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把讓孩子乖乖聽話的積分獎勵表扔進了垃圾桶?

這是少年商學院微信(點擊標題下方「少年商學院」關注)的第1211次分享。作者是乖乖媽,經營有微信公號「小乖乖的幸福屋」(guaiguaitoy)。我們已獲其授權。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兒子蠻蠻從小屬於鬧騰型,同樣一件事得花數倍於別家孩子的時間講道理。有一段時間閨蜜突然發現蠻蠻異常「聽話」,很好奇,問我使了什麼招。

原來,我給蠻蠻做了一張積分獎勵表,記錄每天各種好表現的加分情況,累計積分可以換取樂高,就這麼簡單。

我為什麼把讓孩子乖乖聽話的積分獎勵表扔進了垃圾桶?

那段時間甚至包括「燈黑沒叫爸爸」、「一個人上樓」都記錄加分,蠻蠻熱情高漲,用累計的得分換到了樂高玩具,更是家長孩子皆大歡喜的感覺。因為我們也省下不少講道理的時間,很多事情,一聽有加分,他不問理由就自覺去做了。

 

美國有關這種孩子行為的獎勵表格非常盛行,主要形式是貼紙表(sticker chart)。Google搜尋「sticker chart」、「reward chart」,上百萬條結果。

我為什麼把讓孩子乖乖聽話的積分獎勵表扔進了垃圾桶?

這種貼紙表變成美國家長們家教常用的手段,起源無從查證。有一種說法是美國家庭使用貼紙表常常開始於如廁訓練,因為這時兩三歲的小寶寶很需要正面的鼓勵。

可是,看起來這麼流行而又確實有效的積分獎勵表,不到一個月,我就實行不下去了,上網查詢了很多國外資料後,我果斷把它扔進了垃圾桶。

 

▋哥哥在幫弟弟前,問媽媽「你會給我什麼?」


艾瑞卡·瑞切爾是一位臨床心理學家,著有《優秀的父母做什麼》一書。

作為一個為上千個家庭做咨詢的心理學家,她發現處於困境中的父母面臨的最常見問題,就是如何讓孩子按他們的要求去做,以及有什麼好的工具。

我為什麼把讓孩子乖乖聽話的積分獎勵表扔進了垃圾桶?

理所讓然,最常見的工具,就是貼紙表了。

孩子刷了牙,得到一個獎勵貼紙;自己系了鞋帶,得到1個獎勵貼紙……諸如此類。孩子們可以收集貼紙到足夠數量後,換取實際可用的獎勵,例如玩具、出去玩等。

家長們很高興這套機制能用激勵的方法,有效地讓孩子迅速進入家長們所期望的行為模式,使日常家庭生活更輕鬆。而且因為滿意,會持續增加更多的項目到這套機制中,越滾越大。

我為什麼把讓孩子乖乖聽話的積分獎勵表扔進了垃圾桶?

是的,表面上看起來的確如此。然而,瑞切爾提出了質疑:

因為貼紙表是個強大的心理工具,他們能通過改變孩子的動機,來影響孩子的心態,甚至影響他們和父母的關係。所以,貼紙表的問題不在於是否有效。相反,更有是因為太有效了,以至於會對孩子和家庭,產生重大的負面和無意識的長期後果


果然,瑞切爾開始經常聽到家長們抱怨這個方法出岔子了。

一個媽媽一直很滿意貼紙表的效果,直到有一天,她要求8歲的哥哥停下手頭的事去幫弟弟的時候,哥哥問道「那你會給我什麼?」

另外一對父母困惑系統怎麼不起作用了。「我們告訴女兒如果她飯後幫忙我們清理廚房,她會得到額外的獎勵點數,這樣可以早點買個新手機。但是她回答‘不了,謝謝!’,這是怎麼了?」

瑞切爾把這種現象起了個名字,叫「回報經濟」。

在「回報經濟」下,孩子學會把良好行為作為交易換取回報。「回報經濟」促進了良好行為的交易模式化:孩子們為了回報而表現良好,沒有回報則猶豫是否要好好表現。

這個系統的致命點有:削弱孩子本身的動機,討價還價不斷提高獎勵價碼,最壞的是,會影響孩子對關係的思考。

我為什麼把讓孩子乖乖聽話的積分獎勵表扔進了垃圾桶?

在一些例子裡,孩子被獎勵的,不僅僅類似刷牙這種日常小事,還可能是一些社會學家稱為的「親社會行為」:幫助、協作、分享。研究表明對孩子的這些行為用有形獎勵的方式進行交換,會減少孩子將來幫助別人的行為,會毀掉孩子幫助別人的本能天性。

瑞切爾的這個「回報經濟」的概念,是參考了下面「市場規範」的概念。

▋學校規定孩子遲到要罰款後,遲到的孩子更多了


杜克大學教授丹·艾瑞裡,是著名的「Predictably Irrational」的作者。

我為什麼把讓孩子乖乖聽話的積分獎勵表扔進了垃圾桶?

