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賤、污?天天在用的表情包背後是……

本文首發於愛架式(微信號 ifanr)。愛架式報導未來,服務於新生活引領者。作者:吳羚 & 桔紫菌

A 君:AppSo 之前分享過製作表情包的技巧,還為大家帶來了 2017 年最新款 emoji 和自制 emoji 的方法(微信號 appsolution 後台回復「emojiall」即可獲取)。而今天,我們要告訴你表情包背後的那些文化。

這是一個屬於表情包的時代。

在美國,人們在沉迷 emoji;在日本,OTAKU 創造出能表達一切的顏文字;而在中國,圖文結合型表情包已經呈現出開天辟地般的病毒式發展趨勢,且來勢洶洶,勢不可擋,正逐漸侵入到我等社會主義接班人的日常文化中來。
本文我們就來聊聊那些年,表情包教會我們的一課,看看這些或萌或賤或污的表情背後,蘊含著怎樣的文化,它的「錢」景是否光明?表情包文化:賤、萌、污如果非要把表情分一個類,我希望是三種:1. 賤表情如果大陸表情包的歷史從暴漫算起,那麼賤表情一定能算是表情包的老祖宗,而熊貓臉是多年當之無愧的扛把子。人臉的 P 圖是這個系列的重點特徵,大概因為人臉表情始終比二次元圖像更為生動豐富,表達情緒微妙變化也更得心應手。而老生常談,經過多年淘洗選出的張學友、教皇、金館長、傅淨湧等表情包原型臉,更是適配度奇高,搭上表情繪圖,不但毫無違和感,而且搞笑感更甚。例如,如果只說一句「那你真是好棒棒哦」,也許沒有太大感覺。但如果加上一個誇張詼諧的人臉,情感就被加粗加下劃線地強調出來了:
而充分利用想像力的話,衍生的表情包賤兮兮程度將更上一層樓,比如:
要論人類用這些友善度為 0 的表情的原因,有兩種可能,一是為了表達不友好的情緒二是為了壓制不友好的情緒。怎麼說呢?罵人誰都會,而如果想罵人卻不得罪人,這就有難度了。打文字或發語音,自己不夠盡興,對方也會感到敵對的情緒;但表情就不同了,配上張學友的典型表情,等傳播到對方時,收到的敵對感已削弱了很多,只有賤兮兮欠打之感,讓人又好氣又好笑。既宣泄了情感,又不累及他人,這就是賤表情的好處。因此,大多數人也把這類表情叫做鬥圖表情。拜大陸網民所賜,如今,表情包的使用語境已經豐富到了可以發展成完整對話的形式——遇上這種情況時,你想要說的話,別人已經替閣下想過了並做成了表情包,多麼方便好用!一切能廣泛流通的表情包無不是精妙之語,當所有的幽默對罵語言加圖片湊到一塊,一場鬥圖總會叫你捧腹不已。
若論文學素養的話,賤表情確實該是語文分數最高的。它情感表達強烈,語言感染力強,生動揭示本質,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罵人不吐臟字尤其精彩;也善用誇張、反諷、排比等羞恥手法來放大情感。

有人說表情的流通暗示著表達能力的喪失,但看看這些劍走偏鋒的熊貓臉表情包,我無話可說,只恨漢字文化的智慧結晶怎麼沒讓這些表情包在建國後成精呢?

