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碼】華語片如何翻拍洋IP?版權費數十萬美元+票房分紅

~烹小鮮~
~讓娛樂更鮮活~
購買版權,翻拍電影,是電影行業一個成熟的表現。2015年,中國內地電影市場出現一股買版權翻拍現象,在一向好劇本難找的認識下,翻拍電影的前景如何?它是否能形成一個良性發展?它背後可有什麼貓膩亦或弊端?

購買版權,翻拍電影,是電影行業一個成熟的表現。2015年,中國內地電影市場出現一股買版權翻拍現象,在一向好劇本難找的認識下,翻拍電影的前景如何?它是否能形成一個良性發展?它背後可有什麼貓膩亦或弊端?

綜述:2015年翻拍片眾多 韓國美國各占半壁江山

在2015年上映的版權翻拍電影共有6部,這還不算拿到2015年龍標批號、將於明年元旦上映的《一切都好》。通過這6部翻拍電影與原版的比較,我們可以發現,原版為韓國電影的占到3部,其餘3部都是美國電影。而從類型角度分析,除了較為特殊的《十二公民》以外,其它5部電影都有較為明顯的愛情元素,《重返20歲》或許還有更鮮明的奇幻元素與家庭影片色彩,而剩下的4部翻拍片如《新娘大作戰》、《前任2:備胎反擊戰》都是最典型的愛情片。而《我是證人》是罕見的韓國犯罪片翻拍。

與前幾年翻拍國外的高票房名作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翻拍電影的原版票房與名氣也都相對有限。這6部電影的原版裡僅有2014年在韓國上映的《奇怪的她》是該地區當年票房冠軍,但據《重返20歲》片方宸銘傳媒的工作人員透露,《重返20歲》與《奇怪的她》本就屬於韓國片方希捷娛樂的「一本兩拍」計劃,當初也計劃兩片同步在各自地區上映。後來是因導演陳正道拍攝其上一部作品《催眠大師》而將《重返20歲》延後了一年。因此,《重返20歲》與傳統認知層面的「翻拍」概念還有所不同。

而其它翻拍影片的原版票房在各自地區均非常有限(詳情見本文附表),兩部美國影片《我心屬於你》(《命中注定》原版)和《結婚大作戰》(《新娘大作戰》原版)的北美票房都在6000萬美元以下,在中國觀眾的認知度也非常有限;甚至華誼兄弟在宣傳《前任2:備胎反擊戰》時,都沒有提及此片翻拍自《男人使用說明書》。這和早年《我知女人心》片方特別宣傳此片翻拍自《偷聽女人心》等北美高票房作品的做法是大相徑庭的。除了按合同規定必須要在片首或片尾署名「原版」的出處信息之外,今年的翻拍電影都更加突出和強化「本土化」賣點。

《十二公民》已是2015年度口碑最好的翻拍電影

不過從票房和口碑的情況來看,翻拍電影卻完全算不上今年國產片票房的「主力軍」。在今年的這6部翻拍電影中,票房最高的是由楊子姍、鹿晗和歸亞蕾主演的《重返20歲》,票房達3.61億,暫時排在2015年票房榜的第38位,但這已是有史以來「翻拍電影」在內地市場的最高票房。除此之外,《前任2》與《我是證人》也都有超過2億的票房表現,但《前任2》原版對於其票房成功幾乎沒有起到任何助推作用。而影片《新娘大作戰》轉制3D後應景「七夕節」上映,當天拿到創紀錄的9300萬票房,占到了其總票房1.73億的一半以上,但隨後因惡劣的口碑而遭遇跳樓式暴跌。而如《命中注定》等片在市場上的表現則更不值一提了。

口碑方面,以豆瓣評分來看,這6部翻拍電影的評分沒有一部超過了原版。其中僅有《十二公民》獲得了8.0分以上的評分,但它也已經是世界各地多版本的《十二怒漢》中評分最低的一部了,其它版本(如1954、1957和俄羅斯版本)的評分都維持在9分左右。與原版口碑差距最小的一部翻拍電影反倒是僅獲得5.3分的《前任2:備胎反擊戰》,這是因為原版《男人使用說明書》也只有5.6分。而翻拍片中評分最低的則是《新娘大作戰》,僅為4.0分,而由安妮·海瑟薇領銜的原版《結婚大作戰》的6.7分也實屬平庸。

