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朝最後一個劊子手—鄧海山

     1914年,北京政府頒布《懲治盜匪法》,規定「死刑需用槍斃」, 1932年,《六法全書》正式確定「死刑用槍斃」。從此,斬首死刑退出歷史舞台,專門以砍頭為生的劊子手宣布失業。

     鄧海山是大清最後一個劊子手,斬首死刑廢除之前,他一直從事這個行當,經他手砍下的腦袋已經有二三百個了。

     鄧海山說,劊子手是個技術活,想幹這行得先拜師,然後進行專門訓練。砍頭也不是隨便砍的,天天都得練習刀法。白天砍冬瓜,晚上砍香頭。砍冬瓜時,先在冬瓜上劃條橫線,然後隨手將冬瓜斬為兩半,下刀處與劃線不差絲毫才算練到家。砍香頭時,要看準線香的發光處,隨手一刀,不上不下剛好把火炭頭子切下來。如果練不好刀法,在刑場上就會出醜,這行當也就別想幹了。

幹了一輩子劊子手,鄧海山對行刑過程爛熟於心。他說,在行刑之前,他首先要磨刀。因為劊子手的鬼頭大刀平時用布包著,容易生銹,行刑之前必須磨快,那樣可以減輕犯人痛苦。

     行刑之時,縣知事首先對死囚驗明正身,然後在寫著死囚姓名的「靈牌」上勾一紅杠,插到死囚背上押往刑場。這個時候,劊子手已經喝完壯膽酒在刑場上等著死囚了。

死囚押到刑場,即令其就地跪下。死囚前方站著一個劊子手,手中持刀作待命狀。這名劊子手叫「引刀」,目的是讓死囚防前不防後,分散死囚注意力。另一個劊子手則趁死囚不備,突然出現在死囚身後,用平日訓練的砍冬瓜、砍香火技能,瞄準死囚後頸,「咔嚓」一刀下去,人頭落地。這是劊子手行刑的技巧。

     晚清時期的劊子手是個高收入職業,鄧海山每斬一名犯人,衙門賞洋四元。這可是當時一個長工半年的工錢啊,看來犯人的腦袋也很值錢。除了「砍頭賞」之外,鄧海山還能撈「外塊」。死者家屬如果不想讓死者身首異處,讓他在脖子上斷筋留皮,就得先給他好處。因為這活兒對技術要求更高,即要把頭砍下,又得連著皮,還不能讓監斬官看出來,這刀法得拿捏得恰到好處。不過,鄧海山有這絕活,他幹了一輩子劊子手,練出了絕招。

     鄧海山出師之時,師傅對他說:「殺人九十九,到時要收手。」意思是,劊子手這行不能幹一輩子,而且有「殺人過百,斷子絕孫」之說。可他沒有聽師傅的,從入行一直幹到大清滅亡,民國又幹了幾年,直到斬刑徹底廢除他才失業。

     失業後,他一人獨居,沒有人願意和他來往,人們都認為,碰到他一天都會倒霉。而一輩子殺人,也在他心裡留下種種陰影。每次砍完頭,他都頭也不回地離開刑場,到了縣衙,還得讓差役兵丁用竹板打屁股,以免死囚纏身。為了消災免難,鄧海山每天都吃齋念佛。而閉上眼睛,眼前就是刑場上那血淋淋的一幕幕。

     鄧海山刀法是很高的,他砍頭從不讓血濺到身上,以免招來晦氣。有時他會反手握刀,在犯人不經意間刀已從犯人頸間劃過,人頭落地雙目未瞑,嘴巴還不停地咬土……

     1925年11月22日,大清最後一個劊子手鄧海山想入善堂,因其殺人數百被拒絕。人們認為,他一生欠下太多陰債,無法償還,只能孤獨一生。大概也正是這個原因,鄧海山一生未娶,無兒無女,而人們則說他因幹了一輩子劊子手,殺人過百,所以才斷子絕孫。


請允許我插播一條廣告


寄情於物
尋道隨心
流轉在指尖上的藝術
你說我記錄
《指尖上的文玩》系列紀錄片
等你來
講述文玩人的故事

聯合出品:盛世文玩  北京紅林館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報名微信號:18631514455

你是文玩人嗎?

你有文玩故事嗎?

來唄!用我們的鏡頭

記錄你的文玩人生

我們一起玩

點擊閱讀原文,了解一下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因為盛世所以文玩】紅腳印電子商務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