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歲時,他就成為日本皇室的御用木工

今年72歲的秋山利輝是日本大師級木匠,他的「秋山木工」是日本頂級的高級定制家具品牌,服務於日本皇室、國會議事堂等等,年銷售11億日元。他招收學徒規矩嚴苛,「無論男女一律留光頭」、「禁止使用手機」、「只有在八月盂蘭盆節和正月假期才能見到家人」。他將他四十年教授弟子的心得寫成一本書,命名為《匠人精神》。

文 | 沈寅 編輯 | 譚浩 王興王

圖片提供 | 活字文化

秋山利輝制定的種種規矩實在嚴苛。比如,他創辦的「秋山木工」招收學徒就規定「被錄取的學徒,無論男女一律留光頭」、「禁止使用手機,只許書信聯繫」、「只有在八月盂蘭盆節和正月假期才能見到家人」、「研修期間,絕對禁止談戀愛」,聽來不近人情也難以理解,難道不剔光頭就無法學會木工技術?不遵守這些就無法成為一流的匠人嗎?

秋山利輝堅信「要成為一流工匠,品格比技術更重要」,他之所以定下種種規範,實為了考察學徒內心品格。

前來報考秋山木工的年輕人需先接受10天訓練,內容包括打招呼、自我介紹、泡茶等,單自我介紹就需要包括多方面內容:個人情況、家庭環境、目前的狀況及目標和夢想,秋山利輝對自我介紹的要求是「一定要讓父母聽得感動流淚」。

27 歲時,他就成為日本皇室的御用木工
▲秋山利輝(右)指導學徒

今年有3名中國台灣的年輕人也遠赴日本求學,為了考察這三名學生,秋山利輝甚至專程赴台灣地區去他們的家裡做面試,了解他們的家庭情況,和他們父母交談,通常都要聊上3到5小時。

「如果他們是跟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住在一起的話,錄取的可能性會非常大」,在秋山利輝心中,孩子如和家人共同生活並尊敬年長者,則意味著他更懂得觀察及關愛別人,「如果了解自己的祖先,也會是我們錄用的對象。」

秋山利輝挑選學徒有他許多獨特要求,首先是陽光開朗,並要「傻」一點,學木工初衷必須是為了讓父母高興,他認為,「如果一個年輕人為了成為明星一般的一流匠人,而他的出發點是要讓父母高興和感動,無論他碰到多麼大的困難、逆境,他都可以跨越。」

27 歲時,他就成為日本皇室的御用木工
▲即便是女學員,進入秋山木工做學徒也必須「剃光頭」

即使進入了秋山木工做學徒,也不見的就能輕鬆。學徒期限是八年:第一年是在「秋山學校」完成整整一年的學徒見習課程,學習基礎知識;之後則成為「正式學徒」,開始為期四年的基本訓練、工作規劃和匠人須知的學習;唯有技術和心性方面磨練成熟者,才會被認定為「工匠」,收到印有名字的「法被」(日式短上衣),從此邊工作邊學習,為期三年。待8年全部結束後,秋山利輝讓他的學生全部出去獨立闖蕩世界。

8年間,學徒每天早上都會長跑,朝會上需高聲誦念「匠人須知30條」,這三十條由秋山利輝擬定,每條都遵照「進入作業場所前,必須成為……的人」,如「必須成為執著的人」、「必須成為懂得感恩的人」等等,工作前誦念就像工匠給自己的提醒與警示。

27 歲時,他就成為日本皇室的御用木工

秋山利輝今年72歲,是日本大師級的木匠,他的「秋山木工」是日本頂級的高級定制家具品牌,服務於日本天皇皇室、高級賓館、國會議事堂等等,年銷售在11億日元(相當於5730萬人民幣)。早在秋山利輝27歲時,他已成為一流的木匠,在日本揚名,他為天皇正殿製造家具,並創建了「秋山木工」。

但他從不認為自己是一個聰明的孩子,他坦然地講述他童年時種種「拙劣」,比如他從小學至中學期間成績總是倒數第一,他直到初中二年級才學會了寫自己的名字。

同時秋山利輝也早早就顯示出「匠人」天賦,小學四年級時就開始為鄰裡做一些小木活。

16歲時,他去了大阪當地最好的木工所,開始他的學徒生涯,22歲就成為匠人,並且很快成為了木工所中收入最高的匠人。

他反思他成功之路中遇到他人種種幫助,意識到自己也應該做些事情來回報社會,就此萌發了一個念頭:「我覺得我應該做一個事情,就是要培養一些超過我的徒弟,然後把他們送到社會、送到各個領域去。」

