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高血壓,三大國醫鄧鐵濤、郭子光、張鏡人各有絕招

鄧鐵濤:降壓四方

治療高血壓,三大國醫鄧鐵濤、郭子光、張鏡人各有絕招

鄧鐵濤(1916年10月-),廣東省開平縣人。廣州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現代著名中醫學家、中醫內科學專業博士研究生導師。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醫藥項目代表性傳承人。2009年被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衛生部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授予首屆國醫大師。

根據前人經驗及其上述辨證,鄧氏常用之治法如下:

1、石決牡蠣湯

肝陽上亢,宜平肝潛陽,用石決牡蠣湯(自訂方),藥物組成:石決明30克(先煎),生牡蠣30克(先煎),白芍15克,牛膝15克,鉤藤15克,蓮子心6克,蓮須10克。

此方用介類之石決、牡蠣以平肝降壓潛陽為主藥,鉤藤、白芍平肝息風為輔藥,蓮子心清心平肝、蓮須益腎固精為佐,牛膝下行為使藥。如苔黃、脈數有力加黃芩;若兼陽明實熱便秘者,可加大黃之類瀉其實熱;苔厚膩,去蓮須,加茯苓、澤瀉;頭痛甚屬熱者,加菊花或龍膽草;頭暈甚加明天麻;失眠加夜交藤或酸棗仁。

2、蓮椹湯

肝腎陰虛,宜滋腎養肝,用蓮椹湯(自訂方),藥物組成:蓮須12克,桑椹子12克,女貞子12克,旱蓮草12克,山藥15克,龜板30克(先煎),牛膝15克。

此方以蓮須、桑椹、女貞、旱蓮草滋養肝腎為主藥,山藥、龜板、生牡蠣為輔藥,牛膝為使藥。氣虛加太子參;舌光無苔加麥冬、生地;失眠、心悸加酸棗仁、柏子仁。

3、肝腎雙補湯

陰陽兩虛,宜補肝腎潛陽,方用肝腎雙補湯(自訂方),藥物組成:桑寄生30克,首烏24克,川芎 9克,淫羊藿9克,玉米須30克,杜仲9克,磁石30克(先煎),生龍骨30克(先煎)。

若兼氣虛加黃芪30克。若以腎陽虛為主者,用附桂十味湯(肉桂3克,熟附子10克,黃精20克,桑椹10克,丹皮9克,雲茯苓10克,澤瀉10克,蓮須12克,玉米須30克,牛膝9 克)。若腎陽虛甚兼浮腫者,用真武湯加黃芪30克,杜仲12克。

4、赭決七味湯

氣虛痰濁,宜健脾益氣,用赭決七味湯(自訂方),藥物組成:黃芪30克,黨參15克,陳皮6 克,法半夏12克,雲茯苓15克,代赭石30克(先煎),草決明24克,白術9克,甘草2克。

重用黃芪合六君子湯補氣以除痰濁,配以赭石、決明子以降逆平肝。若兼肝腎陰虛者加首烏、桑椹、女貞之屬;若兼腎陽虛者加肉桂心、仙茅、淫羊藿之屬;若兼血瘀者加川芎、丹參之屬。

郭子光:高血壓及並發症醫案三則

治療高血壓,三大國醫鄧鐵濤、郭子光、張鏡人各有絕招

郭子光(1932年12月—2015年5月17日),生於四川省榮昌縣郭氏中醫世家,著名中醫教育家、理論家、臨床醫學家,成都中醫藥大學教授,中醫康復學科開創者。曾獲中華中醫藥學會「終身成就獎」。2009年被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衛生部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授予首屆國醫大師。

例1、高血壓、高血脂、肝囊腫

李某,女,55歲,退休幹部。1988年8月17日初診。

病史:患高血壓病已數年,久病知醫,能自測血壓,每天必服羅布麻、降壓靈等藥2次,方可保持血壓在正常範圍,如不按時服用,血壓即升高到180/110mmHg左右。同時,膽固醇在正常範圍,甘油三酯偏高。昨日在某巿級醫院B超檢查,發現有肝囊腫3個,大者如鴿蛋,沒有適當西藥可服,最近常感左側頭痛項強,兩足抽筋。

