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徐浩峰導演的《師父》在金馬獎斬獲最佳動作設計獎。《師父》講的,是關於開宗立派的故事,徐浩峰導演拍了這麼一部電影,也是一件開宗立派的事。

12月17日,劇角和《影視圈》雜誌聯手,舉辦了沙龍「《師父》:賞兵器,論江湖」。


我們有幸邀請到四位重磅嘉賓——兩位「武林高手」,兩位電影研究者,為大家現場展示講解《師父》原版兵器道具,也把電影裡裡外外聊了個遍。


高手過招,只留下刀光幾片,我們用心整理了現場的精彩內容和照片,在此分享給大家。

第一位嘉賓——

張蒙生

在《師父》中飾演樸刀武士
12歲練習太極拳、形意拳、道家22式等傳統武術
曾經為《一代宗師馬振邦》制圖註解
徐浩峰導演電影《箭士柳白猿》武術指導
電影《師父》動作顧問
電影《關門弟子》《津門八卦掌》總制片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張蒙生

張蒙生老師為大家講解了《師父》中的十餘種冷兵器,也聊了幕後的故事——
《師父》電影裡的兵器是經過徐浩峰導演重新解讀過的,和歷史上真實的器形多少有一些差別,因為導演有自己的設計在裡面,有一定的含義。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嶽飛刀。

在宋代是樸(pō)刀的一種,我在《師父》裡飾演的就是樸刀武士。嶽飛刀和樸刀的區別是,它是雙刃的,具備了一些獨特的功能,比如地下使用、反手使用等等。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戰身刀。

其實就是鍘刀…過去的武師不可能背著兵器到處跑,有很多兵器是就地取材,從農具裡取材。戰身刀非常沉,需要雙手使,更多的時候是可以用來做防護,先當盾,藏在後面,然後再作為武器使出來。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日月乾坤刀。

龍虎門的一種兵器。以防守功能為主,和戰身刀類似,把身體藏在後面,兩個刀刃朝前,可以做防護。導演拍電影時對它做了改良,和八斬刀做了結合,刀是可以拆下來的。電影裡有一段上刀的鏡頭,拍了一天…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八斬刀。

這就是廖凡用的刀了。「八斬刀」其實是刀法,就是「永」字八法。刀的本身在詠春門南方刀派裡叫蝴蝶刀。八斬刀能夠以短克長,短兵器克長兵器。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三尖兩刃刀。

長兵器的使用技法50%都是相似的,不一樣的刀頭才會衍生不一樣的用法。三尖兩刃刀,在技法上的特別之處,是它可以用來卡住別的兵器,進行索拿。傳說中山是二郎神用的刀…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子午鴛鴦鉞。

八卦門的兵器,和三尖兩刃刀一樣,是可以索拿兵器的。一只手用兵器卡住對方的兵器,一只手就可以攻擊。來一個八卦掌經典動作「指天插地」——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這種兵器在實戰中非常好用。以前對西洋劍不太了解的時候,以為擊劍和實戰是很相近的,後來才發現它在實戰中不是特別好用。有次和練擊劍的朋友打著玩,一個指天插地,「啪」就克了他的劍,他就只能外後蹦…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方天戟。

講個笑話吧…電影裡用的方天戟道具,都不是真實兵器的配重。我當時去劇組,得穿得像樣點兒,3000塊錢買了一套香雲紗的唐裝,結果道具刀頭太沉了不稱手,「唰」的一下,大槍一抖,把我的香雲紗給掛了個大口子……心疼……實際的兵器也非常沉,但配重不一樣,一定不是頭沉,而是把沉,把沉才好控制。



再分享一些在《師父》劇組裡的拍攝細節吧。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劇照裡,我手上拿的就是樸刀。在宋代,《水滸傳》裡面青面獸楊志用的就是樸刀,比關刀小一點。


他們說我這表情太誇張了,眼鏡瞪得那麼大,太不像大師了…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我當時對徐浩峰導演的設計是有點質疑的,這小刀(八斬刀)怎麼架得住大刀砍呢?實際上導演是有功力的,在和導演過手的時候,我確實被他刺了好幾刀。

八斬刀和大刀打的時候,不會硬扛,扛也扛不住,而是會用前刀先撥一下大刀,讓大刀別砸他臉上,後刀上來就能指著對方的臉了。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和廖凡打的時候,每次我砍一刀,他就能把我的刀撥開,再馬上用刀指著我,我就認慫了…導演非讓我二一下,那就聽導演的吧。