2. 污表情污圖之於表情,早已是不可分割的一份子。給它換個顏色,也就成了小年♂輕們常說的——小黃圖。
這兩年以來,污圖大概是表情界中唯一連續上了新聞的網紅,如安檢因表情包而被遣返,學生因發污圖而被處分等等。點開表情包,這裡的文字和圖片無不直接或間接與性相關。這些暗示、隱喻甚至是明喻在不知不覺中壯大了污表情的隊伍。
它常常在打擦邊球,似污非污是其特徵之一,而利用二次元形象人物也是常見的手法;換個角度說,它使得性文化更加貼近群眾。保守的國人一邊害羞地避而不談「性」,一邊好奇心旺盛地讓污表情傳播起來。「我只是看著好玩,表情是別人畫的」——也許人人內心都住著個猥瑣的小公舉吧。3. 萌表情相比於前面兩類,萌系無疑是表情包中的清流。要抱抱要親親還想舉高高,只要是用萌系表情表達出來的情感,大多時候都是令人愉悅的。
而這類的萌系表情,意義其實並不僅僅在於賣萌。有時候,它像是渲染氛圍的小精靈,含蓄、細膩,不動聲色又潛移默化。它的應用場景無處不在:化解尷尬、打招呼、不知道該說什麼時,賣萌的表情包總是來得恰到好處,各種百搭。它能調劑你的友好度,還能讓雙方在心照不宣中降低溝通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越來越多微妙的情緒,或者說情感復合性很難被單純地表達。尤其是當我們不用表達什麼強烈情感,只需要發一個表情來襯托文字、延續彼此之間的感情時……萌表情的萬金油作用就彰顯出來了。這年頭,沒有表情包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熱點越深入接觸表情,你會越認同一個真理——不出表情包的熱點,不算真熱點。是的,如果一個熱點上了新聞,卻沒出表情包,那說明它這一生都沒真正地搞過事情,跟鹹魚又有什麼區別呢?
細數這一年的熱點表情包,從 FB 表情包出征、開年的春晚表情,到高考,到傅園慧,到友誼的小船,再到藍瘦香菇,甚至到了前不久的支付寶帳單(是的,連支付寶帳單也有相關表情)。真正的熱點與表情是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的。表情需要文化認同感,而熱點也正借著表情包的東風而得到病毒式傳播。在這樣的趨勢下,不知不覺間,明星與表情也結合到了一起。空長一張偶像的臉,卻偏偏有表情包的命——迷妹們會這樣調侃自己的愛豆。無愛豆不表情,適度惡搞,或截取愛豆的表情瞬間,讓愛豆走下神壇,乖乖待在表情包相冊,頓時感覺增加了不少親密感。
換種角度想想,愛豆表情包的泛濫,實則是粉絲文化的側面反映,更是明星走紅指數的輔助數據。愛他,就把他做成表情包!表情越多此明星越火,沒毛病啊。

如此人見人愛的表情包,自然也有人看到了其背後的商機,無數創業者競相投入這片藍海。只可惜,並不是每個表情包創作者,都能成為 Line 的。

變現難題在 App Store 或 Android 各大應用市場搜尋,我們都能找到眾多與表情包相關的應用,這些應用不僅名字相似,功能也不盡相同,無外乎表情搜尋、下載、轉PO至微信這幾項,高級一點的還提供表情 DIY 功能,可使用各種模板添加自定義文字。這些功能看上去似乎抓住了用戶的需求:在聊天中需要及時挑選合適的表情、緊跟熱點、製作個性表情包,可實際體驗卻不盡如人意。比如「發送至微信」這一功能,在微信封掉了表情的對外接口後,直接從這些應用中分享至微信的表情,其顯示效果與正常發送的是完全不一樣的,如下圖所示:
收到這類表情的好友,需要點擊下載箭頭,才能顯示正常圖片。僅僅是這一功能,就足以打消不少用戶的使用欲望。也就是說,要使用這類表情應用,你大概要經歷:打開應用→搜尋→保存至手機→從微信中點擊「發送圖片」,這樣繁瑣的過程、割裂式的體驗,完全破壞了鬥圖的快感。如果說用戶體驗可以通過技術手段改進,那麼版權問題卻是這些表情應用所無法回避的,這也是我們最後一節討論的話題。而這類應用,目前主要的收入來源基本是廣告,包括啟動頁、應用內等廣告展示。很多應用還開通了相應的微信公眾號。然而,大部分表情類的公眾號,日子過得並不好,每天的推送只是某一主題表情包的簡單堆疊,少數幾家公眾號能做出一些改編的表情包,效果似乎還不錯,但鑒於經營者屬於商業公司,很難說是否對被改編者有侵權嫌疑。原創性不足,是這類公眾號所面臨的尷尬,當然,也是大陸表情包產業的一大難題。此外,還有諸如「魔片」、「鬥圖神器」這類主打圖片社交的應用,但事實卻是目前最火的表情生產基地依然是微博、百度貼吧、B 站等 UGC 模式已經足夠成熟的社區,各種鬥圖行為則發生在微信、QQ 兩大聊天軟體,想要從這些巨頭手中搶下流量似乎並不現實。

