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人訪談 |一起聊聊「奧地利經濟學派」



愛思想網學人訪談系列文章由愛思想網原創,轉載需獲授權


訪談嘉賓:李松 | 《人、經濟與國家》(美:穆瑞·羅斯巴德)譯者、人文經濟學會特約研究員
 
主持人:梁曉陽 | 愛思想網學術觀察員



主持人:首先向大家介紹一下,今天的被訪對象是奧地利經濟學派的研究者李松,人文經濟學會的特約研究員,參與譯制了奧地利經濟學派著名學者穆瑞·羅斯巴德的著作《人、經濟與國家》。

 

李松:大家好。

 

主持人:這次訪談是「愛思想網在線學人訪談系列」中的一期,本次由我來主持。我是梁曉陽,愛思想網的學術觀察員,專事美國歷史、歐美政治哲學這一領域的觀察。李松老師好。

 

李松:你好,謝謝有這麼一次機會。

 

主持人:那麼我們開始吧,也許剛參與進來的其他觀察員朋友並不了解奧地利經濟學派,出於他們來自其他學術背景的緣由。能大概介紹一下奧地利經濟學派是什麼嗎?近期它正是一種中國民間經濟學愛好者和學界中偏向自由市場理念的學者重點關注的學術學派。

 

李松:奧地利學派指始於1871年奧地利人卡爾·門格爾開創的經濟學流派。門格爾年輕時作為一位撰寫經濟分析的記者,職業引導他深入地研究純粹經濟理論。1871年,他出版了《國民經濟學原理》,這本書徹底顛覆了古典經濟學的基礎客觀價值理論,開創了系統的主觀價值論的經濟學。門格爾與英格蘭的威廉姆·斯坦利·傑文斯(William Stanley Jevons) 和法國的裡昂·瓦爾拉斯(Leon Walras) 幾乎同時發現了今天所謂的邊際效用原理。


 
門格爾

門格爾後來長期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任教,還曾做過奧地利王儲的老師。奧地利學派是以他的創造性著作《國民經濟學原理》作為理論基石的。之所以被叫做奧地利學派,其實是來自於其「方法論論戰」時期辯論對手德國歷史學派的輕蔑之稱「奧地利人的經濟學」。

 

奧派的特點和傳統是在和各種主流學派的爭論中凸顯出來的。肇端於門格爾的經濟學分析框架,今天被人們形容為:個人主義、主觀主義、邊際主義。事實上,根據今天的經濟思想史研究,所有的這些元素幾乎都已經包含在了西班牙經院哲學家關於經濟問題的論述的傳統當中,門格爾是第一個系統提出包含這些要素的整個理論經濟學體系的人。門格爾的徒弟有維塞爾和龐巴維克,維塞爾是第一個使用「邊際」這個詞的經濟學者。龐巴維克則拓展了奧地利學派的利息和資本的理論。

 

然而,今天所說的「現代奧地利學派」,指的是以龐巴維克的學生路德維希·馮·米塞斯開創的人的行動學基礎的奧地利學派經濟學體系。

 米塞斯

米塞斯早期生活在維也納,短暫生活於瑞士,晚年由於德國納粹對維也納的占領而被迫遠走他鄉,終老於美國。正是米塞斯,以一己之力,吸取前人的貢獻,創造性地發展出了一個更基礎、更普適的人的行動學(Praxeology)。他對經濟學的貢獻極其輝煌:原創很多,而且到今天,人們也很難在他的框架基礎上做出更為巨大的開創性工作,更多的是在完善、細化他的理論。

 

米塞斯有個學生,羅斯巴德,曾經在一篇關於貨幣理論的論文裡說:「奧地利學派的貨幣理論肇端於米塞斯,也終結於米塞斯。」這句話很能代表我對米塞斯的態度。這話聽起來很武斷,人的智力難道可以窮盡所有真理?米塞斯開創的體系,難道就沒有一絲錯漏、沒有任何可以改進完善的地方嗎?當然不是。而是說,米塞斯的思維極其的精湛,以至於至少到目前,對人類的智識來說,他的理論是最好的,顛撲不破的。

 

米塞斯的個人待遇卻難以置信地和他巨大的智力成就不匹配。不管在維也納還是美國,主流學術界都排斥他,不予以他正式的教職。他不得不利用業餘時間來完成他的寫作和研究。一個典型的頑強、堅毅而經歷坎坷的悲劇英雄。米塞斯的影響巨大,培養了一大批現代奧地利經濟學的出色學生。其中,最有名的是羅斯巴德,我並不認為哈耶克是米塞斯主義的繼承人。

