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賭徒》53 沐函變賭徒

如果你也是賭徒,請點右上角關注↗↗↗

點作者頭像,可以看更多賭徒故事,標題含有《無名小賭徒》的是作者本人故事,正在頭條連載。


運氣既不會憑空消失,也不會憑空產生,它只會從一種形式轉化為其他形式,或者從一件事轉移到另一件事,在轉化和轉移的過程中,一個人的運氣總量保持不變。————摘自《運氣守恒定律》。

賭博賭的不單是錢財,更多的還是自身氣運所在。冥冥中一個人氣運皆有定數,耗損多了會百般不順,行路坎坷,可以不服輸,但一定要認命!氣質荷官一戰,氣運驚人爆發1萬沖到256萬,已經把我的一生的氣運掏光,從那一刻起,我再也沒贏過,人生像走下階梯,一步一下。

佛教說:今生造業不一定今生受報;但在過去世中,於不同的地方,各人造了某類的惡業之因,就會在未來世中的某個時代的同一環境中,受到相同的惡報。

我顯然不適用這個定律,當我的氣運掏空時,我偏執,一意孤行,繼續耗損!

賭魔蒙蔽我雙眼,我妄想自定法則瘋狂改命,帶著家人,在地獄(賭場)中行走,癡賭所帶來的一系列罪惡:欺詐、狂傲、偏執、淫邪、不顧家庭、虛榮、隱瞞……罪惡積累到一定程度,便會發生災難。

佛教把這種現象稱之為「劫數」,也就是賭徒口中的「逢賭必輸」的階段。「逢賭必輸」這個詞是賭徒創造出最精準概括佛教「因果論」的總結。

經常會看到一些初級賭徒或不賭的網友輕蔑的評論:

「你這種玩法必死無疑!」

「你這種心態,竟然說自己是個賭徒?」

「輸了就濠頭痛哭,贏了就飛上天?」

「一點技術含量也沒用,聯繫我,我有包贏技術」

「無名,我打算去澳門嘗試一下。」

「我至今為止贏了XX萬,很慶幸。」

我無言以對,因為我在你這個賭徒階段時,和你的想法大同小異。可惜,我現在已經是「逢賭必輸」階段,「應劫」階段。

佛說:「五大皆空,戒除財、色、名、食、睡五欲,一心求佛證道,遍可免受劫數之難。

2014年,一個26歲的年輕人,我做不到!!


(6號氣質少婦,眼鏡男,誇張男都是真實人物,最後一局的逆轉也是真實事件,逆轉過程應該比我寫出來的更加驚險,因為貼吧直播過,為了書的完整性,我把記憶中的能想起的細節努力回憶加想像拼湊成上一章,對於具體事件的時間、數字不必太過究竟,畢竟已經過去三年。)

回到我們的故事。

賭魔營造一切假象加快我「應劫」之路!

因為初賽逆轉,莫名微笑讓我對台灣美女裁判產生吸引,起了「色」心,我找她要到了電話,她告訴我,明天下午4點,決賽準時開始。

初賽的逆轉讓信心、心態更加奠定,我所打通的幾個網賺通道分潤也按時打到我卡上,加上帶過來的45萬,我的卡裡一共有57萬人民幣現金。

我用手機銀行把餘額先轉到信用卡,再從信用卡刷出,這樣能順便解決我這個月信用卡還款問題,澳門本地POS機對養卡很有幫助,來澳門刷卡還款成了我後期一種習慣。

70萬港幣從不同信用卡刷出,我把70萬籌碼全部換成一萬面額像百家樂比賽般堆疊在賭台上增加氣勢。一次性擺上台面的原因,還因為我對前面幾次過澳的總結,前幾次輸錢都是把賭本分成好幾份,兵力分散,不益作戰。

一靴牌結束,我贏了20萬,20萬對於「天時、地利、人和」的我來說,像「帶著保險套做愛」、「穿著襪子洗腳」、「隔著皮靴撓癢」遠遠沒有達到心中預期。沒有換桌,我在等待新局開始。沐函,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信任,我一定會贏回來!

等待中,我翻閱手機,手機文本文檔裡面記錄著一切待解決事項,信用卡已經過了一遍,我按下刪除文字鍵。

對了,還欠他們錢,先把陳英傑、李連勝的錢還了再說,我起身走到刷卡店給他們分別轉回去15萬,除去盈利,我還剩下50萬港幣,念頭通達無比!

我決定繼續,因為賓士一車二押,贖回來需要85萬,還有別墅裝修、貸款等等太多事要用錢來解決。

賭魔在引導,人性在發酵,假象在繼續,「劫數」快要到來。

毫無徵兆,在我自認為「天時地利人和」時,在我念頭無比通達時,我竟然莫名其妙連黑了十把!!!

押莊開閒,押閒開莊;我開6點,對面就神補7點;我開8點對面就出9點,我開9點就打和;我買對子就開和,買和就開對子。不可能,憑概率都不可能啊,澳門不是不能作弊嗎?一定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就像網賭百家樂,時時彩,連贏8場、10場,連贏3天、5天,在解決部分問題之後,毫無徵兆,莫名其妙的到了輪回的轉折點,一旦觸發了這個點,任你如何掙扎,回天無力!

