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雞會,再性感的菊花也只有在等待中冰涼

 

1


個黃笑話。十八歲以下的小朋友和有道德潔癖的請動過濾。

話說,我有個同學叫王秋雨,世界觀、價值觀和人生觀與我基本相同,但對那件事的取向,卻截然相反。性別男,愛好女,他性別男,愛好,也男。
 
這種事,古人叫龍陽之癖,還演繹出分桃斷袖之類的風流故事;現在呢,就叫同志或同性戀,見慣不驚,好像沒什麼大不了的。

不過,那是二十年前二十年前做同志,顯然就是先驅了。先驅和先知一樣,常常不合時宜的異端。

這樣,王秋雨在老家混不下去了,當他聽說西都有同志酒吧時,立即辭了工作背著包連夜出

經過極艱難的尋覓(此處刪去一萬字),王秋雨終於結識了另一個同志。


兩個同志喜極而泣,心花怒放,發自內心地感謝上帝感謝生活感謝一切可以感謝的東西。

就去王秋雨的出租屋。王秋雨洗了澡,光著身子,懷著無逼的激動跪在床頭,白生生的屁股性沖沖地朝天拱。

過了半小時,還沒有動靜,王秋雨覺得很奇怪。他扭過頭去。

他悲催地看到,他剛結識的那位同志,也像他一樣跪在床頭,白生生的屁股同樣充滿期待地朝天拱。

2


經常聶老文章的讀者老爺想必知道,聶老喜歡兜著圈子說話,喜歡打比方,喜歡暗喻和隱喻。


古人早就說過,文似看胸不喜平嘛。文章平淡了,就像女人平胸一樣,實在不好看。
 
這個黃笑話應該不例外。
 
聶老不是為了講黃笑話而講黃笑話,而是,這個黃笑話隱藏了一個深刻的道理:沒有雞會,再性感的菊花也只有在等待中冰涼。
 
因此,這篇文章的主題,其實是想說機(雞)會,或者再進一步,是想說平凡的屌絲,如何才能逆襲,如何才能在萬馬千軍過獨木橋的人生中,不是泯然眾人,而是艷若桃李

3

 
嚴寒之夜,賞心樂事莫過於烤火讀書。最近在重溫「三言二拍」,活學活用,就用凌蒙初老師的作品當案例吧。

先說凌老師。凌老師出生於浙江湖州織裡鎮,年輕時屢試不第,後來勉強當了個上海縣丞,60多了才升為徐州通判。


按級別,縣丞乃八品,在七品都只是芝麻官的時代,凌老師的仕途相當失意。


所以,雖然他勉強算趙家人,但其實是個不受待見的屌絲。所以的所以是,凌老師工作之餘,寫了不少小說,編成厚厚的《初刻拍案驚奇》和《二刻拍案驚奇》。其中,就有不少講屌絲如何找到機會一夜發跡的。
 

4


《初刻拍案驚奇》首篇就是這樣一個故事題目叫《轉運漢巧遇洞庭紅》。洞庭紅是什麼呢?就是太湖洞庭山上出產的一種紅橘,口感一般,但長得好看,跟小燈籠似的,且價格低賤,恰與屌絲出身相仿佛。

但是,凌老師在他的小說裡講,有一個倒霉半輩子的底層青年,竟然通過價賤如泥的洞庭紅起家成巨富。


嗯,從某種意義上講,凌老師寫的也屬於心靈雞湯,只是比現在的雞湯多些鄉土氣,就叫心靈土雞湯吧。

話說蘇州有個青年,叫文實,字若虛,「生來心思慧巧,做著便能,學著便會」,總之是個智商180以上的人。

 
文若虛琴棋書畫,吹彈歌舞,樣樣都會偏偏做生意卻不是那塊料他販扇子到北京去賣,卻遇上那年北京「日日沐雨不晴」好比跑到拉薩賣空調,或是跑到越南賣貂皮大衣,不把褲子虧掉才怪。
 
文若虛不僅自己點兒背,連跟他合夥的也跟著背,大家給他取了個外號,叫倒運漢。年輕一大把了,連前妻也沒混上。


人家打征婚廣告都說家有房子幾套,豪車幾輛;他只好說,愛好文學愛好文學愛好文學。倘是上非誠勿擾,他一上台,不僅女嘉賓的燈全滅,就連街上的路燈也跟著滅。

5

 
這一年,文若虛的幾個做大生意的朋友出洋做海外貿易。文若虛有個優點,就是笑話講得好,他的土豪朋友們吃酒時,順便也把他喊去陪個末座講個笑話助興。文若虛在家閒著也是閒著,就提出跟土豪朋友們一起去開開眼界。