徐浩峰導演有很多動作都是現場設計,雖然他提前都畫好了,但是其實好多鏡頭都是現場試出來的。這麼沉著,而且設計得這麼精妙,非常難得。


國內能做到這樣的導演,我想不出第二個來。

兩位嘉賓對談環節——

李九如
北京電影學院研究員
北京大學電影學博士後
中國電影史資深研究者
武俠電影研究者


吾嘶

電影策展人
影評人,自媒體人
徐浩峰作品資深研究者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吾嘶(左) 李久如(右)
關於電影《師父》,和《師父》背後的歷史文化背景,吾嘶和李久如老師聊了很多——

李九如:我是早期中國電影的研究者,非常喜歡徐浩峰執導的這部電影。


這部電影出乎我的意料,一點是這部電影很有幽默感,故事又講得很完整,很通俗,另一點就是這部電影符合我一貫的社會理念。

我看過徐浩峰的採訪,他說過:《師父》不是武俠片,是社會問題片。而我認為,《師父》講的就是民國時期,社會被國家化的一段歷程。

電影裡,主人公廖凡北上來到了天津這個地方,他想在此立足,經過一番努力、鬥爭,最終他又離去。


為什麼他又離去了?在立足的過程中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情——電影裡的反派黃覺,是國民政府的軍官,民國分南北,從他的穿戴看,可以確切說他是南京國民政府軍官,他想控制這個武林,隱喻的其實就是國家要控制社會,而社會又想掙脫這種控制。

蔣雯麗這個角色在敘事上看起來是終極大反派,但其實最大的反派仍是軍官,他代表的是民國時期的國家的力量。


廖凡他來天津的目的很簡單,但恰巧無意中卷入了當時武林(社會)和軍官(國家)的紛爭,最終他並沒有解決這個問題,反而製造了很多問題,最後黯然離去。


我覺得《師父》這部電影,它講的就是當時社會的失敗。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吾嘶:其實今天本來是過來賞兵器的,現在被安排來論江湖了(哈哈)。

今天看到這些兵器呢,我就想到之前徐浩峰導演拍《箭士柳白猿》的時候,他提到一個事情,他說別人都是傳統的拳腳功夫,我為什麼從《倭寇的蹤跡》《箭士柳白猿》就都一直要做兵器呢?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徐浩峰導演2012年的電影《箭士柳白猿》

他說中國古代有一種觀念,叫做造物的觀念。


一是說,在兵器裡面加入各種「人」的智慧,人的思考,就像剛才展示的這些兵器,它們能和人的各種身體機能結構結合起來。


第二個就是像我們的武術,有的是觀賞性的,有的是實戰性的,兵器也是一樣的。這就是後來為什麼導演要展示兵器,而不展示拳腳。

拍武俠電影或是拍武打片的導演,真正會功夫的特別少,徐浩峰導演就是會功夫的人。


一般我們都會覺得武俠片裡的動作都是形式,但是在徐浩峰這裡,武術動作本身就是內容——我和你交手就是我在和你說話。


他經常舉一個例子,就是我們下的圍棋,其實就是「手談」,用手來談話。武術的交手其實就是交流,就是一種語言。

聽徐浩峰導演講課的時候,就聽過講《臥虎藏龍》的這個江湖事。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李慕白與王府的關係特別緊密,他是靠著王府的,清朝清末的時候,各個武師也都是要背靠王府或者是貴族的,到了民國的時候,就沒有王府了,有的是軍閥。


民國不是盛世,是亂世。從1911年到1930年,大概有1300個敵對集團發生過140場戰爭。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逝去的武林》


徐浩峰寫過的那本《逝去的武林》,它其實是在追尋一種秩序。


電影裡,廖凡挑戰了天津本身的秩序,其實最大的破壞,是軍隊破壞了武林的秩序,甚至是後來日本人破壞了中國人的秩序。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火燒紅蓮寺》
電影裡邊還放了那部神怪武俠片《火燒紅蓮寺》,李九如老師一定特別清楚,二三十年代的商業類型發展的特別好。

李九如:對。

張蒙生:(《火燒紅蓮寺》)那是咱們補拍的。

吾嘶:補拍的?

