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魚寢丨日本好色的「雜魚寢」風俗

通常情況下我們都會日本是一個好色的國度,的確日本色情業的蓬勃發展及日本從古至今的情色文化都對日本好色「形象」增添了不少的色彩。「神社」是日本人拜祭神的地方,同時也被認為是神居住的地方的。一般時候,人們參拜神社以表示對神的尊敬,並祈求祝福。但就是這種神聖的地方,卻時常出現了各種荒唐的事情。

這些「荒唐事」在後來形成了一種風俗,流傳了很長時間。

鄉村神社是日本古都京都附近的一個有名的神社,在這裡,曾經有過一個叫做「雜魚寢」的性風俗。在這裡的人們,每年都會找出一天的時間,根據這個風俗要求所有村民必須集中在這個神社的大殿中一起睡覺。不僅如此,睡覺中途不能離開,必須要等到雞鳴之後才可以回家。

這個時候,這個風俗最「特色」的地方就出現了,人們規定:「無論是村長的太太、女兒、女用人,還是男仆人,也不分老少,大家都睡在大殿上。唯獨今夜無論幹什麼都可以」。

有了這個規定,通常男人們會瘋狂地熱舞狂歡起來,因為此時他們不受任何管束,即便已婚婦女都可以為其所奸。

   於日本最大島嶼本州中南部的寂光院附近的大原神社,也和鄉村神社一樣流傳著這種叫做「雜魚寢」風俗。

只不過這裡的「雜魚寢」並沒有要求人們必須睡在神社裡面,但同樣是必學全體出動,必須參加這天的聚會。

這一天,在夜色漆黑中人們還在神社周圍等待聚會的結束。此時,你會發現很多天真無邪的少女四處逃跑的身影;也有即使被抓住仍然在反抗的女人;還有的女人在主動挑逗男人;還會看到兩個正在一起卿卿我我的戀人;更有趣的是兩個男人正在爭奪一個女人;有的男人抓住了年過七旬的老嫗而大吃一驚;還有的男人竟然制服了伯母……人們放蕩無羈地鬧作一團,有哭的,有笑的,纏綿混亂不堪。

日本的這一風俗其實不僅無視了婦女的貞操,更是縱容了強姦和亂倫的罪惡行為。這種極其不文明的風俗知道進入文明社會之後,日本人才漸漸將之摒棄。

日本在很長的一個歷史時期內實行「問妻制」,即男方前往女家訪問的制度,夫妻不同住,男方每隔一段時間來探望住在娘家的妻子,這有些和中國雲南瀘沽湖的摩梭人實行「走婚制」相仿。這是一種並不穩定的婚姻制度,夫妻雙方都很容易分手,另結新歡,甚至一面保持夫妻關係,一面另結新歡,這實際上還有群婚雜交的殘餘。如《古事記》記載,大國主命與須勢理姬結婚後,仍然到處「問妻」,引起了妻子的不滿。大國主命知道了妻子的感受,就在一次要出門遠行之時,借了歌謠的對唱,表明自己心中最愛的女子還是須勢理姬,後者深受感動,誤會冰釋,兩人又和好如初。

從全人類進化的歷史來看,一夫一妻制是伴隨私有制社會和男權社會的出現而出現的,那時,女子已經淪為男子的私有財產與附庸,所以那時出現的一夫一妻制決不是平等意義上的一夫一妻制,而是一個女子只能嫁一個丈夫,但一個男子除了娶一個妻子外,還可以娶許多妾,這就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即實際上的一夫多妻制。

在中國古代典籍上,對於從天子、諸侯直至大夫、士可以有多少老婆,有數不清的說法與規定。日本古代也是同樣情況。自進入平安時代後,雖然法令是規定一夫一妻制,然而一般男性除了戶籍上所登記的正室外,還擁有多名側室,人們也都默許這種狀況的存在。

在日本,社會的傳統性一點也不亞於中國,婚姻、家庭被看作是人生的一個必然歸宿,人(尤其是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齡如果還沒有結婚成家,就會被認為很不正常,甚至被人看不起。結了婚,生了孩子,才能有穩定感,才能得到人們的信任與尊敬,這種情況在世界大多數地方都是存在的,但是在日本,這種情況更為突出,更為強烈。在日本古代(現代社會也差不多),女人只有作為已婚的母親才會被完全看成是一個女人,不論丈夫是活著還是死了。因為在這種情況下,才可叫做「一人前」,這個詞的意思是「成年」和「可尊敬的」。

