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實錄 | 洪金寶:李小龍特別能打,但他不是我的對手

主持人:沙丹(中國電影資料館節目策劃)

嘉賓:洪金寶、吳京

會議時間:2016年3月15日晚19:00

會議地點:小西天電影資料館

攝影:夏琪(新浪提供)

 

主持人:我們掌聲邀請洪金寶先生。

 

洪金寶:大家好!聽說要放我的老片了,你們可以看到,我自己都看不到,很高興今天有機會在這裡跟大家見面,我也很高興大家這麼多年來支持。謝謝!

 

主持人:您雖然是爺爺輩,但我們還都喊大哥哈。大哥您國語特別好,您跟誰學的?

 

洪金寶:我聰明,剛下飛機學兩句就懂的。(全場笑)

    

主持人:這些作品您過去做導演,也有您做演員,包括《七小福》演您過去一些故事,在拍過這些電影當中有非常多身份,明星、導演、武術執導,您最熱衷是哪個身份?

    

洪金寶:導演,我現在最不想乾的又是導演,累。

    

主持人:香港國際電影節曾經做過一個主題是「向武術執導致敬」,對於這個行當來說您經過這麼多年,您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洪金寶:感受也沒有太多。太大的感受,我感覺武術指導是自己一份職業,從小開始做武行,慢慢慢慢變成到武術指導,我現在是一個導演,我對這個動作也很有研究,雖然我們不是在擂台上跟人家PK,幹什麼,可是我們要想辦法在動作片裡面想一些動作出來,能讓觀眾看到第一是刺激,第二是高興的感受。

    

主持人:我自己有一個疑問,我們經常在電視台當中看到一些武術比賽好像並不那麼刺激,但電影通過技巧表現出來就很刺激,做武術指導需要什麼樣的能力?

    

洪金寶:布剪裁過以後加點顏色就是裙子很漂亮,武術也一樣,打不刺激是因為大家視覺,鏡頭下加過工,電影每一個鏡頭我們都加工,怎麼樣在畫面大小,什麼角度之下會好看,這是不一樣的。我們很辛苦,為什麼我們還要加一些特技在上面,把動作整個東西完成得十全十美,給觀眾視覺上多享受一些。

    

主持人:您跟早期大師級都有合作,您也和李小龍有過合作,他真是那麼能打嗎?

    

洪金寶他真的能打,但他不是我的對手。

    

主持人:此話怎講?

    

洪金寶:因為他已經不在了,所以我可以亂講。(全場大笑)李小龍真的是很厲害,這個秘密在我心裡面有30年我都沒有講過,那時候我在拍《五雷轟頂》,李小龍從美國來探班,來看我們,他以前是我心目中的偶像,他是個英雄,他拍《青蜂俠》,拍《人海孤鴻》也好的不得了。他來片場探班,我是武術指導,我心裡很清楚,你很厲害,他有點誤會了,他以為我要跟他挑戰。怎麼樣,問我你想怎麼樣,我怎麼辦呢?我說好吧那就來吧!大家擺好姿勢準備,我的腳剛伸在這裡(比劃),他的腳已經在我臉上了,我的腳一抬起來,他說怎麼樣,我說好厲害,他真的是很快,有那種說法敵不動我不動,敵若動我先動。

    

主持人:非常珍貴一個史料啊,我聽過這樣一個說法,當然大家都知道,李小龍的功夫力度和強度非常大,表現在電影裡非常殘忍。李小龍去世之後影響非常大,好多人沒法達到他這個高度之後,似乎轉向都市喜劇,包括成龍先生,包括您的很多作品,有人歸納您的做法叫做文戲武做,武戲文做

    

洪金寶:我們都希望有點新的東西觀眾喜歡看,慢慢拍古裝片,還是喜劇功夫片,我們就想做點時裝的讓觀眾來看,開心,過了一段時間我們又改型,社會一直在轉一直在變,我們聰明一直跟,跟到現在。

    

主持人:非常非常聰明,大家知道本身香港人就很聰明,當中很著名的詞叫「食腦」,就是指特別聰明,能夠隨時適應變化。現在電影開始逐步從香港北上,向內地遷移,您也開始到內地做非常多的作品,和內地電影人合作當中又有什麼不一樣的感受?

