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文丨李啟瑋 徐菲  來源丨界面

1989年,香港電影院總數為121家,每年逐漸減少。1997年,香港電影院首次跌破100家,只有89家。自2006年起,香港電影院的數量基本維持在47家左右。

2016年2月14日,情人節。在香港最繁華地段之一的尖沙咀廣東道,遊客們穿梭於海港城和中港城購物,大概沒多少人會留意到,這兩個大型商場中間街道的一個角落裡,嘉禾港威電影城在當日宣布了關門的消息。該影城最後一場放映的電影是當晚22時10分的《美人魚》。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已經經營了20多年的嘉禾港威電影城在香港小有名氣,曾經多次被借作電影場景。在《無間道》中,劉德華飾演的劉健明與曾志偉飾演的韓琛見面就約在這裡,而劉建明被梁朝偉飾演的陳永仁跟蹤,差點被識破其臥底身份,也是在劇院後巷拍攝的。另外《色情男女》、《周末狂熱》、《心猿意馬》等電影,也都曾在這裡取景拍攝。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嘉禾港威電影城

香港的電影院對莊文強來說,不僅是呈現自己作品、與觀眾交流的地方,更是他童年的全部回憶。因爸爸是影院經理,莊文強從小就在影院長大,用他的話說,「無論好片爛片,每部都會在影院看過十幾次甚至一百次,大家都說我是香港版的《天堂電影院》(香港翻譯為《星光伴我心》),對我來說,影院就像家一樣。」

  

盡管承載著像莊文強這樣的電影人和普通觀眾的眾多美好回憶,但香港人不得不面對的是,這些年香港電影院正在慢慢減少。那些逐漸消失的電影院,共同見證了香港電影的輝煌,也見證了香港電影衰退的陣痛。

1994年開業的嘉禾港威是橙天嘉禾娛樂(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橙天嘉禾)在香港經營的院線品牌。1970年,亞洲電影大亨鄒文懷、何冠昌及梁風共同創立了嘉禾公司。1977年,嘉禾公司在香港開設了該公司旗下的首家電影院。1992年,嘉禾在新加坡開設亞洲首個10影廳的多廳影城。1994年,嘉禾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1132.HK)。李小龍、成龍、張曼玉等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電影明星都出自嘉禾。在香港電影盛世時期,嘉禾是最具影響力的電影發行公司之一。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事實上,嘉禾港威並非2016年香港倒閉的第一家影院。經營了17年,位於九龍塘又一城的AMC電影院由於租約期滿,於2016年1月3日結業。香港AMC影院、百老匯、Palace這三個院線品牌,都由香港安樂影片有限公司(Edko Films Ltd)管理。該公司的行政總裁劉少文同時也是百老匯院線首席執行官。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時,劉少文表示,她自2006年起管理「AMC又一城」店,可是商場業主大幅加租,2016年租約期滿後不得不離場。劉少文不願透露加租幅度,只說幅度很大。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莊文強
 

香港首家AMC影院就是「AMC又一城」,1998年開業,一度是香港擁有最多銀幕的電影院。嘉禾港威倒閉之後,2016年2月22日,香港東湧區唯一的一家電影院——東薈城UA電影院也傳來將在4月結業的消息。這一消息引起東湧區居民的強烈不滿,超過1700名市民在社交網路聯署簽名,要求保留東薈城的電影院。

東薈城UA電影院是全港第一間內設酒吧的影院。據《東方日報》報導,該影院結業源於東薈城附近的地皮即將被發展為零售及酒店綜合項目,東薈城需配合作局部改建。

香港近些年相繼關門的電影院,還有新元朗中心的百老匯、尖沙咀華懋廣場電影院等。市民人數較多的沙田本來有多間電影院,也逐一倒閉。曾一度作為地標建築的沙田UA電影院關閉,成為不少當地居民的遺憾。

香港戲院商會有限公司(下稱香港戲院商會)提供給界面新聞的數字(數據從1989年開始)顯示,1989年,香港電影院總數為121家,隨後開始每年都有減少。在1997年時,香港電影院首次跌破100家,只有89家。從2006年開始,香港電影院的數量基本維持在47家左右。

另一個與之呼應的數據是,香港電影院的座位數也一直在下跌。根據香港戲院商會提供的電影院座位數字(數據從1993年開始)顯示,1994年的座位數是12.5萬個,每年都在下跌,2015年底僅餘3.75萬個座位。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1970年代,香港的電影院特點是大。一家電影院一個公司自己經營,電影院只有一個大銀幕。集團式擁有電影院經營者不多,以經營方自有物業居多。1965年,港英政府編制了《土地利用計劃書》,當時電影院被納入為文娛設施(Recreational Facilities),列明每1000人口需有38個電影院座位。