現症:左側頭痛並牽涉頸項強痛,睡覺時只能偏左側睡,壓迫該側略有緩解,同時兩足常抽筋痛甚,睡眠不佳,時覺眩暈,口苦,腰脊酸軟,食納二便正常,也無胸悶及肝區不適等症狀。查其形體肥胖,面色紅潤,神清氣爽,頸項轉動不靈,舌紅無苔,脈弦細數。

辨治:無風不眩,無痰不暈,無瘀不痛,無虛不軟,此古之定理也。是為肝腎陰虛,風痰上擾,夾痰瘀為患。治當養陰平肝,祛風豁痰,活血通絡。

處方:制首烏30g,葛根20g,丹參20g,菊花20g,白芍20g,川芎15g,羌活15g,黃芩15g,桑椹子15g,杜仲15g,女貞子15g,決明子15g,澤瀉15g,鉤藤40g,法夏10g,炙甘草10g。濃煎,1日1劑,分3~4次服。

11月20日復診:上方服1周,即逐步停服全部降壓西藥,頭項不痛,腳不轉筋。仍每日1劑,連服40餘劑,血壓一直穩定在正常水平。9月中旬因公出差江浙一月餘,因不便煎熬中藥而停服,也沒服用任何降壓西藥,測血壓一直正常,諸症若失,睡眠佳良。查其舌紅有薄白苔,脈沉細。年近花甲,又形體偏胖,形氣不相任,仍用上方去羌活加黃芪50g與服。

同年12月10日三診:上方服完20劑,昨日去醫院復查,血脂已正常,B超檢查肝囊腫全部消失,血壓與睡眠均正常,舌正脈平。囑其仍以2~3日1劑,並飲食清淡,堅持適度運動鍛煉以鞏固療效。隨訪1年餘,健康如常。

按:高血壓病多系本虛標實而以標實為主,本案即在肝腎陰虛的基礎上,風陽上擾,夾痰瘀阻滯,故在治療中採用葛根、丹參、川芎化瘀通絡,羌活、鉤藤、法夏祛風豁痰,菊花、白芍、決明子、黃芩、炙甘草平肝抑陽,重在治標,配合首烏、桑椹子、杜仲、女貞、澤瀉養陰益血、調補肝腎,整體調治,痰瘀化除,肝風平降,不治肝囊腫而囊腫自消。

例2、高血壓、多涎症

肖某,女,65歲,退休工人。2002年10月24日初診。

病史:自訴發現高血壓病已3年,長期服用硝本地平等西藥,未可一日中斷。近幾月來逐漸出現晚間涎唾增多,導致不能入睡。曾去醫院口腔科檢查,未發現口腔有何異常。

現症:患者自覺口淡乏味,口舌並無痛苦,由於夜間休息不好,只覺有頭昏悶症狀。查其形體中等,面色紅光,舌紅苔白滑,脈弦滑。

辨治:本證乃高血壓病中的一例並發症,雖雲五臟化五液,而涎唾仍是脾胃所主,良由脾胃輸布津液的功能失調所致。根據脈證,本案乃胃熱脾濕引起,以黃連溫膽湯加味治之。

處方:黃連10g,竹茹15g,枳實15g,法夏15g,陳皮15g,茯苓15g,炙甘草5g,代赫石30g,枇杷葉15g,谷芽20g,生薑5g。2劑,1日1劑,每劑煎2次,每次煎20分鐘,將2次藥液混合,分3次服(其中1次晚間睡前20分鐘服)。

10月31日又診:患者雲服第1劑藥後當晚涎唾大減,可以入睡,服完2劑,只臨睡時有一兩口涎唾,乃自以原方就近又配服1劑,則恢復正常,多涎症消除。此次前來就診,乃求治其高血壓病也。遂以天麻鉤藤飲加味與服。

按:多涎唾這個症狀,常見於老年高血壓等病過程中,有時是求治的主訴症狀,病人感到痛苦,專門針對這個症狀治療以解除之,有利於高血壓病的治療。

例3、高血壓、糖尿病

吳某,男,54歲,經商。2001年10月18日初診。

病史:商務繁忙,長期存在的睡眠差、頭昏、口渴。1月前這些症狀加重,去某醫科大學附院做全面檢查,結果是「五高」齊備,即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高血黏度、高體重,另外還有脂肪肝。