   

洪金寶:大家在城市的生活,跟私下有點不一樣,大家眼光所看世界觀的感受也不一樣,我們在這裡做戲拍戲幹什麼,我們也沒有說哪跟哪,我們照著這個劇本,照著這個角度,我們是做一個娛樂的電影,想辦法給觀眾帶來120分鐘的快樂,我們以這個目標做戲,不管香港還是在這邊,像很多觀眾他們在20年前,30年前看一些港片長大,現在又有一些片拍的是港片不愛看,現在為什麼不再拍以前的戲。很難講我的戲很難說哪裡跟哪裡,我希望我的片子給人享受,他能看得懂洪金寶在做什麼,英國、法國、義大利,知道我的電影在講什麼,我希望它是一個世界的電影,國際的電影。最重要是娛樂

    

主持人:對於在內地拍片經驗,比如比較早的跟王家衛先生拍《東邪西毒》,最近大賣《三打白骨精》也是您做的武術指導。和現在在內地拍戲和90年代初期感受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洪金寶:沒有什麼,都差不多,工作的程度跟思路都是差不多。

   

主持人我個人提個問題,90年代初拍《東邪西毒》,王家衛先生把您拍得很好看的動作後在在終極版裡剪掉了,把文戲給留下來了,對於這樣情況您內心有沒有什麼不滿啊?

    

洪金寶沒有,我覺得他把錢給我就沒關係,你願意怎麼剪就怎麼剪,不管怎麼樣我們要尊重導演。導演有導演的意思,我們做的要配合導演,我們拍完以後他老人家愛怎麼剪就怎麼剪唄,沒有關係,從來不會說心裡不舒服,沒有。

    

主持人:今天是一個非常重要一個時刻,因為是洪金寶先生第一次到電影資料館來,所以我們還請到一位大咖,多次跟洪金寶先生有過合作的吳京先生。大家歡迎。

    

吳京:大哥好!大家好!

    

主持人:不好意思,吳大哥今天來支持我們活動讓您久等了,您和洪先生的合作過《奪帥》《殺破狼》,請您回顧一下您和洪金寶先生之間一些故事。

    

吳京:我從小時候對大哥大很恨,因為香港電影包括很多設計一些高難度場面都是電影,可以NG,可以拍5條10條,我們武術比賽拿命來玩,據說那個動作是洪大哥設計的,我鼻子斷過兩次。

    

洪金寶:所以說你傻。

    

吳京:後來就是跟洪大哥合作了兩次,每一次我都躲在他的後面,每一次都在偷偷看他在做什麼,偷學了很多很多東西。

    

主持人:你後來當導演,有沒有跟洪大哥受到一些啟發,或者在他基礎上有什麼發展?

    

吳京:我在他身上偷學點東西就不容易了。

    

主持人:您對《特工爺爺》這樣一個影片有什麼樣的期待?

   

吳京:這麼多年大家都在說功夫片、動作片、武打片,該怎麼打,打什麼,都在期待新的潮流,新的打法,或者說一種新的設計,這麼多年大家都在期待著,而且動作片越來越少,這次終於大哥大出山了,我期待著再偷點東西,如果這次放完了之後一看好啊,直接請洪大哥給我們拍戲了,我就省事了。

   

洪金寶:那不好。

    

主持人:這次在電影裡演得是一個北京的老幹部,您在操作這樣一個內容的時候,你有沒有覺得有些難度,有沒有比較京味的表現。

    

洪金寶:沒有,在演我自己老年癡呆症,這部戲老丁這個角色,我看這個角色非常好,整個劇本運作,整個人物上運作,跟老丁本身發生的故事是很有一種味道,這個老丁其實也很可憐,很多年之前我也想拍一部關於老人的電影,常常去看那些老人。像我們在香港上水有一位老人,75歲,每天去買菜我都會看到他,他的腰是這樣的(現場做佝僂狀),推著個車,他什麼時候腰會直呢?摞太高摞不上去他才會這樣腰直起來。

    

我去觀察很多老年人,政府不給他們什麼補貼金,自己在養活自己,我很多年主動去看,我看到這個劇本我覺得很有意思,所以我再次做導演拍這部戲。

    

主持人:距離您上次做導演有十幾年了。現在拍動作片越來越不容易,現在潮流是不是照著越來越殘忍的方向?我看您《殺破狼》作品也非常血腥,打慢的東西是不是觀眾就不那麼愛看?

