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成人VR如何「頂風作案」?

國產成人VR如何「頂風作案」?

「這個世界的AV更新的越來越快,你都來不及下載」

國產成人VR如何「頂風作案」?

國產成人VR如何「頂風作案」?

在過去數十年間,電子產業遵循摩爾定律獲得巨大的進步,帶寬、存儲、服務器等基礎要件發展迅猛。在巨大的互聯網紅利之下,我們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它的陣陣春風:

「這個世界的AV更新的越來越快,你都來不及下載」。

而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人們對占據網路三分之一流量的AV也提出新的要求,不只是滿足於高清無碼、顏藝擔當,更多需求是「參與感」。深知用戶訴求的廠商們也順勢捉住科技圈當紅辣子雞——VR,賣力為用戶帶來性愛的未來。截至目前,國外成人VR電影發布平台有VRSexperience,MetaverseXXX,VRTube,VirtualRealPorn,VRGirlz,SexLikeReal等等。毫無疑問,成人VR是一個巨大的產業。但這似乎只是日本和歐美等國的機會。從快播到17再到鬥魚,這些互聯網「涉黃」案無不警醒我們:在大陸境內做成人VR,首要考慮法律問題。

「根據大陸《刑法》第363條第1款規定,以牟利為目的,製作、復制、出版、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不過,在前景一片光明的成人VR面前,不是所有團隊都能夠「把持住」。實際上,國內一些團隊也開始一輪放眼全球或者專注國內的探索。具體來說,分為三派系,分別是影片派、遊戲派和玩具派。雖然每一種派系都有自己的方式規避風險,但在探索成人VR的道路上每一個人似乎都不那麼如意。


曲折中發展的影片


國產成人VR如何「頂風作案」?

Naughty America的第一視角影片截圖

Ben(化名)來自台灣,目前組織了一個團隊製作成人VR影片。在他看來,相比於男女版第一視角(上圖),視角可切換的方式解決了影片無法做到交互的痛點,「我們有6個視角可以切換,用戶可以自由觀察」。

盡管如此,他認為兩點問題在國內難以操作,一是演員,二是銷售管道。他說,要找到一位有經驗的演員,尤其是女演員特別難,即使在他們的合夥人中有熟悉日本AV市場的成員。

「日本的AV市場掌握在黑道手中。如果你用日本女優,就需要在當地拍攝,這個時候你需要和黑道建立的一個協會搞好關係才能拍攝。拍完之後,我們有三個管道銷售,一個是日本,和那個協會搞好關係就可以;一個是台灣,台灣這邊的處罰很輕,只要你給10萬就差不多了;還有一個是大陸,這個就不方便說了」,Ben說。

雖然Ben因為地域能夠很好規避製作、傳播和銷售的風險,但通過視角切換的方式也並不如意。從業者Wang(化名)表示,這種切換僵硬,交互感比較弱。「它不是漸進的,也不能拉伸,鏡頭和視角還是原先固定好的,這種交互體驗最後可能只會滿足部分人的偷窺欲望」,而不是帶來興奮感。

顯然,在成人VR影片這塊,國內的團隊並沒有占據任何優勢。正如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一點:「國外攝制一部成本其實比國內低,並且已經有成體系的導演、經紀、銷售系統」,我們拿什麼跟人家拼? 然而,這些並不影響VR桃色產業對人們的誘惑。由此,為了做到更多的交互,有人看上三維掃描技術。

高成本高門檻的遊戲

國產成人VR如何「頂風作案」?

大圖三維掃描結果,小圖是三維掃描現場(來源超次元)

當成人VR做成遊戲,觀賞性不強,但勝在交互可控,做到影片動作與飛機杯神同步。在這一塊,廣為宅男所知的是日本的《PlayGirls》。在遊戲中,玩家便可以「無限操控裡面的人物」,未來甚至可以進行更深入的「性愛」。不過,這些交互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和繁雜的製作過程。

根據超次元的陳堅的說法,打造這類遊戲的基本流程是:通過相機360度無死角掃描真人,形成原始的三維模型。然後通過動作捕捉、表情捕捉技術獲得動作和表情數據。這些數據和原始模型收集後,經過三維引擎的集成和開發,輸出一套互動程序即人們所說的遊戲。但對國內這一塊,陳堅並不表示看好,主要原因是虛擬角色沒有生命。

「我看過國內團隊做的,效果都不好,主要是人物的仿真度不夠。其實,要將真人變得栩栩如生的虛擬化,這裡的門檻極高。先不說三維掃描,還有人工智能行為和交互設計,就是虛擬角色會根據用戶的情況反饋,而不是那種機械式的。」

國產成人VR如何「頂風作案」?