他發了一個願,希望自己在「秋山木工」創建5年後開始他的招收學徒計劃,沒想到5年後他真的做到了,並一直持續了40年。四十年間,秋山利輝培養的學徒每一年都能在日本的技術工藝比賽中包攬金銀銅獎。

27 歲時,他就成為日本皇室的御用木工

在全球化、現代化的今天,秋山利輝依舊堅持「學徒制」,他認為:「我們教這些弟子們不僅僅是教他技術,最關鍵是教他人性、心性、德性。」他將他四十年教授弟子的心得寫成一本書,命名為《匠人精神》。

「匠人」一詞,在中國文化傳統中素來不受待見,《孟子》曰:「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匠人」顯然屬於勞力者,治於人的階層。如中國畫中,崇尚的就是勞心的「文人畫」,而貶損「畫匠畫」。

所謂「匠氣」,也不是好詞,用來形容創作缺乏藝術特色。日本則推崇「匠人」,似乎起因是日本曾經遭受西方科學技術和現代工業的衝擊,如柳宗悅為代表則推行民藝運動,倡導「民藝」的價值,並將日本民藝提升至美術與文化的范疇。由此「匠人」地位上升,並受到世人尊重。

27 歲時,他就成為日本皇室的御用木工
▲秋山木工作品

隨著柳宗悅著作以及日本手工藝相關的書目被翻譯引進,中國也漸漸興起了「匠人」之風,並不用柳宗悅那樣田野調查和學術理論支持,「匠人」一詞也照樣離開原有文化語境,脫胎換骨成為一個高潔的新詞,中國圖書市場一時間關於匠人、手工藝的非翻譯引進書目層出不窮,「匠人」連同手工制品滿大街。

秋山利輝的《匠人精神》篇幅不長,他用樸素的字句講述淺白的道理,有些道理讀來還有些不合時宜。

但淺顯的道理卻往往難以做到,特別是「匠人須知三十條」,我嘗試著逐條問自己是否能做到,而結果越問越心驚,每一條都是如此之難,越問也越羞愧。

如無強大的內心信念和決心,誰又能夠堅持?在採訪中,秋山利輝的回答也充滿力量,他提到「天命」,他每一次簽名送書都會附上一句「為天命而活」,他說每個人都是帶著使命來這個世界的,如果有一天明白髮現了自己的天命,就會從此變得非常地幸福和喜悅。

秋山利輝是27歲時感知到了天命,他建議,「每一個人只要把自己現在做的事情當成天職來做,做著做著就會知道自己的天命是什麼了。」

專訪秋山利輝
「學徒制度造就了現在的我」

27 歲時,他就成為日本皇室的御用木工
▲秋山利輝接受《外灘畫報》記者專訪

B=《外灘畫報》

A=秋山利輝(Akiyama Toshiteru)

B:你學藝時的學徒生涯是怎樣的呢?

A:我是16歲那年春天在大阪開始學徒生涯的。當時住在師傅家裡,最初三年主要是跑腿(幹雜活),比如接送師傅的孩子什麼的,總之是做些瑣事。特別是交貨,這可是大家都不願做的事,卻總是讓我去幹。

當時交貨是一項很繁重的活,得在自行車後面套上板車,然後把沉重的家具放在板車上,拖著走。如果上坡,即使遇到紅燈也不能停下來,要大聲吆喝著快速通過,不然一停下就再也無法動彈了。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經常會碰到泥瓦匠在店鋪裡幹活,跟他們打招呼,他們也不理睬。但我是拉著10公斤20公斤重的板車來的,不能就這麼回去啊,所以我就旁邊給他們幫忙。

這樣過了一陣,之前沒把我當回事的工頭終於動了惻隱之心,說行了,你把家具放在一邊吧,我這才能放下家具往回趕。這樣的事情幾乎天天都有,但也多虧了那段時間的磨練,讓原本笨嘴拙舌且靦腆的我變得會說話了。

在五年學徒期間,我不僅掌握了製作家具的技術,還學會了作為一名工匠的舉止和禮儀規範,可以說是學徒制度造就了現在的我。

27 歲時,他就成為日本皇室的御用木工

B:你的「匠人精神」和「要成為一流工匠,品格比技術更重要」的這些理念,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清晰並逐漸成形的呢?

