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從歷史保護建築到廢棄的工廠廠房,
從破舊的鄉村民居到年久衰敗的大廈樓宇……
舊建築根據原本的不同類型和用途,
在改造更新的方式上更是千差萬別。
在本期專題中,
我們用若干近幾年完成於國內的建築新生案例,

去感受建築新生帶來的「新」與「舊」
在空間敘事中的疊合共存,
引發時間和空間文化再生產的思考。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先來看看一個新鮮出爐的國外建築新生案例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新生後的羅馬尼亞文化宮——這座位於羅馬尼亞Blaj最初被建造來舉辦文化活動的文化宮始建於1930年代,1960年代經歷過第一次改造,成為劇院、圖書館、博物館等功能空間,直到1995年的一場大火燒毀了大部分的建築,破壞最為嚴重的是屋頂和大廳。在羅馬尼亞Vlad Sebastian Rusu建築事務所歷經4年多的改造後,終於煥然一新!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大廳的改造前後對比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走廊的改造前後對比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建築改造後的樓梯設計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經過改造後的內部多功能空間,即可人工照明,又可自然采光。

在中國城市化進程加速的背景下,許多標新立異的嶄新建築平地拔起,與之反差強烈的是,更多的老舊建築卻在無用的尷尬中寸步難行,直至生命衰竭。在目睹了粗放式的大拆大建後,我們是時候放慢腳步停下來,不再一味地追求「新」的建築,而是用理性、環保以及長遠發展的設計思維,去探求建築的「新生」。




 1  

富陽文村民居

隱形城市化的美麗鄉愁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王澍
著名建築設計師,中國美術學院建築藝術學院院長
杭州富陽區洞橋鎮的文村,作為浙江省住建廳和中國美院推出的省級「美麗宜居村莊」試點項目,是建築師王澍主持設計的第一片農居群落。在王澍看來,未來的鄉村,其實可以想像是一種「隱形城市化」的狀態:有生態的環境,有傳統的歷史,有現代化的生活。但改造一個村落稱不上「化」,要是三五個連成片,坐兩站村際公車,轉個山遛個彎就能到達另一個村莊。這隱含著一種密度和自然同時並存的新型城市結構,正是他要找的「種子」。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從2012年開始,王澍和同是建築師的妻子陸文宇一趟趟地奔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莊,用灰、黃、白的三色基調,以夯土牆、抹泥牆、杭灰石牆、斬假石的外立面設計,呈現他理想中的美麗宜居鄉村。新建民居房屋呈敞開式,所有隔斷都用木幕牆來完成。民居依溪而建,外牆抹泥用的是本村的黃黏土,工藝也是當地老祖宗的夯土技術,黃黏土經過了水洗、粉碎、篩選,加上新型的化學配方,夯出來的牆體堅韌、光滑且透氣。民居大部分都是就地取材,採用杭灰石外牆、蓋老瓦片。他一直倡導村居建設要「自然地建造」,用合適的材料和辦法,來做到節能保溫、循環利用等現代生活的理念,這也是王澍作品的最大特點。這些農村建築改造實踐「前線」所使用的真實材料,被王澍帶到2016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的現場,展示的效果直觀而令人震撼。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文村村居背靠一山,形似毛筆,當地人稱文筆峰。在文筆峰一側,有一眼終年不會幹涸的小泉,形似硯台。因村內有筆有硯,故名「文村」。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他在文村設計建造的24幢農居房,從規劃到落地,整整花了3年時間。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從2010年開始,王澍就對浙江全省的傳統村落做了為期4年的實踐調研,文村則是王澍調研中的一個驚喜。村內至今有40餘幢建造於明代、清代、民國三個時期的古民居,且保存完好。各個時期的農居形態各異,高低錯落,相得益彰。


