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裝

脫下禮服,穿上軍裝!芭蕾舞劇《寶塔山》用一個腳趾講述了一個紅色的故事,向延安精神致敬。

延安是中國革命聖地,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家園。在炮火連天的戰爭年代,寶塔山指引著無數愛國青年奔赴延安的方向。在這片熱土上,共產黨人主管中國革命化危為機、轉危為安,取得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勝利,凝結出偉大的延安精神。延安是中國革命的聖地,是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家園。在炮火紛飛的戰爭年代,寶塔山引導無數愛國青年奔赴延安。在這片熱土上,共產黨人主管中國革命轉危為機、轉危為安,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勝利,凝聚了偉大的延安精神。

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上海芭蕾舞團獻上了原創芭蕾舞劇《寶塔山》。舞劇聚焦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奔赴延安的愛國青年,講述他們的思想,刻畫他們的進步與成長,帶領觀眾重溫那段崢嶸歲月,用芭蕾獨特的藝術形式回應時代提出的精神命題,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發揚光大,讓信仰的力量在新時代煥發出新的光芒。

「延安是中國革命的聖地,也是中國文藝的聖地,用海派芭蕾講述延安故事,用文藝致敬延安精神,意義非凡。」上海芭蕾舞團團長辛麗麗說,「2021年,上芭創排原創芭蕾舞劇《寶塔山》,既是一份責任,也是一個挑戰。我們對革命前輩滿懷敬意,從延安精神中汲取力量,以那個時代的年輕人為切入點,描繪他們追隨信仰,為共產主義事業奉獻青春、堅守初心的故事。通過藝術家們的演繹,舞劇中青年們朝氣蓬勃的精神面貌、浪漫的革命情懷和紮根人民、艱苦奮鬥的時代熱情,一定能引起廣大當代青年的共鳴,厚植愛國情懷,激發奮進力量。」「延安是中國革命和中國文藝的聖地,用上海芭蕾舞團講述延安故事,用文藝致敬延安精神,意義重大」,上海芭蕾舞團團長李麗欣表示,「2021年,上海巴打造原創芭蕾舞劇《寶塔山》,既是責任,也是挑戰。我們滿懷對革命前輩的敬意,從延安精神中汲取力量,以那個時代的青年為出發點,講述他們追隨信仰、為共產主義事業奉獻青春、堅守初心的故事。通過藝術家們的演繹,舞劇中青年人根植於人民和艱苦奮鬥中的青春活力、浪漫革命情懷和時代熱情,必將引起廣大當代青年的共鳴,培養愛國情懷,激發奮進的力量。」

據悉,原創芭蕾舞劇《寶塔山》將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和「第37屆上海之春國際音樂節」中演出,並將於2021年5月7日、8日在上海大劇院進行全球首演。該劇由上海芭蕾舞團和紅蜻蜓集團聯合出品。

弘揚延安精神,追憶共產黨人的濃濃情懷。

百年黨史,百年輝煌,延安精神是最精彩的篇章之一。100年前,中國共產黨在上海石庫門誕生,然後走遍大半個中國,長征到陜北延安,在窯洞里翻開了革命歷史的新篇章。今天,中國共產黨主管全國人民踏上了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偉大征程。站在新時代的里程碑前,記錄、描述、謳歌偉大的時代,是每一個文藝工作者的使命和責任。

上海芭蕾舞團邀請中國知名編導劉立功擔任總策劃、總導演,創排紅色題材芭蕾舞劇《寶塔山》,用芭蕾的足尖語匯講述在延水河邊、寶塔山下,來自上海的進步青年夢安、歐洲歸來的學子明華和千千萬萬的愛國青年,用炙熱的青春澆灌貧瘠的土地,用昂揚的鬥志沸騰民族的熱血,將自己蓬勃的生命獻給這片深情大地的故事。上海芭蕾舞團邀請中國著名編舞家劉擔任總策劃和總導演,創作了紅色題材的芭蕾舞劇《寶塔山》,講述了上海進步青年孟安、留歐歸來的學生明華和千千萬萬愛國青年,以昂揚的鬥志,在延水河畔、寶塔山下,把自己旺盛的生命奉獻給這片深情的土地。

「我在創作編曲時弱化了《寶塔山》的敘事性,希望用芭蕾特有的藝術表現形式,通過象徵性、代表性的舞蹈片段,講述那個時代的人和事,用真情去追溯百年來共產黨人為民族復興的使命。」劉期待觀眾從他的作品中感受到信仰的巨大力量。「在中華民族走到最危險的時刻,我們的先輩用熾熱的愛國主義築起了民族精神的長城。他們堅強的意志和犧牲精神值得永遠銘記。」

沒有消極的青春,上海芭蕾舞團的詮釋引起了跨時代的共鳴

20世紀30年代,中國共產黨主管下的延安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愛國青年。大家為了共同的信仰,和當地村民一起生活工作,發展文藝創作,吹響了抗戰的號角。今天,上海芭蕾舞團的演員們為了講述那段激動人心的紅色歷史,為了戰勝病痛、疲勞和疾病,一直奮戰在排練廳和劇場。

芭蕾舞劇《寶塔山》開排至今已近六個月,並已於4月7日、8日在上海國際舞蹈中心大劇場進行了試演。進入首演前的最後沖刺階段,原創芭蕾舞劇《寶塔山》的全球首演陣容也已全部確定。男主角明華將由上海芭蕾舞團首席明星、國家一級演員吳虎生飾演,女主角夢安將由上海芭蕾舞團主要演員、國家一級演員戚冰雪飾演。芭蕾舞劇《寶塔山》經過近半年的編排,於4月7日、8日在上海國際舞蹈中心大劇院試演。進入首演前的最後沖刺階段,原創芭蕾舞劇《寶塔山》的全球首演陣容也已經確定。男主角明華將由上海芭蕾舞團的首席演員吳飾演,女主角孟安將由上海芭蕾舞團的主要演員齊冰雪飾演。

