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洞察體育力量,把握產業脈搏!體育大生意第966期,歡迎關注最好的體育產業信息平台。

本文作者: 劉丹、陳曾義
體育大生意記者

今天,給大家發個拜年貼,我們來聊點輕鬆的。

想說的,就是被稱為2017年最值得期待的華語電影《西遊伏妖篇》。對於體育圈內人士而言,這部電影的獨特點還在於曾經叱詫風雲的籃球巨星巴特爾出鏡並飾演沙僧這一角色。為此體育大生意記者專訪了巴特爾並一起暢聊了這部電影戲內戲外的諸多故事。

巴特爾的《西遊伏妖篇》海報

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首先,如果你要去看這部電影,請全部看完再離開。人群散去,音效停止,字幕完結。孤零零的一人坐在空曠的觀影大廳,最後,大螢幕上,周星馳出現了。

這不是大片,它沒有彩蛋。如果是大片,怎麼能沒有彩蛋呢?

這次,周星馳繼續了他的故事,徐克完成了他的夢想。它是一部關於西遊的電影,關於修行、關於降魔,在任何時刻都有外力來試探你的團隊是否無堅不摧。電影過半的時候,也許你才會逐漸意識到,這在本質上,是另一部武俠電影,從比丘國,到河口村,反間與離間之間,是一個門派內部的勾心鬥角、各懷鬼胎、聲東擊西。夾雜其中的,是人性的試探與反偵察,是兄弟之情,是男女之情。徐克出神入化的美術特效與凌厲剪輯,仿佛讓人看到了當年《蜀山傳》的影子。高能提示:孫悟空大戰紅孩兒與九頭金雕的兩段大戲,請一幀畫面都不要錯過,糅雜之中有奇景。

坊間轟轟烈烈的傳聞是周星馳曾力邀馬雲出演孫悟空,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至多只是星爺的一句玩笑話。但曾經的籃球巨星巴特爾加盟並飾演沙僧這一角色,還是使不少人大呼意外。這一樁事的促成並不容易。徐克導演的橄欖枝,一拋就拋了5年。於是,在馬背上長大的蒙古族漢子,離開了馳騁的草原,化身魚怪沙僧,身不由己踏上了漫長的西天取經之路。

巴特爾飾演的沙僧造型有些呆萌

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合作的心願由來已久,從《龍門飛甲》到《智取威虎山》,徐克導演一直有邀約給我,因為檔期的原因,多年前的心願現在才得以達成。」巴特爾說這話的時候,撓著腦袋笑了笑。 

相比以前和陳可辛合作的大製作電影《十月圍城》,這次參演,巴特爾坦言要困難一些。「主要是造型比較複雜,畫個妝要4小時,有時候拍一場戲從早上等到晚上,真的直接在片場睡過去了。還有很多場景需要師徒四人一起出鏡,四個人的時間湊在一起挺不容易的,有時也需要大家照顧彼此的時間。」

值得一提的是,出演師傅玄奘的是顏值迷倒眾生的boy吳亦凡。十年前,當吳亦凡還是個普通的中學少年時,他自稱是巴特爾最忠實的粉絲。人生的際遇,真的都很難講,你的偶像,或許就是你未來可能合作的對象。鑒於此,夢想,還是要有的。

吳亦凡自稱是巴特爾的忠實粉絲

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巴特爾認為,這部電影在劇情上最出彩的地方,應該是這個史無前例的四人團隊。

所以,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故事?

關於團隊和人性:為什麼不幹掉師傅?

 

巴特爾抽上一根煙,緩緩地說,電影上演之前,自己也沒看過完整的劇本,不過,他很欣慰,這次的沙僧是一個智者。

 

巴特爾飾演的沙僧在電影中是個智者

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沙悟淨是一條食人魚怪,原本是一個好人,因為村民的愚昧而被冤枉成了妖怪,所以怨恨難平,暴躁易怒,一言不合就變食人魚怪。相比於之前《西遊降魔篇》中的造型,巴特爾版的魚怪沒有那麼驚悚,反而有些呆萌。在角色的造型演繹時,巴特爾在人形與魚形之間不斷轉換,總是一副都不知道你們在幹什麼的表情。但看著師傅擁抱著大師兄入眠,只有他能說出:「師傅抱的不是大師兄,是段小姐。」也只有他,敢直接對大師兄說:「你不如直接幹掉師傅。」