現症:睡眠差,頭昏,項強,口渴多飲,口苦,晨起微咳有痰,心煩,易怒。工作忙但都抓緊完成,胃口好,喜肥甘,好煙酒,每天約抽煙2包,平均喝啤酒1~2瓶,下蹲或坐矮凳即覺呼吸困難。二便正常但特臭。查其形體肥胖,腹部尤甚,面色紅光,口唇紅幹,神情言語偏激,舌質紅苔中黃幹邊白滑,脈弦緊而略數有力。出示檢查報告:空腹血糖130mmol/L;血中甘油三酯5.2
mmol/L;全血黏度中度增高。患者每天自測血壓均在150~165/95~105mmHg。

辨治:本案乃肝陽上亢夾痰濁瘀滯之證,顯然是長期勞累、過度緊張、肥甘厚味太過所致。只要謹遵醫囑,綜合治理,持之以恒,是可以治愈的。擬定下述方案:

1戒絕煙酒糖,飲食清淡,遠肥甘厚味,每天食鹽不超過6g,主食不超過300g,多吃綠色蔬菜。

2堅持每天力所能及的體育鍛煉,保持至少6小時以上的睡眠時間,不熬夜,注意勞逸結合。

3情緒放鬆,或「外緊內松」,記住「遇事慢半拍」,不著急習以成性。

4以滋養肝陰,清瀉肝火,除痰化瘀法治之。湯劑用三黃石膏湯加味,另予杞菊地黃丸以服。

處方:黃連10g,黃芩20g,黃柏15g,石膏40g,丹參20g,葛根30g,地龍15g,決明子15g,澤瀉15g,法夏10g,川牛膝15g。1日1劑,濃煎分3次服(其中1次睡前半小時服),服7劑。

杞菊地黃丸4瓶,照說明服。

2002年1月9日復診:患者服上方每間周來復診1次,服藥半月,血壓趨於正常,頭昏、睡眠差等症狀改善,乃有信心。戒絕煙酒糖,服藥2月餘(均以上方為基礎,或酌加菊花、山楂、鉤藤、谷芽、青木香等1~2味)。日前去原醫院檢查,血壓、血脂、血糖均正常。唯體重未明顯減輕,腹部仍胖大。其妻子說:除戒煙糖酒之外,其餘要求未全做到。乃以鼓勵引導並於上方中去生石膏、地龍,加大黃3~5g(以保持每日大便3次左右為度),山楂15g,谷芽30g。

2003年1月6日復診:除戒絕煙酒糖外,每天堅持1小時室外散步或其他鍛煉,且按時作息,每日按時服湯藥1劑。日前去原醫院做血糖、血脂、血液流變學復查,各項指標均正常,自查血壓一直正常,體重由原來的85.5kg減至71kg,腹部肥胖明顯減退,但精力充沛。囑其停服湯藥,杞菊地黃丸再服一段時間,隨時記錄血壓,保持生活方式,3個月後再復查一次血糖、血脂及血流變學指標。同年3月20日隨訪,自述已停藥1月餘,復查上述指標均正常。

張鏡人:四類高血壓病的證候與治法

治療高血壓,三大國醫鄧鐵濤、郭子光、張鏡人各有絕招

張鏡人(1923年-2009年6月14日),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主任醫師、中醫內科專家。被香港報紙譽為滬上中醫第一人。2009年被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衛生部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授予首屆國醫大師。

高血壓病之本在陰陽氣血失調,其證候與治法可分肝火上炎,陰虛陽亢,陰陽兩虛,風痰內擾等類。

1、肝火上炎證

多由將息失宜,肝火暴張所致。症見血壓突高,頭痛目赤,面紅如醉,口幹,常易躁怒,大便幹結,脈弦動而數,舌質紅,苔黃或幹糙。

治宜清肝瀉火,涼血泄熱,方用龍膽瀉肝湯加減:龍膽草10克,夏枯草10克,磁石30克(先煎),黃芩10克,赤芍10克,杭菊花10克,槐花10克,丹皮10克,蓮子心3克。

2、陰虛陽亢證

多由肝腎陰虛,陽亢不潛所致。症見血壓增高,頭暈目眩,周圍景物如旋,心煩,驚悸,夜寐不安,脈細弦,舌質紅絳,苔黃。

治宜育陰潛陽,寧心安神。方用杞菊地黃丸加減:大熟地10克,山萸肉10克,懷山藥10克,茯苓10克,丹皮10克,澤瀉10克,滁菊花10克,白蒺藜10克,羚羊角粉0.6克(分二次送服)。

