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 | 這位曾不受我們待見的導演,士別三日竟讓人刮目相看!

沒想到,第一次看《踏血尋梅》,就是通過大銀幕,還是120分鐘的完整版!

昨晚的北國劇場,人頭攢動,熙熙攘攘,雖然場地並不小,可還是因為座位有限,把很多從校內外前來的影迷無情地擋在了門外——大家對於此類活動的「饑渴」和期盼可見一斑。

當時,我在觀眾席裡,有人認出了我,過來打哈哈說:葛格,還不趕緊去跟翁子光導演套套近乎,把這片整資料館放放!

我倒也想啊。不過(看完才知道)基於此片在性和暴力上如此大的尺度和特定題材,還是挺不容易啊。所以,要特別感謝北京師范大學以學術放映交流的形式,把這部在香港電影金像獎上斬獲無數的影片帶到了北京。

現場 | 這位曾不受我們待見的導演,士別三日竟讓人刮目相看!

翁子光導演自然是昨晚當之無愧的第一主角。

說起翁導,他可是影評人轉型的楷模。過去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書籍裡,你可以看到他所寫的很多文章;後來,評而優則創,在編劇和導演兩個領域左右開弓,像近年挺受矚目的《救火英雄》、《僵屍》等都有他編劇方面的重要參與。

昨天我在看《踏血尋梅》的時候,不知道為何,總感覺這片和《僵屍》隱隱約約有點氣質相通的地方——尤其是其中非常驚悚的一幕,反映在郭富城的夢魘中,他的靈魂一分為二,一個分身作為偵探,在罪犯的陋室中還原著分屍兇案的現象;另一個分身,則附著在天花板上,驚恐地目睹地這一切。整個這一幕的色調和氣質都非常的詭異和恐怖。

回家一查,果真,麥浚龍的《僵屍》還真是翁子光參與編劇的。

這是2013年特別驚艷的一部恐怖片。

現場 | 這位曾不受我們待見的導演,士別三日竟讓人刮目相看!

不過,翁導的導演生涯,也並非一帆風順——這裡要提及一件我個人曾經參與的事兒。

兩年前,我受邀去廣州南方都市報參加當年華語傳媒大獎的評審工作。南都的華語傳媒大獎,有點以台灣金馬獎為模板,評選對象投射整個華語創作界(除了兩岸三地,也包括新馬泰緬甸的華語電影創作,像趙德胤的作品《回鄉的人》等等),採用三輪小評審團制選出優勝者。

那年翁子光的《微交少女》入圍復選,因為還沒有途徑看到,組織方專門內部做了一場放映。

結果,毫不誇張,《微交少女》幾乎被當時所有的評委「嫌棄」。所謂微交少女,就是利用微信進行援交行為的失足女性,我們當時給這片低分,倒不是因為影片觸及了大陸來港的性工作者內容(由此帶來的情感和面子上的「失意」和折損),更主要的,還是在於其狗血空洞的劇情,浮誇做作的表演,以及使用無節制的銀幕暴力來對女性身體進行極大剝削,都讓人感覺頗不舒服。

現場 | 這位曾不受我們待見的導演,士別三日竟讓人刮目相看!

岔一嘴,近年來,香港不斷地有推出以援交為主題的電影。除了蔡卓妍突破個人尺度的《雛妓》,還有一部真空上陣、三點全露、卻用小清新校園題材包裝的《同班同學》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是創作者開始關注起邊緣群體?還是因為香港電影的世道不好,需要靠點這種噱頭來打拼?

《踏血尋梅》其實延續了援交的主題,以及翁子光一直所擅長的暴力感官形式,但從當年《微交少女》不受待見,豆瓣評分僅僅4分出頭,到如今名利雙收,收獲觀眾的熱烈掌聲,點解?

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因為《踏血尋梅》中出眾的導演技巧和方法,以及最終呈現在銀幕上的形式與風格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最近特別受追捧的一出韓劇《信號》,這部劇集其實採用了很多「電影」的方法,針對一樁陳年老案的重新發掘,創作者採用了雙時空交叉剪輯的方式——時空的轉換時尤其注意到了剪輯的匹配,甚至還玩起了《山河故人》《聶隱娘》中所採用的那種多畫幅。

《踏血尋梅》其實與《信號》頗有相似之處,同樣針對一個案子,導演設置了不同的章節/小標題,以此來牽引不同的敘事視角,將林林總總的豐富細節最終有機地融為一爐,頗為新穎。如果大家有機會,通過DVD觀摩的形式,去回看拉片這部作品,其實你可以看到,影片前後有大量呼應的細節,雖然細碎,但導演硬是基本上完全照顧到了——這對於導演的掌控力,實在是非常高的體現。

現場 | 這位曾不受我們待見的導演,士別三日竟讓人刮目相看!