 

這部片子裡,周星馳樹立了一種 「暗黑喜劇」的風格,一個「馴獸師」帶著三個「殺人犯」在路上,你所能想到的血腥與暴力情節,隨時都可能上演。唐僧面對三個虎視眈眈想要幹掉他的人,隨時會落入被暴打與威脅的境地,他要保命與自救。西遊的四人組合,歷來被認為是最接地氣,也最具代表性的國產團隊組合。而這一次,徐克把這個團隊極端化了。

西遊伏妖篇師徒四人劇照

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豬八戒乍看是塗了滿面油彩的戲子與花美男,說起話來自帶東北二人轉效果。他最關心的是,如果師傅撲街了,他可以分到什麼好處,比如從後宮當中偷幾個女生出來。竊以為他是最沒有被感化的角色,大抵是因為兒歌三百首,玄奘對悟淨唱過、對悟空唱過,唯獨沒有對悟能唱過。

 

對於孫悟空而言,跪一人為師,哪有那麼容易。我幫你克服九九八十一難,而你,卻還要當眾給我難堪。你手握金光藤條,抽打我五百年不老的肉體;我這偏頭痛,我這渾身傷痛,全是拜你所賜。貫穿始終的疑問是:我們真的是朋友嗎,抑或是敵人?

 

而唐僧,是個危機管理學的高手,能虛張聲勢,會裝萌賣傻,以退為進,收買人心。悟空,你殺死了我心愛的姑娘,卻又成全了我的理想。我們從有求於彼此,到反目、到怨恨、到相爭、到屈服、到合體。我真的能一招制敵,使出你們聞之喪膽的如來神掌嗎?還是我只是個會唱兒歌的玉面乞丐?

 

吳亦凡飾演的唐僧

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也許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我低調,我不說。

 

即使我不會如來神掌,我也可以一直保護你們。因為人與人之間,原本不會真的相欠。

 

與過往和解,與周邊和解,也與自己和解。

  

關於童真和暗黑:一場發生在遊樂場裡的成人童話

 

師徒四人一旦進入比丘國之後,電影立刻充斥著童話般的馬戲團色彩,這是一個色彩斑斕的城堡,宮殿裡隨處可見雲霄飛車與旋轉木馬。仿佛在預示著世界是一個巨大的遊樂場,它有著無限風光。


姚晨飾演的九宮真人

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九宮真人會一直在你耳邊說:要活得隨心隨性。

 

這個世界,表面上很輕鬆,難道你能想像得出,所有一切的美妙,全是九頭金雕和紅孩兒的圈套。國王是魔王的化身,國師是終極大boss,穿過這扇金碧輝煌的門後,就是戈壁荒原,海浪滔天,懸崖斷壁。

王麗坤飾演的戚秦氏

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童真與暗黑共存,佛心與魔性相鬥。一切瞬間天崩地裂,你看到的美麗,都是幻象。整個王國,整條村落,都是魔鬼的化身。

 

徐氏武俠與周氏無厘頭都只是一個載體,真正的動機,是希冀通過電影打造現實的桃花源。一切的隨心隨性都有代價,在色欲與物欲的流轉之中,他們表達出了諷刺、欲望、向往與無奈。

 

《西遊伏妖篇》融合了徐氏武俠與周氏無厘頭的兩種風格

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所謂心魔才是魔。嘲笑,璀璨與鄙俗,只是內在的一種感覺,而非外在真實。從這個意義上說,內部世界更殘酷。

 

所以對你唱乖乖,請你做個善良小孩,沒有欺騙,沒有欺負,相親相愛,而非相愛相殺。

關於愛情和國王,「我很牽掛段小姐,我放不下她」 

 

如果說在徐克的版本裡,他最期待的是一個關於團隊伏妖的故事;在周星馳心裡,他可能更想要一個愛情故事。

 

