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學草書,可以走這個路徑

學習草書首先遇到的就是「識草」的問題。這一點與學篆有相似之處。字尚不能識又怎樣去寫呢?當然,這裡所說的不是必須將所有草字全認下來後,再解決書寫的問題,而是說識草是學習草書的一個前提。實際上,是邊解決「識」又邊解決「寫」,二者或者說同步的。

草書最大的特點是偏旁部分的符號化,這是與其它字體最明顯的區別之一。同是一個草字符號可以代替幾個甚至十幾個部首或小結構。這裡都有一定的法則和規律可循。因此,初學草書首先須對符號的識記和臨字下一番功夫。某一個符號可以代替哪些部首,是必須要疏理清楚的,而且要準確的記下,能做到這裡邊一步,對識草是大有裨益的,也可以說是識草的一個捷徑。

另外,草字的點畫十分省略,一個十分繁復的楷字變成草書後則成了簡單的幾筆。省略使得草字更趨複雜難辨,對這類字就要謹細地分析,查其點畫中哪些是「實筆」,哪些是「虛筆」,這樣才好辨其「原形」,同時抓住寫草的要領。

草書是一種十分科學的字體。它有著自身嚴格的「草法法則」,而且是十分規範和有規律可尋的。草書的「草」不是「潦草」的意思,而是有「簡、快、捷」的意思。我們學習草書尤其要注意恪守草書的法則,「任筆為體,聚墨成形」,不顧草法的要求是習草的大忌。

因此,習草務必先尋規入矩,取其規範、平正一路者入手,尋其法,求其源。循序漸進,日日積累,識草自不難為。待對基礎有定,再擇古人法書為范繼而習之。

學習草書可以師從的書家及字帖

1、蕭衍《草書狀》:蕭衍即梁武帝,南朝梁的建立者,長於文學,善音律,並精於書法。《草書狀》開始說了一些諸如「二王父子為兄弟 ,薄為庶息(妾生的兒子),羊(欣)為仆隸」之類的狂話。他的論述對書法技巧和鐘王藝術成就的特點,提出了一些看法,頗精到,強調了「飛走流註之勢,驚涑峭絕之氣,滔滔閒雅之容… …」。認為草書應是「古英儒之撮拔,豈群小、皂隸之所能為」。對做草書的書家提出了人品、氣質方面的要求,。大段鋪陳的語言,讚頌了草書的姿態,與前幾篇基本相同。

2、虞世南《筆髓論。釋草》:虞世南,字伯施世稱虞永興,唐初書法家。首先是說寫草書的運筆技巧,從筆毫分內、外來看,虞用的仍是晉人的筆法,即孫過庭《書譜》墨跡展現的那種稍運側鋒的筆法。他認為寫草書,筆的揮運與情緒有關,心情縱逸筆自然就快,書性已盡就自然停止,特別可貴的是他指出:「兵無常陣,字無常體矣;謂如水火,勢多不定……」。可見這樣的楷書大家,講起草書來也不是一味強調法度,而是強調自然意趣的。

3、孫過庭《書譜》:唐代書法家,書學理論家,《書譜》是大陸書法史上著名的書學論著,闡述正章二體書法,見解精辟。他闡述了草書,乃至書法藝術最根本的東西。首先指出心與手的統一,是書法創作的源泉、根本。揭示了真書與草書最本質的聯繫,即點畫與使轉,點畫構成真書的形體,使轉隱藏在筆畫之內,決定點畫的方圓曲直,呼應、顧盼。草書則是有使轉決定字型的,而點畫的薄厚鈍利,可以顯現出作者的性情。孫是主張兼通的,只有兼善各種書體,寫出他們的風神、力度,賦予他們優雅的姿態,才可以自由的抒發作者的情感。《書譜》是研究書法的人必讀的文字。

4、張懷灌《書議》:唐開元時的書法家、書法理論家,有《書議》《書估》《書斷》等著作流傳。《書議》中「囊括萬殊,裁成一相」這句話非常著名,揭示了書法藝術的最本質的的東西,書法作品中,沒有任何具象的東西,單他卻有生命、有動態、有神采、有氣勢,可以囊括自然界的萬物。而他最基本的元素就是「一畫」。草書的藝術魅力使這樣一位善於文辭的專家也感到語言的乏力了。

5、《書斷》:所錄皆古今書體及能書人名,各述其源流,系之以讚,記述頗詳。上卷收錄十種書體,末為總論一篇;中卷下卷分神、妙、能三品,每品各以體分,神品二十五、妙品九十八人、能品一百零七人,此兩節詳盡準確的講述了章草、今草的產生與發展,及兩種草書的藝術特徵,為後人反復引證,是權威的論著。

6、《六體書論》:為張氏奏禦之作,六體者:大篆、小篆、八分、隸書、行書、草書,末一節論執筆法甚精。提出從文字演進的程序上看,草字應是最末一個環節,而他「探於萬象,取其元精」,似乎與最象形的篆籀相鄰,草書是純意象的。它「字勢生動,宛若天然」「實得造化之姿,神變無極」,「妙造自然」,又用簡單的語言,比較了張芝與二王,認為張芝是祖,二王是嗣,王羲之「雖損益合宜」但離「風骨精熟」還「去之尚遠」。