    

吳京:我不敢茍同,一直在困擾我有一個問題,我們動作演員,尤其中國動作演員你打什麼都是應該的,翻跟頭360,720,不錯,可是當外國演員去翻一個360的時候,哇太棒了。我覺得這是給我們中國觀眾,給中國動作人電影人一個坎,如果讓中國人打出簡簡單單的動作,中國觀眾會覺得太衰了,這個一直是困擾我的一個問題。

    

洪金寶:《我的特工爺爺》就有了。(全場笑)

    

主持人:似乎我們的動作片的明星在越來越少,大家看這幾年年輕的演員都是小鮮肉,什麼吳亦凡,TFBOYs什麼的。動作片新生代培養卻很難,兩位導演覺得問題是什麼,為什麼沒有人成為咱們洪大爺的接班人?

    

洪金寶:時機還不到吧,香港還沒有,香港夢公園被拆掉了,沒有人再去排武打片,沒有人再去拍動作片,沒有這些夢,下來的青少年他們的夢想都沒有的,我有機會還有這個夢公園的話,夢工廠的話去拍電影,拍武打片幹什麼,我練功,練完之後我做一個武打明星,我練我去闖,現在沒有,沒有人去拍武俠片,你說小孩一輩年輕一輩他們練功來幹什麼?他們練什麼,他們只要練嗓子就行了,他們只要唱得好一樣可以做起來。什麼《好聲音》,《好歌手》。像我們中國有多少武術學校,有多少能打的小孩子,年輕人為什麼不去給他們機會叫他們來,輪到你們來上場,一個個一個個,只是時間不到,時間到了我們還是有很多很多能打的小孩子,武術戲一定會再出。

    

主持人:當年很多人看完李連傑《少林寺》電影就去少林寺學武術了。

    

吳京:我覺得整個環境,大的環境有引導上一些因素,中國電影市場太好了,我最近在籌拍我的電影,坦白的跟你說昨天我所有的演員都不在了

    

主持人:什麼意思?

    

吳京:我老太太太老說我屬於老派,因為過一段時間我要去學開坦克,讓我戲裡演員一起去,對不起沒有時間,幹嘛呢?在拍別的戲在賺錢,前期籌拍的時候是不是可以軍訓,對不起沒有時間,在拍別的戲。只要是明星的光壞在那裡有號召力,所有前期的籌拍準備工作都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我們應該去多給年輕人,讓他們多一些去籌備的時間,而少把鮮花掌聲多給他們,就會變質。有一段時間,有一個年輕在現場,聽說你,反正還得一兩個小時之後才能開機一個鏡頭,你來那麼早幹嘛,晚點來嘛,我說他們遲開鏡頭的原因不是我晚來的理由。我本身作為一個演員遵守的道德就是這樣,當一個演員,或者當年輕的演員連守時按守時到現場都會成為一種美德,去大肆宣言的時候,是我們電影圈退步了,還是進步了,我覺得是在這兒。(全場掌聲)

    

主持人:最後請兩位大哥,就《我的特工爺爺》這部新片做一個個人推薦。

    

洪金寶:我希望大家支持我4月1日,你們要搶著去,每一個人要介紹100人去看好了。

    

吳京:我是看著大哥電影長大的,看著大哥電影在受傷,看著大哥電影慢慢在學習,大哥還在堅持電影夢是我非常佩服的一位前輩,我要到他這個年齡還能這樣,一定太完美了。

    

洪金寶:你也可以。

    

吳京:請大家4月1日去電影院,多多支持《我的特工爺爺》。

    

主持人:謝謝大家!我們來看我們第一部電影《鬼打鬼》,洪大哥來介紹一下。

    

洪金寶:《鬼打鬼》意思叫你們以後不要鬼打鬼就好了,互相幫助,不要鬼打鬼。


現場實錄:華語動作電影的「英雄」與「時勢」論壇

    

主持人我們剛才在電影資料館藝術影院大廳舉行了一個洪金寶大哥作品展開幕式,然後移師到這邊主辦這樣一個論壇,對中國華語電影動作片進行深入的一個探討,我是中國電影資料館節目策劃沙丹。在座很多影迷和媒體,兩位先和大家打個招呼吧!

