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江湖】 勝和 新坐館 娶老婆 響朵

【人在江湖】 勝和 新坐館 娶老婆 響朵

上週四晚,勝和新任坐館肥堅(中間黑色禮服)以娶老婆為名,在土瓜灣農圃道設英雄宴,遭五十名身穿黑色背心的反黑警員到場圍剿。

人在江湖 勝和新坐館 娶老婆響朵

號稱全港最大黑幫的「勝和」四大龍頭之爭,在兩個月前終於塵埃落定。

在一眾幫中元老首肯下,破天荒出現四名新坐館,包括前坐館「雞腳黑」力撐的「子籐」及「沙田 Me」;另一邊則是由社團金牌經理人「大飛」撐腰的「肥堅」及獨立的「 Ben仔光」。

子籐及沙田 Me早就大熱, Ben仔光曾為社團坐監,一直深受尊重,唯獨肥堅在江湖上欠缺人氣,三月尾紮職後,立即在深圳福田大擺英雄宴,廣邀群雄,中途卻被公安大規模圍剿,響朵不成,反而被江湖人埋怨,丟盡面子。

為力挽狂瀾,肥堅遂於上週四,又再在土瓜灣設宴娶老婆。記者潛入會場,直擊這場江湖盛會。

香港江湖,久未有紅白二事。上週四晚,大批江湖猛人終於出現,地點是土瓜灣農圃道一個宴會場地。

場外放著一對新人合照,告示牌「余何聯婚」,余姓新郎哥,正是勝和新任坐館肥堅(全名:余志堅)。

半百反黑圍剿

「肥堅以娶老婆為名,兩個月前響深圳擺完酒,而家又響香港擺多次,聽講佢一來係為謝票,二來係造勢,志在向全江湖人派請帖,肥堅佢正式成為勝和掌舵人。」在場參加是次婚宴的勝和古惑仔阿德說。

當晚筵開三十多圍,會場門口有多名肥堅的門生,聯同一列湖水藍性感晚裝的妹妹仔迎賓,為各個到場大佬登記。

主角肥堅身穿黑色禮服,在門口親迎各路猛人,與赴會者逐一握手。

每逢有大佬輩人馬到臨,肥堅即衝上前說︰「多謝俾面,以後多多關照。」

另邊廂,肥堅的新婚老婆則忙著在台前與來賓合照。身為勝和新坐館的妻子,她亦頗有江湖霸氣,拍照時有人阻在前面,她便大聲呼喝︰「喂,我要影相呀,行開啲啦。」

之後,二人與擔任婚宴主持的藝人阿 Bob合照,據悉,阿 Bob每場婚禮主持收費約兩萬元。

本來興高彩烈,突然,就在八時半入席前一刻,五十名便衣反黑聯同 O記(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警員高調衝入場內,對到賀賓客高聲呼喝。

穿著黑色背心的反黑警員,在門口用紙筆及手提電腦,向在場人士逐一查問。另一批警員即殺入會場內,霸了一張餐檯,要各赴會的來賓交出身份證登記。

男警向一名古惑仔喝斥︰「攞身份證出嚟,今晚同我醒醒定定,唔好諗住搞事!」

【人在江湖】 勝和 新坐館 娶老婆 響朵

肥堅(台上黑色禮服)拖著身穿紅色晚裝的老婆,斟茶給坐在台上的勝和元老國華(白色禮服),國華在幫內地位超然,亦是肥堅契爺。

【人在江湖】 勝和 新坐館 娶老婆 響朵

水房今屆坐館子鳳(左二白色恤衫),率領十名門生,浩浩蕩蕩到場。

落選英傑到賀

身為主角的肥堅,在場中一角被二十名反黑包圍。

肥堅顯得一臉愕然,因為就在兩個月前,他在深圳亦被公安圍剿。

「上次喺福田嗰次估唔到搞到咁大鑊,請咗咁多大佬上上面(大陸)飲,點知被幾百個公安圍,又要坐咗(拘留)一晚,好多大佬條氣都唔係幾順,搞到肥堅之後不停打電話同班大佬耍冧(道歉)。」阿德說。