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小善是西遊降魔篇段小姐的延續與化身,難過情關的不只是玄奘,周星馳曾在私下裡說:「我很牽掛段小姐,我放不下她。」雖然周星馳沒有親自出演,可唐僧所承載的,多一半是星爺在感情上的化身。

 

前往比丘國的路上,師傅曾一度追問我們的巴特爾,你什麼時候能從魚形變回人形?在小善隨隊前行並給沙僧喂水的時候,他醒了。因為他意識到,這真的是妖怪。智者如斯。

 

西遊系列有一個傳承下來的愛情基調:念念不忘的一萬年,周而復始。

 

其實我很愛她,不過我從來都不敢承認。

如果你再遇到一個喜歡的人,你還會辜負她嗎?

如果我喜歡你,我希望能說出來,就現在。

 

即使是只爭朝夕,陳玄奘這次還是注定會錯過。戚秦氏,九宮真人,小善;但凡是對你動情的,其實都是妖怪。以前,在合適的時間沒有抓住對的人;現在,已無法分辨是真情還是一種感情寄托。痛愛,雖然讓人悲哀。可是在世上,命運不能更改。

 

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有過痛苦,有過執著,有過牽掛,可陳玄奘終歸感嘆自己只是一個凡人,沒有那麼高的境界。

 

我想要理想,還想要一個姑娘。我將人性中最醜陋的一面展示給她,她對我的情意仍然毫不動搖。她可以一腔孤勇地站在我身邊,溫柔善良,熱情明媚。

 

真的能放下嗎?

那些未完成的事情

 

徐克今年67,周星馳今年55,對於他們來說,總是感覺拍一部就少一部,徐克終於完成了執導一部西遊影片的夙願。他說,我希望能做一點不一樣的東西,我很享受團隊四人磨合以及與妖魔打鬥的過程,即使很吃力,但必須要完成。

周星馳與徐克合體漫畫

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巴特爾說,真的很不容易:吊威亞,記台詞,面對徐老怪每晚不停修改的手繪分鏡稿與天馬行空的思路。累的時候也會懷念球場,仿佛上場打一場球,一切的疲倦都煙消雲散了。

 

想過放棄嗎?

「怎麼會呢,這畢竟不是我的性格,不符合這多麼年我在球場上的風格。」

 

如果當年不打籃球,你以後的人生會怎麼展開?

「那我就一輩子都是草原上的一個放牛娃。其實我很感謝我的父親,在我十歲的時候就送我出來、這在當時是一個冒險的決定,因為你並不能看到明晰的未來。安定反而是一種不安全的人生狀態。」

 

在片場沒和吳亦凡與林更新打打球?

「哪有時間啊,拍攝周期真的太緊了。我總跟凡凡說,拍戲的節奏還是要注意的,身體一定得鍛煉好。每次見他,都感覺他又瘦了。不過凡凡,真的很爺們,以前總叫他兄弟,現在都改口稱師傅了。」

關於未來呢?

「我挺享受現在的生活,和我的狗相處地特別愉快。現在算是一個調整狀態的過程,我不會把工作重心轉到娛樂圈上來,接劇本也是純粹靠緣分。」

 

那就沒事喝喝小酒?

「那不能,該喝的酒我已經在前30年都喝完了。還是應該踏下心來,給自己一點壓力,在籃球方面,在興趣方面,做出一點成績來。」

 

戲裡戲外,互相呼應。戲是人生的一種寫照和隱喻。對於飾演魚怪的巴特爾來說,本身就更有資格說出「如果沒有夢想,跟一條鹹魚有什麼區別?」

 

巴特爾飾演的沙僧造型

關於西遊伏妖,關於「沙僧」巴特爾,你想知道的這裡全有 | 專訪巴特爾

對我們每個人來說,又何嘗不是這樣。請你的人生不要留有任何遺憾,因為你會有堅強的後盾——無論是那些能看見的,或是不能被你看見的。

 

電影說完了,我們的征途卻才剛剛開始。

 

取經之路,從來沒有歧途。你有你的如來神掌,我們可以一起打妖怪。

 

歲月漫長,卻值得等待。總有一個懷抱和平台,在這裡,一直為你打開。

 

新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