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挑戰》驚爆選角內幕:黃磊孫紅雷竟是「意外」出彩啦

黃磊

上周日23:24,趕著最新一期的《極限挑戰》播完,節目組官方微博發布了「說說導演組心里話」的長微博,這一期里黃渤、孫紅雷、黃磊、羅志祥、張藝興、王迅和嘉賓周冬雨一同攀上了玉龍雪山的最高峰,完成了「稱霸雪山」的挑戰。而長微博里則告訴觀眾,在看不到的鏡頭背後,是導演組20餘人輪番扛著設備、吸著氧氣,一同完成了中國真人秀綜藝史上的首次攀登玉龍雪山的挑戰。

從首播1.29的高開,單期2.87的傲視,以及從第三期至今連續4期位居CSM50城市網同時段收視第一的收視數據,到每期節目播出後都能登上微博熱點排行榜,都能證明這個「劇情式真人秀」的嘗試是成功的,「這種全開放性、進入社會的錄制方法是對真人秀節目類型的一個全新探索。」節目總導演嚴敏表示,「我們想呈現出的絕不僅是一檔明星真人秀,還是擁有社會眾生相的劇情式綜藝。」那麼《極限挑戰》究竟是如何「挑戰極限」的?男人幫團隊是如何構建的?節目中的創意是怎麼來的?……新京報記者獨家採訪節目組,帶你了解《極限挑戰》「這都是命啊」幕後的故事。

節目篇
創意來自聊現狀

《極限挑戰》中既沒有萌娃也沒有戀人,六個嘉賓的年齡屬於「老大不小」,要面對的不僅是任務,還必須面對現實問題,比如黃渤給人送快遞,因為延誤遭退貨;孫紅雷在幼兒園代班,反被孩子折磨到崩潰;王迅在282米高空冒著生命危險擦了近3小時玻璃收入270元後,為了7塊飯錢跟「老板」討價還價……在應對社會角色需要面對的難題時,還要面臨兄弟之間的競爭,娛樂圈中的影帝、明星,成了帶著錄影機體驗生活的「挑戰者」,而這些節目創意,其實源自於東方衛視的一次研討會。

據節目總導演嚴敏介紹,大家在看完國外節目後,聊起家長里短,進而探討中國的社會現狀,一致認為當男人壓力山大。於是,大家就想到通過一個項目,來反映男人們的壓力和現狀,讓電視機前的男人們找到自己的影子,讓女人們也能看到自己老公、男朋友或者夢中情人的影子。

淡化遊戲傳遞精神

據總導演任靜介紹,《極限挑戰》的定位很簡單,就是通過這個節目反映出中國男人的特色,特別是30多歲、40歲出頭的男人。因此,節目組希望節目中每一位男性都有自己的特色,希望他們是有著社會閱歷、社會經驗,一路拼搏上來的,相當於是這部分社會人群的一個映射。

在任靜看來,節目一開始設置的原則就是淡化遊戲,強化任務。任務的形式在韓國綜藝里很常見,比如《Running man》、《無限挑戰》、《兩天一夜》(在線觀看),還有美國的《學徒》,節目組就從這些節目中尋找靈感。而與國外節目最大的不同,在於《極限挑戰》每一期都在傳遞一種精神,比如第一期「時間爭奪賽」就是在傳遞「時間的寶貴」;第三期的職業體驗,則是希望通過明星們對不同職業的體驗,讓更多人的職業獲得理解和尊重;第五期中的戰役則強調了命運的反轉,高智商也不一定能笑到最後,關鍵時刻團隊比個人更靠譜。「上來就給觀眾講道理沒人愛看,但我們一整季其實都在跟大家討論,人生和命運的那些事」。

孫紅雷

組隊篇
黃渤是「第一人選」

《極限挑戰》的任務過程中,每位成員之間存在著競爭關係,但在他們慘烈「相殺」中,還是能流露出「兄弟情」,其中像黃渤和王迅,有著超過10年的感情,也有像孫紅雷與羅志祥、張藝興和黃磊這樣通過節目錄制,「不打不相識」建立友誼。