是次肥堅又再擺喜酒,刻意低調,選擇在土瓜灣舊區的私人宴會場擺酒,只宴請同氣連枝的自己友,豈料最終仍走漏風聲,惹來大批反黑警員踩場。

其中一名警員對肥堅喝斥說︰「話曬今晚你都係主人家,好好睇住個場面,唔好俾人搞事,如果唔係,結婚都冇面俾,你都唔想我哋搞寸個 party㗎?」

肥堅連連點頭︰「得喇阿 Sir,我今晚真係結婚啫。」

當晚,其實到場的江湖星級人物不多,只有前坐館陳安及前揸數大華。二人當場就被三、四名警員圍住,分開問話近半小時,警員臨離開前狠狠地拋下一句︰「唔好搞事,唔係實塔你返去!」

陳安是勝和○五至○七年坐館,有「拳王」之稱,經常在拳館研習拳術。二千年,他因中了警方臥底,於○七年被判入獄九個月,自此久未露面,當日他一早到場,身材發福不少。

大華則是○七至○九年勝和揸數,活躍於油尖旺,○二年曾因債務問題,曾與新義安尖東霸王泰龍互劈,重傷後亦甚少出席江湖宴會。比起陳安,大華瘦削了很多,據知他長期傷患要接受治療。

【人在江湖】 勝和 新坐館 娶老婆 響朵

以一句「十二點後我話事」名噪一時的佐敦之虎英傑,原本是今屆坐館大熱,但最後落選。新任坐館肥堅與英傑同屬幫中金牌經理人大飛旗下,肥堅設宴謝票當晚,英傑亦大方俾面出席。

【人在江湖】 勝和 新坐館 娶老婆 響朵

宴會當晚,久未露面的勝和前坐館陳安(右一)及大華(右三)都有俾面到賀。

勝和金牌經理人

除勝和人外,水房今屆坐館子鳳,浩浩蕩蕩率領了十名水房兄弟到場。

今屆水房坐館之爭,與勝和一樣,由幫中兩大派系互鬥。子鳳與大孖屬幫中元老業仔旗下,與另一派高佬發力撐的坐館三寸及肥威抗衡。

「子鳳其實處境同肥堅一樣,幫中得一邊人力撐,今次應該是想搞好對外關係,將來可藉助外力在幫內樹立幫威。」阿德分析說。

到場的來賓中,最觸目的是身穿黑葉花紋恤衫的英傑。「十二點後我話事」名噪一時的佐敦之虎英傑,其實是今屆勝和坐館大熱,本來一直得大佬大飛撐腰,唯最後落選。

為他人贈興,英傑大方笑著說︰「做人最緊要大方,大飛哥撐邊個,我就支持邊個。」據知,英傑日後會在後面扶助肥堅處理幫務。

今屆大飛力撐肥堅上位,是次宴會,他更是以主家人身份在場迎賓。四十多歲的肥堅,在幫內籍籍無名,近年才在旺角、油麻地、佐敦跟隨大飛從事黃色事業,專搞佐敦樓上酒吧。

晚上約十時,肥堅拖著老婆,上台舉咪高呼︰「多謝各位俾面。」

其後,肥堅的身旁,不再是新婚妻子,而是大飛,向各路江湖人自我介紹。

【人在江湖】 勝和 新坐館 娶老婆 響朵

勝和金牌經理人大飛(左一),挾著手提包赴會,由身後近三百磅的金毛保鏢全程傍實。

【人在江湖】 勝和 新坐館 娶老婆 響朵

江湖人以婚宴之名,響朵為實。圖中(中間)穿藍色婚紗的是肥堅新婚妻子,與一眾姊妹合照。

【人在江湖】 勝和 新坐館 娶老婆 響朵

三月廿八日晚,剛上任勝和坐館的肥堅同樣以娶老婆為名,在深圳福田的德興城大酒樓設宴擺喜酒,遭三百五十名全副武裝的公安圍捕。

【人在江湖】 勝和 新坐館 娶老婆 響朵

勝和人物關係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