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地偷吃,不愉快的果實

警告: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有戲」欄目,轉載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轉PO朋友圈不需要聯繫

撰文:戴桃疆

愉快地偷吃,不愉快的果實
新版《不愉快的果實》劇照,女主角和她的外遇對象

和丈夫結婚五年,三年沒有性生活,憋久了的成熟女性終於忍不住要釋放體內的洪荒之力,猶猶豫豫間吃下回頭草,今天的你我再次重復昨天的故事,靠著舊船票再次登上同一艘客船。

朝日電視台的春季檔用目光鎖定出軌題材,《不愉快的果實》大尺度開播,肉欲的氣息貫穿全片,人物關係緊張,堪比美劇,上一秒二人世界甜甜蜜蜜,下一秒就進入公共場合修羅場。雖然人物情感不如富士台的《晝顏》細膩,打光也不如《晝顏》美,但狗血量充足,充分滿足觀眾的窺視欲望,感官刺激,靈魂衝擊……

偷情如果和談戀愛一樣平淡溫暖,那還偷什麼?

愉快地偷吃,不愉快的果實
TBS改編的1996年版《不愉快的果實》劇照。


早二十年,勵志台TBS就曾改編過1996年出版的女作家林真理子的作品《不愉快的果實》(不機嫌な果実)。上世紀末,勵志台TBS非常熱衷於倫理題材的電視劇,要知道,「不倫」被社會普遍定義為男女發生不正當性關係,全賴該台1983年播放的電視劇《致星期五的太太們》。

上世紀末的日本電視劇,偷情成為重要的表現主題,最著名的當屬根據渡邊淳一作品改編的《失樂園》,但《不愉快的果實》實力也不弱,收視率低開高走,不至於萬人空巷,但也掀起過一陣小高潮。

愉快地偷吃,不愉快的果實
女作家林真理子的作品《不愉快的果實》

階級夾雜在倫理問題中間,成為繞不開的一部分。來自工薪家庭的姑娘麻也子嫁給了商社家的兒子水越航一,水越先生在金屬產品製造企業工作,忙得不可開交,完全顧及不到麻也子的需求。婆婆有過留學經歷,看不上灰姑娘麻也子,加之溺愛兒子,與麻也子的關係緊張。麻也子憋得難受,心思活絡,找到了花花公子前男友尋求靈與肉的釋放,中途又和寫古典樂評的公子哥工藤通彥認真地談起了戀愛,家人的冷淡和情人們的火熱在麻也子的現代生活中唱響了一曲冰與火之歌。

比起二十年前,感官刺激的確更加容易獲得,狗血量不足,實在難以引人註目。朝日電視台出品的新版《不愉快的果實》對人物設定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動。

女主角的身份從制藥廠廠長秘書變成了律師事務所主任的秘書,花花公子前任從一個年齡差十二歲的大叔變成了成寬宮貴飾演的廣告界新銳,負責純情部分的姐弟戀也因為市原隼人強烈的肌肉感而多少變味,何況栗山千明姐姐的顏擺在那裡,單靠目測根本看不出年齡差來,消除人物年齡層的分化為大家和諧地搞在一起打開了綠色通道。

愉快地偷吃,不愉快的果實
《不愉快的果實》海報

當然,改動最大的要數對於水越夫婦關係不和諧原因的設定。二十年前,水越先生只是因為工作太累晚上回家力不從心,二十年後水越先生已經進化成一個MUJI風格的強迫症性冷淡。

妻子在洗澡,丈夫闖進浴室不是為了鴛鴦浴,而是為了告誡她各種洗浴產品的擺放順序不能變;丈夫上班出門前最後一件事不是跟妻子說再見,而是調整門口放著的雨傘的傘柄朝向;妻子晚上穿著丈夫最喜歡的歐卡桑親賜的大紅內衣上演內衣誘惑,還要被丈夫一把推下床大罵「下賤」……可憐對自己的身材、皮膚狀態都超級滿意的妻子,面對婆婆催著生孩子,沒法說出:是你兒子不行啊!這種日子真的不過也罷。

愉快地偷吃,不愉快的果實
《不愉快的果實》劇照。丈夫和媽媽在一起,比和妻子在一起開心。


但是戀母、強迫症、性冷淡都不足以讓水越先生成為一個日常生活中的反派角色。新世紀的水越先生並不是《晝顏》裡紗和的丈夫笹本,養只倉鼠就滿足了,水越先生也出軌啊,水越先生的出軌對象是妻子麻也子的摯友——因為丈夫出軌而離婚、到處勸人不要出軌的白蓮花小姐竹田久美。

靠離婚賠償開酒吧的竹田小姐知道包括麻也子在內兩個好朋友的出軌對象和出軌時間,非常適合和水越先生組成一對反派。

愉快地偷吃,不愉快的果實
新版《不愉快的果實》劇照,管得太多的婆婆和有苦難言的媳婦

比起小學生一樣要經過並排漫步、牽手、接吻才能修成正果的《晝顏》女主角,水越麻也子直奔主題,一開篇就覺得自己在人生的路上吃了大虧,與丈夫在一起的日子有名無實,笨拙又頗具技巧地實踐了彭浩翔的女性撒嬌理論,呈現出一種「主動的被動」狀態,順利滿足了自己的心願。

她心思活絡,她出軌,但只有麻也子知道,她是一個好女孩,偶爾還感念丈夫的一點點好,準備做回一個秉持婦道的賢良夫人……想想就知道電視劇裡的世界有多麼超現實,電視劇裡的女主角都是不看電視劇的,否則怎麼會不知道,回頭草不一定吃不到,但回頭箭一定是找不著的。

日本拍小年輕談戀愛的確是不行,至少跟韓國比是不行,可討論婚姻關係這種話題,尤其是出軌題材,韓國也得叫日本一聲「先生」。

《不愉快的果實》第一次被改編時,日本藝人石田純一因為「在日本,出軌是一種文化」的言論而備受譴責。到了二十年後,仍然有各界名人因為被類似《文春周刊》這樣的刊物曝出出軌醜聞完結仕途、星途。但二十年間,日本關於出軌的話題仍然沒有斷絕過,並把影視劇拍出了一種內心欲望的猛虎細嗅純情薔薇的意境。

在一個高度城市化的國家,人被夾在鬱鬱蔥蔥的鋼筋水泥森林中,靈與肉同樣冰冰冷,再難站上道德的制高點吹吹涼風,所以很難講肉體獲得的撫慰就一定要比靈魂上的治愈低級,道德評判放一邊,從基督教故事中夏娃的故事起,人就知道,偷吃被抓總歸還是戲劇性的,何況沾著這麼多狗血的腥味,聞著都覺得刺激。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有戲,提供有營養的展覽、演出和影視評論。

微信號:wenyipinglun

推薦閱讀:

》生不出男孩被婆家逼走,獨自養兩個女兒流落街頭,如今她是身價60億的水餃皇后!

》她是中國史上最強女海盜,讓多少洋人感受過被她支配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