自此,後期港英政府在發展新市鎮或賣地之時,皆會參考此指引,加入條款以引入電影院這文娛設施,為當區的居民著想。而且,被政府劃定為文娛設施的土地,租給電影院後,不會租予餐廳、名店等。

經過幾次修訂,《土地利用計劃書》重新命名為《香港發展綱略》,至後期《香港發展綱略》易名為《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

城市發展在動態中演變。到了1980年代,業界突然發現,電影院已被剔除出文娛設施之列,被更改列入為商業零售設施(Retail Facilities),在地區規劃時並沒有限定每多少人口需要有多少電影院座位。

界面新聞記者了解到,直到今日,香港電影院的屬性仍然沒有改變。香港戲院商會等業界協會,都經常向電影發展局反映,希望協助向有關當局提出「重新將電影院納入地區規劃文娛設施之一」,讓電影院與其他社區設施如圖書館,文娛中心,青少年服務中心等一樣,在進行地區規劃時,仿效以往的做法,規定達到多少人口便需要有相應比例的電影院座位數目。

上文提及的嘉禾港威,位於尖沙咀廣東道港威大廈,界面新聞記者翻閱香港差餉物業估價署數據顯示,核心地區甲級寫字樓的租金指數,以1999年為標準100來計,尖沙咀地區的租金指數已經從2005年的105.9達到2015年的208.6,足足翻了一倍多。

該電影院所在的商場店鋪,大部分為高級品牌零售皮包、化妝品美容專櫃、名店及食肆。界面新聞記者翻閱橙天嘉禾2002年中期年報顯示,該財政年度與上一財政年度相比,由於香港市場情況欠佳,電影院經營收入減少1200萬港元,票房總收入由5.6億元下跌至4.3億元,下跌幅度達24%。根據公開資料,時代廣場UA電影院2012年的月租金為110萬港元,一年的營業額約4000萬港元。然而2012年1月31日,法國奢侈品牌LV以2000萬港元月租奪得該電影院的原鋪位。這是一個即使電影院天天全院滿座也不可能負擔的數目。


現在香港「主流」的電影院已沒有大銀幕,而是多院多線的迷你影院,多需依賴在大型商場內經營生存。電影院選址一般在人流暢旺的商業區,但這些地區的地鋪租金往往較貴。由於電影院在商場內的所需面積比其他行業要多,地產商租給其他行業的回報率相較比租給電影院為高,地產商在權衡利益後出現不願租給電影院商的情況。許多人口眾多的地區,更是完全沒有電影院。

香港電影院生態日趨不均衡,香港戲院商會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10月,香港電影院共47間,分布在港島區11間,九龍區21間,新界區15間。香港18個區中,深水埗區、大埔區和北區,完全沒有電影院,近百萬名居民需要乘車跨區才能看電影。

「香港電影院經營生態的改變從1980年代開始。」香港戲院商會的副理事長崔顯威說。他同時也是香港銀都娛樂副總經理,在電影行業經營了41年。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香港戲院商會的副理事長崔顯威

對於經營方式的改變,崔顯威指出,現在基本很少有擁有地租的業主自己來經營的電影院,其他都是電影院方跟業主合作經營,並採取「包底分帳」的模式,經營好壞全靠影院自己。「現在的票房都集中在第一和第二周,採取了'包底分帳’模式後,分帳一般是發行公司收益高。」

 
以港產電影為例,崔顯威分析,港產片的票房分成有個行規,電影院經營者拿到的一般會比片方低一點,大概是五成以下。平均而言,港產電影若票房較好,第一周票房達到約定的某個數字後,首周分帳是六四開,電影院經營者拿四成;之後,電影片和片方對半分帳。

「所以投資電影院的利潤很低,業主一開始是投資影院做生意,後來發現利潤低,投資就減少了。而且平常工作日,電影院尤其沒有什麼人看電影。」鮑文范說。

鮑文范在電影業內工作了52年,旗下有馬鞍山戲院。馬鞍山電影院為獨立經營的院線,不屬大集團,也不設網上訂票,名副其實是電影院中的「小店」。鮑文范在接受香港媒體受訪時曾「吐槽」,生意愈來愈難做,電影院要求存,就要積極求變,例如分拆影院、添置新的數位放映機等。

但當界面新聞記者問及「影院減少,香港票房收入卻在上升」的情況時,鮑文范立刻指出是因為「票價高了」。鮑文范說,在1990年代,票價僅在30港元-45港元之間,但現在電影市場發展迅猛,3D電影票價拉高了票價,香港電影票價上升幅度很大。

