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疆殊途,踏實低調的極飛無人機掄出「農業三板斧」

4月18日,在一年前宣布專注於農業領域的極飛無人機交出了一份階段性答卷。極飛在北京低調發布了新一代植保無人機P20 V2,並接受記者採訪介紹了極飛過去一年進行自營植保服務的成果。

極飛農業的戰略是:自建植保服務隊,使用自家的植保無人機,深入到田間地頭去為農民進行噴灑作業服務。並在這個服務中改進自己的無人機產品、建立農業植保數據庫。據介紹過去一年極飛在前線作業了56萬畝農田,這一數據在國內植保無人機領域遙遙領先。此次發布的 P20 V2,將從5月份開始部署到極飛身處前線的自營植保服務隊手中。

值得一提的是,P20 這個型號的含義簡單粗暴,就是指起飛一次可以噴20畝農田。這一命名風格與極飛這一年來深入農業植保作業前線,甚至以刷牆的方式向農民朋友宣傳無人機噴藥一脈相承。據記者了解,在這一領域,極飛所積累的經驗和數據,確實得到了全行業的認可。

與大疆殊途,踏實低調的極飛無人機掄出「農業三板斧」

忘記飛行 專注打藥

極飛此次推出的P20 V2是個「輕量級選手」——四軸,載重6公斤。這與大部分人判斷「植保無人機載重越大越好」並不一致,極飛CMO龔檟欽說這也是他常被問到的問題。

據龔檟欽描述,一架無人機要照顧到農作物從幼苗到成熟的整個生命周期,而大型無人機(六軸、八軸等)低飛容易把幼苗吹壞,飛高容易噴霧漂移。根據極飛過去一年的經驗,一味追求大載重並不是好的解決方案。而對於藥劑箱容量,龔檟欽用了「精準導|彈」與「大口徑炮彈」來作比方,認為應該把精力放在藥劑技術上,研究怎麼把高濃度的藥品更好地霧化從而被植物吸收,而不是把精力放在加載更多液體上。

雖然減少了單次負載,但極飛P20 V2考慮到了植保噴灑作業連續性的問題。由於極飛自營植保作業服務,他們提前測繪了部署這一服務的農田區域。當需要作業時,極飛P20 V2的系統會自動計算出農田面積、飛行時間、藥量,如果飛機的電池餘量或藥量不足以達到需求,就不會起飛。而且每一次飛行,都會對電池的使用留出足夠的冗餘量,防止過量使用。

換而言之,極飛在試圖把飛行等「高科技」的工作自動化,讓操作員花更多時間在與農戶溝通,關注藥劑和噴灑上。

產品參數刷新標桿 但不賣

與大疆殊途,踏實低調的極飛無人機掄出「農業三板斧」

此次極飛新產品的亮點是D-RTK( 載波相位差分)系統,L形可插拔藥箱,以及噴頭監測。

D-RTK( 載波相位差分)是一套成熟的,可以大幅提升 GPS 定位準確度的技術,精度可以從幾米提升至幾公分。缺點是信號抗干擾能力不強,以及價格昂貴。

而藥箱和電池都設計成可插拔式,方便了作業便捷性。據極飛科技工作人員介紹, 30秒內可以完成換電池和藥箱的整個過程。而且,極飛還專門設計了一個「自動灌藥機」,以減少農戶與有毒|藥劑的接觸機會。

此外,極飛在新的噴頭組件中加入了被稱為「雙閉環控制」的系統,一旦哪個噴頭有了故障,堵塞或者流量慢,就會及時發現,然後方便操作者採取措施。噴頭監測系統的加入有助於避免施藥不均勻造成的返工和污染問題。根據極飛的介紹,極飛在在噴頭技術方面做了許多研究,包括把霧化的顆粒做到100微米以下,甚至於研究怎麼讓藥滴與藥滴之間在空中不會撞擊和融合,防止霧滴變大的問題。

這些新技術的引入,讓極飛P20 V2看上去在植保無人機市場上頗具競爭力——當然,也意味著成本昂貴。極飛CEO彭斌與極飛CMO龔檟欽都在記者會上多次提及「10萬元的飛機」,透露了這一產品的成本。不過,和極飛前一代植保無人機產品一樣,除了部署在極飛自營的植保作業隊中,暫無在市面上銷售的計劃。