那這六人是如何選出來的呢?在極限男人幫中,除了「小鮮肉」張藝興是靠顏值取勝,其他五人都是30歲以上在演藝圈打拼多年的男星。嚴敏說,節目組並沒有去找偶像派,「我們找的是有更多社會經驗、社會閱歷的男人。最好是從底層拼搏上來的、靠實力說話的。」所以,黃渤是節目組的第一人選。「黃渤就是靠才華取勝的,他的小睿智、小聰明,特別符合中國男人的映射。他也特別理解我們節目組希望呈現的中國男人的形象。」

和黃渤一樣,孫紅雷也是實力派,很有閱歷。黃磊有比較多的真人秀經驗,王迅就是中國底層男人的寫照。羅志祥也在圈內打拼了很久。張藝興則被當做剛剛走出校園、走向社會的年輕人的代表。

至於節目後面錄制有哪些環節、任務,現在他們自己也不想知道了,他們覺得知道了就沒意思了。

六位成員之間有個群,每次節目錄制之後他們會給節目組一些建議和反饋,怎樣會更好玩兒、有意思,雖然每次都被各種任務折磨到崩潰,但大家都玩興很高。

神算子是個意外

節目錄制到現在,這六個人有的和最初的定位保持一致,有些人有點兒偏差,有些人則帶來了意外驚喜。據任靜介紹,王迅和張藝興與節目組最初找他們的定位是一致的,底層男人和呆萌小鮮肉,他們在節目中表現也如此;羅志祥也是能夠迅速融入到內地的環境中來,沒有刻意用綜藝的戲來突出自己。

有一個人和節目組的想像是稍微有些出入的,就是黃渤。任靜說,最初導演組覺得黃渤牙尖嘴利,但是節目組在錄制中發現,黃渤是一個能夠對節目整體的社會價值有一個提升的作用,「就是他處理一些突發事件時,他的表現非常符合我們希望給觀眾呈現的價值觀的東西。」

還有兩個人是完全出乎節目組的意料的,一個是孫紅雷,一個是黃磊。節目組最初選孫紅雷,是把他當硬漢挑過來的,覺得他會有那種堅持、果敢、硬漢的形象,結果挑過來以後發現是又逗又萌。黃磊本身是個老師,原來一直都是好爸爸好男人的形象,結果節目中他的精明、推理能力讓人驚嘆,成了公認的「神算子」。

製作篇
安全
每一顆螺絲釘都經過設計

過往幾期的《極限挑戰》中,江邊大吊臂取鑰匙、282米高空擦玻璃以及隨車爆炸的不定時炸彈等環節非常刺激,讓人不禁為「極限男人」的「賣命」行為感到擔心:「雖然節目組之前透露過,錄制現場有很多保安巡邏,不過在真人秀中使用爆破,節目組怎麼確保明星的安全呢?」

關於安全的問題,節目組透露,從爆破的設計到爆破執行都把安全放在了第一位,用總導演嚴敏的話來說就是「每一顆螺絲釘都經過設計」。為了保證所有人的安全,每一個爆破點,都在封場的情況下,經過了反復測試。在第一個爆破點中,節目組事先放置了兩輛報廢車輛,並且選擇了人跡罕至的地點,並在周圍進行了嚴格的人員清場工作,這第一次爆破,就把哥哥弟弟們「嚇得夠嗆」。第二次爆破,在爆破之前,節目組「偷梁換柱」,把明星們上路的麵包車換成了另一輛放置了炸藥的報廢車輛;第三次爆破的「燒烤小屋」,是節目美術組用一天搭起來的簡易棚,所有爆破點全部採用手動保險引爆,保證萬無一失。