影片敘事的視角,在我們今天的很多電影中,容易被混淆使用,比如馮小剛的《1942》就是比較失敗的例子,也就是說,當影片設置了一個畫外音,代表了一種主觀講述視點,但在敘事中,導演又沒有守住這個視點時,就會讓觀眾感覺到混亂。(比如,《1942》中講述故事的小女孩,怎麼會知道蔣介石在思考什麼?)

《踏血尋梅》中採用多章節的形式,很好地解決了多視點的問題,更好的效果在於,它增加了觀眾對影片敘事的主動參與性

《踏血尋梅》其實在影片行進很短之後,大家已經知道了最後的結果:女孩被一個男孩肢解殺害了。但為什麼會這樣?大家心中藏有疑惑。因此,我們時而跟著女孩去追索她的前生,時而跟著男生去了解他內心的陰霾,也更像片中斷案的郭富城一樣,苦苦追索心中的疑團。

影片有兩個版本,長版是119分鐘,由侯孝賢的禦用剪輯大師廖慶松操機,分為四個段落:「尋梅」、「孤獨的人」、「踏血」和「看得見風景的房間」;短版97分鐘,去掉了「看得見風景的房間」這個標題。據翁子光所言,這個短版是為了更好地照顧市場(時間較短以獲得高排片量),由王家衛的禦用搭檔張叔平幫助剪輯的,張把一些旁枝側節去掉,以更集中地反映男女主人公之間的情感衝突。

能夠和兩位亞洲最頂尖的大師級影人合作,翁子光之言慶幸。不僅如此,此片還由杜可風親自掌鏡拍攝,並吸引郭富城、金燕玲一幫明星助陣——都讓《踏血尋梅》的藝術表達得到了更好地實施。

現場 | 這位曾不受我們待見的導演,士別三日竟讓人刮目相看!

《踏血尋梅》的優點是全方位的。比如,它對於香港的城市風景給予很好的再現,正是基於這種風景,才有了人與人之間情感的失控,有了「香港夢」的失落。

影片中的表演,幾乎都是高指標的。金燕玲這種老戲骨自不必多說,郭富城也奉獻了他難得的一次鬆弛自然的演出;第一次參演大銀幕的新人春夏和白只都給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尤其春夏,昨天在北師大看到她,還是乖乖的學生妹模樣——其實人家現在已經貴為香港金像獎影後了。她在片中的表演,非常的自然,讓人幾乎察覺不到表演的痕跡。而對於大量大尺度的表演,也能輕鬆hold住,尤其考慮到中國明星對於身體表演的一貫性保守和謹慎,還是要由衷地對小小年紀的她表示敬佩。

春夏據說還經常混豆瓣呢,葛格我準備找找,跟她發個私信打個招呼去。

翁子光昨天在現場說:大家在最開始看《踏血尋梅》時,可能覺得它是一個斷案推理片,實際上,這部影片是一部文藝片。——這句話,我深感為然

在過往的商業類型片中,電影總是要給予懸念一個戲劇性的交代,就是為什麼會造成兇殺案的發生。但在《踏血尋梅》中,其實我們沒有真得得到一個確定性的答案,我們更多看到地是,某些香港的青年人——無論是本地人還是內地移民——生無可戀的悲哀

他們的死,沒有絲毫控訴的抗爭。他們死了,也就死了。這是一個曾經充滿活力的城市末世臨頭的真正恐怖。如片中白只點題式的台詞:「我討厭嘅唔係女人,我討厭嘅係人。」這是影片真正讓人不寒而栗的地方。

如果真要給影片挑點毛病的話,我覺得如果翁子光可以做的更加節制一點——信息不要像現在這麼滿滿密布——而能更好地進行適當留白的話,可能影片畫面之外的悲劇意味可以得到更好地表達。

《踏血尋梅》一方面讓人看到了香港電影的希望,一方面也讓人對香港這座城市充滿憂慮。雖然心情複雜,但還是要向大家推薦這部作品,這絕對是足以載入史冊、值得一看再看的佳作。

現場 | 這位曾不受我們待見的導演,士別三日竟讓人刮目相看!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迷影歷史檔案策展

微信號:CFA1958

推薦閱讀:

》生不出男孩被婆家逼走,獨自養兩個女兒流落街頭,如今她是身價60億的水餃皇后!

》她是中國史上最強女海盜,讓多少洋人感受過被她支配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