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包包是用狗皮制成?時尚品牌遇虛假新聞應該怎麼辦?

10月24日,我在朋友圈看到一條流傳比較廣的信息,讓美國輕奢品牌Michael Kors惹上了一些麻煩。準確的說,是一張截圖。截圖的文字和照片稱,PETA(善待動物組織)已經證實,Michael Kors是委托內地黑商由狗皮製作而成。
先不談這條信息的真偽問題,不得不說的是,它的殺傷力很大——根據可循的經驗規律,但凡涉及到動物保護的話題,通常都會在互聯網上掀起一陣輿論衝擊,而且曠日持久。時尚品牌對處理此類責難很是如履薄冰,因為過去已經有一些品牌因為在動物保護問題上的處理不慎而陷入了公關危機。
時尚品牌一向在處理它們的公眾形象上非常小心,在公關政策上,也盡量避免過多談及公司內部的人事糾紛、經營政策,以確保它們在大眾面前總是光鮮的——畢竟,只有造夢過後,時尚品牌才能賣出更多的衣服鞋包。而在互聯網時代,負面信息的傳播速度加倍,傳播面積更廣,要應對的難度也更加大。
因為這層利害關係,擺在Michael Kors面前是兩個需要對外解釋清楚的問題:首先,這是真的嗎?其次,如果這不是真的,怎麼做才能讓人相信?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可能是給出直接的證據,或者是講明白工藝上的不可做到性。
順著這張截屏,我登入了PETA的官方網站,以「dog skin」為關鍵詞後搜到了數則新聞。
在這則新聞裡,的確有提到了在中國,拿狗皮來製作皮鞋和其他皮制品是存在的現象,但並未指向具體品牌。
不過到了這裡,仍然無法證實Michael Kors的代工廠並不在這些使用了狗皮的工廠其中。但新的問題是,狗皮可以製作手袋等制品嗎?一位業內人士稱,其實狗皮本身是很難用於包袋製作的,因為它太柔軟,也太薄。

在那張聲討截圖出現的第二天,Michael Kors總部發了聲明。坦白說,這封簡短的聲明實在算不上有力量,除了簡單的事實否認,並沒有給出更多的解釋去說服閱讀者。
最常陷入漩渦的時尚品牌裡,愛馬仕算一個,今年2月,PETA曾經米蘭時裝周期間發起了一次大規模的遊行示威,聲稱愛馬仕在南非的養殖場裡,讓大量鴕鳥還在意識清醒的狀態下被屠宰,取皮製作鉑金包和Kelly包。當時,同場被聲討的還有Prada。
如果不能逃避,那麼給出具體解決辦法的回應更能停止風波。去年7月,英國女演員Jane Birkin也一度對愛馬仕發難,要求愛馬仕把以她命名的鉑金包改名,原因是「愛馬仕在美國的短吻鱷制皮廠存在以不人道方法取皮的現象」。據稱,一只鉑金包大約要用到兩張鱷魚皮進行製作。
後來,愛馬仕是這樣回應的:
JaneBirkin表達了她對宰殺鱷魚的不滿和擔憂。然而她的擔憂不會影響我們之間多年的友誼和信任。愛馬仕集團尊重她的感受,並願意將她的顧慮與大家分享;同時我們也對最近流出的照片深感震驚。
 
針對影片中映射的這家德克薩斯工廠,我們正在調查當中。任何違反條約的行為將會受到改正和制裁。愛馬仕表集團在此聲明,此農場非本集團所有,其生產的鱷魚皮也未被用於Birkin手包的生產。愛馬仕的合作夥伴均擁有符合道德標準的生產方式。在過去的十多年當中,本集團堅持每隔幾個月對供應商進行視察。對這些供應商的生產方式,我們一直有嚴格的監察,確保他們使用FishandWildlife(美國保護自然的一個聯邦組織)部門的獸醫專家所要求的屠宰方式,並且保證他們遵循聯合國在1973年發布的《華盛頓公約》中所規定的保護稀有動物協議。
和Michael Kors的回應相比,愛馬仕的聲明要更具體仔細,對被質疑的工廠也有了正面的解釋。不過,據接近Michael Kors的人士稱,由於PETA的源信息並沒有直接指向Michael Kors,所以Michael Kors感到並不好也給出針對性的回應。如果一條信息算不上太負面,時尚品牌有時也會保持沉默,嘗試讓信息自淨。
前兩周,攝影師陳漫為《時尚芭莎》拍攝的一組大片隨著雜誌出版而曝光,大片上的郭德綱從直升飛機上下來,走在前面的人為他提著兩只Louis Vuitton的箱子。沒多久,這組大片被套上了Louis Vuitton的廣告水印,很快微博上開始流傳「郭德綱為Louis Vuitton拍攝了新廣告」的信息。
因為師徒風波,郭德綱最近的輿論形象很是微妙,時尚品牌對於要不要和此時的郭德綱聯繫起來,可能心情很複雜。Louis Vuitton沒有進行正式的澄清,不過很快,關於這則大片的是被P成廣告的新信息越來越多,加上一些關鍵意見領袖的轉PO,討論逐漸平息。
不過Michael Kors呢?它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分享時尚的生活態度、傳遞新鮮熱門的時尚資訊,綜合國際視野、潮流創意,從衣、食、住、行塑造你的時尚神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