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晗、吳亦凡天價片酬的背後血淚史

導讀:關於鹿晗\吳亦凡等幾位當紅小鮮肉的片酬問題早就引發關注。此前某綜藝節目製作人發微博爆料稱張藝興參加《極限挑戰》時片酬1000萬左右,「但在演完《極限挑戰》、《老九門》後,現在演電視劇的稅後片酬報價是8000萬!」而另一位回國發展的小鮮肉黃子韜身價更是飛漲,尤其是在參加完《真正男子漢2》後,電視劇片酬也由原本的2000萬、3000萬直接上漲到了7000萬。至於鹿晗和吳亦凡,此前就有爆料稱片酬已經上億——-很多人不了解他們的星途坎坷,今天小編來扒一扒。

開朗活潑的鹿晗

高冷范的吳亦凡

大家可能聽說過韓國的造星公司「sm娛樂有限公司」,沒錯,就是鹿晗吳亦凡他們在韓國當練習生時待過的娛樂公司。韓國SM娛樂有限公司(S.M.Entertainment)是韓國一間大型藝人企劃和經紀公司,由歌手出身的李秀滿於1989年創辦。其名稱「SM」為英文「Star Museum」的縮寫,意為「明星博物館、名人殿堂」。截至2016年,其旗下代表藝人有BoA、東方神起、Super
Junior、少女時代、SHINee、f(x)、EXO、Red Velvet、NCT等。

sm公司

sm公司打造的各種團

2007年吳亦凡通過S.M.GlobalAuditionCanada加入了韓國sm娛樂公司,參加練習生培訓。

青澀時期的吳亦凡

鹿晗2008年在韓國留學期間被sm公司的星探挖掘,因韓語不夠熟練,2010年進入sm公司當練習生。

學生時期的鹿晗

鹿晗出道時的sm官方海報

張藝興也是經過選秀於2008年進入sm公司做練習生。

張藝興

出道時的張藝興你能認出來嗎

黃子韜於2010年11月底被sm公司星探相中簽約,隨即憑借其自身條件直接空降出道預備班(據說被星探相中的是一定可以出道的)。

喜歡煙熏妝的黃子韜

隨後四人和另外八位韓國鮮肉在2012年以EXO組合成員正式出道,均分成EXO-M和EXO-K兩個分隊,M主打中國市場,K主打韓國市場。而上面說的四個中國娃兒,就是EXO猛闖中國市場的四把利器。吳亦凡任EXO/EXO-M隊長、主Rapper。鹿晗擔任主唱、領舞。後期在日韓兩國,鹿晗人氣在EXO組合排第一,吳亦凡因為其高冷的性格,人氣稍遜。

EXO團體照

2014年,EXO毫無意外地收獲了幾座新人大獎。9月17日,EXO-M在中國收獲第一座新人獎杯,四個中國成員有三個當台灑淚,其中兩個哭得稀裡嘩啦,毫無形象。有圈內人不解,認為這獎比分豬肉好不了多少,少年們為何反應這般激烈?遂在事後私下問及,「他們就說曾經在韓國那麼辛苦,得到這樣一個獎杯,是對他們為出道而付出的一切的肯定,回想過去,實在太不容易了,但那些苦累都值得。」

這番滋味別人無法感同身受,說辛苦,當藝人的誰不辛苦?說煎熬,當藝人的誰沒幾天灰色低潮?但他們更像是飛蛾撲火,出道前,難以預測未來會幻化成灰還是涅槃重生。KRIS(吳亦凡)媽媽有次來看兒子,只身躲在導播間看他們錄制節目,在那裡熱淚盈眶。她在後台說了一席話,聽得馬松(主持人兼節目製作人)心裡五味雜陳,記憶尤其深刻,「每次打電話過去,他都說挺好的呀,說媽媽我很好。但我知道不是這樣。一個人去韓國,語言不通,很多東西是從頭開始學,又不善於表達,什麼都憋在心裡。他在裡面訓練了特別久,有幾次都是即將出道,黃了;即將出道,又黃了……這樣不斷地給了希望又破滅……但每次給我打電話,他都在說,最近很好,我們快出道了,媽媽我們快出道了。」

公司一般選拔12至18歲的青少年作為公司的練習生,大多藝人在小學或中學即被經濟公司簽下培訓。培訓周期一般是兩到三年,有的甚至七到八年。公司會首先與練習生簽約,而後才開始教育。最基本的舞蹈唱歌不用說,同時還有儀態、禮節、藝人素質、心理課程。接著是語言、藝能、演技等略高深進修課程。選修課包括作詞作曲、樂器等。韓國本土人,首爾的在學學生基本上一放學就到公司地下室,練個昏天暗地再回家吃飯睡覺或者偷偷藏起來不回家通宵練習大有人在。

各種團

非首爾地區的在學學生周六周日早早趕到公司,再回去上學。全職練習生基本上就是泡在公司。由於沒有交通補助,所以很多人每天只能步行到舞蹈教室去上課。

練習生的形體課

對於外國練習生,每月會有生活費,按韓國的物價水平進行微調,大概就是合理運用餓不死的水平。當然這錢以後是得還的。練習生期間還有一些有非人性的規定:不許請假、不許帶手機、不許隨便回家、不許談戀愛!每天可以睡五個小時,但是基本上練習生根本不會睡那麼多,大概都只會睡三個小時左右。(十幾歲的小孩正在長身體,睡眠的重要性大家都知道的)