 

羅斯巴德和盧·洛克維爾建立了米塞斯研究院(MisesInstitute)的機構,用以研究、傳播奧地利學派經濟學,其影響輻射到全世界各個地方。可以說,今天的中國奧派,大多數是受由這家機構建立的網站所影響。

 

羅斯巴德的傑出的智識後輩的代表人物有:JosephSalerno、漢斯·赫曼·霍普,至今,他們還很活躍地從事經濟學純理論工作。以上所列舉的人物當然是不完備的,還有一大堆奧派學者在不同領域對這個大傳統做出各自的貢獻。以上的列舉只代表我個人的推崇和知識興趣。

 

奧派的主張從兩個方面可以談。一是經濟政策:支持最徹底的自由放任市場經濟政策,二是研究范式:支持個人主義方法,反對凱恩斯的宏觀總量分析;反對通過經驗材料、歷史研究發現經濟規律,認為經濟命題來自於對先驗正確的行動公理的推理演繹;反對使用數學工具、計量分析來發現經濟命題,推崇文字邏輯的方法。我覺得,正是基於這些鮮明的特色,才吸引了一大批中國的粉絲。

 

奧派大多數作者堅持清晰寫作,不會讓外行看得雲山霧罩、不知所雲。奧派認為看似複雜深奧的數學工具不適合發現經濟真理,這使得很多沒受過數學訓練的外行參與進來了。但這不是奧派本身的缺點。事實上,要做好純正的奧派純粹理論研究,其所需要的智力水平一點不比數理經濟學者少。

 

主持人:那麼早前奧地利經濟學派傳入中國的時候,甚至在北美,米塞斯研究所也經常把另一個人弗裡德裡希·馮·哈耶克與米塞斯一起提出,哈耶克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物?還有有一個現象,為何奧地利經濟學派圈子內對他的強調漸漸少於米塞斯了。

 

李松:哈耶克是米塞斯的學生。但實際上哈耶克更多體現的是維塞爾的繼承人。在很多方面,他都沒有秉持米塞斯主義的觀點和立場。這源於他懷疑主義、甚至是反理性主義、神秘主義的認識立場。我甚至認為哈耶克是個思路不清的學者。在經濟學理論方面,他年輕時一直跟隨著米塞斯的觀點,事實上,他對經濟學毫無原創貢獻,倒是有些原創錯誤。我個人非常看不上哈耶克,所以就直接說自己的真實想法,即便他獲得了諾貝爾獎,在世人眼中是自由主義大師,享有聲譽。哈耶克在中後期把自己的興趣從經濟學轉向了政治哲學,這造就了他自由主義大師的稱號。但在我看來,他的自由主義是折衷的、妥協而不夠徹底的。這使得他最終淪為了一個溫和的社會民主主義者。



哈耶克

 

主持人:是的,現在市場上關於他的政治哲學的著作,像《通往奴役之路》,《自由憲章》,《自發秩序原理》等更加著名,但甚少看到出版業界出版他的經濟學著作。

 

李松:事實上,今天崇拜哈耶克的人,很少有人知道或者看過哈耶克的純粹經濟學理論。這些理論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緊隨米塞斯的腳步,另一部分是他試圖另辟蹊徑,結果陷入謬誤的原創。比如他1936年的經典論文《經濟學與知識》。

 

他試圖通過強調,私人知識對經濟過程的重要性而批駁米塞斯。由於在哈耶克看來,經濟過程的均衡、不同人之間計劃、預期的協調是通過每個人運用自己的私人知識而達到的。而這,是一個經驗的過程。但米塞斯說,經濟學/行動學,是一個純粹先驗的基於推理演繹的學科。他用這種方法來批判米塞斯,在他的文中,先驗過程被稱之為:「純粹的選擇邏輯」。但米塞斯看了這篇文章後,沒看出來這是對自己的批評,以為這是哈耶克對主流學派一般均衡理論的批評。還特地打電話給哈耶克,稱讚他這篇文章的觀點。

 

這個故事的真相在米塞斯去世後,哈耶克的一本書《Hayek on Hayek》(《哈耶克論哈耶克》)中被哈耶克自己自道出來了:我是在批評米塞斯拒斥經驗研究的立場,但米塞斯沒看出來。是因為米塞斯自己的閱讀能力有問題,所以才沒看出來嗎?不是的。因為哈耶克自始至終就是個含混的寫作者。每一個哈耶克主義者都可以從哈耶克的「經典」中讀出自己不同的意思。事實上,這和我的個人印象吻合。幾乎每個哈耶克主義者都在說:自己理解的哈耶克是正確的。一句話:哈耶克是一個不清晰寫作的作者。凱恩斯為我們提供了另一條證據。

