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服

「職業伴娘」的興起:1月5單,每次300-500元不等,拒絕結婚。

「別搶風頭,好好配合,當伴娘……」今年以來,一批職業伴娘在婚戀行業異軍突起,他們以明碼標價的服務和熟練程度迅速搶占市場。90後大連姑娘關鑫就是其中之一。短短半年時間,她接受了15個職業伴娘的訂單,體驗了人間冷暖。

人生大事下的臨時契約關係背後也有風險和考量。業內人士分析,專業伴娘服務多以就業誠信為前提,但涉及的勞力權益尚不明確。濟南市婚姻協會會長孟表示,他們高度關注新興行業,希望他們誠信規範地從事服務工作。

△職業伴娘分享收到的喜糖△專業伴娘分享收到的喜糖。

第一次見面是在結婚那天。

第一次和新娘見面是在結婚那天。今天早上5點,關鑫起床化妝,提前到了新娘家。新娘還在化妝。關鑫在攝影師的招呼下拍了幾張照片,在忙碌的生活中給房子增添了一份歡樂的氣氛。

早上8點,新郎來接親戚了。關鑫活躍了現場氣氛,和新人玩起了「過程遊戲」,一邊提醒新娘把握時間,一邊給伴郎「添堵」。8點40分,婚宴順利結束,在「計劃」的時間里,關鑫上了婚車,踏上了去新房的路。

新娘送到新房後,上午的工作基本結束。在到達酒店的這段時間里,關欣終於可以在婚車里小睡一會兒,為中午婚宴的工作「養精蓄銳」。

26歲的關鑫是新娘租的專業伴娘。兩人約定以定金加尾款的形式,在新娘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臨時成立合同關係。從伴娘禮服的挑選,婚宴的彩排,到手捧花的送出,大事小事都已經提前和新娘談妥。說到底,他們就像久別重逢的好朋友。他們默契十足,看不出是第一次見面。

△職業伴娘在工作中如同新娘的親友△職業伴娘就像工作中新娘的親朋好友。

這也是關鑫的第15個職業伴娘生涯。今年5月,她無意中在某社交平台上刷到了一個伴娘的「招聘帖」。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她和雇主取得了聯繫,成功接下了「第一單」。

「有些新娘對確定伴娘很頭疼。要考慮的因素太多了,比如距離,年齡,時間等等。,所以有人願意花錢租‘專業’的人,市面上就有專業伴娘。」關鑫說。

今年7月,新人「紮堆」辦婚宴,關鑫一個月就接了5單,這也讓她深刻認識到,新興職業背後有很大的市場需求。「新人往往對婚禮流程一無所知,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從何下手。雖然是‘拿錢辦事’,但也不只是湊數,而是要真正起到伴娘的作用,做好現場服務,活躍婚禮氣氛。」關鑫說。

就業也可以做朋友。

像關鑫這樣的職業伴娘還有很多。新黃河記者在小紅書、鹹魚等平台搜尋「伴娘」二字,彈出大量介紹,如「能襯托新娘不搶風頭」、「與小遊戲高度契合」等。大部分職業伴娘都用類似的標籤宣傳自己,並註明職業伴娘「非職業」,主要是因為他們大多有自己的工作,利用空閒暇時間增加一部分收入或經歷。

△社交平台上職業伴娘十分火熱△社交平台上的職業伴娘很火。

職業伴娘的「職業」表現在明碼標價的勞務和日益完善的職業規則。包括關鑫在內的多位受訪者表示,一般一次專業伴娘服務的市場價格在300元至500元不等,而在一些城市,一些禮儀較多的大型婚禮,一次專業伴娘服務的價格在1000元至2000元不等。

其中,大部分是以提前訂金預約、後期付款結算的形式支付。這個價格一般不包括交通和住宿。另外,如果新娘在婚禮上要求伴娘才藝展示,或者要求參加晚宴等活動,價格就得漲。

對於關鑫來說,職業伴娘這個職業不僅體現在服務上,還體現在口碑上。「除了提前溝通流程,參與策劃,一方面要保密,比如按照新娘的要求,稱呼自己為朋友或者同事。再說,我們一旦接受了這種雇傭關係,就不會在離開之前反悔。」關鑫說。

關鑫從事職業伴娘半年多了,各種雇主她都見過。有的用人單位覺得自己是有償服務,態度難免曖昧,有的用人單位真的把她當成自己的親朋好友,婚禮的見證人之一。

「一個新娘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從我進她家的那天起,她就把我當親人。比如我會問有沒有吃早飯,活動結束後會看天氣下雨,還會專門安排車送我回家,還會專門準備一個陪同儀式。」關鑫說,「一般這種租來的伴娘,新娘是不用準備禮物的,所以她特別用心的讓我覺得很溫暖,堅持了我繼續做下去的想法。」

