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服

做一件高清禮服花了300多天。它看起來像什麼?

耗時7500小時的刺繡,一位服裝工匠連續工作310多天,手工縫制7萬顆水晶、8萬片銀葉和20萬片亮片,才完成了這一季巴黎世家高定秀場壓軸的純白面紗新娘禮服。

這只是本賽季高定周第三天眾多精彩瞬間中的一個。從巴黎世家(Balenciaga)的維克多·羅爾夫(Viktor & Rolf)到奧利維爾·羅斯汀(Olivier Rousteing)的客座設計師讓·保羅·戈爾蒂埃,這個時間表似乎是專門為那些突破並熱衷於進行實驗的品牌設計的。它意在告訴每一個關心高定未來的人,時尚金字塔的頂端不僅僅是卡門那樣大的厚重禮服裙,而是永遠敞開著創新和創意的大門,所以一切皆有可能。

巴黎世家:7月6日巴黎時間12:00穿梭兩極。

1958年,Cristóbal Balenciaga在追求高級定制的終極輪廓的過程中,與瑞士蘇黎世的面料製造商Abraham共同開發了一款名為gazar的新面料。容易塑形卻又足夠輕盈,讓看似厚重僵硬的緞面呈現出擺脫重力一樣的效果。在剛剛結束的2022年秋冬高級定制時裝秀上,德姆納·格瓦薩利亞為巴黎世家(Balenciaga)定義了「新Gazar」,這是一種基於日本石灰石的氯丁橡膠潛水面料。

服裝的開篇就是用這種不落俗套的面料制成的,不免讓人想起該品牌此前在紐約證券交易所發布的塑膠服裝系列。但高級定制獨特的創作環境,使德姆納能夠研究這種面料的垂感、抗皺性和透氣性,包裹性極強,但啞光質感卻為其增添了一絲靜謐和莊重。

在用潛水面料勾勒出身體線條的同時,模特們佩戴的黑色專用口罩也意義非凡——由賓士旗下的AMG F1應用科學部研發,採用聚氨酯塗層技術,如同whispers的功能性口罩,反光鏡效果充滿神秘和未知。

此外,還有與Bang & Olufsen合作推出的揚聲器包audio手袋。整個包身由一整塊實心的鋁制成,當你拿著它的時候相當於「自帶音效」。

當面具所象徵的匿名與聲音的先天存在以同一形態出現時,低調與高調並存,產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在巴黎世家的第51個高清系列中,這種看似矛盾卻又有趣的元素碰撞隨處可見。接下來,前衛的潛水面料以全長花呢面料、流蘇刺繡、切割成毛邊的絲綢流蘇為造型,完全向高級定制的傳統致敬,用德姆納廓形勾勒出大衣、夾克和連衣裙的輪廓。

由挺括的緞面制成的幾件色彩鮮艷的連衣裙,不規則的裙擺、裙擺和誇張的結構比例,都在向巴黎世家時裝屋的歷史藏品致敬。

與之相對應的是,Demna在現代時尚服裝中塑造t恤,加入了一種全新的含鋁面料,可以在穿著者運動的過程中保持挺括的輪廓。為了牛仔褲的高清晰度,德姆納還選擇了在西裝里悄悄地穿上緞面襯里和鍍銀紐扣。精致奢華的體驗,可能只有你真正穿上的那一刻才能體會到。

在秀的最後,杜阿·利帕、金·卡戴珊和妮可·基德曼三位重量級嘉賓走上t台,提前鎖定了本季高定時裝周的亮點。這種毫不掩飾的對星光的專注,與一開始就被面具匿名的模特是兩個極端。

也許當花了300多天才落幕的新娘禮服經過每一個戴著巴黎世家墨鏡的品牌信徒身邊時,嘉賓們還沉浸在無法用既定規則衡量的開場潛水服里。多年來,德姆納·格瓦薩利亞似乎一直在追求成為時尚系統之外的局外人。他不接受採訪,不謝幕,甚至在高清秀上使用意想不到的新材料,以避免評論家對面料和裁剪標準的固有討論。正是他看似「骯髒」的創作,為高級定制吸引了更多「外人」的關注。

維克多&羅爾夫:巴黎時間7月6日16:00一個接一個。

一向按常理出牌的維克托霍斯汀和羅爾夫斯諾倫上賽季選擇了抬肩,但本賽季又是加寬收緊。這個系列確實可以算是上個賽季的延續。2022春夏高定系列取材於1922年的電影《諾斯費拉圖:恐怖交響曲》。在這一季發布的眾多款式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高聳的肩部款式是在半年前開放擴張的,誇張的廓形被金屬結構固定。

在秀的中間,維克多·霍斯汀(Viktor Horsting)和羅爾夫·斯諾倫(Rolf Snoeren)將龍門架推上了秀場,為整場秀的緊張和放鬆畫了一個分界點——秀場的前半部分是一個異常張揚和怪異的結構化輪廓,由兩位設計師現場重組。他們摘下模特們的墨鏡,卸下隱藏在肩膀上的金屬結構,拉下隱藏在夾克和夾克內襯里的抽繩,卸下沉重的高跟鞋,讓模特們輕裝上陣,完成了一次從強悍到強悍的旅程。

「權力變裝:三幕時裝秀」作為這場高調秀的主題,不僅包括變裝前後的造型對比,還將維克多·霍斯汀(Viktor Horsting)和羅爾夫·斯諾倫(Rolf Snoeren)為模特變裝的過程作為一個場景,涵蓋在核心敘事中。眾所周知,這已經不是兩位設計師第一次把後台搬到前台了。從1999年秋冬的「俄羅斯娃娃」系列,到2015年秋冬的「可穿戴藝術」秀,都可以看到他們在舞台上忙碌的身影。