練習生想不被淘汰就得拼命練習

韓國的藝人在進公司初期都要接受類似軍事化的訓練,什麼長跑啊,跳繩啊,邊做仰臥起坐邊唱歌,這些都是很正常的,所以韓國的藝人才被訓練的舞台唱功很穩。某娛樂公司為了考察練習生是否用功,老師為每人準備一個小桶,每天練習完要求大家將衣服擰幹,汗水要裝滿半桶才能過關。

汗水裝滿半桶才能過關

一位中國練習生透露,他們的老師還會用拖鞋扇學生的耳光,但練習生根本不會反抗,還一邊被打一邊道歉。超負荷的訓練之外,練習生們為了保持體形,還每天忍饑挨餓,並且定時接受「鏡頭測試」,以判斷出道前是否需要整容。韓庚在當練習生期間,最多的時候,每天要連續聯繫20個小時的舞蹈。練習太過投入,甚至有次骨折了兩個月都沒察覺。

看著都疼

練習生也要定期接受評價,很多經濟公司一個月進行兩次評價,一季度一次定期評價,沒能跟上進度,長大成熟後形體外貌走形或者與公司教育方式不合適的練習生會被殘酷淘汰,隨時都有直面危機的情況。練習生人數比起最終能出道的名額肯定是龐大的,所以競爭必然激烈。於是也就不乏各種齷齪的事情發生,搞小團體也是有的……至於打架嘛,公司明令禁打,正當防衛也不行,容易留下黑歷史。(或許你的愛豆曾經被欺負過)

韓國當紅組合「少女時代」在江蘇衛視新節目《最強天團》中就大爆做「練習生」時遭遇的各種霸王條款!《中國好聲音》選手張碧晨痛陳「韓漂」被騙、一天只吃一碗泡麵的血淚史!!吳亦凡此前在鬧解約時,也狀訴被公司像機器零件一樣粗暴利用……!!!「練習生」這個曾經被神化、後來被妖魔化的群體,正以越來越清晰的面貌出現在大家面前……

據不完全統計,在韓國國內每個月等待出道的組合有近100個,而最終能夠走出韓國紅遍亞洲的組合,相對於這個龐大基數來說可謂鳳毛麟角。訓練環境往往也都很艱苦,往往是許多人擠在一個狹小的房間,有時候甚至要睡陽台或者打地鋪

狹小的空間

在SM,有一批專門的師資團隊負責訓練這些孩子。其中,比較出名的有日籍女編舞Rino Nakasone(包括布蘭妮、艾薇兒、珍妮-傑克遜),Black Beat成員黃尚勛、沈在元等,他們為年輕的生力軍打下了堅實的舞蹈基礎,同樣,聲樂等課程也同舞蹈一樣,按程度的不同,分不同層級的班級接受培訓,優勝劣汰。

所有這群進入公司管制範圍、被稱作「練習生」的孩子,就像被科學怪人放在透明器皿裡的科學實驗品。

在SM當練習生,你要擔心的實在是太多!時間、經濟、苦累、未知的命運,每一項都足以超過一個小孩兒生命承受之重。一、普遍年紀小——生活經驗粗糙;異國求存和荒島求生的質感差不了太多。二、從不為未來作保——上一秒還能練習,下一秒可能就被變相遣退;時間不是你想耗就能耗,也許青春最璀璨的年華都交代在這,最後只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三、競爭激烈殘酷——那些幸運出現在觀眾面前的偶像,可是踩著多少人頭才爬了上來,這個過程必有太多不為人知的故事,都不能細想……但即便如此,多少孩子還是選擇了放手一搏,選擇這間捧出無數超人氣偶像的造星工廠。即使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沒法順利出道。

而sm公司把偶像做成固定的輸出產品,就會是——鐵打的粉絲,流水的偶像。

浙江衛視《蜜蜂少女隊》中的孔雪兒,也曾是龐大赴韓練習生隊伍中的一員,1996年4月30日出生的她,12年就因舞蹈功底超長被韓國著名造型公司JYP選拔為訓練生,成為2PM中尼坤的小師妹!

孔雪兒

她透露在韓國訓練難度大,強度高,練舞的過程中很難不受傷。而人在病痛中是最脆弱的時候,更何況是十幾歲的美眉,這時候也是思鄉尤為濃重的時候。孔雪兒在《蜜蜂少女隊》節目中被問到,在韓國和中國訓練有什麼不同時真情流露:「在韓國的話,練習生比較多,競爭很激烈,壓力也很大,大家都很敏感。在中國就不一樣了,可能是在自己家鄉的原因,大家在一起更快樂一些!」

舞蹈實力超強的她,面對其他同樣優秀的少女,孔雪兒一刻也不敢放鬆,經常訓練到深夜。

在韓國做練習生,可能訓練五六年、六七年都不一定會出道,而苦熬五年才出頭的Super Junior組合前兩年還是「韓國第一偶像天團」,如今已被SM公司的「新寵」EXO拍死在沙灘上。有一種殘酷的說法是,韓國偶像組合25歲以後就算過氣了。

結尾語:沒有遍體鱗傷,哪能活得漂亮。有一種堅持只有自己知道,有一份不平凡要讓所有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