行規:使用期3年 開記者會宣布開機就不算違約

由於國內電影市場的持續火爆,越來越多的片方選擇以翻拍國外影片來填補國內「好劇本稀缺」的空白。不過買賣原版版權的途徑和過程究竟是什麼呢?劇本版權的價格又有多高呢?帶著這些問題,記者採訪了《重返20歲》的片方以及明年即將上映的賀歲片《一切都好》的出品人。

即將上映的《一切都好》翻拍自著名導演托納多雷的《天倫之旅》

1、去哪買?江志強國際最有面兒 韓美日劇本三分天下

據《重返20歲》的片方合夥人Mike透露,現在各大片方購買的劇本主要來自於韓國、美國,其次還有和日本這三個文化強國;他以他目前所創始的IP公司「誕生機」公司旗下購買的數十個劇本和版權為例分析道:「我們擁有的劇本或翻拍權中,美國與韓國的電影或版權各占40%,而日本的IP電影也有20%。」但Mike同時表示,許多美國片商除了會出售改編權,對於全球量級的好IP,有時也會與國內片方形成很大的「競爭關係」:「好萊塢現在對於好劇本和好電影的需求也非常大,所以一部小說,或非英語片問世,很可能他們也要掙著購買版權,這時我們就會和他們形成競爭關係。這種時候的解決辦法有兩個:一種當然就是‘價高者得’,還有一種則是分區、分語種購買版權。」

而《一切都好》的案例恰恰如Mike所說的後一種。該片翻拍自《海上鋼琴師》、《天堂電影院》導演朱塞佩·托納多雷在1990年拍攝的電影《天倫之旅》(Stanno tutti bene);但早在2009年,好萊塢便已經對那部義大利電影進行了英語版的同名翻拍,美國版主演也是大名鼎鼎的「教父」羅伯特·德·尼羅。而《一切都好》的出品人,曾投拍過《一步之遙》和《讓子彈飛》的馬珂向記者講述了他購買《天倫之旅》的曲折過程:「我是三年前看了美國版的《天倫之旅》,當時覺得這片非常好,而且這個故事也很適合中國,所以就希望購買此片的版權。但經過多方打聽才得知,美版的《天倫之旅》片方也只是擁有一個‘英語地區’翻拍權而已,真正的版權還是在義大利版導演托納多雷的手中。」而馬珂回憶,他曾為了聯繫托納多雷的公司耗費了很長時間但都遲遲沒有消息。隨後他聯繫了在香港常年代理髮行好萊塢影片的安樂電影掌門人江志強(《臥虎藏龍》《捉妖記》制片人)看看他能否幫忙聯繫到托納多雷:「要不怎麼說江老板在國際上人脈廣、面子大呢!兩個禮拜,就花了兩個禮拜就全搞定了!」最終馬珂所在的不亦樂乎獲得了此片的「中文版翻拍權」,而幫忙牽線的江志強所在的「安樂電影」也順理成章的成為了《一切都好》的聯合出品方。

傳言《三槍拍案驚奇》翻拍《血迷宮》時,花費了300萬美元購置版權

2、多少錢?六位數美元的劇本居多 《三槍》當年掏了300萬?扯!

而對於「翻拍版權」的價格,馬珂則守口如瓶。他表示此類交易都會在合同中註明「不得透露任何價格信息」的條款:「如果我透露了一星半點兒,按合同都會被處以幾倍的罰金。」不過馬珂也表示《一切都好》的票房只要能過8000萬就基本確保回本了:「我們這部電影的製作成本雖然大概將近5000萬,但通過影片版權方面的銷售已經回收很大一部分成本了。票房在8000萬至1億就基本上差不多了。當然,我們希望票房越多越好了!」而《一切都好》的制片人閻雲飛先生也表示,此片的製作成本將近5000萬的原因更多花在了拍攝和支付團隊薪酬上,「《一切都好》輾轉數地都是實景拍攝,成本相對比較高;而且我們的攝影師請的是趙非(曾三次掌鏡伍迪·艾倫的電影),美術是張叔平,這都是華語一流的配置。」