不能輸!絕對不能輸!輸了沐函怎麼辦?怎麼向她交差!

急躁的性格又蠢蠢欲動,賭魔察覺到我的心裡變化,它變身成第五章出現的馬尾辮小美女出現在我身旁,還是那張精致的小臉,還是那身性感暴露的著裝,粉絲色超短裙包裹著二條纖細雪白的大腿正向我走來。

我的籌碼只剩下20萬,馬尾辮女孩察覺到我的狀態,給我打聲招呼沒有收到回復後靜靜站在我身後,一聲不吭。

我起身,她也起身跟著,不可能!我在澳門從來沒有碰到這種情況!怎麼可能連輸十把!我起身走向一個無人的桌子,沒有看路子,直接拿出5萬籌碼押在莊上:「開牌,不看牌了。」

荷官問:「老板,要不要刷卡積分啊。」

憑概率不可能讓我連輸11把,我回復:「不刷,快開牌!」

閒贏。

不信邪,我沖到二個無人桌子,不看路子,5萬押莊:「不刷卡不積分,開牌。」

荷官:「老板請坐。」

我:「不坐了,不看牌,開吧。」

閒贏。

呵呵,閒贏是吧?那我押閒!

我沖到第三張桌子,把10萬籌碼狠狠的砸在閒上:「開牌。」

荷官一路看我沖來,用一種同情,震驚,不理解,惋惜交雜的眼神看著我:「不要這麼急啊,靚仔。」

我:「開吧,這把再輸就是連黑13把!」

莊贏!在牌翻出的一刻,我發出哈哈大笑,賭場一定在作弊!真可笑,怎麼可能連黑13把!憑數學概率上來說,這種幾率是0.0001!

馬尾辮女孩見火候差不多了,走近跟前,打開手掌露出十個一萬的籌碼:「哥哥,要不要錢。」

可笑!天上掉餡餅?我皺眉問到:「洗碼還是高利貸?」

很難想像在這張精致的小臉下竟然對我拋了一個媚眼,她挽起我的胳膊,把我拉離賭桌,走到過道:「哥哥,不是洗碼也不是高利貸,借10萬還10萬,我只抽點小水就行了。」

我皺眉,但並沒有擺脫她對我身體的接觸,賭魔得逞,我鬥不過人性的欲望,錢和色只是一個導火索,我的內心一直反感這類人群,也許來一個男的要借錢給我,我會叫保安把他轟走。

「怎麼抽水。」我問。

「輸錢不抽水,你每贏一把我就抽20%。」小美女見有戲,異常熱情,身子又往我身上貼近了不少,我能聞到她身上的香味。

「贏一把20%?算了,不借,我還不起。你就不怕我輸了跑了?」我把身子往旁邊移開不少,這種人怎麼能和師師相提並論!

「哥哥,我相信你不是這種人,又不是第一次見面了,你就照顧一下我生意唄。這樣好不好,你7、8、9點贏我才抽。」小美女故作扭捏,又把身子靠過來。

「7、8點抽我就拿。」

「OK」

沒有合同,沒有看管,一個口頭協議,小美女直接把10萬現金碼放到我手上,囑咐:「哥哥,先說好,你可不能一把梭哈啊!」

「好!」


就這樣,我和小美女一起坐上了一張賭桌,一團粉紅色的身影一直在我旁邊「加油打氣」,每當我的註碼超過二萬時,她都會在我的下註上拿走一些籌碼,每當我7、8點盈利時,她會伸開手掌對我說:謝謝哥哥」。

我成了一具她賺錢的僵屍機器,我可能,他抽水最少都有4、5萬,我剩下8萬籌碼,我想起了貼吧關於澳門借錢不用還的笑話,如果我此刻叫保安抱她轟走,她一分錢也拿不到,即使調查到她確實借給了我錢,也不用還,賭場也只會保護賭客,而她會有牢獄之災。

我沒有這麼做,趁她不注意,8萬一把梭哈。

當她想要減少籌碼時,荷官已經發牌:「哥哥,說了不能梭哈的。」

「行了,你都賺了這麼多了,我又不是不還你錢。」


陳英傑打來10萬,我在賭場外的手表店刷出來還給她,一進一出不到一個小時,她賺了4、5萬,這生意太好做了,我有些後悔:「別跟著我了,我要回房見老婆。」

小美女遞來一張名片:「哥哥,你要再需要錢,隨時打電話給我,謝謝哥哥。」

我像一個傻子一樣收起名片,穿過賭場,搖搖晃晃往南翼房間方向走。

朦朧中,我看到一個嬌小的身影,一身白衣,在圍在一個賭桌前,手裡拿著籌碼躍躍欲試,但她的身子太柔弱,一時間擠不進去。

那,不是沐函嗎?


如果你也是賭徒,請點下方關注↓↓↓

↓↓↓下鏈接為:《無名小賭徒》1-49章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