為了在錄制過程中,車輛駕駛和停靠足夠安全,節目組事先找到了黃渤。只知道自己有特別任務、但未被提前劇透的黃渤,提前一天來到了現場,嚴敏表示:「我們帶著黃渤踩了各個地點,明確了車輛停放的位置,並且和他強調,有人來搶誰做司機的時候,你一定要搶到做司機。」

節目組對於安全隱患的層層排查,是保證節目在安全的環境下順利完成拍攝的先決條件,而黃渤的提前踩點、辛苦駕駛,更是讓各位兄弟才能得以全身而退的一個重要因素。黃渤表示:「我必須和各位兄弟說一聲,其實我被提前叫了一天過來,我是知道那些錄制地點的,我還真以為有什麼特別的任務呢,就眼巴巴地等著,結果節目錄完了也沒我什麼事,我現在才明白,原來是為了安全,讓我當了一天司機哪!」

道具
眼鏡是一個主觀視角鏡頭

戶外真人秀中非常講究特殊機位的運用,傳統拍攝中都是肩扛或是手拿的錄影機,但特殊機位的運用就是比如打開一個箱子,箱子里面是有一個錄影頭,可以反映節目打開動作的主觀鏡頭,還有比如城市場景要用到航拍。而在奔跑追逐的場景中,幾個嘉賓全都戴上了一個類似於Google glass的眼鏡(上圖),這也引起了不少網友的興趣,「《極限挑戰》同款眼鏡錄影機」已經成為熱搜詞匯。

目前網上的同款眼鏡價格約為1500元,自帶四副可以更換的鏡片,方便用戶自由選擇,140度的廣角不輸目前主流的運動相機,對於體能非常棒經常跑丟錄影大哥的張藝興來說,戴上眼鏡後至少可以給節目組多儲備一些鏡頭。

這個奇特的眼鏡道具設想從何而來?據任靜介紹,節目中用到的眼鏡其實就是一個主觀視角鏡頭,以人的眼鏡的角度來看拍攝的情況。「特殊機位的運用能豐富觀看角度,而且有時候明星跑太快,經常會把錄影跑丟,所以這個能夠作為一個補充。」

任靜說,現在是專業設備家庭化,這些設備的價格並不高,也就是幾千塊錢,但是很多都是屬於試用產品,還沒有大量投向市場。節目組通過一些管道了解到了這些,包括GPS的運用,專門搜集了些創新的點子,然後直接與廠家進行聯繫,這也是節目技術創新的一個過程。

比如在拉飛機那一環節,每個人都戴上了一個綁著運動款錄影機GOPRO的特制安全帽,這個帽子在提供給明星頭部保護的同時,可以近距離俯拍每個人的臉部,為明星們留下了「咬牙切齒」的獨特角度紀念照。

自述篇
黃渤現在能活下來就不錯了

作為國內最當紅的電影大咖,「50億帝」黃渤的高情商、幽默感、反應快在圈里早已盡人皆知,而這樣的藝人無疑是綜藝真人秀的最佳選擇。《極限挑戰》將黃渤招至麾下,而節目首期中,黃渤的「老奸巨猾」也不負眾望。觀眾看著樂呵,但對黃渤來說並不輕鬆,「現在能活下來就不錯了,別的顧及不了了。其實導演經常提醒我,不能全是‘內心戲’,你得把你此刻的感受說出來,因為跟電影不一樣。我還有一個適應過程。一緊張一累了,就沒話。沒話,光在那兒走,就不是太好看,也得適應(綜藝節目的)方法和規則吧。」讓黃渤頭疼的還有每一期的任務、玩法、要求都不一樣。有分工合作的、單打獨鬥的、結成一塊的,形式也完全不一樣。「所以每次我們都一腦門汗,一早上起來就不知道天南海北的會怎麼樣。」

