下玩藝術或多或少是本末倒置。對於類型片來說,高超的影像語言只能是故事框架搭建好之後的加分項。如果你越界了,這將是一個特技。

縱觀好萊塢電影史,20世紀70年代的「新好萊塢」運動看似是對傳統電影的顛覆,實則是一種解構主義的建構。

1967年至1976年,在經歷了義大利新現實主義、法國新浪潮和電視媒體興起的多重衝擊後,好萊塢商業電影製作陷入衰退。

再加上美國民權運動的爆發,約翰·卡薩維蒂、山姆·派金帕、丹尼斯·霍珀、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和布萊恩·德·帕瑪等導演決定在形式和內容上對電影進行革新。

好萊塢黃金時代四大導演(從左到右):好萊塢黃金時代的四位導演(從左至右):

馬丁·斯科塞斯,史蒂文·艾倫·斯皮爾伯格,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喬治·盧卡斯

這些「電影男孩」對之前的故事模板和表達方式進行了反思:主人公不再是中產階級的良家男女,而是反傳統的「垮掉的一代」;退出虛假工作室,實拍反映社會現實,不掩蓋、不粉飾;故事不一定有開頭和結尾,敘事重在人物塑造…

與50年前相比,現在的好萊塢電影創作環境也很相似:疫情時代,流媒體平台衝擊影院市場;階級矛盾、民族矛盾、性別糾紛越來越嚴重;好萊塢類型片的潮流已經遠去,《拼命三郎》系列和《007》系列的人氣也大不如前。

而好萊塢電影人目前的做法是忽略,犧牲敘事邏輯,甚至忽略人物塑造。「新好萊塢」時期,雖然打破了陳規,但人物形象至少深入人心:《雌雄大盜》中的雌雄大盜成為叛逆的象徵;《逍遙騎士》中的三個騎手正在高速公路上行駛。他們的叛逆精神和自由主義在現在的好萊塢電影中很少見到。

1967年版《雌雄大盜》1967年版的雌雄大盜

此外,一些「電影男孩」通過模仿他人的拍攝手法和敘事框架,構建了自己的類型電影美學。

布萊恩·德·帕瑪的《模仿大師》,其《鐵面無私》是一部羽翼豐滿的警匪片,但中間致敬《戰艦波將金號》和《敖德薩台階》的段落堪稱經典;《刀鋒戰士》和《粉紅殺戮之夜》直接照搬希區柯克的懸疑電影結構,但也打上了帕爾馬作者的烙印。

總之,強調的不是反傳統的類型,而是在遵守電影敘事基本原則的前提下,傳達時代精神,表現獨特的審美追求。

《鐵面無私》難以置信的無私

目前一些好萊塢著名導演很容易陷入自己的精神世界,忘記控制故事的節奏。昆汀·塔倫蒂諾導演的《好萊塢往事》過於強調重寫好萊塢明星的歷史,而忘記了與觀眾對話。

克里斯托弗·諾蘭拍攝的特尼特瘋狂製造視覺奇觀,將物理理論可視化,犯了間諜故事的禁忌,讓反派在沒有正邪較量的情況下被妻子殺死。這里的「逆向運動」更像是故弄玄虛。

一些商業片也在採用與主基調不匹配的敘事方式。DC的Zack Schneider版正義聯盟只是增加了一些慢動作,以及閃光和鋼骨的背景介紹,對故事主線推動不大;漫威漫畫的《雷神3:諸神黃昏》,華麗的畫面和喜劇場景,弱化了故事的悲劇感(種族滅絕)。

《信條》時空追捕

不妨做個對比。馬丁·斯科塞斯導演的《愛爾蘭人》也是關於那個時代的群體危機,片長209分鐘,但它的講述方式比007:沒時間死更生動。

《愛爾蘭人》聚焦幫派衰落。在結尾,特工告訴主人公弗蘭克(勞勃·狄·尼諾飾),過去所有的老板都死了,然後弗蘭克問:「是誰乾的?」經紀人回答:「癌症!這段對話通過展現弗蘭克依然活在過去那種打打殺殺的世界里,反映了一個時代的終結,這只是增加了悲傷:以前的人會殺人,現在的人卻逃不出生命的輪回。

劇情跌宕起伏,最後歸於沉寂。人物性格的變化,人物之間的利益衝突都在眼前。看了三個半小時的愛爾蘭人,我不覺得無聊。

轉向國內,第六代導演也有這方面的傾向。前不久,由王小帥擔任總導演的劇集《八角亭迷霧》出師不利。雖說影像以及剪輯風格極具電影質感,但片中的敘事全是文藝片的慢節奏拍法,不符合懸疑類型片的要求,無法給觀眾帶去解謎的刺激,差評不少。轉向中國,第六代導演也有這種傾向。不久前,王小帥執導的話劇《八角亭迷霧》開門紅。雖然影像和剪輯風格都很電影化,但影片中的敘事都是文藝片的慢節奏拍攝方式,不符合懸疑片的要求,無法給觀眾解謎的刺激感,差評也很多。

類型和藝術表現並不矛盾。電影不僅要注重影像藝術,更要尊重講故事的手法。劇情曖昧,或許這就是好萊塢電影難以俘獲國內觀眾的原因。

[文/怎麼想]

很多好萊塢電影都發劇照。2022年,出現了一個大群體。

night119

好萊塢100年的興衰

night119

9.我已經看完了文藝美娛的小說,徹底掌握了好萊塢,在名利場大放異彩。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