此書豆瓣評分高達8.6分,作者丹·艾瑞裡是著名行為經濟學家,之前在麻省理工學院,現在杜克大學。

艾瑞裡講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

某托兒所,為了減少家長接孩子遲到的現象,制定了遲到罰款的制度,結果發現,遲到的現象更多了。這是為什麼?

為了理解這個原因,我們先簡單了解艾瑞裡在書中介紹的:社交規範(social norms)是約束人類行為的無形力量。市場規範(market norms) 是有支付、債務、合同和顧客的系統。

實驗發現,當同等情況下,兩種規範同時存在時,市場規範會占上風,占主導。托兒所的故事,就是市場規範戰勝社交規範的例子。

在沒有罰款制度的時候,家長們遲到覺得不好意思(社交規範),而當情況轉由罰款制度控制(市場規範),很多家長則更願意交這個罰款,因為付了罰款則心安理得了。

 

上一節提到的心理學家瑞切爾,為了證實自己的研究結果,特意跟艾瑞裡請教他這個研究理論是否合適家庭貼紙圖現象。

結果雙方一致認為理論合適。因為同樣的,家長為了追求孩子的好表現,把市場規範引入了具有一系列社交規範的家庭生活,這樣市場規範勢必會變成主導。

 

艾瑞裡建議家長們考慮長遠影響,「貼紙圖提供了一個短期滿意的解決方案,但是代價是什麼?」他說,「如果孩子們把自己在家裡的存在當成了工作怎麼辦?」

 

艾瑞裡又講了一個他自己的故事,來表明交易心態是如何毀滅善意的。

他曾經工作的大學,使用一個積分系統來確保學院的同事們符合教學要求。當他了解到這個積分系統的計算公式時,他想出了讓積分最大化的對策,用最少的工作獲取到最高的積分。「我設法一年只教一門課,但能達到112分,因為這門課我有非常多的學生和助教。」

 

相反,他現在工作的大學則僅僅預計大家都會自覺做出貢獻。「結果是我反而教得更多了」,他說,「每年我還主動義務教本科生一門課,這並不在被要求的計劃裡。」

所以,他認為積分系統實際上削弱了人的本來善意

 

「如果你在家和孩子們從小建立起一種交易關係,那你還指望他們長大後跟你多親密?」艾瑞裡說,「我並不是說給張貼紙就會導致孩子以後對你不問不管,但是如果你這麼做,會幫助他們朝這個方向踏進一步

 

最怕日後,孩子問我「回家給多少錢」


可能大家都猜到我把積分獎勵表扔掉的原因了。

 

刺激需要越來越強烈,表中的積分價碼越來越高,發展到蠻蠻參加童子軍賣爆米花,這個本來是他應參加的活動,回來後要求額外加50分!不僅如此,還真是讓他做個什麼都先甩那句「那加多少分?」

我越來越感到不妙和威脅,上網研究許久。

在美國,貼紙表一直都有支持者和反對者兩派爭論。在反對者裡面,有一個媽媽描述情況跟我家情況類似,另有一個經驗豐富的小學教師,也在班上取消了表現獎勵板(類似國內的小紅花表)。最重要的是,我喜歡艾瑞裡的書和他的理論,而且我家的發展結果就和瑞切爾判斷的一樣。

所以,我果斷把積分獎勵表扔進了垃圾桶!我寧願費時費力反復講道理,等不開竅的娃慢慢開竅。也不想等我老了,讓孩子們回來一起過個春節,收到句「回來一趟給多少錢?」

PS:育兒的話題永遠充滿爭論,表面或短期的「成功」不代表沒有長遠的負面影響。當你在育兒路上,不僅僅是隨意篤信育兒專家,而是堅持根據自身娃的定制表現,認真研究到對應的科學理論,時常開動腦筋思索為什麼,想通了的理論,那就是合適你家娃的育兒理論。


如果還是發現自家孩子表現不如別家孩子時,別泄氣,誰笑到最後才是笑得最好!

學院君說:就像硬幣的兩面,「回報經濟」是把雙刃劍。但卻不能因為一件事情存在風險,就因噎廢食。少年商學院也分享過譬如用金錢激勵孩子做家務的家教案例,今天分享的這篇,則是從另一個維度,希望引發大家思考。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劃定用物質激勵孩子的邊界的話,那便是:屬於技能范疇的,獎勵無妨;屬於道德層面的,不獎為宜(譬如一定不能獎勵孩子「告密」)。您在孩子成長過程中,有過物質激勵的作法嗎,請在右下「寫留言」分享您的觀點。

| 少年商學院微信相關文章 |
用錢誘發孩子學習動力合適嗎?

告密的孩子沒飯吃

父母該怎麼給做家務的孩子算「薪酬」
訓子千遍,不如學美國老師建立「紀律帳戶」

鼓勵孩子舉報父母是一種惡的教育

別把Low氣質傳染給孩子


我為什麼把讓孩子乖乖聽話的積分獎勵表扔進了垃圾桶?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少年商學院是領先的國際素質教育平台,為7到16歲學生提供一站式國際課程與實踐項目。在全國範圍開展「趣課堂」在線教育項目,以及設計思維工作坊、國際遊學營等線下項目。經營主體:廣州西柚教育信息咨詢有限公司。官網:youthM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