那麼,平均日活達到 7.68 億的微信,是否在表情包產業開發中占據了先天優勢?

微信表情包論表情商業化,Line 無疑是其中翹楚。2015 年,Line 僅表情貼圖的銷售額就占了年收入的四分之一,加上各種周邊產品,Line 一共在表情包上收入 2.68 億美元,其線下商店 LINE FRIENDS 的火爆程度甚至堪比大牌賣場。然而,與 2011 年就推出表情貼紙的 Line 相比,微信在表情包開發上反應似乎有些後知後覺,一直到 2013 年 11 月才推出了表情商店。2015 年 7 月,「微信表情開放平台」開始接受個人或組織的表情投稿。微信一開始也打算借鑒 Line 的模式,比如表情包的收費,這是 Line 的一大營收來源,而且月付費購買貼圖或遊戲的用戶數量十分穩定,維持在 800 萬人左右(2015 年數據)。然而,在付費意識薄弱的中國市場,微信的收費表情卻有些水土不服。2015 年微信業績報告,只有 5.2% 的用戶願意為微信表情付費,網上泛濫成災的破解版微信表情,也從側面印證了收費模式目前仍不適合大陸國情。最終,微信不得不取消收費表情,改為打賞模式。雖然微信表情商店也不乏長草顏團子、野萌君這類經典表情,但一提到微信中流行的各種表情包,你首先想到的可能是這樣的:
還有這樣的:
或者這樣的:
與表情商店裡那些高清畫質、筆觸細膩的圖像相比,這些自定義表情顯然粗糙了許多,但卻有著別樣的喜感。Line 上那些萌物之所以能大行其道,是因為日本原本就是萌文化的發源地,且 Line 中的表情大多取材於用戶所喜愛的影視作品、遊戲等(Line 購買了大量 Sanrio 和迪士尼的作品版權),能夠得到用戶的認同。取材於動漫、遊戲作品的表情包在 Line 中占據了很大比例可微信表情商店則不同,任你表情商店裡的表情包再萌,也不如集結了廣大網友智慧的民咕咕和 wuli 韜韜來得接地氣,更能表達我們的喜怒哀樂。第三方表情,或者說自定義表情的流行,也是微信官方表情(包括表情商店的作品)難以像 Line 一樣承包聊天窗口的原因之一。畢竟再專業的表情畫師,也難以與數以億計的網民的力量匹敵。而在「污文化」盛行的今天,只有萌賤屬性的微信官方表情,顯然無法滿足用戶的需求。這些粗口、與色情擦邊的表情,自然不會出現在微信表情商店裡,但卻是如今許多年輕人常用的表達方式。那麼,微信表情商店的作者到底能不能賺錢?答案是肯定的,但成功的只是塔尖的少數人。比如從微博火到微信的長草顏團子,這個穿越三次元的萌物,不僅成為微信表情商店首個發送破百億次的「國民表情」,還慢慢衍生出部分漫畫、周邊等。制冷少女、小僵屍、珀爾兔、芮小凸這些卡通形象與顏團子也是一家人,均出自「十二棟工作室」。目前,十二棟工作室在微信表情包產品的開發上,已形成一條相對完整的流水線:發掘原創畫師、包裝形象、推廣、價值開發、衍生品授權。雖然十二棟在 IP 實體化方面尚不能與 Line 相提並論,但兩者在深度吸粉、探索衍生品、從而打造表情包產業鏈方面有著異曲同工之處。這或許是表情包商業化的出路之一,只是目前像十二棟這樣的工作室仍是極少數,大多數表情包作者仍是單打獨鬥的「個體戶」,難以做到如十二棟或同道大叔這樣的規模,莫說表情包 IP 實體化,要打造出一個表情包 IP 都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侵權與否,這是個問題去年 12 月,藝龍旅行網由於官方微博中使用了「葛優躺」表情包推廣其酒店預訂服務,被葛優起訴至法院。這一事件也暴露了在這個「是個人就能成為表情包」的年代,肖像權意識被稀釋和瓦解的問題。當然,對於大多數明星來說,粉絲或網友自發截圖製作的表情包,往往是其人氣的體現,很多藝人的工作室及電視台還會主動向微信表情商店投稿,以達到宣傳作用。對於我們吃瓜群眾來說,基本上只要不涉及商業用途,愛豆的表情包隨便發是不會有問題的。那麼你可能會問,網上各種惡搞的「爾康」表情包,是否已涉及人身攻擊、侵犯其名譽權?道理是這麼個道理,但由於網友是廣泛虛擬的存在,並沒有一個明確的主體,因此即便演員本人對此極度反感,卻也無從告起。總之一句話,個人以非營利目的使用真人表情包,通常不會構成侵權,當然前提是不違法。如果說網友們的惡搞是創意的體現,那麼表情商店裡的各種「同款」,卻恰好凸顯了這些專業畫師想像力的匱乏。在表情商店裡隨手一翻,你就能看到許多熟悉的身影。左為微信表情商店的表情,右為 Line 幾灰兔左為微信表情商店的表情,右為 Line 柴犬6 歲的 Line,站在微信表情商店望過去,滿眼是自己 3 歲時的影子。除了模仿 Line 之外,來自網路各種已不知起源的表情,也成為了表情商店的作者們一大創作來源。比如去年爆紅的「優雅端莊」系列、經久不衰的金館長和蘑菇頭、深夜拉仇恨的美食問候、各種小黃臉、莫名喜感的滑稽、圓滾滾的抱膝……左為網路原型,右來自表情商店:基本上網路上的熱門表情,很快就能被畫手們加工成成套的表情包。等於民間大浪淘沙,篩選出了一波高人氣的表情包,再由這些畫手們來做精做細,也算是站在群眾的肩膀上了。關於版權問題,微信表情商店在《審核標準》有明確的規定:

  • 須對表情作品擁有著作權或已經獲得著作人授權

  • 不得侵害他人的商標權、著作權、專利權等知識產權及其他合法權利

  • 不得提交權利所屬不明的作品(例如:二次創作、同人作品等)

但為什麼表情包的同質化依然嚴重?一方面,微信表情商店並不負責表情包的版權審核問題,只有在接到舉報後,才會進行相關核查,處於比較被動的狀態。另一方面,作為使用者,很多時候我們是不會在意這些表情真正的來源、是否與別的表情雷同,只要好用、好玩就行,這在很大程度上對這些「偽原創」的表情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至於這些表情是否有抄襲之嫌,我們不敢在此妄下斷言,但需要指出的是,一味地模仿和借鑒,沒有自己的創造力,各位表情包的「作者」是不可能打造出真正好的作品,更遑論形成產業鏈、開發表情包 IP 了。而仿制品的泛濫,卻會打擊到真正的表情包創作者,劣幣驅逐良品,這樣的表情包產業終究是不健康的。看看網友們創造的千奇百怪的表情包吧,其實,只要想像力不枯竭,表情包就永遠不死本文由讓手機更好用的 AppSo 精選推薦,關注微信號 appsolution,回復「微信表情」獲取微信表情製作指南。

之前我自己做了一些 emoji,然後發現微信表情商店上架了一模一樣的表情。(法式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