自1982年第一間多銀幕式的京華電影院出現後,多銀幕式電影院取代了大型電影院,歷史悠久的大型電影院經不起地價高漲帶來的衝擊,先後拆卸改變用途或保留一些迷你影院。集團式經營者也陸續出現,如安樂、華懋、橙天嘉禾、UA集團、AMC集團及洲立MCL集團等。這些集團式經營者,多採用租地建設電影院的模式經營。

然而,香港電影工業進入1990年代中後期,整個生態發生改變,又遇到盜版影碟猖獗,香港電影票房和入場人數於1990年代中開始顯著下降。不少舊電影院遭拆卸轉作其他商業用途,整體數目大減。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香港戲院商會為香港特區政府指定的電影院業界代表,成立於1950年,成員均為香港電影院商。崔顯威告訴界面新聞記者,所有想要成立新的電影院或者舊的影院租約期滿,面臨比較艱難的地方就是經營成本高,成本主要是租金。銀都娛樂旗下有位於九龍灣的影藝影院。

面對租金壓力、經營利潤低等問題,兩位電影院老板在分析原因之餘,卻仍然對香港的電影院抱有希望,希望將來能夠爭取到香港電影院發展的契機。鮑文范認為,電影院的改變要從自身開始,把放映技術提高,多引進3D、4D電影,以滿足觀眾。崔顯威則表示,電影院的工作人員很多,從事這一行業的人不想香港觀眾沒有平台看電影,所以一方面會提高影院自身服務素質,另一方面會積極要求政府想想辦法,和發展商協商。「我們常說,要達到業

十多年來,隨著內地電影市場的火爆,不少香港電影北上拍片。陳可辛的《中國合夥人》《親愛的》、徐克的《智取威虎山》、周星馳的《美人魚》,這些在內地收獲了幾億甚至幾十億票房的電影無一不是合拍片。

不過,莊文強認為香港影人的北上、甚至所謂華語製作中心的轉移與香港電影院的減少沒有必然聯繫。「所謂製作中心這回事,從來都是性價比和競爭的問題,制片人都是哪裡便宜去哪裡,哪裡有技術去哪裡,哪裡的優勢乎合製作去哪裡。這幾年,香港製作少了,反而多了融資活動、多了合約在香港簽訂、多了商業會展生意等等有關電影的服務性支援,反映香港在法制和金融上的優勢,可能令香港演變成華語電影業融資或業務發展中心。」
莊文強說,「香港是開放型市場,影院總有片可放,影院經理們更樂得一天到晚放外國片,生意十分好,只不過比較名店和藥房,是沒得比的。不見得電影人多在香港拍片,地產商就願意賺少一點。」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至於為什麼大多數合拍片能在內地收獲大量觀眾,反而在香港冷遇,莊文強認為還是「兩地文化存在差異」的問題。

「兩地文化始終存在差異,需要時間拉近,目前速度已是飛快的,兩地電影人亦在努力,請耐心等待。另,這兩年來,行內爭論最多的問題是:由於內地大部份票房收入來自三四線城市,內地合作夥伴多會要求作品盡量簡單,甚至有時會被要求拍一些笨一點的東西,這趨勢不只反向拉遠兩地文化的距離,研究內地市場,亦觀察到一、二線城市和三四線城市之間口味上的撕裂,這是頭痛的問題,正努力解決中。」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陳嘉上
  

作為香港電影發展局的委員,莊文強也提到了特區政府於2013年3月推的「首次劇情片計劃」,目前已成功舉辦兩屆。「這些作品全部都是極低成本下(低至200萬港元成本)完成的,第一屆的作品將面世,我可以負責任說:都是優秀的電影。當然,能回收多少,我目前還不懂猜測,不過起碼讓新導演有出路。」

對於香港電影的未來,他則一再強調有信心,「第一、現在拍片的門檻低了很多,只要你有想法,找幾個朋友,一部照相機一台電腦就可以了。第二、做了兩年獨立短片的評審,我發現了不少天份比我高很多的年輕創作人,人才不是問題,問題只在機會,所以政府如能製造多一些機會,就可以提高命中率。當然最後能否修成正果,也看各人造化。差的條件才能孕育好的人才,吃得苦,最後能留在行業,成骨乾的,肯定不是泛泛之輩。」

延伸閱讀:

影院面臨三大拐點:中間票價、空間變化及座位「去庫存」 

來源丨艾維電影

2015年中國電影繼續保持快速增長,創造了全年票房440億的新記錄,增速更達到了2010年以來的最高的48.14%,這一勢頭在2016年也沒有減緩。因此,我們根據去年,及今年年初的一些數據分析,認為中國電影市場的三個拐點已經到來,並將在2016年持續發揮作用。