土豪朋友幾個人包了一條大船,船上載滿各種貨物。文若虛無貨可載,雖然他也知道隨船整點貨出洋都會賺錢,可他沒本錢呀。

臨上船,文若虛看到碼頭上有人賣洞庭紅,順手掏一兩銀子買了一百來斤,想的是拿到船上解渴,並且,土豪朋友請我吃海鮮喝青花郎,我請他們吃個橘子也算禮尚往來。
 

6

 
大船駛向大洋,很多天後,到了一個叫吉零國的地方。說個題外話,這吉零國,先前以為是凌老師杜撰的,後來查資料才發現,這個地方應該就在今天的馬來半島一帶。
 
到吉零國後,土豪朋友們上岸做大生意去了,文若虛無事可幹,突然想起那筐洞庭紅。他擔心橘子已經爛了,急忙搬到甲板上察看。

吉零國不產橘子,恰好洞庭紅「紅如噴火,巨若懸星」,總之顏值很高,相當於水果界的范冰冰。

 
吉零國的人都圍上來看,不知那是什麼神奇東西。文若虛撿出一個爛橘子,掐破就吃。吉零國人驚笑道:歐耶,原來吃得的。有人問多少錢一個?文若虛說一錢一。大約也就一元人民幣吧。
 
吉零人摸出一銀幣,約有兩把重,相當於幾百塊錢吧。文若虛還以為要找零,結果發現吉零人拿了橘子就吃。他們以為水果范冰冰就該這麼貴。

於是,文若虛總共一兩銀子買的洞庭紅,竟賣了一千個銀幣。

海外貿易做完,土豪朋友們又買了大量吉零國特產,拿回中國賣高價。文若虛現在有了本錢,也可買點貨物,但他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天天把那一千個銀幣放到枕頭下捨不得出手,什麼也沒買。

7

 
歸國途中遇上大風,漂到一個荒島。眾人都坐在岸邊休息,文若虛偏要到島上去走走。在島上,他發現一個像床那麼大的烏龜殼。


那時沒有微博沒有朋友圈可以作秀,文若虛便想,我自到海外一番,不曾置得一件海外物事。人家哪裡相信我去過海外?我如果把這個大烏龜殼帶回去,不比拍個照發個朋友圈假裝在非洲更讓人信服

土豪朋友們看到文若虛吃力地背著烏龜殼,都不免一齊笑他。幸好,在有錢的土豪朋友面前,窮小子文若虛長期就是個被嘲笑的對象,嘲笑他的人多了,再多一點也無所謂。何況白坐人家的船白吃人家的飯白喝人家的酒,被嘲笑簡直就是在盡義務啊。
 
目的地不是家鄉蘇州,而是福建沿海某地,凌老師沒具寫哪,我可能是泉州,那裡自古就是中國重要商港。
 
泉州有個大商人,波斯的,叫瑪寶哈,專收各國特產,文若虛的土豪朋友就是他的合作夥伴。
 

8

 
瑪寶哈收了土豪朋友們的貨物,大擺宴席。宴席上,按生意大小排座次,文若虛自然又一次叨陪末座。
 
次日,瑪寶哈按慣例到船上給生意夥伴送行,於是,他看到了文若虛在荒島上撿的巨型龜殼。他急忙問,這是哪位先生的寶貨?眾人指著文若虛笑:這個SB的。

 
瑪寶哈很生氣,他說,我和你們做了多年生意,為什麼戲弄我,讓這個真正的大老板坐末座?

下面的故事略寫。原來,那烏龜殼竟是傳說中的鼉龍蛻下的,鼉龍活到一萬歲時才蛻一次殼,殼中有二十四肋,每中間都有一顆夜明珠,每顆夜明珠都價值連城。

瑪寶哈是個童叟不欺的好商人,他在文若虛等人完全不知情的前提下,出銀五萬兩買下烏龜殼,之後講了烏龜殼中的秘密。

瑪寶哈想得很周到,他聽說文若虛無家無業,便把他在泉州的一家綢緞鋪和所住的百餘間房子,以極低的價錢抵給了他。

從此,文若虛搖身一變,從一個四處找酒局的無業青年,變成一家外資企業的全資股東。
 
結尾,凌老師寫道,「從此,文若虛做了閩中一個富商,就在那邊娶了妻小,立起家業。至今子孫繁衍,家道殷富不絕。」
 

9

 
當凌蒙初老師在閒曹冷衙做個升遷無望的芝麻官時,他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於是,他寫小說,他講屌絲青年如何發跡。他實在想不出在那樣的社會裡,一個青年到底有什麼正常途徑可以出頭,因此,他只好編故事,讓他的主人公經歷一次次天方夜談般的奇跡。

不過,大概是怕屌絲們都買了洞庭紅到海外找烏龜殼,凌老師很嚴肅地指出,這種逆襲就跟投胎一樣,主要還是靠運氣。他在小說最後,寫了四句打油詩以示提醒:
 
運退黃金失色,時來頑鐵生輝。
莫與癡人說夢,思量海外尋龜。

 
所以,如果你一輩子身在底層,你不要埋怨,那是命不好,運氣沒來,你就等著吧,說不定哪天就發跡了。你只需要一次遇。
 

10

 
到了寫《二刻拍案驚奇》時,凌老師大約經歷的世事多了,見的場面雜了,他不再像年輕時那樣有夢想,他連奇遇都不敢相信了,他只好相信鬼神:只有鬼神才能幫助底層青年揚眉吐氣。
 