 

在關於凱恩斯的一本傳記中,凱恩斯曾說:哈耶克是如此的一個謙謙君子,以至於他沒辦法和你當面進行直接、針鋒相對的爭辯。

 

基於這些對文本和歷史傳記的了解,我說,哈耶克是個不清晰的著作者。

 

但是,諷刺的是:越是這樣的人,越是這樣的書,越容易暴得大名。因為,含含糊糊、矛盾重重的文本,可以讓讀者做很彈性的解釋。為他的徒子徒孫留下了很大一片「解經學」的土壤。你從沒看過米塞斯、羅斯巴德、門格爾的著作會被彈性地解釋。但哈耶克、凱恩斯、黑格爾、馬克思的著作,卻供養了一大堆解讀他們著作的徒子徒孫。這是一個很讓人無語、極其諷刺知識社會學現象,大家都喜歡以晦澀含混為高深、以糊塗混亂為樂趣。我對哈耶克的批判,以前寫過一篇文章。天則所的一次研討會中,我的發言稿。想詳細了解,可以參考這篇發言稿。(編者按:點擊文末「閱讀原文」可閱讀《為什麼說米塞斯沒有被哈耶克超越天則所評議發言》。)

 

在我心中,米塞斯是一個真正「睥睨古人,下開百世」的智力巨人。他著作等身,對理論經濟學的各個問題都予以關注,他不知疲倦的知識興趣驅使他取得了一系列偉大成就。綜合的了解米塞斯,需要精讀他的集大成著作《Human Action》。庸俗化地概括下他的主要成就有:貨幣理論、經濟學的哲學基礎、社會主義經濟計算問題、經濟周期理論。同樣重要的是:遍布於他所有著作中的那些對前輩經濟學家的錯誤和正確觀點的澄清。相比之下,哈耶克的貢獻則根本沒法和米塞斯相比。

 

人的行動

主持人:那麼你譯制有米塞斯的另一個學生穆瑞·羅斯巴德的著作《人、經濟與國家》。這是一本怎樣的書?為什麼會選擇引介這一本書?譯制過程中有怎麼樣的心得?另外你所在的「人文經濟學會」是個怎樣的組織?其與國外的相同學界的組織接洽的如何?

李松:這本書無與倫比的清晰透徹。思路無比清晰、推理嚴密,一環扣一環,使得你只要承認作者的第一步,你就不得不順著邏輯推理,讚同羅斯巴德的後續所有推論。我讀大學的時候,就是奧派、米塞斯的擁躉和粉絲了。翻看了無數遍米塞斯的《Human Action》。這本HA太難了,難不是因為米塞斯是個不清晰的作者。他也無與倫比地清晰,只是他的書不是寫個一個大學本科生看的,他是寫給受過經濟分析訓練、熟知經濟學以及各類其他社會科學文獻的專業讀者看得。我讀了很多遍之後,覺得看懂了不少,有點體會。於是,產生一個念頭,為什麼自己不寫一本通俗的、一步步推理的、教科書式的適合外行和理解力高的讀者閱讀的奧派書籍呢。就從米塞斯打下的基礎一步步推論出整個奧派經濟學大廈。這個計劃剛寫了2章時,我在米塞斯研究院的網站上看到了羅斯巴德的這本《Man Economy and State》。我發現他早就完成了這樣一個計劃。而且做得更好。所以,我想,既然已經有了這麼一本「教科書」,那就把它翻譯出來吧。後來我聯繫了董子雲一個傑出的大學生,翻譯水平很高。和他說了想法。他就建議我們一起來翻譯。當時還有第三個夥伴,後來因故退出了,楊震接手了他的部分。最後,由於我們多人翻譯,以及我對翻譯不精通等原因,我們邀請了一個對羅斯巴德研究很深的朋友黃振國來參與校對。

 

這個翻譯歷時3年,如果沒有黃振國細致卓越地校對,這本書的中譯不可能會這麼快面世。和這三位夥伴的合作讓我學習很多。翻譯這本書的心路或許很好的體現了這本書的特色。它是美國版本的、通俗易懂版本的《人的行動》。

 

米塞斯做出結論時,省略了很多推理步驟,因為他假定讀者是訓練有素的經濟學專家。羅斯巴德極其精湛地填補了這些省略的推理鏈條。而且羅斯巴德也極其創造性的在壟斷理論方面批評並超越了米塞斯。

