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服

把「馬甲」換成「唐裝」後

這是一個虛構的故事,但你可以把它當作一個虛構的故事來聽。故事的主人公是我和我的朋友普子。

彪子拿著一沓列印好的報樣找到我說,快幫我校對一遍,要是這次校對還不合格,老板不讓我滾蛋我也要自己滾蛋了。彪子拿著一疊列印好的樣本來找我,說,快幫我校對一下。如果這次校對不達標,老板不讓我滾蛋,我就自己滾蛋。

彪子是我的一個哥們。幾乎沒有人叫他的名字,只有這個不雅的昵稱。從人們給他的尊稱中不難知道他的氣質。

粗心和憤世嫉俗。他真的什麼都沒說。你想想,他是個胸中無墨的人。如果他做了什麼,就很難活下去了!偏偏arty為了生計擠進了文化圈。

一家經營小報的廣告公司招聘廣告撰稿人。經過一周的校對,我甚至沒有在報紙上挑出一個錯誤。老板急了,找到他,深談了一次。老板遞給他一疊樣品,告訴他如果再出什麼問題,他會很抱歉。言外之意就是,滾蛋。

這是美洲獅的最後機會。他比誰都清楚,所以很謹慎。

你在我們學校校對初稿和二稿。兩稿校對後,沒有問題。我這麼說是因為我知道我在做什麼。畢竟我做寫作很久了。做這項工作易如反掌。

彪馬盯著她的眼球,在報紙上閱讀,生怕漏掉一個錯別字。他扔給我第一張校對紙,我發現不管他多認真,我還是發現了一個錯誤。

報紙上有一個小幽默,上面寫著:「一只老虎正在睡覺,被一只蚊子叮了。老虎起來追一只瓢蟲,按住它說:‘小樣,穿個馬甲,我還不認識你呢?’”

我仔細審視了一下這個幽默,決定把「馬甲」這個詞改成「唐裝」,我覺得合適,不俗。當我把我的想法告訴Puko後,他的眼睛瞪得老大。這樣可以嗎?

他擔心事情會出錯。如果是這樣,他的工作就毀了。他太在乎這個了,以至於開始說話都結巴了。

我說,普佳,之前,你表現的很傻,這次別傻了。聽我說,沒錯。

我告訴他,改的這兩個字幾乎是神來之筆,絕非凡人能為呀!我的一席話給了他一個定心丸。我告訴他,一會交卷的時候,不要說這兩個字是我改的。就說這兩個字是彪子你自己改的,好讓老板對你彪子刮目相看。沒準,這回還能讓你彪子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呢。彪子說,這還真是好主意。我告訴他,這兩個字的變化幾乎是神來之筆,絕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我的話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我告訴他以後交卷的時候不要說我改了這兩個字。就說這兩個字是你自己改的,讓老板刮目相看。也許,這一次,你可以打個漂亮的翻身仗。彪馬說,這真是個好主意。

彪子說,我們先去吃飯吧!吃完飯繼續工作。我說沒意思,等會還是出去好好玩吧。彪馬說,沒關係。

我們加快了校對的速度。當我完成工作時,已經是半夜了,我真的餓了,所以我把論文交給了老板。

除了我改了那兩個字,報紙的所有稿件都沒有問題。所以沒有大的變化。彪馬高興地把稿子遞給老板,炫耀自己用自己的慧眼發現了一個敗筆。

彪子說把「馬甲」二字改成「唐裝」的時候,老板突然從座位上站起來,看到他伸出兩只手撓。他在美洲獅的眼前上下搖擺了三次,最後兩只手的背面輪流放在美洲獅的額頭上。那是看他額頭有沒有發高燒。

只是這一幕嚇到了美洲獅。直到他的老板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他才醒過來。

老板剛才好像在哪見過這一招?他終於想起來,是在小品《綁架》里,趙本山忽悠了范偉士。

老板不是在糊弄普布科,他是在生普布科的氣。老板的嘴角一直在顫抖,當他終於控制住,不再顫抖的時候,他把手伸給了彪馬。

老板,哥們,你敢改趙本山老師說的話。你不是老虎嗎?這里的水太淺了,養不活你的龍。

普科被開除了,但晚餐還是要請的。

兩個人進了一家酒館。彪馬對被老板解雇表現出滿不在乎的態度,要了一些很高檔的菜,說反正不用擔心工作,這次可以和我好好過一夜。

彪子開始時心態還算平和,喝了一陣之後他的嘴便不聽大腦支配了,你他媽的,太不夠朋友……你要是不改那兩個字,我他媽的能滾蛋嗎?對,我現在就去找老板,就說那兩個字是你改的。彪馬一開始的心態很平和。喝了一會兒,嘴不聽腦了。你是他媽的朋友…如果你不改那兩個字,我可以滾蛋嗎?可以,我現在就去找老板,說那兩個字是你改的。

美洲獅喝得太多了,歪歪斜斜地出去了。

這頓飯是彪馬請的,但我買單。

我付完帳就趕緊出去追Pubzi,一邊追一邊罵他是個混蛋。

假面騎士DX永恒最大夾克西裝在這里

night119

回歸自然的韻味,「改良旗袍」太獨特了,一看就難忘。

night119

韓的小公主裙又可愛又洋氣!附上裙部裁剪圖的詳細說明步驟。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