而《重返20歲》的片方Mike則透露,他接觸的好劇本或版權價格大多在美元「六位數」左右:「基本上都在10萬美元到100萬美元之間,這個區間之所以如此之大,一個是要看原版影片或原著小說的票房和影響力,二是要看你所要購買的權益有多大,這些變量都導致價格有很大的不同。」不過針對在2009年左右,張藝謀導演的《三槍拍案驚奇》翻拍科恩兄弟的處女作《血迷宮》所購版權費高達300萬美元的傳言,Mike明確表示「不靠譜」不予評論,僅表示不排除有被誇大的可能性:「這個數字不是被人忽悠了就是片方為了宣傳故意誇大了價格。」而值得注意的是,《三槍》的制片人同樣有「安樂電影」的江志強。

3、買下來隨便拍?錯!署名權+三年使用期+上交5%票房分紅

除了管道和價格,這幾家攝制「翻拍電影」的片方還講解了購買翻拍權的國際慣例。《一切都好》的制片人閻雲飛向記者透露了他所了解的國際慣例一般為「三年使用期限+向原版片方上交5%的票房分紅」,而馬珂也認同了這個說法:「大家基本上都還是以這個國際慣例為準的。」另據《重返20歲》另一位片方的工作人員透露,這個「三年使用期」的解釋其實是非常靈活的:「說是三年,並不是限定為從買下版權後的三年內該新版必須殺青或必須上映。大部分合同都只是要求翻拍的電影在三年內‘宣布開機’就可以了,甚至有的合同只是規定三年內至少召開一場‘新聞記者會’即可。」該名工作人員稱,這類規定是考慮到電影拍攝周期較長、遇到突發事件較多而設置的,但也給了一些電影公司「囤積劇本、高價賣出」的操作空間。另外,該工作人員也補充道所謂原版片方「收取5%票房分紅」在大多數情況是指「票房淨利潤的優先分紅權」,還有很多原版片方要求「優先投資權署名聯合出品方」。但無論如何,翻拍版對於原作版權的署名都是必須要有的,一般不會有例外。

《諾丁山》這樣的浪漫愛情故事若翻拍不能讓中國觀眾信服

4、直接找原版抄?錯!本土化是重點還要顧慮審查

片方談好合約,把翻拍權購買下來,也並非萬事大吉,在翻拍階段如何做好「本土化「改編,尤其是繞過內地的審查制度,這是片方必須要考慮的問題。比如在影片《一切都好》的改編過程中,中國版片方就將原版中關於二兒子的故事做了較大的改編(中國版中該角色由陳赫飾演)。一方面中國版是將原版二兒子「吸毒」的經歷隱去,並將四女兒「同性戀」的情節模糊化;另一方面中國版也將原版二兒子最終死去的結局改為「平安團聚」。對於結局改編的原因,出品人馬珂表示,這種做法更多是基於「本土化」的原因:「我覺得這畢竟是一部合家歡的賀歲片,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大團圓結局’,中國的老百姓才會接受。」而關於「同性戀」和「吸毒」情節的隱去則與審查制度有關:「當然,這個顯然是個必須要考慮的原因。」

馬珂同時還表示,除了《一切都好》,他其實還接觸過很多其它外國電影的改編項目,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諾丁山》,該片由茱莉亞·羅伯茨和休·格蘭特飾演。馬珂表示他之所以放棄翻拍那部電影主要是因為他無法完成很好的「本土化」改編:「其實《諾丁山》這項目在圈兒內也轉了好幾家了,我也接觸過。但為什麼我沒有做?因為這片兒的故事如果發生在中國,會是一件特別扯淡的事兒。」馬珂表示,休·格蘭特所代表的形象是典型的「英倫紳士」,而他與茱莉亞羅伯茨飾演的美國大明星的戀愛故事代表的是英美文化的碰撞與融合:「所以這故事如果改在中國是沒有根基的,觀眾也不會相信。」而還有一類比如《白宮陷落》的電影則根本沒有翻拍可能性:「要是在中國翻拍這種電影,別說審查不幹了,就是中國老百姓也不幹啊!」

今年,多部電影惹抄襲爭議,《汽車人總動員》是其中的代表

批判:《讓子彈飛》出品人斥責抄襲——抄的好就行?那國家完了!

