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翔商業內參》:內容泛濫的時代,要搶奪的是注意力資源

 

創客
熱聞
不裝
創傷
雞湯


在北京朗園Vintage羅輯思維辦公區最裡面的一間屋子,門前沒有掛常見的軟殼牌,只貼著一張紙,上面寫著《李翔商業內參》。

 
推開門,李翔正在裡面辦公。

 
2016年6月,做了12年商業記者的李翔,選擇轉型,做《李翔商業內參》,定位為「你的私家商業知識秘書」,為用戶提供高頻、有用的商業知識。

 
雖然他一直強調自己不是在創業,因為他的產品根本不是風險投資人眼中典型的創業項目,很難做到利潤上的高增長。但是《李翔商業內參》上線剛幾個月,已經有超過6萬多人願意掏出199元,付費訂閱,訂閱額超1200萬。

 
作為中國最好的商業記者之一,李翔說「我不寫博客,微博也不怎麼寫,沒有微信公眾號,這麼一個跟互聯網絕緣的人,卻做了這麼一個東西。」
 
說起創業,連他自己也覺得驚訝,不過這次轉型,也不是頭腦發熱的衝動。

 

我為什麼要做《李翔商業內參》


 我做過十幾年的傳統媒體,當過記者、出版人、主編。近幾年,傳統媒體的商業模式受到很多挑戰,雜誌經營的壓力很大,媒體與廣告之間本應存在的「防火牆」,已經被原生廣告沖垮。我會被迫做一些自己不太願意做的事,心裡有很多衝突和矛盾。


 李翔

一方面,我們在學校裡學習的新聞學,告訴我們要對所刊登的新聞負責,不能發軟文,要有社會擔當,這也是我的價值觀。

 
 但一方面,我的手下有幾十個人,他們也要吃飯。既要堅守自己的價值觀,又要對得起手下員工,這兩件事情很難兩全。

 
做了這麼久的新聞,我產生了很多困惑。有時候,我做了一篇很有價值的內容,採訪了四五十個人,寫了一兩萬字,但閱讀量只有幾千,這真的是一件很挫敗的事情。

 
以前大家看我寫的報導,會說寫得好,才子文章。但是現在看完會說:好長,眼已瞎。

 
好吧,我自己也很好奇,現在這個時代,什麼才是好的東西?怎麼能夠在移動互聯網背景下,做出有價值的內容,價值到底該怎麼體現?
 
我與羅振宇很早就認識,之前在工作上遇到過幾次,但我們之間真正比較深入的交流,是去年幫他做跨年演講《時間的朋友》策劃。

 
做雜誌時,我很難對每篇文章都逐字修改,最後定稿那幾天,他、我、他的助理,我們就在會議室裡面,通宵研究每個句子,怎麼表述更好,邏輯是否嚴謹。最後,他們的活動反響很好,票也賣得很好。

 
對比之前我們做的一些活動,雖然也能請到大咖來,但是為什麼就很難商業化,賣不出票呢?
 
問題可能就出在內容本身上。大佬們來,是給你站台,還你一個人情,講15分鐘,可能都沒好好準備。但是羅振宇做的這個東西,經過反復推敲,內容的品質很高,對用戶有價值。

 
只要有機會坐下來吃飯,我就會跟老羅聊,怎麼辦呀?怎麼轉型呢?因為他更懂移動互聯網,大家的想法也很一致,就是要做高品質的內容,做付費內容。最後我們選擇與羅輯思維合作推出了《李翔商業內參》。

 

《李翔商業內參》的價值是什麼?

 
你知道美國的中央情報局怎麼產生的嗎?
 
當時杜魯門說,有沒有人能夠把昨天發生的事情告訴我?可能他當時只想有人用10分鐘、15分鐘告訴他,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就這樣產生了一個龐大的信息采集機構。

 
內容泛濫的時代,注意力是稀缺的資源。每天都有各種各樣的內容和信息在搶奪用戶的注意力,以免費為誘餌,交換你的時間。這時就需要有人幫你提煉有價值的內容,用高效率的方式,獲取高質量的內容。

 
我第一次知道《戰爭與和平》,是看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當時我就很好奇,《戰爭與和平》是什麼東西,所以後來才會找來讀。




在這裡,這部電影就是一個入口,引導我去讀這本書。《李翔商業內參》也是這樣,它是一扇門,可以提供遇到更多觀念、模式和聰明想法的入口。

 
《李翔商業內參》每天整理8-10個條目,從國內外報紙、書籍、雜誌、網路上搜尋有價值的內容,重新改寫,提煉要點。每條更新下面都打上標籤,比如「可做談資」、「可放入PPT」、「可開會時引用」。

 
短消息的模式是羅振宇想出來的,和《世說新語》的方式類似。我一開始打算做類似特稿的長文章,但很難保證文章的頻率和質量。至少就我的能力而言,很難每天生產一個很牛很深度的內容。

 
在短消息的後面,往往會有我的看法評論和註釋。我點評不是中立和客觀的,有個性化的東西大家才喜歡。

 
點評也是一家之言。2008年金融危機時,花旗CEO說過一句話:金融危機好像在一場舞會上跳舞,只要音樂沒有停止,就不能停下。

 
這句話傳遞的信息非常豐富,每個人的理解也不一樣。有人說花旗作為世界最大的銀行,CEO的態度是多麼的傲慢;有人說哪怕是最有權勢的銀行,面臨這種危機也是無能為力的啊!
 

為什麼要做付費訂閱?

 
關於媒體未來的商業模式是什麼?有各種各樣的討論,有人認為應該是包養的形式。一個大公司或者大機構,買一個媒體,然後資助它,讓它去生產內容。我不太相信這個,我始終相信的,你生產有價值的內容,用戶就會願意付費給你。



 
如果我做免費,為了吸引點擊率,我有一定要做很多博眼球的東西。為了盈利和點擊率,我肯定會發軟文,並且我要追求10萬+,不到10萬+,有什麼價值呢?
 
但是付費之後,我要為人家負責,我要提供有價值的內容,這才是媒體人的初心和價值所在。

 
只有付費的,才是可持續的。注意力是我的資源,而付費就是注意力的定價。我們提供價值內容,幫你節省注意力,看我們工作很辛苦,很努力是不是應該要付費呢?
 
因此,我們選擇了付費這樣一條窄門,倒逼著我們成長。現在我整天在琢磨推敲,內容怎麼能更好,對用戶更有價值。如果我要做免費的,我覺得我壓力很小了,就完全沒必要這樣逼自己。我關注的點就是點擊量而已,它會引導我們走另外一條道路。

 
有時候會覺得我的用戶很可愛。端午節那天,我們也更新了,有個用戶就說:李翔桑,我們都休息的時候,你也不要更新。我們昨天晚上沒更,又有人過來說,你怎麼還不更新,難道這個APP出故障了?
 
每天都會有很多留言,留言的質量特別好,很認真,有的時候我都汗顏,就盡可能的回復他們。

 
所以我感覺,當你願意去嘗試一些有價值的東西的時候,大家還是願意幫你的這個忙的,因為大家願意看到對的事情發生。

 
采寫/ 曾慶雪、王曉蕾
感謝閱讀


新京報重磅推出創投新媒體平台魅客網,網址:www.xjbmaker.com。點擊「閱讀原文」,輕鬆報名參與尋找中國創客第二季。↓↓↓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BornforMaker!在這裡,遇見最棒的創業者和投資人!

微信號:xjbma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