    

洪金寶:大家好!我是洪金寶。

    

吳京:大家好,我是吳京,我有個要求千萬別叫我大哥。

    

主持人:叫京哥吧。這次做這樣一個活動,一個起源是洪金寶大哥時隔十幾年之後再次重新回到導演這樣一個身份當中來,我們今天請的兩位嘉賓全能型電影人,不光是導演,同時也是明星,也是武術指導,大家非常熟悉的《三打白骨精》,像《東邪西毒》,包括像周星馳先生《功夫》是由洪家班設計的作品。今天跟大家做一個交流,首先想請問兩位嘉賓,很多人都知道動作片,或者說武俠片是中國電影當中非常特色的東西。兩位入行的路徑是不太一樣的,我知道洪大哥是戲曲出身,像《七小福》裡演得那樣,吳京是做武術冠軍出身,您當年是袁和平電視劇《太極宗師》出道的。如何才能成為符合條件的電影明星,武術動作片的明星呢。

    

洪金寶:我先說,我得說運氣,那個時候我在戲班裡學戲學到14歲,開始進電影圈做武行,一直做到16歲,我離開學校就踏進電影圈,運氣跟了一個我前輩韓英傑,他是我師哥,是武術指導,我一直跟著他,後來慢慢慢慢自己的努力,就變成現在的我,中間一塊你們自己想。經過很多歲月,做武術指導,完了做導演,一直到現在,中間有很多酸甜苦辣,什麼都有。

    

主持人:當年您也跟李小龍過過招,做替身演員,從普通動作片從業者變成明星過程中,需要什麼機緣?

    

洪金寶:自己要努力,我就不是明星,我永遠把自己當作演員,演員不值錢,明星才值錢,所以我叫我的兒子當明星,而不是當演員。都講Star。

    

主持人:也請京哥分享一下,做動作片明星需要一個什麼樣的機緣和素質?

    

吳京:我覺得也是運氣,我的運氣挺好的,除了被發掘之後,是我跟了這些前輩們,他們的心態引導我特別正確,就是說一出來我就是男主角,但是在做男主角同時,袁和平導演就會告訴你欠缺什麼,學什麼,同時感受拍電影時候每一個部門的辛酸和勞力,你明白他們在做什麼,明白他們付出之後就會去尊重他們,當你去尊重他們的時候,他們自然而然就會願意幫你,同時在吸收你人生經驗,所以那個時候沒事夜裡喂馬,演死屍,蒙一塊黑布上去做替身演員,幫著推機器,演死屍,電影真是一個團隊合作。所以我的運氣是,這些前輩們很正確的引導了我,成為一個你要敬業的,無論是明星還是演員,首先你要尊重自己的職業,緊接著後來我碰到很多的動作指導,每次向他們偷學東西的時候,他們都是非常非常詳細講給你,像我第一次跟洪大哥拍戲的時候,偷吃他的東西,洪大哥他的鮑魚做得特別好吃,後來拍《奪帥》,你看到他的手為什麼那麼快,前年拍了《危城》,現場反正我不管,我看見大哥閒著沒事,我就大哥這個怎麼回事,大哥那個怎麼回事,這些東西先不講尊重不尊重,這些東西這些財富,可能是很多的動作演員,或者說替身,或者說別的指導,別的導演一輩子沒有機會獲得的。我的好運氣就是我碰到了很多願意去引導一些年輕人正確成長的一些老前輩,這是我最大的運氣。

    

洪金寶:我們兩個人都是遇到運氣。在運氣來之前最重要還是要努力,你不努力運氣是不會來,要努力把自己的未來,要做一個基礎,打一個基礎。你的努力是不會白費,運氣才會來。

    

主持人:在座很多朋友不知道,洪老先生家庭可是相當厲害的,什麼洪濟、洪深、洪叔雲等等都是大人物。

    

洪金寶:我不是洪老先生,我是洪先生。(現場笑)


    

主持人:不好意思。您的婆婆錢似鶯也是中國最早一批武俠明星,不知道現在還能不能看到當年一些片斷,中國電影資料館存有早期影像20年代一些動作片,范雪朋演得《紅霞》這樣的,不過已經很少了。從這些影片中,可以看到中國最早一批女武打明星一些風采,他婆婆就是這樣一個著名明星。這樣家族,對您進入這行有沒有什麼影響?