談到對這個角色的理解,吳說:「我代表一個群體,一個在民族危亡的時刻肩負著使命感和責任感的愛國文藝青年。雖然我們在時間上相隔很遠空,但是我在舞台上扮演明華這個角色的時候,我和他們是一體的。」上壩首席明星、國家一級演員范曉楓,主演員、國家一級演員張文軍,獨唱演員趙美慈都將在劇中擔任重要角色。

「青年是時代的覺醒者,也是時代責任的擔當者,更是時代的開路先鋒。」紅蜻蜓集團CEO、《寶塔山》聯合製作人錢帆表示,此次合作不僅基於追求足尖美麗時的虔誠,更基於雙方對「中國製造」和「中國創造」的自信和勇氣。「《寶塔山》的故事是青春和理想的熱血豐碑。時代在變,但是一代又一代青年人的使命感、創造力和澎湃激情不會變。美是形,正是骨,唯有吾輩自強,才不會辜負這足夠美的青春,也才能締造這足夠正的芳華。」「青年是時代的覺醒者,是時代責任的承擔者,是時代的開拓者。」紅蜻蜓集團CEO、《寶塔山》聯合制片人千帆表示,此次合作不僅是基於對追求足尖之美的虔誠,更是基於雙方對「中國製造」和「中國創造」的信心和勇氣。「寶塔山的故事是一座青春和理想的血碑。時代在變,但一代又一代年輕人的使命感、創造力和激情不會變。美是形,美是骨。我們這一代人只有自強不息,才能不辜負這美好的青春,才能創造這積極向上的青春。」

舞蹈服裝的靈感來自古代元版畫,突出現代審美。

原創芭蕾舞劇《寶塔山》的創作團隊集結了中國舞台創作的頂級力量,其中舞台設計總監為中國著名編導韓春啟。韓春啟曾擔任2008年北京奧運會閉幕式服裝設計總設計師。為了突出寶塔山的年代感和地域特色,韓春啟和他的團隊以延安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形象古元版畫為靈感,結合芭蕾舞的藝術審美,在保留古元版畫基本元素的同時,對其進行了簡化和現代化處理。這種處理不僅體現在布景上,還延續到燈光的設計上,試圖通過弱化層次和細節來完成布景造型的最終切割。

全劇共設計製作223套服裝,這些服裝在色彩上採用了具有一定灰度的莫蘭迪色,富有現代美感。男女主角明華和夢安的穿著從序幕中時髦的呢馬甲、西裝西褲和真絲噴繪連衣裙到之後的軍裝、綁腿軍褲和白襯衫、藍色過膝裙,無不體現著他們在延安的人生轉變。劇中群眾的服裝則運用了貼布、手繪、毛邊等「輕肌理」的方式製造細節,充分展示了延安生活的豐富色彩和深厚內涵。全劇共設計製作了223套服裝,這些服裝在色彩上採用了帶有一定灰度的莫蘭迪色,充滿了現代美感。女主角明華、孟安在開場白中身著時尚的花呢背心、西裝、西褲、真絲噴繪連衣裙,再到軍裝、打底褲、白襯衫、藍色及膝裙,無不體現了她們在延安的生活變遷。劇中群眾的服飾運用了黏貼、手繪、毛邊等「輕質感」的手法進行細節處理,充分展現了延安生活的豐富色彩和深刻內涵。

融合了多種音樂風格,充滿了革命的浪漫情懷。

原版芭蕾舞劇《寶塔山》邀請了中國著名音樂家蒙克擔任音樂總監。蒙克曾為電視劇《火中涅槃》、《偽裝者與皇宮後妃》作曲。在為芭蕾舞作曲時,蒙克說,「音樂創作是兼容的。只要能找到打動觀眾的點,無論什麼藝術形式都是相通的。」。在他看來,寶塔山的情感點是革命浪漫主義精神。

當時延安的生活雖然在物質上比較匱乏,但為革命理想來到這里的青年們在精神上卻十分富足,其中蘊藏著超乎想像的革命浪漫情懷。這恰恰與芭蕾的浪漫特質不謀而合,因此孟可以浪漫為基調,融合了民族音樂、音樂劇、圓舞曲、爵士等多種音樂風格。此外,為了體現陜北的地域風格,選用了經典歌曲《南泥灣》的旋律,以及個別民歌旋律作為音樂核心素材之一,創作出最適於芭蕾浪漫表達的音樂。當時,延安的生活雖然在物質上相對匱乏,但為了革命理想來到這里的年輕人,精神上卻非常豐富,其中蘊含著超乎想像的革命浪漫情懷。這與芭蕾的浪漫特質不謀而合,所以孟能夠以浪漫為基調,融合民族音樂、音樂劇、圓舞曲、爵士樂等多種音樂風格。此外,為了體現陜北的地域風格,選取經典歌曲《南泥灣》的旋律和個別民歌的旋律作為音樂的核心素材之一,創作出最適合芭蕾浪漫表達的音樂。

作者:玄晶

圖片來源:上海芭蕾舞團

編輯:陳熙涵

曹格的女兒10歲就擁有超模氣質,身穿紅色連衣裙展現修長美腿。

night119

陳妍希和陳小玲認證了一件紅色的露肩禮服,挺幸福的。

night119

卡米拉和「歐洲四皇后」同框!靠衣服Q比強加舊衣更受歡迎。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