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鏡片真能治近視?看看專家怎麼說

一篇題為《加拿大發明生化鏡片,10秒鐘可恢復視力》的文章,日前在網路上再掀風浪。早在今年5月,已有媒體指出該技術有諸多硬傷。然而,仍有一些患者癡迷於這一技術,並對消除近視充滿期待。

生化鏡片在理論上是否可行?治療近視是否需要如此大動幹戈?在科技手段不斷翻新的今天,疾病治療有無禁區?記者就此採訪了業內專家。

機理和效果都在誇大

關於生化鏡片「Ocumetic」的報導,最早出現在5月21日的英國《每日郵報》上。鏡片研發者韋伯博士宣稱,佩戴這種生化鏡片,僅需要做一個8分鐘的小型植入手術,將生化鏡片折疊好與生理鹽水一起置入注射器,然後通過無痛注射植入眼球。10秒鐘後,鏡片會展開並貼到眼球表面。報導宣稱,這一方法能夠永久矯正視力,甚至可以將視力水平提高至1.0的3倍以上,讓患者一步邁入「高清視界」。

「這一技術沒有10年、20年是肯定達不到的。」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同仁醫院眼科屈光中心主任周躍華直言。而北京聖康華眼科醫院院長劉熙樸說:「如果這真是科學的新發現,最起碼應該在專業雜誌上發表原創性文章,證實其真實性和科學性。」

北京同仁醫院近視眼中心原主任、北京新力眼科醫院院長陸文秀教授表示,這一報導從人工晶體作用機理到宣稱的效果,都在無限誇大。

「所謂的生化鏡片其實就是一種人工晶體。」在採訪中,多位專家表示,目前採用人工晶體治療白內障已經是非常成熟的手術,人工晶狀體被注射進眼睛里,10秒就會在眼球內擴散開來。一個技術比較熟練的醫生,做一台白內障摘除合並人工晶狀體植入的手術只需五六分鐘。因此,10秒鐘生化鏡片展開、手術只需8分鐘等說法純屬噱頭。

「報導中提到的人工晶狀體可快速變焦,使視力提高到1.0的3倍以上等,都是很難做到的。」陸文秀說,一個人能夠看清東西,除了依賴一個清澈透明的屈光系統(包括角膜、晶狀體、玻璃體等)及其匹配的屈光狀態,還要由高級的變焦功能及感受光線的感光系統(視網膜的功能)、神經接收和傳導、中樞認知和表達等一系列功能來做到。僅僅改變屈光狀態,不可能做到視功能的全面提升。

陸文秀進一步解釋說,晶狀體的調節要依靠幾百個韌帶與睫狀肌相連,通過兩者的有機聯動清晰視物。因此,如何與韌帶、神經相連,如何參與整個系統調節,都是生化鏡片面臨的技術壁壘。其次,影響視力的因素有很多,如高度近視會導致眼內一系列的退行性改變,老年人肌肉調節能力會下降等,僅僅植入一片好的晶狀體,並不一定能讓所有患者擁有理想的視力。

有專家表示,如果真如媒體報導所稱,目前該技術還未進行動物實驗,那麼2017年肯定無法大規模進入臨床應用。因為,任何材料和生物的結合都不是絕對的,植入眼內材料的長期效應和安全性需要長期評價。

治到什麼程度因人而異

一些人對新技術癡迷,也有一些人質疑近視這類疾病是否需要治療。對此,周躍華表示,這完全取決於患者對自身生活質量的要求。如軍人、運動員、空姐等人群,不允許佩戴眼鏡,因而必須進行脫鏡治療。陸文秀則表示,低度近視對眼健康或許沒有太大影響,但高度近視容易引起眼內的一系列問題,如眼底出血、玻璃體混濁、視網膜脫離、提早發生白內障及眼內過早退化等,不得不接受治療。

「即使將來能夠使用可變焦人工晶體治療近視,也一定要充分權衡利弊得失。手術一定會伴隨感染、出血的風險;人工晶狀體植入後,還將面臨位置偏移的可能性,導致視物模糊等,還可能對周圍組織產生刺激和影響。」陸文秀說。

採訪中,周躍華也特別強調,現在媒體對於近視眼治療效果的宣傳其實存在誤導。「很多人認為,近視眼治療後,視力達到1.2、1.5才可以,但每個年齡段的患者治療標準是不同的。」例如,一位50歲患者,本身是老花眼,如果視力達到1.5,就會看不清近處的東西,而如果有50度~100度近視,他的遠近視物能力則恰恰都能滿足。因此,只要治療後患者的視力能夠滿足自身工作、生活、學習需要,就可以認為治療是有效的。

追捧新技術不如好好愛眼

據最新統計,截至2012年,大陸5歲以上總人口中,近視總患病人數達4.5億,且大陸青少年的近視發病率居世界首位。若缺乏有效的政策幹預,到2020年,大陸5歲以上人口的近視患病率將增長到51%,患病人口將達到7億。巨大的患者需求倒逼近視治療技術不斷更新提速。

在周躍華看來,目前包括飛秒雷射、準分子雷射等技術在內的近視治療技術,完全能夠解決患者的臨床需求。

陸文秀告訴記者,如今臨床上也有採用人工晶體植入治療超高度近視的方法。與「Ocumetic」不同,目前的方法是在晶狀體和虹膜之間植入一小片晶體,改善其屈光度。對於超高度近視及角膜條件欠佳的患者而言,這種方法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陸文秀說,可變焦的人工晶體需要與真正的晶狀體一樣呈凝膠狀或近液態狀,具有一定的彈性,可以通過變化形狀調節屈光度,同時還要有正常的視區大小等。而即便所有設想都能在技術層面上做到,它也只能無限趨近而無法真正具備人類晶狀體的所有功能。

陸文秀認為,對大陸大量的近視患者而言,正確認識近視及其防控知識,遠比盲目追捧新技術重要。「如何更有效地預防近視的發生,如何將近視度數控制在最低水平,是需要關注的國民眼健康問題。只有全社會共同努力,才能摘掉‘近視大國’的帽子。」

文/健康報記者 王 丹 通訊員 李 茜

圖/源自網路

  以上為《健康報》原創作品,如若轉載須獲得本報授權。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健康報》是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主管的全國性衛生行業報,是1931年創建於江西瑞金紅色根據地的第一份衛生專業報。專注於為各級衛生行政管理人員、廣大醫藥衛生工作者及人民大眾提供專業、權威、科學的衛生、健康知識。

微信號:jkb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