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剛需」的智能體溫計,為何奇度健康還要做?

當身邊的同學朋友陸續為人父母的時候,除了羨慕嫉妒恨外,我們是否曾經設身處地地為他們排憂解難,並做點什麼呢?

雖然還沒有小孩,這三名80後海歸卻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做出一款貼片式的智能體溫計。

「非剛需」的智能體溫計,為何奇度健康還要做?

(從左至右:營運經理巫菲菲、軟體工程師龍昌錦、

CBO林祐賢、CEO黃適文、CTO饒華銘、UI設計師餘志明)

測溫市場如此成熟,為什麼奇度還要做?

任何東西加上個手機App就算是「智能」了,這種觀念在智能硬體之風刮過後,還依然存在於很多人的心裡。在測溫這一市場,同樣也不例外。如果你以「智能體溫計」為關鍵詞進行搜尋,你會看到成熟的產品不計其數,其中也有著不少消極的評論和質疑。

「這個東西明明很多人做過了」,「這個產品不是一個痛點」,那奇度為什麼還要做?黃適文覺得,雖然產品一路以來也遭受過很多質疑,「但我們始終覺得,這是我們和用戶之間的事。」

在聊起做奇度的原因時,CEO黃適文提到了一件讓他印象深刻的小事:一次他去拜訪朋友,幫助對方照顧生病的小孩,因為要不時測量寶寶的體溫,作為新手父母的朋友和他都忙得焦頭爛額。

他認為,要了解小孩的身體狀況,最直接反映的就是小孩的體溫。誠然,0-3歲的小孩免疫系統還沒有完全構建好,在抵抗力較弱的情況下非常容易生病。所以黃適文認為,「實時測溫是一個剛需,其實這的確是痛點所在」,不能因為很多人做了這款產品,自己就認為這個市場沒有做的必要。

雖然幾位創始人從自己的親身經歷看到了智能體溫計的市場,但他們也做了一些調研,畢竟競品很多,他們進入這個市場的時間也不算早。黃適文的理由有兩個:

第一個是,以調研結果來看,團隊認為這個產品是有存在的必要性的:他們在線上和深圳線下做了一千份的調查問卷,發現有64%的父母願意用148元的價格購買產品並留下手機號;81%的父母認為隨時測溫及發送警報是重要的功能。

「非剛需」的智能體溫計,為何奇度健康還要做?

第二個是,雖然奇度切入市場的時間比較晚,但團隊覺得在技術上和價格上可以形成壁壘,這也讓團隊覺得產品還是有不小的競爭力的。

黃適文表示,因為兒科醫生的數量匱乏,今年兩會對移動醫療的關注也在不斷增加,加上二胎政策的開放,小孩的健康護理也已然成為一個不可回避的話題。雖然黃適文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但聊起大陸的政策和制度時,甚至比很多大陸人來得熟稔。

在做過基本了解後,黃適文就想著要做一款能真正幫助家長的測溫產品。

奇度體溫計的不可替代性在哪?

縱覽目前的智能體溫計,主要分為以下三類,且各有優劣:

1.綁帶式,有點類似手環的設計,用法是直接綁在手臂上,這類體溫計可以更換電池,雖然它可以脫離智能終端工作,但目前並沒有一款產品能帶有低溫報警功能,且無法清洗,這類產品的主要代表是寶兒體溫計

2.奶嘴式,測量的是嬰兒的口腔溫度,可以做到高溫報警,但無法進行長時間實時監測,如雷鋒網(搜尋「雷鋒網」公眾號關注)此前報導過的Pacifi奶嘴體溫計。

3.膠貼式,有醫用膠布式和3M膠式,前者為一次性產品,不可清洗;後者可以清洗並反復使用。這類產品包括了額貼體溫計TempTraq國內的發燒總監,它們的原理大同小異,主要是利用NTC熱敏電阻,通過醫用雙面膠將設備貼在身體上,以達到實時測溫的目的。

談到做腋下貼片式體溫計的原因,饒華銘表示,採用NTC熱敏電阻的測溫技術目前已經非常成熟,誤差都不會太大。而腋下的溫度可以形成一個密閉的空間,達到熱平衡,相對於耳溫和心臟而言,團隊覺得做腋下貼片是最佳的選擇。

「非剛需」的智能體溫計,為何奇度健康還要做?

然而,市面上大部分膠貼式產品都無法做到脫離智能終端工作,在小孩測溫的時候,手機螢幕必須一直停留在App界面,而這是一個亟需解決的問題:

「不單是App要開著,如果螢幕息屏,也無法監控體溫,收不到藍牙數據的信息。有一些產品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但沒有改進;而有一些產品則選擇了向手機發送推送消息的方式,提醒用戶將手機開啟。實際上這兩種方式都很不方便,也不能真正解決用戶的問題。」

根據饒華銘的介紹,他們在2016年初研發了藍牙專利技術,是第一家採用ibeacon技術的產品。也就是說,即使手機上沒有停留在App界面,奇度也能做到實時的測量和記錄。

「非剛需」的智能體溫計,為何奇度健康還要做?

第二點重要的改進是,目前很多的貼片式智能體溫計的設備都是塑膠外殼,貼在人體上總有種不自在的感覺。作為「全球首款可彎曲的智能體溫計」,奇度將熱敏電阻、晶片、電池等所有固件都做進了矽膠中,而且前端特地做薄至1mm,可以完全伏貼在皮膚上。

「非剛需」的智能體溫計,為何奇度健康還要做?