7、黃庭堅(1045—1105):北宋詩人、書法家。字魯直,號山谷道人、涪翁,與蘇齊名世稱「蘇黃」,開創江西詩派,兼善行草書。用筆以側險取勢,縱橫奇倔,風韻研媚,自成格調為著名的宋四家之一。有《山谷集》法書碑刻有《狄梁公碑》《清源山谷釣台詩》墨跡有《王長者、史詩老墓志銘》《華嚴疏》《杜甫寄賀蘭 詩》《諸上座帖》

8、米芾 (1051—1107):北宋書畫家,字元章,號襄陽漫士、海嶽外史人稱「米南宮」。能詩文,擅書畫,精於鑒別好收名跡。行草書能取前人所長,用筆俊邁,有「風檣陣馬,沉著痛快」之評。存世書法有《蜀素帖》《虹縣詩》《向太后挽詞》《苕溪詩》著有《書史》《畫史》《寶章待訪錄》

9、趙佶(1082—1135):宋代皇帝書畫家,書畫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對中國古代書畫的發展有過重要的貢獻。書法師從黃庭堅,後自創一種瘦勁鋒利,如屈鐵斷金的瘦金體。草法飛動,氣勢奔放,筆鋒勁力,時見其「瘦金書」筆勢,節奏緊湊,一氣呵成,有如疾風驟雨,飛馳而下。說明此皇帝草法之純熟,成竹在胸,洋洋灑灑酣暢淋漓,意在追求唐人的狂草,但其圓熟浮華之氣 ,時可能有之。《草書千字文卷》

10、趙構(1107—1187):即宋高宗,其書法所得頗深。草書《洛神賦》為高宗晚年所作,圓潤秀美,古雅遒勁,章法整飭工穩,字與字不相連屬,時出章草筆意。其在書法上不斷的追求,有幾次變化,他在《翰墨志》中寫道:「愚自魏晉以來,至六朝筆法,無不臨摹。或蕭散,或枯瘦‘或遒勁而不回,或秀異而特立。眾體備於體下,意簡尤存於取舍。」 《洛神賦》草書卷是初學草書的好范本。

11、祝允明(1460—1527):字希哲,號枝山,明代大書法家,造詣深厚,運筆豪縱狂放而法度嚴謹,行筆沉著痛快,一氣呵成。他的詩文書法,才氣橫溢,與唐寅、文征明、徐禎卿合稱「吳中四才子」。擅長真、行、草各體書法,兼收並蓄,融合變化,自成一家,早年作書開發精謹,後放筆作草書,勁健奔放,格調雄奇。晚年作品「草書詩卷」內容為書詩三首,當時是與友人雲莊聚會,酒酣興至,又以王氏紙墨精良,回憶舊句,奮筆疾書,揮灑縱逸,氣勢奔放,確是其晚年狂草大字的得意之作。《懷星堂集》《自書詩卷》

12、文彭(1498—1573):字壽成,號三橋、漁陽子,文征明長子。工書,善畫山水、花果、竹,有擅長篆刻,後世奉為「印家之祖」。《三吳楷法跋》稱他「少承家學,善真行草書,尤工草隸,咄咄逼其父」。「草書盧同詩卷」是其晚年之作,全卷神融筆暢,氣勢磅礴,頗似其父所作大草書風,而更為放逸,以疏朗流麗勝。

13、王寵(1494—1533):字履仁後改履吉,好雅宜山人。擅長書法,學鐘、王,出入虞、褚間行書疏秀出塵,小楷妙得晉法,文征明後推為第一。王寵的這件自書詩冊為38歲所作,氣度溫和,圓潤中透出晉魏風骨,散逸中愈見法度功力,特別是他臨帖的感覺極好,能把閣帖拓本的意味表現出來。著有《雅宜山人集》《東泉志》。

草書分為章草、今草兩大體系。啟功先生說:漢代草書簡牘中的字樣,多半是漢隸的架勢,而簡易的、快速的寫法。直到漢魏之際以至晉代,才有筆畫姿態和真書相似,字與字之間有顧盼甚至有連綴的草字。前者是舊隸體的快寫體,後者是新隸體也就是真書的快寫體,後人為了加以名義上的區別,對前者稱「章草」,後者稱「今草」。

章草得名的理由,過去有幾種說法。有的說因東漢章帝提倡而得名,有的說因可以施於章奏而得名,有的說因《急就章》的章字而得名。漢代人只稱草書,到了魏晉,出現了一種連綿的新草體,為了加以區別,必須把前面的草體命名,因為它比較規矩,所以名之為「章草」,章字有條理、法則的意思。而當時流行的新草體,自然被稱為「今草」。

學習草書要從章草入手,近代書家王世鏜說:目未寓章草,落筆多荒唐。但是,在今天多數人學書法的道路是由楷到行,然後逐漸學行草,在行草書中的草書多是今草,自然會從今草入手。無論從章草或今草入手,開始要把握好方向,取法要高,不可看到什麼人的字就學起來。最好從王羲之的《十七帖》開始入手,雖非章草,但很少有字與字的上下連綿,草法謹嚴而雍容灑脫,認真臨摹能為學習草書打好基礎。

同時還可以用背《草決歌》的方法記草字,每周記兩三句,用鋼筆或鉛筆寫一寫、劃一劃即可。按對臨、背臨到意臨的過程,持之以恒,從能夠寫出字形到臨出筆意、神韻。

祝允明的草書《山水障歌卷》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