孫紅雷
第一次參加真人秀要了我的命

孫紅雷首次參加真人秀,成了一個活脫脫的「萌二叔」。他承認,來參加真人秀,最大的企圖就是解放自己。孫紅雷說,一開始他很不適應這種角色的轉換,同樣是對著錄影機,他總想找導演要劇本,但《極限挑戰》這樣的真人秀節目通常只設定了一個情境,沒有任何細節。比如節目組要求孫紅雷在幼兒園和25個大班小朋友共處一天。「中午十一點半我就崩潰了,有的孩子從我來了就黏上我了,還有一個就坐在我旁邊,一直那樣看著我說:‘孫紅雷,待會兒上課結束了,我媽媽能和你照張相嗎?’都是些四五歲的小女孩。」提起幼兒園驚魂,孫紅雷感嘆:「這第一次參加真人秀可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黃磊
當「名偵探」還挺爽的

對於黃磊而言,是第一次一個人參加真人秀,不用帶孩子的黃磊在節目中大展拳腳。前幾期節目,黃磊能精確算出每個人手上的金條數、迅速找到任務鑰匙成為「大富翁」、一眼猜中西裝革履的接頭人就是計程車司機。在「海島求生」中,他能精準排除干擾信息,找到目標車輛。網友們紛紛盛讚黃磊的智商和情商太高。對此,黃磊開心表示:「被大家說成‘名偵探’、高智商還挺爽的,因為這節目確實有很多燒腦的部分,很有意思。」至於這身的本事如何練成,黃磊稱,「我小時候就很喜歡看懸疑破案的書,比如阿加莎、福爾摩斯、東野圭吾,然後愛下下棋,做做推理、邏輯分析這些,還挺有意思的。」

王迅
我真傻,也真認真

相比黃磊在節目中突出的運籌帷幄,王迅給觀眾們的印象一直是憨直、實在。第四期節目里,被其他五位成員「無情拋棄」後的王迅,仍奮不顧身去救兄弟們的場面讓許多人印象深刻,但是觀眾不知道的是,王迅為了救出幾位兄弟,在大風大雨里跑了四公里,「我這個人容易認真,所以他們一跟我說救人,其實你也知道是個假定的場景,但一參與進去我是真怕時間不夠了,怕他們給炸了,我真是挺傻的,玩遊戲也很認真。」

張藝興我反應是稍微有一點慢

作為節目中唯一一位90後嘉賓,張藝興在節目中和大哥們之間的「恩怨情仇」,更一度成為了熱搜話題。

第一期節目中張藝興上演了一出「碟中諜」,在最後關頭幫助王迅獲得勝利,但是在成功的路上,卻經歷了「坎坷」渾然不知地被黃渤「順手牽走」洗乾淨的碗碟,「當時,盤子放在另外一個桌子上,我沒有起疑心。根本沒有想到,是真的不知道黃渤哥把我洗好的盤子都帶走了。」怎麼會這麼好騙?反應怎麼總是慢半拍?不少節目的觀眾都有同感,張藝興也並不否認自己「反應慢半拍」的事實,「我反應是稍微有一點慢的,這個是我比較認可的。」

羅志祥媽媽都會被我感動

15歲出道,羅志祥這20年的職業生涯都是和唱歌跳舞有關,但在節目中他卻要面對買菜、做飯、收拾、洗床單……在「家政服務」的挑戰中,從未做過飯的羅志祥被雇主嫌棄,而挑戰之後他則表示「我媽媽看到這一期節目一定很感動,我從來都沒有做過飯。」不僅如此,在後續的節目中,他扮過女裝,向孫紅雷索過吻,在鬧市中賣過烤肉串,除了會偶爾擔心「我的雙眼皮還在不在」,為了各種挑戰,基本把所有偶像包袱都丟棄了。

來源:這里有貓膩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八卦娛樂頭條,帶你看娛樂天下!全方位報導娛樂猛料,花邊新聞,最新星聞。每日提供最新娛樂資訊

微信號:baguayuletou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