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澤異聞錄》:你可以用身體來償還呀!

咳咳,先容小的清個嗓子再擺個造型。「走過路過千萬別錯過,話說從前有座山,山中有精怪,萬種萬物皆為其食物,故取名為「魖」(xū)。到了李唐時期,以禦魖見長的白氏一族橫空出世,以「魖獵」自稱,與魖相愛相殺了整整數千年。」

你們試過好好的東西說不見就不見了嗎?

你們試過好好的活人說忘記就忘記了嗎?

你們試過好好的友誼小船說翻就翻了嗎?

也許,是被妖怪偷走了也說不定哦~呃,其實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你真的老來多健忘……滾(ノ`Д)ノ

前一秒一本正經地開啟評書模式,下一秒卻一臉無恥地進入安利模式。這就是集嚴肅與笨蛋於一身的《白澤異聞錄》,所以,你做好在「虐一臉」和「喂狗糧」兩種狀態下自由切換的心理準備了嗎?

帥哥+癡女的「直球組合」

有人說:正兒八經的開篇背後通常都包裹著一眾不按套路出牌的戲碼。是的,看著開篇那些強行逆轉畫風的對白,各位看客的內心是不是開始有點小複雜了。喂喂說好的異聞錄風格呢?說好的「雪上加霜」恐怖氛圍呢?那個弱不禁風的漂亮男生怎麼轉眼間變成腹黑男神了?那個雙馬尾四眼花癡妹怎麼轉瞬間就變成只愛白男神的癡女了?

沒辦法,這年頭「癡男怨女」的套路早已不管用了,男追女的設定也已經爛大街,所以只好一言不合就表白,該作也就順理成章地從「雙方杵在那裡臉紅半天就是不說喜歡」成為了「女主大膽追求男主」的喜聞樂見模式了。

要利用就只管利用呀!

代價什麼的壓根就不重要呀!

長得帥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報酬呀!

要是實在苦惱不知道怎樣報答的話,你倒是用身體來還呀!

所以說,「直球」這種東西真的會殺人一個措手不及。女生們,get到什麼沒有?

論一個男二號的自我修養

但凡涉及戀愛元素的作品,只要是喜歡男女主角的甲乙丙丁,多半出師未捷身先死。同為白家魖獵手的白天一心要成為白家的當家,無奈自家表哥白澤大大段位太高,腹黑程度太深,就他那一臉小白羊的模樣沒被切開分塊賣已經算是惦記同家族情分了。

作為故事中妥妥的直性子大笨蛋,白天的暖心通常會在無意中透露出來。比如拼命解救平日裡看不慣的靈蕓,又比如常常放縱手腳並用啃咬他的林林。看似對當家白澤恨之入骨,但實際上在年少無知的童年時期,白澤一度是他心中美好的存在。當然,這個美好也是他回憶深處最黑暗的部分。那就是——

「為什麼他不是女孩子……女孩子……孩子……」

因此,男二號之所以是炮灰,除了他得不到女主角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同樣得不到男主角(來,心疼一秒ing)……

御姐多半是反派

御姐、巨乳、還整體擺出一副「姐姐教你做點大人愛做的事」的姿態,如此加成之下,也難怪瞑月一出場就自帶反派氣場。

可是當故事漸漸深入發展下去,盡管她還是照樣一副「除了自家姐夫意外看誰都是利用品」的架勢,但或多或少也能感覺到來自她內心深處的不安與痛苦。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卻又把自己當成是那個喜歡之人的替代品,關鍵是,自己對此卻是一臉甘之如飴的模樣。

與之相類似的,其實還有白澤和靈蕓的相處。正如靈蕓一開始就知道白澤在利用自己,白澤也明白哪怕自己有那麼一點喜歡靈蕓,但終究不是現在能夠給予的回應。一個只會一味付出不談回報,一個只能單方面保護卻無法承諾任何事情,兩個人的感情位置從未平等過,但都在妄求總有一天能夠心心相印地互表心跡。

又是一個好想急死你的故事,又是一場關於前塵往事的姻緣連結,又是一段圍繞「我想保護你」和「我要保護你」之間的糾結感情。我們習慣性默認了這個故事為happy ending,但我們總在害怕他們走不到那樣的結局。

再次失去記憶的靈蕓,與粵語當中「靈魂」相似的音節是巧合還是伏筆?白天和林林會有怎樣突發的進展?被利用小吉今後是否會成為阻礙白靈二人關係的絆腳石?而擅自刪改靈蕓記憶的白澤,又能否得到靈蕓的原諒?

兩個人的明天,真的可以如同評書一般,姻緣承接上一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