饒華銘向雷鋒網展示了他們的一個Demo,雖然這個原型還沒有露出探頭,但採用了非常柔軟的矽膠材質,可以輕易彎折。在測溫的時候,溫度還是比較準確的,根據饒華銘的介紹,他們的精度可以做到0.05度。

再者,團隊比起其它創業團隊的優勢在於,黃適文擁有一些工廠資源,「從電路、硬體固件到軟體,我們的產業鏈是連成一條的,」饒華銘說道。也就是說,如果產品哪一方面出了問題,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迭代。

想好要做什麼,為什麼要做之後,那在哪做呢?

當時他們有三個選擇:美國、大陸和台灣。黃適文和CBO林祐賢是國中好友,CTO 饒華銘是黃適文的大學同學,他們三人都在美國完成了學業。「最後選擇中國的原因是,中國的市場前景更好,而且我們的母語是中文,對整個市場相對也更有了解。」然而之所以最終選擇深圳,黃適文調侃道,因為北京的天氣太差了。

「非剛需」的智能體溫計,為何奇度健康還要做?

「條件性可穿戴設備」的未來

但是我們不能忽視一個重要的問題:體溫計的使用頻率遠遠低於日常使用的手環手表。設想一下,寶寶只有在生病或者體溫偏高的時候,家長才會拿出體溫計給孩子測溫,那麼這樣的「條件性可穿戴設備」,如何能保持它的生命力和活躍度呢?

關於這一點,奇度想從兩個方面來做。

一個是合作方面。根據CBO 林祐賢的說法,他們計劃在移動醫療上發力,達成多項合作。總體而言,合作模式以開放接口為主:

第一點是和醫院平台的合作。奇度計劃將接口開給東華軟體旗下的診療平台「健康樂」(類似春雨醫生的平台),後者已經與很多三甲醫院達成合作,這樣一來,奇度的用戶可以直接通過該平台,從線上進行預約和掛號。

第二點是和第三方平台的協作。以往病人是直接打電話給急救中心,而兩者之間的信息是不對稱的。而以優寶科技為代表的第三方平台希望在奇度的App中做「一鍵急救」的功能,接通後可以直接將存儲在第三方平台的個人信息及數據傳輸給對應的急救中心,提高溝通效率。

第三點是以科學媽為代表的資訊App合作。奇度計劃將數據開放接口給科學媽,之後用戶可用手機查看更詳盡的體溫報告,甚至是備孕提醒。

 

另一個是產品本身。雖然奇度體溫計還沒有正式上市,但團隊已經在規劃心率、血氧監測等體徵信息的其它產品。也就是說,兒科醫生在做檢查時所使用的一些基本指標,他們都會進行探索和嘗試。

基於大數據的專業背景,黃適文和饒華銘希望能夠對這些收集到的數據進行分析,在數據出現異常的情況下,能夠及時地進行提示。團隊希望能以「在線問診+健康管理+智能分析」三者的模式,融合多種智能設備,做到基於數據的健康服務,這也是團隊正在努力的方向。

「硬體主要是一個采集數據的入口,這也是為什麼國家會推行分級診療的原因,有很多的病症其實屬於‘小病’,不一定需要到醫院去做檢查。」

「非剛需」的智能體溫計,為何奇度健康還要做?

既然提到了醫院的合作,其實就有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資質認證。收集的數據如果要得到醫院的許可,成為就診的依據,至少要得到CFDA(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的認證。然而在相關的資質認證上,奇度面臨的尷尬或許和所有廠商一樣。

「雖然產品只花了四個月時間研發,但CFDA的認證大概需要一年多時間。」這樣一來,如果要做到在國內的臨床使用,就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

作為一種非侵入式的產品,雖然銷售體溫計暫時也不需要審核,但在資質還沒有下來之前,目前團隊的想法是暫時不將數據應用於臨床領域。

「國家都在鼓勵創新,希望在審核速度上面能夠稍微加快一些。現在我們反而是被逼著外銷,如果要在醫院使用這些數據,國內的管道暫時都走不了。」

黃適文對這個問題也顯得有些無奈,他表示因為政策的限制,現在FDA和CE的認證進度反而走得比較快,而CFDA的認證遲遲沒有下來,因為這一點,他們甚至有先想過先開拓海外市場,再回歸國內宣傳的想法。

盡管有過這樣的想法,團隊還是希望先在國內「試試水溫」。奇度體溫計在6月份會上淘寶眾籌平台,「國內的眾籌比較像預售,做為一個提高品牌能見度的方式」,團隊也有後期申請HAX Boost或EMIE Lab孵化器的想法,計劃將這個產品以一種比較快的速度完善,在其中找尋管道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眾籌界面的所有內容都是團隊自己一手設計製作的,林祐賢表示,很多團隊都會找代經營來做,而他們出於對品質的追求,還是希望自己親手把關。如果對他們的產品感興趣,歡迎查看他們的宣傳影片。

「從一個學生過渡到創業者,我們幾個都在做不擅長做的事,」雖千萬人吾往矣,林祐賢如是說,「別人唱衰你是別人的自由,但堅持下去是你的自由。」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雷鋒網旗下公眾號,關注可穿戴、醫療健康方面的產品和技術。

微信號:leiwear

推薦閱讀:

》生不出男孩被婆家逼走,獨自養兩個女兒流落街頭,如今她是身價60億的水餃皇后!

》她是中國史上最強女海盜,讓多少洋人感受過被她支配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