這樣,在二刻裡,他寫了一篇《疊居奇程客得助》。
 
話說,徽州商人程宰兩兄弟到遼陽經商,運道偏背,折了本錢,只好在當地給人打工,租了兩間又破又敗的小屋勉強度日。
 
,北方的遼陽天氣早寒,兩兄弟各自躲在房間裡,寒氣逼人,冷得發抖,再想想前途,他媽逼簡直比天氣還冷。程宰「自想如此淒涼情狀,不如早死了倒乾淨。」
 
就在這時,鬼怪了:冷冰冰的屋子突然溫暖如春,黑暗一掃而光,燈火通明絲竹管弦,一起奏樂。由於鬼怪使用了凌老師不懂的黑科技,與程宰一牆之隔的他的哥哥竟沒有任何感覺。
 
音樂聲中,三個婦人在幾十個侍女簇擁下,一齊來到屋子裡。最漂亮的那個美婦到床前,「將程宰身上撫摩一過」,笑著告訴程宰:我和你是有很深緣份的,特意來找你,你不必疑心。

 
然後,美婦陪程宰吃酒,酒罷,隨從告辭,美婦留下與程宰過夜。美婦解衣登床,只見肌膚瑩潔,滑若凝脂。凌老師羨慕地說,「程宰湯著,遍體酥麻了。」
 
接下來的場景很香艷,凌老師寫得特別用心:
 
豐若有餘,柔若無骨。雲雨初交,流丹浹藉。若遠若近,宛轉嬌怯。儼如處子,含苞初拆。
 

11

 
以後,美婦天天晚上都來和程宰過夜,當然,上床之前他們都得先喝點什麼,比如聶老酷愛的青花郎。
 
程宰的那間出租屋,大概是全世界落差最大的一間屋子。夜裡,美人吹氣若蘭,仙樂飄飄,靡靡之音盈耳,不僅床上鋪的是錦繡珍奇,地上也錦裀鋪襯。


天明時卻只見:土坑上鋪一帶荊筐,蘆席中拖一條布被。欹頹牆角,堆零星幾塊煤煙;坍塌地爐,擺缺綻一行瓶罐。渾如古廟無香火,一似牢房不潔清。

 
除了夜夜魚之歡外,在美婦的幫助下,程宰很快就發家致富,躍升為布斯榜中人了。
 
美婦恍似來自未來,她能預見何種商品將在何時升值。舉例子來說,那年夏天,黃柏和大黃價格低,且賣不出去。美婦就讓程宰統統買下來。過了幾天,當地瘟疫大作,這兩味藥是必須品,一夜間暴漲數十倍。
 
秋天,蘇州商人販布到遼陽,賣了大半,還餘下一部分時,因其母病死,急著回家。美婦又囑程宰把布買下。過了幾月,皇帝死了,天下人必須家家戴孝,這些白布又賣了個好價錢。
 
美婦的商業情報簡直就是無往不勝的利器,「四五年間,展轉弄了五七萬兩,比昔年所折的,倒多了幾十倍了。」
 
以後,程宰發達了,想回故鄉,美婦認為緣份已盡,不再來往,但在程宰返鄉途中,又先後三次救其性命。
 

12

 
第一次讀這篇小說時,滿心以為凌老師會在結尾講清楚,這個如鬼似怪的美婦,到底什麼來頭,又憑什麼要幫程宰這個小癟三。


比如,程宰小時候救過一只狐貍呀,給一條蛇治過傷之類的。人家蒲松齡老師就是這麼寫的。
 
凌老師完全不按套路,對這些事情,他幾乎不交待。也就是說,那個又性感又手眼通天的美婦,她好像就是沒來由地幫助程宰。難道她是毫不利已專門利人的雷鋒嗎?


或者說,凌老師也實在想不出來,鬼神為什麼要幫你一個底層青年,乾脆就耍賴不解釋?


再或者,凌老師的本意其實是說,屌絲們要想逆襲,要想在官N代富N代橫行的年代出人地,基本只有靠鬼神的憐憫?

與文若虛的奇遇相比,程宰的靠鬼神憐憫顯然更加魔幻現實,更加不可能。所以,凌老師似乎也是在告訴我們生在底層而想鹹魚翻身,我給你一個枕頭,你做夢吧。
 
凌老師生活於晚明,他生命的最後一段時光,是在何騰蛟幕府幫襯。被李自成包圍時,他拒絕投降,憂憤交集,吐血而死。和大多數晚明官員比起來,他的道德算一流的雖然寫小說時有點喜歡意淫。

凌老師的晚明,外有滿州騷擾,內有農民造反,官員貪政以賄成,底層的出路幾乎被堵死。
 
所以,凌老師寫這些故事,是否有心替朝廷分憂?因為這些心靈土雞湯說不定就讓那些本已絕望的青年把希望重新寄托在奇遇或鬼神身上,從而減少動亂因子,求得社會穩定。
 
誠如是,則凌老師真是懷才不遇生不逢時啊。

下筆千言,離題萬里

讚賞

人讚賞

推薦閱讀:

》生不出男孩被婆家逼走,獨自養兩個女兒流落街頭,如今她是身價60億的水餃皇后!

》她是中國史上最強女海盜,讓多少洋人感受過被她支配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