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木漿企業轉產溶解漿 亞太森博增排 日照環保承壓

◆經濟導報記者 戴嶽 濟南報導

如今,國內最大的木漿生產企業亞太森博(山東)漿紙有限公司(下稱「亞太森博」)正在進行一次「金蟬脫殼」般的轉產。

一旦轉產完成,意味著亞太森博將搖身一變成為國內乃至全球最大的溶解漿生產企業。亞太森博的此次轉產也引發了業內爭論,轉產後的亞太森博產能將占據國內溶解漿產量的半壁江山,這對於國內溶解漿生產企業來說,壓力巨大。

10日晚間,亞太森博方面回應經濟導報記者稱:「據了解,2015年中國進口溶解漿225萬噸。這次改造有助於取代進口溶解漿,提高國產溶解漿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和國內下遊企業的競爭力。」

此外,屢屢發生環境事故的亞太森博此次轉產未來會不會為當地帶來更多的環境壓力,也同樣飽受爭議。

變身「全球最大的溶解漿供應商」

工商登記註冊資料顯示,亞太森博註冊資金為52.71億元,公司股東分別是新加坡亞太森博日照有限公司和日照市第一輕工業公司,分別持有亞太森博90%和10%的股份。

亞太森博隸屬於新加坡金鷹集團,總投資高達179億元,年產能占據國內商品漿產量八成以上,是國內最大的木漿生產企業。

亞太森博發布的二期線溶解漿技術改造工程環境影響評價信息公示顯示:「將現有二期漿線進行產品升級改造,改造後,二期制漿生產線具備日產4150噸溶解漿的能力。」

二期工程改造完工後,亞太森博溶解漿的年產能將達到120萬噸。

「溶解漿也叫精制漿,是一種比木漿提純度更高的漿料,主要用途在黏膠纖維、醋酸纖維等領域,其中黏膠短纖的溶解漿用量占比大約85%。」一位造紙行業分析師告訴經濟導報記者,受制於棉花種植面積下降、棉花價格大幅上漲等原因的影響,黏膠短纖在紡織領域逐漸成為棉花的替代品,黏膠短纖的供求回暖、價格上漲也引發了溶解漿市場的行情看漲。

「近年來,國內溶解漿需求多依賴進口,2015年的進口量超過200萬噸,而國內溶解漿的產量在50萬噸左右,產能在100萬噸左右。」這名行業分析師告訴經濟導報記者,「元旦後,漿廠報價每噸上調200元-300元,目前,闊葉溶解漿每噸8000元左右,針葉溶解漿8300元左右。」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國內涉足溶解漿生產的上市企業僅有3家,從財報分析,溶解漿市場正迎來可觀的利潤空間。

其中太陽紙業擁有50萬噸的產能,為中國最大的溶解漿供應商,占據國內市場份額的45%。太陽紙業的2016年半年報顯示,溶解漿產品僅上半年就為公司帶來了11.6億元的營收,毛利率為14.06%,毛利率較去年同期上漲了11.67%。

「2015年下半年下遊黏膠需求帶動的溶解漿價格才開始回升。」興業證券的一份研報顯示,國內溶解漿生產企業的好日子其實也剛剛開始,亞太森博的巨大產能無疑為這些企業帶來巨大壓力。隨著亞太森博加入競爭,未來溶解漿的價格以及市場格局將發生怎麼樣的變化都將無法預測。

「公司溶解漿項目還在依法申報,項目批准的時間我們不能確定。」亞太森博給予的官方回復稱,技改後生產線將既可以生產木漿也可以生產溶解漿,公司將根據市場情況進行安排。

環境承載能力堪憂

對於喊出「生態立市」口號的日照來說,亞太森博此次轉產引發了對於當地環境承載能力的關注。

「生產一噸紙漿需要不到2噸木片,而生產一噸溶解漿需要2.8噸木片,新增加40%的木片用量自然會導致港區和堆存生產區的粉塵量上升。同時,由於木片用量增加,相應的用鹼酸等化學品量、污水的主要指標COD都會相應增加。」一位業內人士告訴經濟導報記者,生產溶解漿產生的黑液固體廢物會由原來1.7噸/噸漿增加至2.6噸/噸漿,相當於增加了53%的污染排放,在鹼回爐和臭氣焚燒環節發生的氮氧化物、還原硫(臭氣的主要組分)、二氧化硫和煙塵也會同比增加53%多。

上述業內人士分析稱,按亞太森博現有的運行水平,一年下來,將增加排放氮氧化物1282噸,還原硫157噸,二氧化硫249噸和煙塵178噸。以此推算,根據技改項目增加的煙氣排放、固廢、粉塵和污水COD來看,增加的污染負荷等於新增一個80萬噸紙漿廠的排放量。

不過,亞太森博在環境影響評價信息公示中聲稱,「在不增加污染物排放、不增加新鮮水用量的情況下對系統進行優化升級改造。」

生產工藝從木漿轉為溶解漿,污染排放會發生變化嗎?「前面就增加了一道酸處理工序,而且還不能回收。」中國造紙學會常務副理事長曹振雷博士曾分析稱,要保持原來的產量,「污染物一定會增加。」

對於距離亞太森博一牆之隔僅30米的東海峪村村民來說,亞太森博在2013年8月10日的臭氣泄漏事件仍然讓他們記憶猶新。由於臭氣泄漏,日照全城彌漫「煤氣味、爛白菜味、下水道味」,而受此次事件影響,亞太森博被迫於當年的8月14日公開向全市市民道歉。

實際上,亞太森博在環境問題上屢屢違法違規,並成為當地環保部門重點關注對象。在日照經濟技術開發區在2016年10月27日披露的全年行政處罰案例中,共計10次處罰中,亞太森博占了4次。

經濟導報記者發現,這4次違法行為都是因為「涉嫌向大氣排放污染物超過國家和地方規定排放標準」,4次處罰讓亞太森博共計領到了60萬元的罰單。

其中,有3次因為臭氣濃度超標,分別發生在2016年的3月2日、3月24日以及4月7日。從時間點上看,違法行為發生密度頗為頻繁。

「生產工藝不同、污染物排放增加,對技術改造的企業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曹振雷說。

「我們配備了國際一流的制漿技術團隊、技術積淀和管理,通過持續改善,我們一定能確保該項目符合環保要求,排放控制在國家規定的範圍內。」亞太森博回復經濟導報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