地址:杭州市富陽區洞橋鎮文村

 2  

上海玻璃博物館設計新館

工業遺跡的煥「芯」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Tilman Thürmer

來自德國,Coordination Asia(協調亞洲)主持設計師
 
片區式的工業遺跡是很多城市並不罕見的獨特景觀,它們可能並無特別高的建築價值,卻作為歷史的見證而有著特殊的存在價值。成功的改造設計能將這些冰冷的建築激活,重新發揮更大的社會價值。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在遠離上海市中心的寶山,德國建築設計師Tilman Thürmer在過去5年持續改造設計的G+玻璃主題園,最近新亮相了一個新改造樓—兩層共2100平方米的設計新館「Design Wing」。作為包含了30棟不同體量工廠建築的原上海玻璃廠廠區,Thürmer在最初設計整個園區時的思路是盡量讓建築本身保持低調,而在內部以及展陳設計上突出玻璃這種材質的獨特魅力。設計新館所在樓原是一個存放金屬部件的倉庫,設計師用一座全新的彩虹橋連通了主館。內部的改造大膽徹底且天馬行空—與主館的凝重內斂相比,以極淺灰為主色調的新館更加通透明亮。


倉庫原本的內部面貌已無從復原,但幾處特意保留下的建築細節仍頗具玩味:一角粉刷過後仍看得到砌磚肌理的磚牆,一根裸露的水泥柱子,一段起點已被封入牆體的樓梯。「留下這些痕跡,引人聯想,會比較有人情味,」Thürmer說道。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連接著玻璃博物館主館和設計新館之間的彩虹橋,遠遠望去頗有些超現實的意味。彩虹橋左右兩側玻璃的特殊塗層,使其色彩能隨著光線和視角的不同而變幻莫測,頂部LED屏動態地顯示著觀眾的行進方向。最神奇的是,在夜間從外面看「彩虹橋」,它就變成全透明的,只見得LED的光影在其中劃過,一如天空中的流彩。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一層展廳的樓梯處,文字遊戲在鏡面效果下和觀眾之間形成有趣的互動,充滿幽默感。


地址:上海寶山區長江西路685號


 3  

Temple東景緣

修舊如舊,復述光影的故事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溫守諾

來自比利時,Temple東景緣創始人之一

林凡

來自中國,Temple東景緣創始人之一
2012年,在溫守諾(Juan van Wassenhove)和林凡作為創始人之一的Temple東景緣以「修舊如舊」的方式完成智珠寺修繕後的第二年,智珠寺建築群獲得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亞太地區文化遺產保護優秀獎」。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位於紫禁城東北方的Temple東景緣,原本是有著600多年歷史的皇家禦用印經廠,也是當時藏傳佛教活佛在京城居住和舉辦宗教活動的聖地。而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國營工廠先後在這裡設置廠房,最後一次征用竟是作為廢品回收站,此後一直處於破敗荒廢的狀態。溫守諾和林凡當初走進智珠寺,面對這樣一個項目,他們做了整體規劃:保留每個時期所留下的典型建築特徵,優先保護古建,不再新建建築,保持原貌。智珠寺的「修舊如舊」即是「古建修繕」,在長達五年的修繕期,溫守諾和林凡前後換了四個建築工程隊。在他們看來,古建保護最完美的做法就是適當的保護加上合理的利用。Temple東景緣保留了寺內各重要時期曾有的印跡,並精巧設置了人們在院內活動流向:中間大殿用於舉辦大型文化活動, 1960年代的電視機廠廠房改建為餐廳、同一時期打造的影壁則用於夜晚時分放映藝術電影,東西兩邊僧房被改建為常年展出中國當代藝術作品的畫廊和客房,而北邊的平房因更加私密,適合私人活動。他們還請來了世界級燈光大師Ingo Maurer設計了整套燈光系統。除了空間外,Temple東景緣還對聲音和氣味進行管理。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在溫守諾和林凡看來,Temple東景緣一直未完成。「如果你做文物保護,應該學會該有的等待。我們有個比喻,古建就像老人的身體,不可能通過一台手術返老還童。最好的方法是與她一起慢慢變老,並一直相伴左右。」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燈光大師Ingo Maurer設計了Temple東景緣的整套燈光系統,他所使用的燈飾材料極簡、環保, 且極富現代感。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Lounge」的會客廳內收藏擺放著各種經典設計單品。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Temple東景緣邀請知名藝術家James Turrell特別打造了永久裝置「Gathered Sky」,建築空間明暗對比有如中國國畫,有留白有細節。對頁:大殿定期作為電影放映場所,放映Temple東景緣片單上的經典電影,希望人們能從另一個光影的角度理解建築本身。


