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在日本戰國時代,武將大名們流行一個在歷史上十分獨特的風俗,作辭世詩。

所謂「辭世詩」,通俗講就是臨終遺言。這其中有些讀起來只是像兩句話,但這應該是譯成中文並以讀漢詩的習慣去評判它的緣故。

這些句子原文大多是日本連歌或俳句,深受中國漢詩影響卻又有自己特有的格律,至於題材多以抒情為主。這種日本詩歌並非公卿貴族專利,在應仁之亂後戰國時代的更是被諸多武將拿來作為人生感悟、心靈雞湯,或是臨死前對自己一生的總結評價,而後者就是「辭世詩」了,也算是武家文化的一種表現。

當然這些「辭世詩」也並非都是臨死前說的,也並非都是他們自己做的,那些病死的,切腹的,斬首的,知道大限將至,臨死前有時間寫首詩說上幾句也算正常。

而那些非正常突然死亡的,比較流行的說法是戰亂中的武將每天過著腦袋別在腰上的日子,白天出門就不知道晚上是否有命回家,所以先寫著放在身上,等到快死的時候再拿出來,另外還有些人,壓根就未必是自己寫的,如織田信長的「人間五十年」,取的是能樂「敦盛」中的一段;明智光秀的,則懷疑是後人給加的;足利義輝的,相傳只是一個發現在他妻子衣服上的血書。

這些詩基本沒有專業官方人士進行翻譯潤色,大多是些喜歡日本戰國史的民間人士翻譯來的,詩有很多,譯文版本也很多,在這裡只是甄選一些略有代表性的人或詩。

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不過不管怎麼說,結合那些人物生平仔細讀讀這些還是挺有意思的,正所謂「人生一世,草木一春」,看看那些曾經叱吒風雲的人臨死前的感言,這其中讓你為之動容的,究竟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還是「浮華一世轉瞬空」?

首先是「戰國三傑」織田信長、豐成秀吉和德川家康。

織田信長:
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人間五十年,放眼天下,去事如夢又似幻。雖一度享受此生,焉能不滅而長存。

被稱為「戰國風雲兒」、「尾張的傻瓜」、「第六天魔王」的人,自然也注定是日本戰國時代的主角之一。當今川義元的兩萬五千大軍向著尾張浩蕩而來之時,只有三四千兵力動員能力的信長正在清洲城內披頭散發,穿著奇裝異服,唱著這首「敦盛」,跳著幸若舞,每個腦子正常點的人都說他是「傻瓜」,沒有人看好這個思維怪異的青年。然而歷史的發展總是讓人大跌眼鏡,這也是歷史的動人之處,炎炎夏日的一場暴雨,不僅讓自命不凡的今川大軍卸下盔甲乘涼,也成為信長突襲部隊的絕佳掩護,當義元仍在做著上洛的美夢之時,信長的麾下已直突今川本陣,討取義元首級,這就是聞名後世的戰國三大以少勝多的奇襲戰之一,「桶狹間之戰」。此後,這位「傻瓜」將稻葉山城改名為歧阜,取的是周武王西出岐山奪取天下之意,開始自己「天下布武」的步伐。

信長的思維超越了當時大名傳統封建思想,又極富叛逆個性,放蕩不羈,隨性發揮,但同時他也是暴躁、殘忍、冷酷的。用自己妹婿的頭蓋骨做酒盅是否真實姑且不論,對於自己的敵人和叛亂家臣,斬草除根在這麼一個弱肉強食的時代也不算很過分,但其對佛教僧侶的衝擊打殺,確實也達到了令人髮指的成度。火燒天台宗總本山百年老寺比睿山延歷寺之時,連無辜的民眾都不放過一個;長島之戰中用鐵炮射擊已經投降繳械的數萬一向宗門徒,未留一個活口;鎮壓越前一向一揆時,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到處都是死屍,一塊空地都沒有。」但即使暴虐嗜殺如魔王,似乎想要一心滅佛的信長會對這個純粹由佛家思想寫成的反映數百年前源平爭霸時代平敦盛的悲慘遭遇的故事情有獨鐘,應該是在桶狹間大戰之前就看破了無常的人世生死,因果輪回,萬法皆空,這首「敦盛」一只唱到他葬身本能寺的火海之中。

豐臣秀吉:

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吾生如朝露之夢幻,逝如飄渺之風;憶大阪十數載風雲,宛如夢中之夢。