結婚既然是為了求得父母的歡心、為家庭和社會盡義務,那麼這種婚姻很難不受父母的干預,也很難建立在愛情的基礎上。在古代日本武士階層的道德觀點中,愛情和婚姻是兩件互不相乾的事情。個人的感情是無足輕重的,有時甚至和家族利益相對抗,那麼就必須為了維護家族利益而放棄愛情,否則就要被家族、社會這個龐大的機器碾得粉碎。這似乎是人類社會發展的一個共同規律,婚姻制度建立起來了,可是婚姻是不自主的,中國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悲劇,歐洲羅密歐和朱麗葉的悲劇,在日本古代社會也在一幕幕地重演,而且其嚴酷和悲慘程度比中國、比歐洲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日本古代社會,家庭絕對是父權制的,這也是這個傳統社會的一個突出標誌。父親是一家之主,無所不能,家庭成員沒有自由可言,這樣家庭才擁有自由,因為家庭不但是生產的經濟單元,而且是決定秩序的社會單位。成與敗,續與亡,不取決於個人,而取決於家庭。父親的權力是專制的,他有權留下孫子,而把媳婦、女婿逐出家門。他有權處死淫蕩的兒女,還可以將兒女販賣為奴隸為娼妓。他可以任意與妻子離婚,也有權娶三妻四妾。他可以對妻子不忠,在外面尋花問柳也無關緊要。當基督教傳入日本,宣傳納妾、通奸是罪惡之事時,許多日本人抱怨不已,認為它擾亂了日本家庭的和平。

在世界歷史上,包括在日本和中國的歷史上,婦女的地位在早期比在後期為高。自從出現私有制社會、即男權社會、夫權社會後,妻子淪為丈夫的私有財產和工具,發泄性欲的工具、生兒育女的工具和家務勞力的工具。在中國最古老的甲骨文中,「妻」「妾」皆從女,有長跪的形態,這都說明了女子在家庭中的卑下地位。

在中國歷史上,從夏、商、周這「三代」直至漢,是封建制度的形成與鞏固的時期,在這個時期有許多確定社會「綱常」(即社會結構、社會關係和社會秩序)的論述,其中女子必須服從男子、妻子必須服從丈夫、是核心內容之一。

中國古代的這種男尊女卑的觀念極大地影響了日本,社會以男性為中心,而女性應遵守「三從」–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當然這種影響只是外因,內因是隨著社會和歷史的變遷,男子的經濟地位提高了,同時還受著日本古代社會尚武精神的影響。日本古代的妻子除了在家庭中學習一些禮儀外,完全被剝奪了受教育的機會,似乎只是為了一個人而活著,即丈夫。妻子有絕對的義務為丈夫恪守貞節,如果丈夫發現妻子有不貞行為,可以立即處死奸夫和淫婦,對此,德川家康曾經明文規定,如果丈夫殺死淫妻而寬恕奸夫,則親夫當被處死。哲學家益軒也說過,如果妻子是個喋喋不休的長舌婦,則夫可休妻;相反,如果丈夫偶爾放蕩、野蠻,妻子就應該加倍地對丈夫溫柔體貼。

在這種觀念的長期影響下,日本婦女從古至今成為世界上最忠誠、最溫順、最勤勞的妻子,令中國婦女在某種程度上也望塵莫及。千百年來,在許多家庭中形成的一套規矩是:當丈夫下班回家時,妻子在門口跪而迎之,第一句話是:「您回來了。」第二句話是:「您辛苦了。」第三句話是:「感謝您為家庭所做的貢獻。」然後遞上一把熱毛巾、一杯熱茶。在大街上不時可以看到這樣的情景:丈夫在前面走,妻子在後面跟(大概這就是所謂「男先乎女」吧),而且背著、拎著所有的重的東西,丈夫則什麼也不拿,還不時斥責妻子「走得快一點」。

日本人還很崇尚母性,妻子在丈夫面前必須擔任兩重角色,一重角色是妻子,滿足丈夫的情欲,為他生兒育女;另一重是母親的角色,像關愛照顧孩子一樣地關愛和照顧丈夫。所以有些有了兩個孩子的女子會對人說她有三個孩子,這「第三個孩子」就是她的丈夫。在日本文化中,妻子對丈夫、女人對男人必須全身心地奉獻,為對方作出一切犧牲,這種觀念比中國古代的「妻為夫綱」還要強烈得多。