    

洪金寶和他們一點關係一點影響都沒有

    

主持人:那到底因為什麼原因,為什麼會進入這一行?

    

洪金寶:我爺爺是一個很大的制片家(註:洪仲豪),我們家族在香港擁有攝影棚攝影廠,我奶奶是武打明星,武打女星。我是很普通的小孩子,我出來時候他們已經是破產了。我跟我外公他們一起住,正常的上學,我每天都會逃離學校不上學,最後是沒有辦法,家裡一個朋友說,乾脆把洪金寶送到戲班裡學戲將來還有一技之長有飯吃,後來就被逮去學戲去。我一開始很開心去了我們師父那,有幾個小孩子翻翻跟頭,我很開心,跟我媽媽說跟我外公說我要跟他們學戲,一簽7年合同,我外公一走我就後悔了。

    

主持人:和您的師兄弟成龍他們是什麼樣的關係?

    

洪金寶:他們是小孩子,我都踢他們。

    

主持人:你是他們大哥。

    

洪金寶:說是大哥,我也很小,我們都是小孩子,我比他大兩歲,那時候我9歲,他7歲。我的脾氣比他壞。


    

主持人:在香港國際電影節出了一本《向武術指導致敬》,當時我看您在七小福當中還是是挺瘦的一位。

    

洪金寶:不能說瘦,我曾經也俊過的,那時候還挺俊的。

    

主持人:您以內涵取勝。

   

洪金寶:最重要我的心態從來沒有把我看到俊,我的心態最要緊是開心,健康,活到150歲就夠了,那是最滿足的。

    

主持人:當時在香港電影非常紅火黃金時期,有沒有人給您說,您角色是憨態可拘,靈活,又有點胖胖的,有沒有人給你建議說減減肥,身上肌肉塊兒可以練的更壯有型一點。(笑)

    

洪金寶沒有,我那幾塊肉是本錢,就像我現在說減減肥,不行,大哥這是你的招牌。

    

主持人:那京哥,我記得80年代初期,那時候很多人,因為李連傑《少林寺》太火了,輟學到少林寺出家學功夫了。這一批前輩對您進入北京武術隊學習武術有沒有影響,您是怎麼進入到習武生命歷程當中去了?

    

吳京:這個問題我長話短說,我們家是滿族人,世代習武,我們家每一代都得過武狀元,被我爸逼著拎去了,從此開始了「悲慘」生活。

   

主持人:這樣去習武會耽誤學習嗎?

    

吳京:那時候我學習挺好的,還保送四中,還考上四中,9歲開始拿冠軍,又是三好學生,所以考試經常雙100,一直不耽誤學習的。咱們有種觀點,老說練武術搞體育的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這完全是一個錯誤,如果你連偷懶都不會的話,你怎麼會成一個高手呢?

    

洪金寶:所以我是高手,我偷懶,偷雞什麼都會。


    

主持人:我看到比較早的洪先生參與的作品,大家可以找碟去看,是胡金銓先生的《俠女》,洪先生那時候特瘦。

    

洪金寶:我那時候才16歲。

    

主持人《俠女》據說是最早使用彈床的作品,來表現輕功,過去沒有嗎?

    

洪金寶:彈簧床的來歷是一部外國片,叫《聖保羅炮艇》,史蒂夫麥奎因他們在香港拍戲,那時候我還沒出來,我那時候才12歲,我叫師哥,也是我的領路人韓英傑他是武術指導,他們去拍這個戲,他在那邊學到彈簧床,我做馮義先生替身。我們在場地拍,外面就是沙地,跳過去後面是沙地,我頭一次跳,這個頭就在沙地上蹭那麼大一塊皮不見了,我掉頭皮兩次,就是跳彈簧床。

    

主持人:那時候沒有威亞。

    

洪金寶:沒有,找力。

    

主持人:翻跟頭之後掉到哪?