拐點一:電影進入「中間票價」時代

2011年開始,電影票均價由36.9元將至35元,於此同時,觀影人次由3.6億增至12.6億。這透露出兩大信號:1、低票價成為拉新用戶的主要手段;2、低票價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在中國電影起步階段,由於影院銀幕數量有限且集中在一二線城市,如此便要求發行方要在電影上映期間在有限的排期和座位數量上謀得票房最大化,即提高單個觀眾的票房貢獻量,這是此前電影高票價的基本原理。

而隨著近年電影市場以及商業地產的火熱,資本和政府層面紛紛加大了影院的投資力度,2015年電影銀幕數也達到了3.2萬塊,當影廳越來越多,電影院對用戶不再是稀缺資源,片方可以採取「薄利多銷」手段來提高整體票房。

尤其在互聯網企業紛紛進軍在線購票領域之後,採取的補貼以及眾多互聯網企業直接參與電影製作和發行,都加速了電影發行的「去中間化」。互聯網公司參與電影製作和發行已成為行業重要趨勢,這將直接提高片方在未來分成比例的議價權,為電影票價的回落讓出巨大空間,也使得諸如女生節3.7元等驚人的低票價成為可能。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因此,現在對於傳統發行公司而言,如何能在低票價市場中贏得更多票房,不僅要靠傳統強勢的院線幫助,也要通過互聯網平台影票分發的通力合作。

另一方面,經過2015年的慘烈搏殺,以進軍電影全產業鏈為主要目標的各大電商售票平台,在拭去補貼大戰中殘留下的鮮血後,也開始更加冷靜的看待「票補」等一乾問題,可以預計未來除節日促銷外,電影票的整體折扣將會適量減少,電影院將會正式告別高票價和低票價的兩極分化時代,正式進入「適當票補」與「假日行銷」齊飛的中間票價時代。

拐點二:票房分布發生空間位移

中國幅員遼闊,不同題材電影在不同地方能夠引起不同的效果,值得關注的是三四線城市成為新的票倉,除前文所言的銀幕數增加原因之外,互聯網影響下文化市場的培育加速,及大量IP電影的湧現也成為重要原因。

IP電影由於其自帶品牌屬性使得其是具備發行的天然優勢的,因此以80後懷舊為主要元素的普世情懷,更容易引起三四線觀眾的共鳴,以《鬼吹燈》改編的《九層妖塔》和《尋龍訣》均取得了當月票房三甲成績。反觀《速度激情》等進口大片票房多集中在一線城市,而周星馳的《美人魚》則一二三四線城市通吃,向我們展示了一幅更為均衡的中國電影票倉分布圖。

而隨著投資者們大量湧入三四線城市放映市場,2016年全國城市票房產出形勢必將迎來新變化,不平衡增長下,三四線城市票房比重也將會進一步增加。

拐點三:影院正式進入「去庫存時代」

2015年中國電影市場以3.2萬張銀幕取得了440億的票房數,每張螢幕每天平均貢獻票房為3888元,以每廳每天上映四場來算,每場平均收費為900元左右,而以平均票價35元來算,每場平均的觀眾僅為30位左右。

顯然,電影市場面臨著極大的以提高上座率為目標的「去庫存」問題。

就傳統意義而言,影響上座率的原因主要是地區市場培育、影院經營狀況、排片、片方宣傳、話題口碑發酵等。而就2015年的具體票房情況而言,影響觀眾選擇影片的因素增多,影院經理已經越來越難把握票房的整體走勢,一部《大聖歸來》可能隨時憑借「自來水」完成口碑逆襲,而《功夫熊貓3》這樣賣相極佳,檔期也不錯的好萊塢大片,卻也有折戟沉沙,時運不濟的時候。這不得不說是對影院經理的排片功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而如何才能放對影片、利用好有限的放映場次提高上座率,去除空餘的「座位庫存」呢?首先,重視收集網路信息,時刻關注電影口碑,及其他電影大數據的變化一定是必做的功課。其次,也要學會從觀眾視角看待選擇影片的問題,在你煩惱市場變化太快,不能很好把握觀眾個人喜好的同時,也不妨嘗試一些新的排片方法,不要被老一套束縛了手腳,這也是由於影響電影市場的因素增多而造成的。

總的來說,在優勝劣汰壓力不斷加劇的2016年,「去庫存」都將是影院工作的重中之重,一家能將觀眾牢牢留在座位上的影院才能把握住自己的命運,從而更好的展開賣品、廣告、場租等經營活動,否則一切目標都將只是鏡花水月、空中樓閣。

-END-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長按二維碼 免費關注第一院線

那些逐漸消失的香港電影院

感謝關注第一院線微信平台:dyyx360。如希望交流,請加微信號:dianyingquan,將有機會參與線下等相關活動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電影生產製作與電影宣傳發行放映之間的信息溝通平台!

微信號:dyyx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