3、陰陽兩虛證

多由腎陰虛失於濡養,腎陽虛失於溫煦,浮陽上僭,少陰氣厥不至所致。症見血壓升高,頭暈耳鳴,舌強音謇,氣促,下肢偏癱,舌質紅,苔花剝,脈細帶弦,重按較弱。治宜滋陰助陽,宣竅清上。

方用地黃飲子加減:熟地10克,巴戟肉10克,山萸肉10克,肉蓯蓉10克,熟附塊5克,上肉桂1.5克,金石斛10克,麥冬10克,茯苓10克,石菖蒲3克,遠志3克,五味子3克,沙苑子10克。

附註:張秉成說:「治中風舌喑不能言,足廢不能行,此少陰氣厥不至,名曰風痱,急當溫之……方中以熟地、巴戟、山萸、蓯蓉大補腎臟之不足,而以桂附之辛熱,協四味以溫養真陽。但真陽下虛,必有浮陽上僭,故以石斛、麥冬清上;火載痰升,故以茯苓滲之。然痰火上浮,必多填塞竅道,菖蒲、遠志能交通上下而宣竅辟邪,五味以收其耗散之氣,使正有攸歸,薄荷以搜其不盡之邪,使風無留著,用薑棗者,和其營衛,匡正除邪耳。」

4、風痰內擾證

多由內風夾痰,擾及清竅所致,症見血壓時高,頭目眩暈,胸悶痰多,上肢及手指麻木,肉,兩足重滯,脈弦滑,舌苔白膩。

治宜熄風化痰,和營通絡。方用天麻鉤藤飲加減:天麻10克,鉤藤10克(後下)、生石決30克(先煎)、竹瀝半夏10克,炒陳皮10克,陳膽星3克,川牛膝10克,炒歸身10克,桑寄生15克,桑枝15克,指迷茯苓丸10克(包煎)。

5、醫案選錄

虞某,男,61歲。

初診:1984年12月31日。

主訴:眩暈,心悸加重一周。病史素有高血壓,冠心病等病史。一周來頭暈,目眩,心悸,寐差,平素大便略幹,偶有衄血。舌脈苔薄膩,脈細弦。檢查血壓170/100mmHg。

辨證:肝陽偏亢,心神少寧。

診斷:高血壓病,冠心病。眩暈,心悸。

治法:平肝潛陽,養心安神。方藥丹參9克,赤白芍各9克,水炙甘草3克,羅布麻葉15克(後下),炒黃芩9克,鉤藤9克(後下),白蒺藜9克,生石決15克(先煎),水炙遠志3克,炒滁菊9克,淮小麥30克,生香附9克,廣鬱金9克,香谷芽12克。14劑。

二診:1985年1月14日。藥後頭暈,心悸略平,血壓150/90mmHg,最近略有鼻衄,脈細弦,苔薄膩,前法加減。處方丹參9克,仙鶴草30克,赤白芍各9克,水炙甘草3克,羅布麻葉15克(後下),苦參片9克,鉤藤9克(後下),生石決15克(先煎),白蒺藜9克,水炙遠志3克,炒藕節15克,炒滁菊9克,淮小麥30克,廣鬱金9克,生香附9克,香谷芽12克,白茅根15克(去心)。14劑。

隨訪藥後衄血即止,諸症均平,乃減仙鶴草、藕節等繼續服藥鞏固治療。病情一直穩定。☯

本文來源:

《中國百年百名中醫臨床家叢書•國醫大師卷:鄧鐵濤》(中國中醫藥出版社出版,鄧鐵濤編著)

《中國百年百名中醫臨床家叢書•國醫大師卷:郭子光》(中國中醫藥出版社出版,劉楊,江泳編)

《中國百年百名中醫臨床家叢書•國醫大師卷:張鏡人》(中國中醫藥出版社出版,張鏡人編著)。

可同時關注我們的微信號「大醫論道」:這裡沒有謠言、沒有小道消息,只有權威專家講述的經過驗證的健康指南。

推薦閱讀:

》生不出男孩被婆家逼走,獨自養兩個女兒流落街頭,如今她是身價60億的水餃皇后!

》她是中國史上最強女海盜,讓多少洋人感受過被她支配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