A:我想我是在當學徒之前,還是孩子的時候就意識到人性比技術更重要了。因為我小時候經常看到工匠們幹活,而且自己也親自動手,就在這個過程中有了這個認識。

至於說清晰認識到這一點,應該是我獨立開設「秋山木工」數年之後的事了。那時我正思考如何回報社會,於是想到了要培養盡可能多的工匠人才,並輸送到社會上去。當時就想:培養什麼樣的匠人呢?後來決定培養受人愛戴的真正工匠。

B:40年來,秋山先生一直在培養工匠人才,你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和20世紀的學徒相比,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A:雖然人的本質沒有什麼變化,但周圍的環境已經懈怠了。成年人的變化是很大的,他們沒有接受教養教育,原因在於小時候的家庭、學校教育不足,以及長大走上社會後的企事業單位教育缺失造成的。如果他們能受到良好的修身養性教育,就能像過去一樣成長為社會人才。

B:進入秋山木工的學徒們受到嚴格要求,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會願意接受這些規則?是因為「秋山木工」能讓他們成為「一流工匠」嗎?如果成不了「一流工匠」,他們還會克服困難,堅持學習8年嗎?

A:進入秋山木工的年輕人都是懷揣要成為「一流工匠」的夢想來的,對於有著夢想的他們來說,剃光頭一類規則便沒什麼好在意。8年在一般人眼裡也許覺得很長,但對於他們來說是很短的一段時間。在秋山木工只能呆8年,這期間自己能成長為什麼樣的人,將見分曉。

B:「匠人須知三十條」為什麼恰好是三十條呢?隨著時間的推移,沒有做過增刪和修改嗎?

A:「匠人須知三十條」原本是二十八條,幾年前,我增加了第十條(進入工作現場,須先是個「好管閒事」的人)和第十一條(進入工作現場,須先是個「喜歡糾纏」的人)。之所以要增加「好管閒事」和「喜歡糾纏」,是因為我覺得需要進一步加強對人態度方面的內容,於是就正好有了現在的「三十條」。

「三十條」本是作為日本習慣,來自於過去的法師或左鄰右舍的嬸嬸大嬸們教育孩子的話,希望他們能在日常生活或今後的人生旅程中養成,所以以後應該不會有大的變化。

27 歲時,他就成為日本皇室的御用木工
27 歲時,他就成為日本皇室的御用木工
▲秋山木工作品

B:你認為「全球化」、「現代化」對日本匠人的生存環境會帶來不良影響嗎?比如,手工製作正在被自動化所替代等。

A:正是因為自動化程度的不斷推進,現在人們才會重新關注手工製作的優勢和不同之處;而且因為國界和地域疆界的日益模糊,才需要進一步重新認識日本的技術,並在接受現實的情況下,重新確認日本技術的優越性。

B:為消除這些環境的不利影響,你認為匠人們應該如何應對呢?

A:我們正在積極行動以改善環境(自然、宇宙),現在不是販賣過去技術的匠人在增多,而是具有良好修為的匠人在增多,社會環境正在朝這個方向轉變。

B:「匠人精神」到底指的是一種什麼精神?

A:「匠人精神」是指匠人的工作態度和思想方法。具體包括匠人具有自己獨立的思想,能創造全新產品;不為金錢所動,只在客戶的誠意、熱情感召或社會的要求下工作;不偷工減料,在作品中傾註自己的心血等。

B:中國自古似乎不太看得起「匠人」的,比如在國畫領域,「文人畫歷來受追捧,而畫匠的作品則不被重視」。依你看,所謂創意、才能等等,對於匠人來說是怎樣的關係?

A:我聽說中國人之所以喜歡文人畫,而鄙薄畫匠畫,是因為畫家們反對一味鑽研技法的繪畫傾向,這正與我所說的二十世紀匠人相同。我想像中的二十一世紀匠人,應該是以高尚心性為基礎來提高技術水平的匠人,即使有創意和才能,也要首先提高自己的心性水平。

心性水平高了,技術自然精進。我認為即使本人的創意和才能得到了做到,那種以心性為基礎的做到方式和認為只要技術好就行的做到方式,傳遞給別人的感受也是不一樣的。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