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每日一條】
每日正午十二點,和站長說一句:「設計說」三個字,站長會為您推送一條設計物語,或文字,或圖片,或聲音。感受設計的力量,體會生命的藝術,365天,365句經典,我們相約每日正午時分,不見不散。

【周三攝影】【石內都】
古典小說常用「肌膚似雪」「粉妝玉琢」來形容女性的皮膚。實際情形是,只要你活得足夠久,就免不了出現傷疤、老繭、病變與贅肉。我們為之沮喪,視同隱私。

石內都(Miyako Ishiuchi)是出生於1947年的日本女攝影家。1988年,她找到高中時代50個同齡的同校女生,開始名為《1947》的系列拍攝。最讓人意外的是,她使用了微距鏡頭,細細端詳這些年過四十的女人的手和腳。在觸目驚心的放大中,傷痕、肉刺、裂紋,以及隱約浮現的老年斑,都被揭示出來。

雖然人體一直是攝影最重要的主題,但此前很少人將鏡頭聚焦於我們的掌心和足底,關心皮膚經歷的滄桑。

石內都說:「與支撐全身重量的腳的邂逅使我發現,那是一個超出了我所有想像的世界。腳是一種儲藏了人體潛意識的事物,它是一種滿滿積存了時間與空氣的場所。身體所擁有的脆弱與異化密密重重地凝聚於腳底,它們由於日常的使用而角質化,令人避而遠之。身體的曖昧性在皮膚這個特寫表面上大量湧現。」
人體也是一座建築,在時間中不斷磨損、受傷、老去。腹部的一道傷痕,是剖腹產留下的;手指的畸變,與長年的勞作有關;腳趾骨質增生,可能是高跟鞋時尚造成的;腳掌的角質則盡情書寫生活的奔波和艱辛。皮膚無言,但它事無巨細,記載著我們生命的真相。

近攝照片具有一種強迫性,讓我們不得不認真審視一向習焉不察的事物。在石內都的微距鏡頭下,再輝煌的人體也要被光陰鞭打得傷痕累累。她拍過一本《1906》攝影集,以著名的男性現代舞蹈家大野一雄(生於1906年)晚年的身體為模特,畫面充滿了皺紋、贅肉和老年斑。然而,時光中的人體雖然殘損,卻不失尊嚴,生命反而顯得更加豐富與堅強。

石內都精細拍攝的皮膚細部往往無名無姓,因而具有一種普遍性意義,其中不少是她自己的肢體。她用近攝手法拍攝了祖母(生於1899年),結成一本名叫《1899》的書。2000年以後,她把鏡頭對準了母親身上的傷疤,母親意外去世後,她又拍攝了包含母親氣息的遺物,如半截口紅、一副假牙,香水瓶,睡衣等。這組作品參加了2005年威尼斯雙年展,再次引起國際藝術界的關注。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攝影】日本女性攝影師的先驅——石內都

喜歡本文點個讚支持一下。

我們成不了一輩子的朋友,但希望我們至少是點讚之交。

寫評論,更專業!說出你想說得話吧,讓千萬好友知道你的想法。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關注日本設計,駐足細節,我們一起努力。喜歡就推薦給你的朋友,讓大家一起感受日本設計的美和力量。

微信號:japan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