    

洪金寶:要知道自己掉到哪,在一個我們叫新娘灘的瀑布下面跳,我這麼跳,在我肚子下面在我下面跳,剌我一刀,我前面一塊這麼大這麼高的那種石頭,前面就是那麼大一塊石頭我的腦袋就砸在這個石頭上面,我就想怎麼保護自己,我把我自己整個身體就是這麼硬著我的頭剛好在大石頭上面,就是這麼一點沒有碰到,可是人還是暈了。很多事情不要想,真的遇到很多意外,一剎那會想起怎麼會避免大的傷害。下邊也是鋪了紙殼,我跳出這個力出去就對了,我出去我就知道我自己的力不對,力不就,下不去到不了那個指定地方,突然間在空中我應該怎麼做,好,突然間有個辦法就是我蜷了腿跳下去,我的人一定會到山,不到紙殼,踹腿使勁踹會把我探回去,把力給泄掉了。跳下去沒事,因為太大力,把我膝蓋撞壞了。今天拍完明天還有一天,所有演員都可以回香港,我這一跳下來,所有的演員的臉洪金寶受傷了,不是說我受傷了,他們都想洪金寶受傷了,我們走不了了。明天照拍我腿不能動,最後怎麼拍我站在一個軌道上面,軌道一直推我,元彪在我旁邊,元彪走路我就是(站在軌道上),(擺手臂腿沒走)我們這個事情。那天全部拍完,大家就回香港。所以拍戲要拼命,可是一定要清楚。



    

主持人:說到這種事情都是血淚斑斑啊。我家裡非常多香港的老刊物,今天早上我翻出一本嘉禾電影廠刊,這裡我們的電影展很多也都是嘉禾電影作品。這一本40年前了。吳京哥看完這個,說學這個動作,很多人都受傷了,大家看完是非常漂亮的動作,我們實拍時候為什麼會造成身體這麼大的傷害呢?

    

吳京:首先這個動作我不知道大哥他們怎麼想的,想出來要有人做到,試的時候有很多海綿墊,武術比賽沒有保護設施。很難每次拿捏準,但為了效果好,為了拿分,抄襲香港動作電影。我記得兩個動作,一個是說鑽到檔底下540摔,整個人趴在地上,結果那個動作我去比賽的時候,我的對手力量大了,我翻了540,我身子還沒匐到地,我鼻子先著地了。還有一個動作,往上一趴的時候,把人,對方騰空的時候腳還沒有落地,你的沖勁再把對方踹回去,我540著地又是鼻子先著地。

    

主持人:我了解到武術界是有套招的,大家有沒有看過一個網上一個影片,兩位女性拿長槍做套招,所有地方如果有一個疏忽,真會刺到人的咽喉。這樣的套招是怎麼練出來的,兩個人如何達到心意相通的模式?

    

吳京:先練基本功,能夠控制武器變成身體一部分,如果控制不好就會出意外。我太陽穴被紮過一槍,無論電影還是武術風險還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您主要練槍刀還是拳腳功夫,拿冠軍靠什麼?

    

吳京:都有。

    

主持人:我們練這些招最後拍成電影時候,您最早拍《太極宗師》和練武有什麼區別?

    

洪金寶:來源於生活高於生活吧!不能光是說我就是怎麼生生去打,我不可能打一個人我要把他打死,不可能的,要學會收力。

    

主持人:問兩位導演,我們看動作片,我們知道上面那是假打,如果你打得太假的,比如那腳也不踢著打,拳也不打著臉,剛一揮這人就一前翻就倒了,太假了,怎麼讓鏡頭當中特別特別真實,您在拍電影時候怎麼去處理這樣的東西?

    

洪金寶:不是說我們完全都假打,我們很多時候都是真打,除了臉有特別,真打是真打,身體兩個手在碰招的時候,我們都是這樣。

    

主持人:疼不疼?

   

洪金寶:肉做的你說能不疼嗎?(全場大笑)會疼,練過功好一些,骨頭疼。像我拍《A計劃》的時候,最後兩個人他就帶護墊,問我帶不帶,我說沒關係,不帶,我說你有本事給我打斷,打斷我請你吃飯,這個手打得麻木,我會轉一下打一下差很遠,狄威不太懂。我們有時候手啊腳啊都很痛,我們不一定是假的,我們很多東西踢、打都是很真的。

    

吳京:有的時候大家說綠布景、藍布景,電腦特技,越來越發達,可以替代演員,打空氣就可以了。我承認現在科技越來越發達,為電影,尤其功夫電影帶來創新和逼真感。如果一個演員不是真的會一點動作,不是真的打,演員和演員肉體之間不是真的碰撞,演文戲還需要眼神對上,動作演員如果都是虛的,都是假的,內心那種感覺和意識是永遠沒有的,動作演員必須會功夫這件事是永遠不可代替的。

    

主持人:不過,在徐克電影中都是很偶像的明星在演呢,他們好像也不會打。

    

洪金寶:要看分什麼類。

    

主持人:是不是功夫類,要更要學點功夫?刀劍片就要求低點?