如上圖的影片效果,是來自深圳一家小公司的產品,無論人物還是操控,並不友好。陳堅說,「這類遊戲的技術門檻高、開發成本高和製作周期長,做成人內容投入回報比可能很低,尤其是國內「。所以,陳堅會把三維掃描技術用於偶像明星打粉絲經濟:征得明星的同意後,做成一款養成遊戲,讓粉絲與偶像有更多的互動。

相比於有風險的影片和高成本的三維製作,有些人選擇更加接地氣的情趣用品+VR。

接地氣但被動的玩具

來自深圳的團隊Rong(化名)早前曾在澳洲開了一家公司打算全球經營。不過最後因為商業模式不清楚放棄這個項目轉向VR影片直播。「一開始我們想的是配對情趣用品+VR社交的方式,後來研究了兩個月,覺得這是一個扯淡的事情」,Rong有些憤懣。

事實上,Rong想要做一個網路虛擬妓院,具體來說,互不認識的男女都具備一個玩具,通過VR把兩者連接起來。「給女生做情趣,主要玩玩具不玩社交,男人作為掏錢的主力」,他繼續說,「但是遇到一個問題,用得起的看不上,看得上的用不起。掏錢掏得起的嘗試之後會覺得沒意思,想玩的屌絲又掏不起這錢。」

國產成人VR如何「頂風作案」?

以上數據純屬虛構

對於VR+玩具的模式,關注成人但目前做VR頭盔的竹輝(化名)告訴記者,國內做不好的原因是交互。無論是社交還是基於影片,都需要玩具精確同步。他說,國內大多數情趣用品團隊都在默默等待一個標準(上圖)。這個標準是基於影片時間軸,輸出演員「何時進入、速度、深度、聲音」等動作信息。當這些信息開放出來後,第三方玩具廠商可以接入,最後通過VR提高性愛的沉浸感。不過,這些標準目前還沒有開放,而且一般掌握在日本歐美等影片廠商的手中。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人們將會坐以待斃。早前曾做過VR成人解決方案的UCVR聯合創始人吳宗沅表示,通過人工編碼可以聯動VR成人影片與飛機杯的震動模式。「人工看片,然後根據片子的情節,控制飛機杯的震動節奏」,他繼續說,「很簡單的,跟十年前編歌詞一樣。我們只是做了一個小軟體,把控制信號與影片耦合。」

目前,UCVR正在推它的虛擬現實套裝UCVR-KIT。吳宗沅說,當初只是做了一個解決方案,不提供內容,但也難以規避法律問題,加上公司願景不在成人最後就放棄該方案。「情趣只是VR一個應用,不想公司一來就被定性。我們要做更高級別的、從上往下滲透的應用」。

從難易程度和法律來說,「VR+玩具」的模式比遊戲和影片對國內的團隊更友好。據可能,全世界超過80%的情趣玩具產自中國,該產業的中國從業者達到100萬人。不過,這也讓廠商面臨一個尷尬的問題,VR設備+玩具所支持的片子如何規避?有做VR頭盔的從業者迫不及待跟記者吐槽:「我賣頭盔,放幾個3D的成人片的種子給客戶,都會被封店,在(產品)描述中,說有很多片源,產品都會被下架!」

有意義的嘗試

至此,我們似乎可以得到一個結論,國外的成人VR轟轟烈烈浩浩蕩蕩走在科技前沿,國內的團隊則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潛行其中?

不對!

即使VR的歷史從1968年秋開始,但目前的VR頭盔也面臨著一堆問題,無論是暈眩感、內容不足、交互缺乏、硬體成本高。在成人加上VR後,頭盔本身的問題會放大,國內成人的問題也會放大。問題很多,法律、成本、技術還是創意,但人們所做出的嘗試是有價值的,雖然一些操作可能違規。

由此,我們仍然相信,在成人VR這塊,國內的團隊會走出一條光明坦蕩的道路來,不僅符合法律,也滿足市場需求。總而言之,不管是遊戲、網吧、房地產,還是成人,人們孜孜不倦的探索只是說明對VR熱切的期待和新技術的興奮。

國產成人VR如何「頂風作案」?

智能硬體第一媒體 長按二維碼關注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中國智能硬體第一媒體

微信號:leiphone-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