元龜元年(1570年),信長攻打越前朝倉家。朝倉盟友,也是信長妹婿的淺井長政最終選擇站在了朝倉家這一邊。淺井出兵後與朝倉聯軍前後夾擊,將信長大軍困在窪地之中,此刻只有退兵的信長唯一能走的路就是琵琶湖東岸的崎嶇山路。大軍撤退總得有人斷後,但信長麾下諸將都明白面對勇猛長政的追擊,這將是一個自殺式的任務。這時一個來自尾張毫不起眼的足輕組頭自告奮勇的站了出來,他就是木下秀吉,也就是後來的關白,豐臣秀吉。據說當時秀吉拜別信長之時,魔王把他一生中僅有的兩次眼淚中的其中一次給了秀吉。秀吉用自己的生命為註做了一次豪賭,幸運的是他贏了,最終成功的掩護信長大軍脫困,這是著名的「金崎大撤退」。這份功勞,完全不是美濃說反三將,墨俁一夜築城可以比擬的,自這之後,秀吉可以說是一舉成名,從幕後的打雜小生走向前台成為戰國大戲的主角之一,正式開始了他的太閣之路。

太閣從給信長牽馬提鞋到位居一品關白,草根一生奮鬥史勵志無數。將軍足利義昭拒絕收他做養子擊碎了他作為武士的終極夢想,只能遊走公家之間並編造自己是天皇私生子的身世來取得關白之職。在石山城上興建大阪繁華堪稱戰國第一,聚樂第接受天皇巡幸更是榮寵至極。晚年征北韓頗有爭議,而北韓半島戰事不利最終讓他鬱鬱而終,大阪城叱吒一時最後也像他的這首詩所說的一樣,如短暫的黃粱一夢在德川的戰火中被付之一炬。

德川家康:
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人生有如負重致遠,不可急躁;以不自由為常,則不覺不足;心生欲望之時,當回顧貧困之日,方可無事長久。

慶長八年(1603年),這是關原合戰之後的第四年,六十高齡的德川家康就任征夷大將軍,開設江戶幕府,不過此時的日本仍未統一,關白豐臣秀賴依舊在大阪與他分庭抗禮。盡管此刻的豐臣家經歷關原之戰後已是風中殘燭,搖搖欲墜,但依舊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歷經六十年戰國亂世血雨腥風洗禮的家康也明白這個道理,於是繼續他的十年磨一劍的耐性與功夫,直到慶長十九年(1614年),找到機會與借口的德川大軍,終於來到大阪城下,家康正式開始了他的統一戰爭:大阪冬之陣。此刻德川軍的總大將家康已經七十一歲了,試問諸君還能在百年戰國史的大名中找出比此刻的他更老的甲魚嗎?半年後,大阪夏之陣,豐臣家滅亡,日本戰國時代結束;再一年後,完成統一夢想的家康終於心滿意足的撒手人寰。

德川家康的隱忍功夫,在日本歷史上堪稱第一,和司馬懿絕對有的一拼。幼年在今川家做人質,之後跟著信長做小弟,在秀吉時代地位好了一點,做了五大老之一,韜光養晦大半輩子終於在秀吉死後露出獠牙,策動豐臣家臣內鬥之後開始奪取天下之時,尚存的戰國大名裡確實已經找不出個像樣的對手了。「人生有如負重致遠,不可急躁」,道出了他在戰亂中成為最後的唯一勝利者的原因。

其他風雲人物:
明智光秀
順逆無二道,大道貫心源, 五十五年夢,醒時歸一眠。

足利義輝
梅雨如露亦如淚,杜鵑載吾名至雲。


尼子勝久
決斷渡都之路差之千里,歷經四方終歸故鄉。
毛利元就
求得知己便如遲開的櫻花,尚存有昨日春天的花香。無夜月入鷲山,令吾名至雲高處。
天野隆良
不來不去、無死無生,今日無雲萬里晴,月上峰頂格外明。
伊香賀隆正
請君見,吾之千年幽思,如那不朽山松永不磨滅。

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石川五右衛門(盜賊)
即使是川海濱邊細小的沙子,也會被世間的的賊人盜去做鞏固種子的土壤。

