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了嚕!申通中通圓通韻達天天原來是一家!

每次快遞拖延著不來,或者丟件,你可能總會說:「怎麼都一個德行。「

看了下面兩張圖,你就會恍然大悟:世界真小,貴圈真亂….

你看懂了嗎?網友們也略迷茫

野生葛根粉_葛博士:貴圈關係複雜,反正我縷不清了,反正都是一家的哦!
SIldess:信息量好大!
二手車沈浪:蠻傳奇的!
我的青春打烊了:其實四通一達是一家!
Zhuozi_Chen:不只娛樂圈亂,快遞圈也蠻亂的。

momopoppy:全國只有兩家快遞,順豐和「桐廬人」快遞
快遞「桐廬幫」,真的是一家人的嗎?以及這張圖上的關係是對的嗎?小編找來了2013年《南方周末》關於《「三通一達」的江湖 快遞「桐廬幫」》的文章,裡面對此做了梳理,也佐證了上面那張圖的真實性。

「三通一達」的江湖 快遞「桐廬幫」

申通、中通、圓通、韻達,這四家公司,以及匯通、天天等快遞公司,都有一個共同的老家:浙江桐廬縣——這個僅有40萬人口的縣,是古代文人隱居的地方,《富春山居圖》畫的大多正是這裡的景色。

在快遞業內,他們被稱為「桐廬幫」。其實,這幾家撐起中國民營快遞業半壁江山的公司,幾乎都發源於同一家人。不過,在走出桐廬之後,他們之間的往來其實非常少。

桐廬同根生

「我們村裡小孩子生下來就會做快遞,看都看會了,聽也聽會了。」
「這裡誰家做快遞?」
「全都是。」在桐廬縣夏塘村,南方周末記者的問題,得到了這樣的答案。

村幹部說,村裡有650人,其中400餘人在外做快遞生意,留下來的五十歲以下的中青年不到20人。

這個兩旁青山、一排新屋的小村,正是民營快遞業一個重要的發源地。村裡一條半幹涸的小溪上,跨著一座不足十米長的「騰飛橋」。這座橋是為了紀念快遞「鼻祖」聶騰飛而建造的,如今密布沙石與荒草,講述著當年的故事。

1993年,在杭州一家印染廠打工的夏塘村年輕人聶騰飛發現了一門好差事,和工友詹際盛做起了「代人出差」的生意。


出口貿易紅火,需要往來於滬杭間的外貿公司隨即遇到了一個難題:報關單必須次日抵達港口,而EMS需要三天。於是,聶騰飛發現了商機,他每日凌晨坐火車從
杭州去上海,詹際盛在火車站接貨後送往市區各地。跑一單100元,除去來回車票30元,能賺70元。申通快遞由此出世。

值得一提的是,與此同時,在廣東順德,比聶騰飛小一歲的王衛也發現了「時間差」的生意,在深港間開展了相同的業務,公司起名「順豐」。二十年後的它們,構成了中國民營快遞的版圖。

申通成立一年後,聶騰飛安排妻子陳小英的哥哥陳德軍接替詹際盛的上海業務。詹離開申通,創辦天天快遞。

五年後,聶騰飛車禍去世。弟弟聶騰雲離開申通,成立韻達快遞。申通由陳小英兄妹接手。2012年,申通收購了天天快遞,由陳小英的第二任丈夫奚春陽任董事長。

申通帶動了桐廬人做快遞的熱情。2000年,陳德軍的初中同學張小娟,勸木材生意虧損的丈夫創辦圓通快遞。兩年後,與他們一同長大的賴梅松成立中通快遞。

這些快遞公司剛好趕上了中國飛一般的發展速度,物流成為多年來增長最快的行業之一。

「三通一達」的成長更為顯著。據2012年數據顯示,他們四家達到全國快遞業務量的55%。

2013年10月18日晚,「申通快遞20年」慶典上,隨處可見桐廬籍快遞人——加盟者已經超過5萬人,員工逾15萬人。

而在他們的發源地,夏塘村,聶家小樓正在施工之中。各5層高的兩棟樓,每層約10間房,材料顯示著主人的經濟實力,建築工人說這裡用的鋼材粗得「在上面開個大貨車都沒事」。

沒變的是門口的一棵大樹,和家門的方向。老鄉說,「做生意的人信風水」。

附近三五公里遠的子胥村、歌舞村,歷史上曾是伍子胥出逃、文人嚴子陵隱居的地方,現在也全都成了「快遞村」,因為它們都是「四通一達」老板們的老家。

「我們村裡小孩子生下來就會做快遞,看都看會了,聽也聽會了。」村幹部說。

「三通一達」的合作不多

同為「桐廬幫」,「三通一達」間的合作卻不多。


個可資佐證的細節是,雖然申通、圓通、中通老板同住上海佘山,但彼此間關係卻頗為微妙。比如,在南方周末記者參加的一次申通舉辦的行業研討會上,會前半小
時,第一排桌面上分別擺了四位董事長的名牌。然而在開始前五分鐘,除了申通自己的老總陳德軍外,剩下三人的名牌都被悄然撤下。

「走出大山以後,他們相互之間是不溝通的,自己做自己的生意。」韻達一位元老級高管如此評價。

上海桐廬商會一位與這些老板都很熟稔的人士,則用「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來形容他們的關係。

轉載來源:浙江在線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對最熱門的電商事件,進行深度點評、發問、論道!第一時間報導電商行業重大事件,全面關注電商行業熱點話題。盡情關注「電商問道」

微信號:dianshangwend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