地址:北京寺西城區沙灘北街23號

 4  

內盒院

北京老胡同裡的現代生活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何哲(左)

眾建築設計事務所,合夥人之一

沈海恩(中)

眾建築設計事務所,合夥人之一

臧峰(右)

眾建築設計事務所,合夥人之一
眾建築的內盒院項目不僅入選了這次2016威尼斯建築雙年展,還繼Architizer A+的「低造價住宅」評審獎和「小型住宅」大眾獎、WAF世界最佳「新與舊」建築大獎、Red Dot紅點獎之後,又獲得了Archmarathon「改裝∕改造」類別大獎。內盒院在本質上是個「房中房」。它是一個預制模塊建造系統在老舊四合院建築中應用的統稱,這個系統通過在老舊四合院中置入預制模塊內盒,為生活在老舊四合院中的人們提供符合現代生活質量標準且節能高效的居住環境。

作為大柵欄領航員計劃項目,內盒院是北京城市更新的一個試點。隨著人口的遷出和建築的老化,大柵欄區域內老舊四合院中留下了越來越多的空房,殘舊破敗。而對於在地居民來說,修繕老宅或新建房屋都不易做到,因為這意味著高昂的花費。眾建築開發出一套新型的預制PU復合夾芯板系統,這種板材整合了結構、保溫、門窗、電線、水管、插座以及室內外表面。具有重量輕,安裝快捷,運輸方便等特點。同時內盒院完全保留原有的老建築,通過插入的方法提升使用功能的質量,從而延長了老建築的生命。眾建築自身把內盒院的形式稱為觸點型的「針灸」規劃改建的成本讓老百姓能夠承擔得起,原有居民願意留下來,並且吸引更多年輕人回到內盒院居住,讓人的代際更新在老城區裡轉動起來。內盒院有種魔力,讓很多事情慢了下來,有了思考的緩沖空間,也讓傳統的市井生活依舊延續。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內盒院根據采光、空間利用率、減少鄰居間的影響來進行改建,出來造型千奇百怪但環保節能。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眾建築設計事務所的辦公所在地就是大柵欄的一個內盒院項目,他們把其作為日常生活的觀察站。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內盒院與日常工作生活相融合,而院子裡擺放著眾產品的家具,所有項目都飽含「people」的想法,促進人更多的交流和使用。內盒院保留原有的老建築,通過插入的方法提升使用功能,從而延長了老建築的生命。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大柵欄區塊內

 5  

國美民藝博物館

舊建築材料的新生啟示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隈研吾(Kengo Kuma)

著名日本建築設計師,隈研吾建築都市設計事務所創始人、主持建築師
杭州的中國美院象山校區曾因著名建築師王澍的獨特設計理念聲名大噪—以從拆遷現場收集來的舊瓦、青磚、石板等帶著歷史感的傳統材料,構築了充滿尊嚴和美感的建築,使得原本遭棄的「廢料」在新的建築上以一種智慧的方式復活,並繼續有機地生長。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此為前因。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同樣在象山地區的一處山坡上,建造了一個迄今為止他本人最滿意的建築作品—國美民藝博物館。這裡原本只是山坡上的一方茶園,博物館就像天然從山坡上長出來的一樣,將隈研吾「讓建築消失」的風格詮釋得大象無形。隱沒於山林之間,依著山勢地形而築的建築仿佛能感知地形的起伏,每一個以菱形為構造的單元館體都有著獨立的屋頂,從外觀上看,仿佛一個屋瓦連綿的中國傳統村莊,毫無侵略性或違和感。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作為全新的建築,國美民藝博物館似乎不屬於「建築新生」的討論范疇,但其令人過目不忘的由不銹鋼鐵絲串聯起的瓦幕牆,使陽光穿過大面積的瓦幕牆呈現出美輪美奐的光影效果,能從建築材料的角度讓人感知另一種層面的「新生」啟發。似乎是想和王澍的設計有一個對話,在隈研吾的設計中,用於博物館牆屏和屋頂的幾萬多片瓦片收集自當地江南民居中最常見的房屋舊磚瓦,讓建築能更自然地融入到所處的地貌中。盡管在具體的建造實施過程中因條件所限沒能按原計劃進行,最後所用的瓦片都是專門為博物館燒制的,但這種將可回收的舊建築元素構築新建築中的概念,仍不失為一種另辟蹊徑的建築新生思路。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從空中俯瞰國美民藝博物館,菱形的瓦片屋頂連綿起伏,充滿美感,和周邊的自然環境和諧共存。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江南傳統民居中常見的瓦片用不銹鋼鐵絲串聯起來,組成了博物館別具一格的牆幕。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陽光透過瓦幕牆,投下斑駁而靈動的光影效果,美輪美奐——這也提示著我們,原本遭棄的「廢料」經過回收再利用,能在新的建築上以一種智慧的方式復活。