一些西方遊客對於這種情況會感到萬分的驚嘆和惋惜,日本的妻子真是最好的妻子,為什麼這樣「美好的」制度不能在西方流行呢?當然,中國古代的婦女對丈夫也很服從,很溫順,但是和日本婦女在這方面的禮儀化、規範化相比,仍舊要差一大截。日本人還很講孝道,他們的傳統觀念是在家庭中父母遠在妻子之上。公元8世紀時孝謙女皇就下令每個家庭必備「孝經」,全國的學生都必須熟記在心,除了武士以效忠主人為最高美德外,孝順成為日本人最基本最崇高的道德標準,效忠天皇也是孝道的一種表現。直到西方崇尚個人自由的風氣傳到日本之前,孝道一直是構成日本人道德的基礎,對基督教傳入時宣揚的人應遠離父母而近於妻子的理論,日本人一下子是很難接受的。

人類的兩性關係雖然建立了婚姻制度,但是有些性行為還是在婚姻制度以外的,婚外性行為就是一個重要的方面。在中國古代,男子婚後可以尋花問柳,還被認為是「風流韻事」,而對女子紅杏出牆則視為很嚴重的事,要加以十分嚴厲和殘酷的處罰,這主要原因是在父系社會中,男性要求女性生出確是出自丈夫血統的子女,以保證私有財產的繼承。日本古代也是如此,日本社會中的男權主義絲毫不比中國遜色,丈夫在外拈花惹草,妻子是沒有置喙的餘地的。

到了現代,情況有些變化。新中國建立以後,對男女關係控制很嚴,丈夫如果有婚外性行為,一定會被嚴懲不貸,被冠以「流氓分子」「腐化分子」,把婚外性行為看成是對婚姻、家庭,對社會穩定的嚴重破壞;只是到了市場經濟條件下才稍稍「開放」了一些,「包二奶」「小蜜」等才有所出現。在日本現代,夫妻關係處於平等了,男子在外拈花惹草的事雖然還是不少,但是多少受到些限制。

現在日本流行男女援助,一些結了婚的男人想找婚外的性夥伴,他們覺得妓女已經乏味,又怕得病;找固定的情人又沒有一定的經濟實力;找個臨時的女學生,青春可愛,錢不用花很多,也沒有什麼後顧之憂。這些姑娘陪男人吃飯、旅遊、聊天,也有去情人旅館的,他們再用這些錢來交男友,買化妝品。

   日本的男子,尤其是年紀大一些的男子,包括一些老板,很講道義,即使有「小蜜」也不會拋棄和他共患難的糟糠之妻。他很清楚「小蜜」是想他的錢,不會和他真心的,所以他決不可能拿出一大筆錢來給「小蜜」花,如果女方談到錢時,他就認為對方不是真心對他,所以很可能馬上分手。姑娘也無所謂,馬上轉方向。

中國人則不太一樣,中國的男人在這個問題上常常是「動真格」的,一旦找到一個婚外情人,家也不要了,夫妻也不要了,為了供養「小蜜」,常常傾家蕩產,甚至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挪用公款,貪污受賄,結果是墜入深淵。所以,有些官員的貪污總是和腐化交織在一起的。

   日本還有種很奇怪的現象,那就是妻子有時會「鼓勵」丈夫到婚外去發泄一下。例如看到丈夫在外太忙碌,回家又無聊,就會建議他出去「散散心」,丈夫也明白這是叫他去做泡泡酒吧女郎這一類的事情,於是也高高興興地去做了。大家相安無事。這是因為,許多日本妻子相信丈夫的這點風流事絕對動搖不了婚姻和家庭的根基,所以很放心,再說想控制丈夫也不一定控制得了,樂得大方些,這是日本妻子聰明之處。如果是中國妻子,不要說「主動建議」了,一經發現丈夫有「小蜜」,妻子就「一哭,二跳,三上吊」,不得了了。

文章來源中華古玩網,古典新風尚整理,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傳統並不等於落後,復興更不代表陳舊,「發現傳統,再造時尚「喚起人們的文化歸屬感和對傳統的重新認識,傳統文化需要復興,傳統服飾、手藝更需要傳承。「不忘初心,方得始終」用視覺傳達美,做中國醉美微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