「我們喜歡不合身的男裝,喜歡不合身的陽剛之氣,所以我們把它改得合身。Viktor & Rolf解釋了他們本季創作的初衷。其實,隨著結構的變化,「合身」的不僅僅是衣服,還有悠閒的態度。剛剛被視為約束和負擔的服裝結構變得柔軟而友好,正如他們所描述的那樣:「起初,它非常堅硬和傳統,而且貼身,然後逐漸轉向更柔軟和更放鬆的方式。」

在一個多月前接受《時尚與美容VOGUE》專訪時,Viktor & Rolf曾這樣定位自己在創意領域的角色:「我們試圖傳達的是一種從時尚的角度詮釋時尚的狀態。這種與時尚密不可分的關係是貫穿我們作品的主題。這次選擇的闡釋對象——權力套裝,是一個充滿多重複雜隱喻的服裝符號。

這些變裝前後的對比,不禁引起人們對時尚造型的更多思考。我們是否過於注重服裝對個人形象的塑造,所以要最大限度地發揮這種功能性,時刻保持一絲不茍?久而久之,這些與本來形態相悖的結構和包袱,會不會因為對權力和人的執念和欲望,而被當成自然的代價?當這些枷鎖被解除,意識被帶回身體的原點,我們還能從這些物品中找到穿衣行為的自洽性嗎?摘下身心的面具後,我們還能正視衣服的皺紋和皮膚的自然生長紋嗎?這些都是維克多&羅爾夫想要帶領我們思考的問題。

讓·高緹耶(Jean Gaultier)奧利維爾·羅斯汀(Olivier Rousteing):7月6日巴黎時間18:00一拍即合。

這場大秀在正式開幕前延遲了近一個小時,可見讓·保羅·戈爾蒂埃和奧利維耶·羅斯丁(Olivier Rousteing)這兩個名字在當今時尚界的受歡迎程度,尤其是對於原創的小眾高級定制服裝。當明星嘉賓陸續坐下後,窗外傳來的喊叫聲依然沒有減弱。粉絲和時尚愛好者聚集在秀場樓下,仰望著兩個巨大的LED螢幕,期待著這次合作的驚艷亮相。

繼千歲阿部和格倫·馬騰斯之後,讓·保羅·戈爾蒂埃高清系列的第三位客座設計師Olivier Rousteing有著自己獨特的優勢。他已經為Balmain推出了兩季高清系列,對流程和門道並不陌生。正因為如此,Rousteing在擁有整個Balmain設計系列的同時,還能為讓·保羅·戈爾蒂埃的高定工作室提交大約200份設計手稿。

雖然我們有高層設計的經驗,但這種合作在Rousteing看來還是充滿了未知和挑戰。首先,暫時忘記Balmain的創意總監這個頭銜,為另一個傳奇時裝屋創作,讓他重新思考自己作為設計師的風格特點,而不是Balmain的調性,這已經是耳熟能詳了。另一方面,從小就被讓·保羅·戈爾蒂埃的創意空深深震撼,如今終於有機會延續大師精神,無疑令人振奮。高緹耶50年職業生涯中積累的豐厚遺產,可以是無窮無盡的靈感源泉,也可能讓他失去重心和方向。

幸運的是,讓·保羅·戈爾蒂埃對他充滿信心,並堅持等到節目開始的那一刻,與在場的觀眾一起揭開該系列的神秘面紗。Rousteing在整個系列中對經典元素的詮釋並不晦澀,往往會讓人立刻反應出哪些是他對Gaultier的致敬,哪些是他自己小宇宙的爆發。寬大的金屬厚底鞋是Rousteing設計語言中流淌的血液,而這一次,Gaultier著名的人形香水瓶成為每雙高跟鞋背後的支柱。

整整30年前,讓·保羅·戈爾蒂埃和流行天後瑪丹娜開創了一個合作的時代。在Rousteing看來,瑪丹娜的錐形胸衣和束腰是他童年對時尚和流行文化的重要啟蒙。

對傳統元素的大膽解構也是讓·保羅·戈爾蒂埃的一大特色,但對這部分的解讀更傾向於Rousteing的創作風格。「夾克可以變成褲子,褲子也可以變成連衣裙。」他解釋道。

許多以飄帶為元素進行結構性解讀的造型,也可以看做是Rousteing對前任俏皮風格的元素,但這一次他胸前的緊身衣成了他愛的心臟,飄帶一層一層地裝飾著讓·保羅·戈爾蒂埃的名字,就像精心包裝的送給前任的禮物。

坐在觀眾席上的高提耶也毫不掩飾地表達了對羅斯汀的讚賞。每當一個意想不到的身影從他身邊經過,他都會像一個天真無邪的孩子一樣鼓掌歡呼,給予後輩足夠的支持和欣賞。節目的氣氛隨著最後兩人的擁抱被推向高潮。節目結束後,Rousteing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一段簡短但真誠的講話:「我愛你Jean Paul!你一直是我的靈感。你為我敞開大門,努力讓我展現自我,這是我莫大的榮幸。感謝您的信任、尊重和遠見。這不僅僅是一場表演,這是一場人類的冒險,我非常感謝你和團隊中的每一個人讓這部劇成為現實。」

卡戴珊姐姐的婚紗照太性感了!抹胸婚紗炫出火辣身材,老公歪著頭咬絲襪。

night119

拒絕俗氣刻板的薄紗禮服,女仆伴娘禮服,90後新娘喜歡的伴娘禮服。

night119

WONA Concept 2022【傾城之戀】婚紗是新娘婚紗永恒精致的潮流。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