除了翻拍電影的項目在今年層出不窮之外,一些沒有購買版權的國產片也陷入了「抄襲」疑雲。比如在今年「十一檔」上映的兩部電影《港囧》和《夏洛特煩惱》就曾分別被幾家自媒體指責與多部好萊塢影片的個別橋段甚至是整體結構頗為相似。尤其是《夏洛特煩惱》在大賣14億之時,突然被影評人指責抄襲「《教父》導演舊作」,甚至還引發了到目前為止都懸而未決的「《夏洛》片方索賠影評人221萬」的官司。而在暑期檔上映的國產動畫片《汽車人總動員》同樣也被很多網友指責赤裸裸抄襲皮克斯舊作《汽車總動員》。雖然除了《港囧》編劇束煥默認自己看過一些好萊塢公路片之外,《夏洛》和《汽車人》的主創均對「抄襲」的說法矢口否認,甚至失態大罵。然而,關於國產片的普遍抄襲疑雲並沒有因此而煙消雲散。

在我們的採訪中,嚴格遵守法律條文並通過正規管道購買版權的片方也談到了這個問題。《一切都好》的出品人馬珂先生怒斥在國產電影創作時的「抄襲」行為,他表示「這種行為其實就是無恥的剽竊!我幾年前在看到《天倫之旅》之後,動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要通過正規管道購買版權,我覺得這沒什麼啊,因為這是作為電影人最基本的操守!」對於以「本土化」為名為「抄襲」找合理借口的某些影片,馬珂更為憤怒,「這種做法就是雞賊啊,你明明受到人家的創意啟發,但是故意修改一下拿過來用,這和剽竊有什麼區別?」而對於某些抄襲影片的腦殘粉高呼「只要抄的好我們就支持」的言論,馬珂更是嗤之以鼻:「這種說法就是扯淡!如果所有中國人都這麼想,那這個國家就完了!」

而《重返20歲》的片方、「誕生機」創始人Mike則從自身角度出發談了「抄襲問題」,他表示如果他們喜歡某些外國電影的創意或故事,他們一定會首先去聯繫尋求合作或購買版權:「如果版權方面沒有達成一致,那麼我們在創作時一定要去避免‘核心創意’與外片一致,哪怕這種回避是需要刻意為之的。」但Mike也同時表示,目前在內地市場確實還存在著「結果決定論」的想法,「很多電影即便是抄來的,但只要票房大賣,或者口碑還可以,很多人也都覺得無所謂。」而制片人閻雲飛在談到這個話題時同樣顯得比較冷靜,他的表態言簡意賅,「上山的路有很多條,但走正道心裡更踏實,」他還從現實的角度談到了抄襲的問題,「對於我們來說,談版權購買其實遠比抄襲來得容易。你想,如果你要想著去抄襲一個本子,必須得想著要修改其中的細節而怕被觀眾發現吧?那在這個修改的過程裡,你耗費的時間成本其實也挺大的,到頭來還是不划算的。」

附稿:2015年內地翻拍電影一覽表:

近年內地翻拍電影圖表

來自鳳凰娛樂

木沒有話說

翻盤國外經典影片本身風險就大,想要比肩原著對導演和演員都是嚴峻的考驗。所以翻拍有風險,入坑需謹慎。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影視行業自媒體,探尋台前幕後的故事,幕後主要以研究影視產業數據報告、台前人物的光鮮亮麗、幕後人物的艱辛歷程、行業知識等為主,為行業人士及影迷愛好者呈現一個不一樣的自媒體,了解你不知道的幕後故事。

微信號:Imuh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