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不要被「軟體定義存儲」說暈了

都說存儲未來的方向是軟體定義存儲,相關的概念滿天飛:SAS(軟體定義存儲)、ServerSAN、融合系統(Converged System),超融合系統(Hyper Converged System)、此外還有HCI(Hyper Converged Infrastructure)、HCIA(Hyper Converged Infrastructure Appliance)、II(Integrated Infrastructure)、IP(Integrated Platforms)等變形或說是山寨的說法,總之,Converged、Integrated、System、Infrastructure和Platform等英文單詞的自由組合,一人一個新名詞,標榜自己先進和與眾不同,最後大家統稱為軟體定義存儲。

除了這些概念之外,還可以羅列一些存儲企業的產品和方案,如ViPR、VSAN、EVO:RAIL、ScaleIO、SimpliVity、Scale Computing、Pivot3、Maxta; Fusion Storage、Open vStorage、Fluid Cache、StorVirtual、Inktank Ceph、Storage Spaces、 GPFS、Lustre、Panasas等。這些產品或者方案,誰是ServerSAN?誰是軟體定義存儲?

看到這里你暈了嗎?反正我是有點頭昏。

要把這些東西搞清楚,我覺得最好辦法還是從目的出發,看他們重點解決哪些問題,這會讓問題便簡單。換句話說,為什麼軟體定義存儲是未來方向?要解決了哪些問題?

歸納起來看,存儲應用面臨幾個問題:

首先統一管理和調度的問題,很多用戶數據中心的存儲是萬國俱樂部,不同時期,不同品牌的存儲產品琳瑯滿目,一個系統一套管理的方法,非常複雜。有沒有辦法簡化,所謂集中管理調度的需求。對此,業界針對性推出了存儲虛擬化的解決方案,如ViPR、SVC等,基本上就是這樣目的。當時,沒有軟體定義存儲,都提存儲虛擬化。以至於後來,軟體定義存儲出現之後,很多認為不過存儲虛擬化的翻版,舊瓶裝新酒。

除了統一調度之外,還有一個需求就是存儲的軟體和硬體分離,從緊耦合到松耦合,讓軟體和硬體無關。其帶來的好處在於,讓應用融合變得更加簡單。以SAN和NAS為例,很多用戶希望一台設備同時提供SAN、NAS的需求,所謂統一存儲。如果軟體和硬體不分離,就需要額外增加NAS網關(可簡單理解為機頭)。當軟體和硬體剝離之後,要做到SAN、NAS一體就變得非常簡單。隨著對象存儲應用需求的出現,軟體定義存儲會讓應用的支持變得簡單,靈活。應該說,這是軟體定義存儲主要解決的問題。

除了上述需求之外,還有一種顛覆傳統磁盤陣列的需求,用廉價x86本地存儲做到陣列的功能,這當然也依靠軟體方法來做到,也是某種意義上的軟體定義存儲。最早向傳統陣列開槍的,我接觸的是VMware VSAN,因此,VSAN某種程度上成了這種方式的代名詞。VSAN當然有些限制前提,如只支持虛擬機、需要x86配備SSD閃存盤。

ServerSAN是後來接觸的名詞,陸續知道了Nutanix、Nexenta、PROMISE、Maxtor、達沃等廠商和方案,他們的共同理想就是推翻陣列的統治,迎來一個x86存儲的新天地。應該說,這並不是理想。實際上,十月革命已經由互聯網企業做到,所謂分布式存儲。ServerSAN就是要把互聯網企業的成功,復制到陣列統治的世界,改天換地。

都是用軟體來做到的,都可以統稱軟體定義存儲。我們需要分辨的,其實他們目的是有所不同的,並不是回事兒,不要眉毛鬍子一把抓。

更技術的定義分類,推薦微信公眾號:「樂生活與愛IT」,Peter Ye 撰寫的SDS 之四:軟體定義存儲的分類 (v2.0)。

個人認為,Peter Ye這張圖(此文章題圖)還是比較準確說明了問題。

關於DOIT

DOIT是中國領先的IT新媒體,我們關注企業IT,解讀行業應用趨勢,這里是IT經理人的成長舞台。DOIT成立於2003年,旗下擁有存儲在線、DOIT和掌上DOIT等新媒體資源。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中國IT新媒體,我們關注企業IT,解讀行業應用趨勢,這里是IT經理人的成長舞台。

微信號:doit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