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崇《弟子規》這種玩意的人,都在想什麼呀?

我很喜歡孔子他老人家。

若見了他,我樂意給他老人家鞠個躬、作個揖,跟他讀書學習,提提問。

夫子是個正經人,而且認為「巧言令色,鮮矣仁!」則他也許會對我兇,但不會傷害我,也不會坑害我。有問必答。

如果有時故意提出些壞問題,看他氣得鬍子掀動,大概也很有趣。

如果真的做得好,夫子是會反復誇的:「賢哉回也!」

夫子大體三觀又很正。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夫子的《論語》開天辟地第一篇,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學了之後,要溫習,要練習,很快樂。我年紀越長,越覺得這話說得好。學了什麼,要實踐了,才有趣,才不會忘。打遊戲是如此,讀書是如此,做飯是如此。

夫子說,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又說,食不厭精膾不厭細。所以夫子是個挺寬容的人。吃不飽,住不安,他也不會介意;如果我講究吃喝精細,他大概也不會罵我混帳——只要我還是個君子。

夫子什麼都會,他自己都說了,「多能鄙事」;而且興趣廣泛,聽韶樂和武樂,「三月不知肉味」。可以想像,他一邊吃著切細的膾,一邊微笑著回憶那天聽過的音樂。

這個好學的、博學的、熱愛知識、多才多藝、饞、愛自嘲、相信知識與品德、語氣活潑、辭藻明朗的山東萌老頭啊!

但若有人舉著《弟子規》這種東西,說這是儒家經典,要人來讀背,那就扯臊了。

《弟子規》原名《訓蒙文》,作者是康熙年間秀才李毓秀——范進都中過舉人。

哪位說了,不能以功名定高下,很好。《弟子規》本來是《訓蒙文》。啟蒙的蒙。即,是拿來給孩子啟蒙用的。

當年給孩子啟蒙用什麼呢?答:《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

《弟子規》,也就是這類水平的東西。不識字的孩子,拿來讀讀練練口齒也行。裡頭的思想嘛,聽過就算了。跟背《百家姓》差不多,可以練個貫口。比《百家姓》好的一點是,可以教點兒典故。但終究,還是幼兒水平。

至於文字水平?一來這玩意是個啟蒙讀物,二來這玩意作者是個秀才。所以呢,《弟子規》曰:

身有傷, 貽親憂 ,德有傷 ,貽親羞。

——三個字三個字硬拗。這是要學唱快板麼?按這個念,將來是要編蓮花落麼?

孔夫子的話:

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

夫子的原文朗朗上口,論其節奏;比起背鄉村秀才三個字三個字硬搓的,舒服多了。

當然,《弟子規》裡另有些玩意,都不是文藻問題了:

尊長前,聲要低 ,低不聞,卻非宜。進必趨,退必遲,問起對,視勿移。

類似這種話,格調又低,文藻又差,氣派又小,酸腐磨嘰,貽笑大方。

差有一日之長者,好記好背而已。類似破玩意念多了,真會有人嘀咕:古人品位那麼低?

哪位如果要教孩子讀古文,那麼:莊子司馬遷的文采都很好,直接看便是。

你若要教孩子儒家道理,放著《論語》,哪裡有《弟子規》什麼事兒?

放著十三經不讀,抱著《弟子規》不放,這好比不去博物館看原畫,卻抱著印刷品和畫冊啃個不休。

取法乎上,得乎其中。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並不多。拿《弟子規》當寶的諸位,那也最多就是清朝一個秀才的水平了——這就滿足了麼?

我並不算多崇奉儒家,然即便只從為人學文的角度,則《論語》,從辭藻音韻到態度,都比《弟子規》溫和到位得多,也沒有那麼多磨磨唧唧。讀《論語》會覺得孔聖人是個好老師,談吐溫厚,確實有德行;《弟子規》則二字盡矣:

小氣。


就是個塾師翻來覆去,三個三個字,連嚇帶哄弄孩子呢。

所以《弟子規》這玩意,幼兒園小學的孩子當課外本讀讀練練口齒,也就罷了;若有人將其捧到經典地步,若非別有用心,就是對文章的品味比較惡劣。

還是放一段孔夫子與他正牌學生的對話。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夫子喟然嘆曰:「吾與點也!」

想想啊,春暖天氣,學生跟著夫子,穿新衣裳去外頭洗澡,吹幹,唱歌,當真快活。夫子會讚同這個事,說明夫子是個很可愛的人,不是個迂腐老頭兒。比起治國之法則(子路和冉求們所言),他更著意這樣溫馨如畫的景象。多可愛的老頭啊。看看孔夫子和弟子們聊天時的文藻、內涵和語氣,那真比《弟子規》之流,高到不知高到哪裡去了。

明明可以直接讀孔夫子這些敞亮的句子,何必去看《弟子規》裡這些

非聖書, 屏勿視, 敝聰明, 壞心志

之類閉目塞聽的破笑話呢?

——難道是要開班練說唱樂?

推崇《弟子規》這種玩意的人,都在想什麼呀?

yoyo切克鬧,非聖書,屏勿視……

讚賞

人讚賞

推薦閱讀:

》生不出男孩被婆家逼走,獨自養兩個女兒流落街頭,如今她是身價60億的水餃皇后!

》她是中國史上最強女海盜,讓多少洋人感受過被她支配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