地址:杭州西湖區轉塘街道象山路352號中國美院象山校區



 6  

北京人文藝術中心

仿古建築再造懸浮森林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如何將藝術與生活,或者藝術與城市建立起日常聯繫,一直是城市發展所思考的問題之一。因為通常美術館總是給人很正式的感覺,似乎並不是為日常生活敞開大門。而藤本壯介在北京的第一個建築設計項目——北京人文藝術中心,則讓藝術與大眾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北京人文藝術中心之前是一間私人會所,為混凝土仿古建築。作為傳統北方四合院建制,其建築風格外觀規矩,中線對稱,院落寬綽疏朗,四面房屋各自獨立。在保留原有建築的原則下,藤本壯介在四合院格局中引入「懸浮森林」的概念,通過他標誌性的玻璃材料與綠植,將地上與地下空間連接起來。院落中央挖開形成的下沉式空間,上方用透明玻璃覆蓋,並栽種樹木,這樣無論是地面的東西廂房還是地下的透明空間都成為各自獨立的展廳。人工與自然、傳統院落與當代建築理念在這裡有機結合,成為一個開放包容、擁有超過2000平方米的綜合性開放空間。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五道營胡同3號



 7  

北京故宮紫禁書院

百年故宮的千年馨香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成立於1925年,在明清兩代皇宮及其收藏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北京故宮博物院是中國最大的綜合性博物館。而其下屬的故宮出版社主要出版與之相匹配的文化類書籍。於是梁建國設計的紫禁書院,利用一個在紫禁城裡過去的空間向世人展示書籍典藏,並有身臨其境的體驗品讀。「在偉大的歷史和建築還有經典的文化書籍面前,特有的閱讀環境能讓所有來到這裡的人放下驕躁,變得謙卑平和。這難道不是我們閱讀時應該有的心態嗎?」為展示濃縮歷史的書籍,也為盡可能地保護古建,紫禁書院以故宮的歷史演變、文化傳承為基礎,設計語言當代又與原建築有機地結合成一體:對稱簡約的高大書架、古樸雅致的會客區、品茶休憩的茶座,無不透露出紫禁城600年的文化底蘊。室內保留了原有立柱,頗有明清感覺的高大書架設計成等距格子。會客區保留了故宮的門窗形制,細密的竹簾半遮半掩,宮燈造型的吊燈採取鏤空設計。淺色實木桌椅點綴在空間中,用棉麻地毯將室內整體格調進行了統一,一派自然古樸、文墨書香之氣味。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景山前街4號



 8  

深圳藝象iD TOWN國際藝術區

優化的有機發展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已漸漸退出歷史舞台的工業建築遺跡,迫切地面臨著新生的需求,正如位於深圳的藝術創意產業園「藝象iD TOWN國際藝術區」,其前身正是建於上世紀80年代的鴻華印染廠。由何健翔和蔣瀅擔任主持設計師的廣州源計劃建築師事務所(O-office Architects),將原整裝車間廠房改造成了一個美術館,其構想源於對這座空置廠房縱橫向剖面空間的重新敘事組織。將新的建築體植入到舊廠房構架的超尺度空間內,營造出一個多重內外的空間邏輯,並在「內」與「外」之間建立一個介於空間上的新與舊、時間上的過去與將來的特殊區間。被懸置在廠房空中的黑色鋼板盒體是作為核心內部空間的主展廳,首層架空的開放空間經過區隔不僅劃分了不同功能的空間,還與戶外景觀相連,營造出一個流動的半戶外空間敘事,亦動亦靜,亦自然亦藝術。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深圳藝象iD Town設計酒店是由原鴻華印染廠員工宿舍改建而成的。這幢依山而建的四層磚混結構建築荒廢多年,廣州源計劃建築師事務所在保留建築原有布局的基礎上,從兩個方面進行了建築的新生:將內部中間宿舍走道連同建築基礎配套進行更新,一層被改造為符合青年社群公共交往的空間;使用黑色鋼材和大面積色彩斑斕的玻璃改造了建築立面,向外凸出的盒狀玻璃窗塑造了有趣的立面開窗,重建了內部居住與外部自然的互動的景視界面。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地址:深圳市大鵬新區葵湧街道辦官湖社區葵鵬公路106號