張蒙生:那裡邊都是咱們道具老師、攝影老師,劇組的人,模仿了一下。

吾嘶:再現了一下《火燒紅蓮寺》。

張蒙生:對。那是我第一次執導,徐老師(徐浩峰)說今天你來導,我說怎麼導呀?徐老師說,讓他怎麼假怎麼打!
(哈哈哈)

吾嘶:《師父》裡面,《火燒紅蓮寺》正在放著,廖凡一刀砍下去,砍下了那塊幕布,我看出的是對早期武俠的一種致敬,更是徐浩峰對玄幻武俠片的決裂,一刀砍下去,就是說你們不要再看《火燒紅蓮寺》了,我給你們一個更真實的功夫,更真實的江湖。




第四位嘉賓,也是整場沙龍的「彩蛋」——

朱江明

專欄作家
葉問徒孫
詠春拳修習者
香港武術國際武術大獎賽組委會大會主持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朱江明

朱江明老師在現場講述了真實的詠春創立歷史,簡要摘錄以下片段——

最早,詠春只有兩三個人在練習,到現在,已經有超過300萬人在學習詠春,這中間最功不可沒的人,是李小龍。


我的師父卻對李小龍不以為然,認為李小龍在美國參加比武,說詠春有很多不足,還以外國拳種改良詠春。


而我認為,所有學習詠春的人都應該感謝李小龍,因為是他向全世界傳播了詠春,讓詠春拳成為現在僅次於或者說是已經超過了太極拳的練習拳種。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葉問和李小龍




觀眾提問環節——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1.關於電影中的動作設計,您認為是提前先預設好動作比較好,還是在現場臨時編排的好?

張蒙生:這是導演的風格,徐導之前也會先畫好動作分鏡,心裡已經有譜了,現場演練的時候,會再根據當時的情緒、場地等等,再進行設計和修改。徐老師是介於這兩者之間的,這兩種並沒有好壞之分,只是個人風格的選擇。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2.對民國武林的規矩很感興趣,希望各位老師多講講這些「規矩」

吾嘶:我先講一點吧,關於兵器,尤其是鐵器,在路上不能亮鐵器。就像現在好多電影中,最後打著打著扔了武器開始用拳,國外的槍戰片也是,明明可以一槍解決的問題,最後都要扔了搶開始搏鬥,這可能也表示了一種人對這些兵器的鄙夷。還有一點就是儒家思想,在路上拿個兵器,就變成了流氓,也是有這個原因的。正所謂各行有各行的規矩,各行也有各自的尊嚴,也是一個底線。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左三的張蒙生老師一直是表情最豐富的…
3.南拳北傳,是因為北方市場繁榮,還是因為南拳好要發揚光大?


朱江明:真正的南拳北傳,我認為並不存在民國時期。在葉問之前,詠春拳並沒有很多人在練習,詠春在廣東佛山也有足夠大的生存空間,可以招足夠多的徒弟,但其實招徒弟的規模又是有限的,為什麼說只能教兩個人真功夫呢?是真的最多只能教出兩個人真功夫。而且當時交通也不方便。真正的南拳北傳應該是在改革開放後,很多香港的武俠片進入內地,本身有南拳大師在拍這些電影,他們詮釋都是南拳的內容。所以我認為南拳北傳其實是南方文化對北方文化產生影響之後的結果。

4.對《師父》裡的女性角色有什麼理解?


吾嘶:有很多武術電影裡,女性大部分都是柔柔弱弱,紅顏禍水的形象,或者是通過武術展現女性另一方面的柔美。但在這部電影裡不同,宋佳說過,廖凡犯的事,她擔著。蔣雯麗也說過,先夫打下的家業,她要守著。影片中這兩個女人在本質上是很像的,男人犯了事都走了,剩下的都交給了女人。就像小說裡一句話說的「男人靠不住了,民主的希望還是要看女人和孩子。」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現場提問的小夥伴還獲得了我們準備的禮物——徐浩峰導演簽名版《坐看重圍》,廖凡簽名版電影海報,還有電影同款事後煙戒指。大家都很激動嘛。



最後,來張《一代宗師》式的大合影吧(雖然並不太像——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如果你也覺得收獲頗多,歡迎分享給更多盟友,謝謝你們支持《師父》。




來源丨劇角映畫
整理編輯丨醬、藥姑娘、小檸檬
轉載授權請聯繫QQ 648189209


微信搜尋「劇角映畫」
或搜尋magilm_forever,關注劇角漲姿勢

合作授權「聯繫劇角」
品牌、項目合作請加微信:christines-zone
微信內容合作請加QQ:648189209

師父丨這次真的見了兵器,也論了江湖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劇角映畫,目前業務覆蓋電影投資、制片、行銷、發行及影院投資,下轄電影制片公司劇魔影業、電影發行公司劇麥發行、電視劇製作公司劇制文化、藝人經紀公司劇星經紀、以及影院投資品牌管理公司劇角影投,漫畫研發及版權經營的劇象漫畫。

微信號:magilm_for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