關鑫說,如今,從最開始的單純雇傭關係,她和很多新娘都成了朋友。

對婚姻說「不」

職業伴娘的出現確實打破了伴娘必須是密友的規定,但在鋪天蓋地的網路信息背後,對女生的保護也不容忽視。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謹防婚姻煩惱帶來的騷擾。很多職業伴娘都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的經歷。「突然有了不好的婚姻,我們約定好了不結婚的順序。結果我們被拖走,被逼喝酒……」一位職業伴娘抱怨道。「如果你做不了主,就不要叫我們。」

△有職業伴娘表示遇到婚鬧△一位職業伴娘說自己遇到了婚姻問題。

很多職業伴娘在自我宣傳中明確寫出了「拒絕結婚」「不接受婚姻」的要求。「我覺得不結婚是原則問題。我們不需要討論這是不是一個壞習慣。單純看職業伴娘的工作內容,就相當於在職場上遭遇騷擾,很多人都無法接受。」成都職業伴娘陳曉說。

另外,也有職業伴娘分享,以租伴娘為目的被騷擾,甚至被忽悠見面。據媒體報導,一名職業伴娘因租用職業伴娘而被騙。「對方答應我一天1500元做伴娘,但婚禮要保密,可以提前見面。但是他介紹的新娘社區根本不存在,他還經常提一些不合理的要求。我覺得不對勁,拒絕了。那些以假結婚為名騙你的人要警惕了。反正安全最重要。」

「婚戀市場的人太多了。單就職業伴娘來說,有個人,有平台,有中介。在這些人當中,也會出現信譽不好,甚至被欺騙的情況。比如有的人收了押金會直接被封鎖。」關鑫表示,從這個角度來說,新興產業還是需要規範,形成一個比較完整系統的服務體系。

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大部分職業伴娘在雇傭中並沒有簽訂合同或協議,只是將自己的勞力報酬分成定金和尾款兩部分,作為保證交易順利進行的約束。但其中涉及的勞力權益還不明確,也存在一些難以確定的問題,需要勞資雙方特別注意。

誠信和規範可以滿足需要。

據《財富》雜誌網站報導,在中國,職業伴娘正在成為一個蓬勃發展的行業,職業伴娘也越來越成為婚禮策劃的標配。7月25日,《參考消息》以《美國媒體觀察:中國婚禮市場流行職業伴娘》為題,編輯了上述報導。

2022年7月,中國傳統文化促進會婚禮發展委員會會長曹中華在接受央視新聞採訪時表示,職業伴娘和伴郎的服務預計每年增長25%-30%。

據新黃河記者調查,在市場上,很多職業伴娘要麼在社交平台上發布自我宣傳,要麼依托婚慶公司在其app上羅列業務,甚至有人自發組成社區在微信群里「蹲點」。

△某APP上用戶發布職業伴娘伴郎招募需求△某APP上的用戶發布職業伴娘伴郎的招聘需求。

在某婚慶APP上,顯示已有超過17萬人入駐該平台。也有很多用戶在這個平台上發布自己的要求,標註結婚日期、結婚地址、要求和雇傭價格等。,並「招募」專業伴娘或專業伴郎。

對此,濟南市婚姻協會會長孟表示,目前,婚姻家庭服務產業鏈分為婚前、婚後、婚後三大產業類別。職業伴娘作為婚姻行業的一個分支,有一定的市場需求,但市場化和規模化還有一定差距。

「最近,濟南市婚姻協會也在和政府相關部門合作,從整體上規範濟南的婚姻行業,以滿足目前消費市場的需求。」孟對說道。

「除了專業伴娘,市場上還湧現出一批新興的服務人員,包括專業婚禮監督、婚禮監督、新娘秘書等。在相關部門的指導下,協會也非常關注這些新興職業,希望他們能夠在行業協會的指導下,誠信、規範地從事服務工作。」孟對說道。(關鑫、陳曉為化名)

新黃河記者:李震

編輯:趙珊珊

七歲泰國美女化濃妝,打扮像個大人。贏得選美比賽後,她看起來很無聊。

night119

優雅清新的婚紗是夏季新娘的好選擇。

night119

葉莉:靈犀閣變了個人,愛情公主變了洋裙小公主。顏爵和杜西飛的造型非常般配。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