 9  

香港偉業街133號

新材料新肌理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在城市化程度已頗高的香港,舊樓改造已經成為普遍又迫切的建築課題。曾經以工業為核心的觀塘地區正在面臨產業轉型,舊工業大廈的未來命運也是城市新生重要的一部分。由著名荷蘭建築師Winy Maas(MVRDV事務所合夥創辦人之一)參與設計並於上月完成的觀塘「偉業街133號」改造項目,也不失為一項活化成功的建築新生。舊工業大廈一改原貌,脫胎換骨為幾乎全透明的玻璃辦公樓—從地板到樓梯道到大堂的水晶吊燈—玻璃作為最主要的改建材料,幾乎貫穿於每一個角落,打破了原本的破舊閉塞面貌,營造出完全開放通透的環境,甚至還設計了罕見的室內露台,令自然光可以照射進辦公空間。「偉業街133號」所在的位置可以遠眺九龍東的迷人海景,輕盈的玻璃設計也與之相得益彰,呈現了綠色又時尚的建築新生。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地址:香港九龍觀塘偉業街133號

— 有關建築更新話題 —

盡管歐美城市在「建築更新」方面已經累積了多年的實踐經驗,但中國仍在經歷著不斷的探索。近幾年在國內,「新生」的話題也在持續發酵,無論是專業領域的建築師們,還是大眾,都正在並持續投以熱切的關注。


建築的新生,實則是一種社會發展的常態,緊隨著城市更新甚至是鄉村發展的步伐,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在探求生活方式的「新生」。讓老舊建築以何種方式重獲新生並重回人們的生活,成為很多建築師們面前的挑戰,其難度甚至超過設計一個全新的建築。新生的背後,不僅蘊含著設計的智慧,更傳達著建築師的人文思考,好的思考和設計,才能點石成金。引用同濟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童明的觀點:「城市更新所關注的不僅在於通過明晰性的築造來更替已經過時、失效的身體和功能,而且也需要在既有的城市背景中完成每一次有關環境與機能的梳理與整合,通過連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推進有關社會網路的動態織造,引導個體建築與場所精神之間的那種既特殊又普遍的關係,從而將過去、現在與將來連接在一起。」

更多詳細內容,請見《ELLE DECORATION家居廊》2016年7月刊專題《建築話新生》!

攝影|Cosmin Dragomir、Eiichi Kano、蔡雲普、
Johan Sellén、Philippe le Berre、Santiago Barrio、Boris Shiu、張超

圖片提供|東方IC、 隈研吾建築都市設計事務所、Coordination Asia Ltd.、
Temple東景緣、眾建築、集美組、源計劃建築事務所、
MVRDV事務所、北京人文藝術中心、
Vlad Sebastian Rusu Architecture建築事務所

編輯LEE、Lv Min

編輯助理陳勵敏

DECORATIONMORE

如何鑒別真美人?上貴妃榻拗個造型,拍張硬照便知!|設計課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300多年過去了,歐洲貴族、可可香奈兒的最愛「科羅曼多」風仍在吹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你們對水泥的「誤會」太深,它才是簡約時尚的美學鼻祖!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本文為《ELLE DECORATION 家居廊》版權所有,

歡迎轉PO朋友圈;
 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除了拆!王澍、隈研吾等大師給老建築新生命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與設計一起生活。《ELLEDECO家居廊》全球25個版本,最受歡迎的室內設計與生活方式雜誌。

推薦閱讀:

》生不出男孩被婆家逼走,獨自養兩個女兒流落街頭,如今她是身價60億的水餃皇后!

》她是中國史上最強女海盜,讓多少洋人感受過被她支配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