 

羅斯巴德這本書很燒腦,只要你讀了,就停不下來。恨不得一口氣全部看完。

 

李松:至於你所問到的人文學會,我甚少了解,因為我不是組織者,而只是特約研究員。這個組織由茅於軾先生發起,致力於傳播自由市場派經濟學。茅老把它叫做人文經濟學的原因是他認為經濟學研究應該從機械的數理經濟學分析轉移到人文關懷上來。

 

主持人:茅老師的關注領域也不局限於經濟,我沒記錯的話,他也寫過《中國人的道德前景》這樣的書。很抱歉在主要問題上占用了太多時間,下面時間留給與會的其他觀察員同僚自由問答。

 

開難:李老師您好,請問,現在奧地利經濟學派對馬克思的勞力價值論與剩餘價值論的認識與以往有沒有出現比較大的調整?或者說社會必要勞力與價值量的關係是?

 

李松:沒有變。馬克思的勞力價值理論100年前就被奧派摧毀了。你可以參看龐巴維克的書《馬克思體系的終結》。勞力價值論的謬誤,我簡單說下吧。

 

開難:您的意思是看法沒變,謝謝。奧地利經濟學派應對經濟蕭條的主張是?曼昆的 is-lm模型如何看呢?麻煩您了。

 

李松:1、(勞力價值論)無法解釋不涉及人類勞力的原始自然要素的價值,比如石油、鑽石等;

 

2、涉及到矛盾:商品的價值由社會必要勞力時間來決定,那勞力者本身的價值呢?由什麼決定?

 

3、無法解釋時間偏好也就是利息的價值,但這一塊馬克思創造了剩餘價值理論來攻擊利息是資本家的剝削;

 

4、勞力不是同質的,社會必要勞力時間是個幻想的概念。

 

經濟蕭條,是通貨膨脹導致的生產結構錯配。應對的政策是:別再繼續搞通脹了,放任無為,讓市場自己去調整吧。每一次救市幹預只會帶來更多麻煩。is-lm模型是希克斯基於凱恩斯的總量分析發展的宏觀經濟學模型。前面已經說了,奧派反對總量分析。構成市場上紛繁複雜的經濟現象的源頭,是每個個人的選擇、行動。總量只是統計學家的統計結果,而不是原因。
黎振宇:能否解釋一下米塞斯、哈耶克在社會演化和理性建構觀點方面的異同?

 

李松:簡單講:米塞斯是一個社會理性主義者,他認為人類社會的制度的產生來自於人們的觀念。有什麼樣的觀念、民意,就會有什麼樣的社會制度。但社會的運作、人際互動的關係當中,自有其規律經濟學、行動學。與這些社會規律相悖的制度,會達不到其所聲稱的目標。社會科學的任務是去通過理性發現這些規律的運行,然後去告誡大眾,那些制度是不利於民眾福祉的。


而哈耶克對社會演化的觀點則是重重矛盾、甚至是神秘主義的。哈耶克告誡,人非意圖的行動結果會造成社會秩序,因此不要去建構制度,讓它演化吧。但哈耶克自己也不免於為了演化出較好的市場秩序而進行各種原則性的建構比如在《法、立法與自由》中他為了自由社會所建構的立法議會,在《貨幣的非國家化》中所建構的私人發鈔制度。

 

一方面他說人的理性不能夠完全發現制度的含義,但另一方面,不知何故地哈耶克自己卻可以知道什麼是演化出好的秩序的基本原則。他在「自發秩序」和「建構秩序」之間的矛盾和緊張並非只是我在這麼說,幾乎所有的哈耶克主義者都會承認這一點。

 

一些哈耶克主義者試圖彌合米塞斯和哈耶克的分歧,他們認為,米和哈從不同的路徑為自由市場秩序做出了互補的貢獻。這是典型的和稀泥式的做法。米塞斯和哈耶克的理論體系一點都不兼容,甚至是互斥的。


責任編輯:蔡翔

愛思想網學人訪談是由愛思想網學術觀察員發起的內部交流活動,定期邀請各界人士開展線上/線下交流,有意成為愛思想網學術觀察員,可掃以下二維碼申請(附個人基本信息):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愛思想網(曾用名燕南網、天益網),以專業、嚴謹,原創性和思想性著稱的公益學術平台,數百位各科傑出學人的授權專欄是其最大特色。投稿和聯繫:[email protected]

微信號:ai-six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