    

洪金寶刀劍好一些。那是有另外一種美感,我們中國文化,我們有一種武俠的文化,在基本歷史上面,每一個人都有這種基礎,所以為什麼我們的電影裡飛來飛去。就像我去拍美國,拍《過江龍》,在我休息車子裡看電影,外國人上來叫我,剛好裡面演到我們中國俠客在飛來飛去,他們驚訝地問:你們中國人會飛啊,我說廢話,你們電影裡只有一個超人。(全場笑)

主持人:除了一定得有肉體肢體碰撞,還有聲音。我們從小看功夫片,聲音特別有意思,撲撲撲的。

    

吳京:誰那麼發聲,哪個部位?

    

主持人:肯定不是現實的聲音,是擬出來的。

    

洪金寶:很多布啊,布擬出來的,一動就有聲音,(來模仿)拳打下來的拳風。我頭一部戲做導演,我說你能不能不叫,不叫打了半天沒有聲音,好像沒就缺點意思,所以每部戲都要哼哼哈嘿。我們為什麼要喊呢,非帶一點氣喊出來,叫出來,就像李小龍(叫)。代表那種力道,視覺跟整個人的感覺都不一樣了。


    

主持人:我在這兒問一個電影拍攝當中的問題,我們都覺得是非常棒的作品《忠烈圖》,大哥演是大反派,演是一個日本浪人叫博多津。這個電影海報過去都是正面角色主打,都是英雄,比如白鷹、徐楓這些,《忠烈圖》裡卻是您為主打。您自己有沒有跟胡導演交流過,為什麼把一個反派角色,日本浪人角色作為主打。

    

洪金寶:我怎麼敢跟他講這種話?(全場笑)

   

主持人:您自己覺得呢?

    

洪金寶:我一直跟著他學戲,拍《忠烈圖》。真正現場我大概在25米高,在一個海的島裡邊,海島剛剛是一個窪地型,從上面拿了個日本刀,頭朝下下來,我的小名叫三毛,胡導演說你上去,我說太高我害怕,我知道這一跳看不見我的臉,我就叫我的替身小布跳,我說你跳有錢,他跳完以後說很好,不過胡導演說三毛我還想你自己跳一個,非得讓我跳,我就跳了,跳一個鏡頭就OK,我看片,等我一看片,我跳的這次不是拍我這個人跳,他是在拍我影子,你說給他氣不氣死!(全場笑)

    

主持人:直接找一替身不就可以了。

    

洪金寶:所以,導演就是喜歡我,再瘦點身材他都叫我替,他非折騰我。彈簧床,我挑一個鏡頭,有兩個這裡這麼大,三張彈簧床,跳一個過兩張桌子。我跟攝影師研究鏡頭,三毛跳一個,跳一個,我就跳到那去。胡導演又說,三毛再跳一個,十幾個二十幾個,都是這樣。吳導演我們拍完戲每天下午收工吃飯,跟著他去吃飯,吃完飯跟他回家他愛講故事,這個戲人物怎麼樣,這個戲怎麼樣。早上4點半,5點鐘你們回去洗澡吧,回去洗一個澡7點鐘就出發了,沒有覺睡,可是那時候我們也很開心,你能跟一個老前輩,他不管跟我說什麼,拍戲我都很開心,有段日子我還想把他的戲重拍,就是《亂世兒女》,那時候他在邵氏拍的那個戲。

    

主持人《大地兒女》

    

洪金寶:對,《大地兒女》。我想翻拍,胡導演很多人物很經典,人物什麼都很實在。

    

主持人:《忠烈圖》當中在最後高潮部分,有著名片斷,由洪大哥跟白鷹兩人一直在那對砍,剪得非常短,一秒鐘是24格,這個片子剪到8格,當時在拍的時候是不是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洪金寶:沒有,全是胡導演的處理。以前有一句話,沒有一個鏡頭可以少於8格。胡導演說可以,我可以把這個剪到8格,很多東西都在他腦子他創作出來的。(未完待續)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迷影歷史檔案策展

微信號:CFA1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