而極飛CEO彭斌認為,正因如此極飛才能夠積極創新。當首要考慮的問題並不是銷售而是自營服務的效率和品質時,提高包括單機成本在內的投入,變得更加可行。「當我們在用自己製造的飛機做服務的時候,就會去考量技術本身帶來的效益。」彭斌如是說。

務農一年 與大疆殊途

大疆作為消費級無人機巨頭在上個月剛剛發布植保無人機,這使得極飛的自營服務體系與新產品,都不免在行業中與大疆進行對比。事實上,在大疆的植保無人機記者會上,亦有媒體問及關於極飛的問題。

彭斌巧妙規避了記者關於大疆的提問,稱未曾在田間見到大疆的植保無人機作業。也暗示極飛的優勢在於實踐。

極飛在實踐中獲取了大量的經驗方法和數據。在作業過的農田附近,極飛都會打上地樁作為標準的定位點,采集已噴藥地區的信息,儲備極飛的「全國農業植保數據庫服務」。而更多關於精準定位的技術應用,讓極飛開始嘗試優化植保施藥流程,比如一個操作員同時操控3架無人機作業,提高效率。

而在「務農」這件事情本身,極飛已經有了一個比較清晰的邏輯:自研無人機產品、自營植保服務、全國植保數據庫,是極飛核心競爭力的「三板斧」。

極飛的自營服務模式很「重」。但彭斌用快遞行業做比喻:「收一個包裹活不了,收一萬個包裹,有了合理的調配系統就能活了。」彭斌介紹農業活動中,通常一年需要四次植保作業,但是全國各地依氣候分布,農期並不一致。將極飛的設備和服務人員在合理的周期內做區域調配和流動,是可以給極飛帶來可觀利潤的——值得一提的是,在這種與快遞業接近的商業描述背後,極飛曾經被認為與順豐關係曖昧。

圍繞著「做服務」的戰略,2015年開始極飛先在新|疆尉犁縣建了服務基地,之後又在河南西華縣建了第二個服務基地。目前服務團隊總共有 800 多人,加上廣州研發團隊的 200 多人,極飛員工已經上千人。

與大疆殊途,踏實低調的極飛無人機掄出「農業三板斧」

這與大疆的模式完全不同。

「極飛堅持直營服務模式,直到無人機在農田裡作業的時候沒有人圍觀了,農民已經司空見慣了,才覺得我們也該去銷售飛機。」

雖然大疆在推出植保無人機時也提出了做服務的主張,並開始借助自己完善的銷售網路落地服務,包括提供培訓、支持植保服務公司創業等。但極飛的觀點似乎更激進:「農民並不想學習無人機操作和維修。」

極飛最初以銷售植保無人機切入農業領域,但很快碰壁並改變了戰略。據極飛介紹,他們發現農民的需求是更比拖拉機更便宜,比人工更高效的服務。於是極飛選擇了接地氣的做法:把植保服務的400電話號碼刷到農村的牆上,農戶一個電話就可以叫極飛的服務隊上門。而且未來極飛表示將堅持每年研發一代新品,部署一代新品。

關於何時開始銷售極飛無人機,彭斌稱要等到「無人機在農田裡作業的時候沒有人圍觀」的時候。

本文轉自雷鋒網,作者郝曉茹

版權說明:感謝原創作者的辛苦創作,我們文章收集於網路,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謝謝!
如果您覺得本文有價值,請點擊右上角「…」擴散!
有趣、有深度、有技術,請掃碼關注「機器人網」

與大疆殊途,踏實低調的極飛無人機掄出「農業三板斧」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機器人網(roboticschina.com)為中國的機器人系統研發、設計與製造工程師社群提供最新產業和技術趨勢,以及配套產業的技術方案與信息,涵蓋工業自動化、教育、醫療和健康、農業/礦業/林業、家用和娛樂、探測和檢測等六大應用領域。

微信號:robot_globalsources

推薦閱讀:
》人到中年,不調三情,不理三人,不睡三覺!說的真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