石田三成
吾身就如築摩江蘆間點點燈火,隨之消逝而去。
上杉謙信
極樂地獄之端必有光明,雲霧皆散心中唯有明月。

四十九年繁華一夢,榮花一期酒一盅。
宇喜多秀家
僅與金剛寺的菩薩種的青松作一別。
吉川經家
吾身如同武士所取下的梓弓,一去不復棲處。
大內晴持
此身如雲般離開大內,卻終化為出雲灣的海草屑末。
大內義隆
漂浮無停難留吾名,恨世間春之暗波,終徹悟勝敗皆不過朝露電光,一逝即過。

大內義長
怨艾悄然而生,發覺時,化恨成嵐已催得花盡散。
大島澄月
吾身就似被隱雲所暫遮的清月,(至此地步)已放不出一絲光芒。

大島照屋
忽見雲遮月隱,此思緒甚惜在明之月。
太田道灌
生時未惜命之珍貴,只可惜空空軀殼,不留得半點回憶。
太田隆通
秋風不至深山處,殘葉(楓葉)亦終將散去。
大谷吉繼
乃注定在此六歧路,恭候遲早將來之日。

岡部隆豊
白露消逝秋名殆去,惟獨末松受殘風。
岡谷隆秀
此身時去時還,跨清風渡水,唯明月仍在天。


小幡義實
吞寶劍棄名弓,只觀得這一陣清風。
垣並房清
莫論勝敗功績,人情皆一時,此地不產一物,惟有山寒海水清。
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蒲生氏鄉

時之有限花吹散,此心歸於春山風。
蒲生大膳
吾持馬刀下黃泉(三途川),是深是淺皆不告訴你。

黑川隆像
夢亦是夢,空猶是不空中,不去不來,惟在中央。
齋藤利三
生命短暫的露水來不及等到天明見到明日的山丘,便在這短夜中消逝了。

佐佐成政
邇來憂患集一身,鐵胄身軀今始破。
島津忠良
莫急且留吾心啊,吹不去所決定的限度。
島津歲久
此身掩於蓑衣中,悄然登至白雲上。
島津義弘
春櫻秋楓留不住,人去關卡亦成空。
少貳政資
花散非風之罪,乃因春將盡。
終善非人之過,只因時已至。
諏訪賴重
悄然盡枯的草葉,賦其靈得又一生。
柴田勝家
夏夢無常一世名,杜鵑淒鳴上雲霄。
清水宗治
浮沉亂世身已去,惟有此名留松苔。
陶晴賢
何惜何怨溯本求原,天命注定在此身中。
高橋鎮種
滔滔紅塵無永生,
門苔溝水掩吾名,
門苔青下埋吾身,
恐怕此名亦傳不至雲端處了吧。
立花道雪
心無二處,*此鐵弓亦達不成豐國盛世也。
武田勝賴
月色朦朧雲淡霞隱,待放晴時,再去那西山之端吧。。
武田信玄
此身此骨歸於天地,不沾紅塵,獨自風流。
伊達政宗
心中明月當空無絲雲,照盡浮屠世間黑暗。
豊臣秀次
如吾心觀不盡花月,於塵世不留半點浮思。

鳥居強右衛門
吾等性命同念珠之繩,乃無與倫比武士之道。

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平塚為廣

為君辭命再所不惜,留世間思緒不停息。
別所長治
臨終無怨亦無恨,僅將吾身代諸君之命。
三浦義同 
〖道寸〗
勝兵敗將皆如瓦器(素陶),一朝破碎終歸塵土。

三浦義意
天皇世世永存,縱然黃梁一夢,是夢是實皆不知,醒來惟見,一隙晨光照塵世
三原紹心
揮手中太刀,餘音繚繞久久不息,必能傳至天之頂端。
三好長治
「三好」原野樹梢雪花飄散,「長治」宿店人心畏懼。
三好義賢
枯草上的霜雪隨著早晨的陽光消失了,吾命也如此終究逃不過報應啊。
長野業盛
春風吹得櫻梅散盡,惟留吾名至箕輪山中。

二條良豊
秋風咆哮狂掃真葛原,吾留怨恨直上雲霄。
禰宜右信
狂風過後的平原,殘印點點見草上露水,尚未凋謝的花(如同這亂世)也來日不長了。

別所友之
一生寄命於梓弓,一無所有名留世。
別所治忠
君已不在,吾這滿負傷愁之身也無意義留此世上了。

北條氏照
生於天地之清澈,歸於本願之清澄。

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北條氏政

正是有了楓葉殘留的秋天,
才會有怨恨秋風散花的春天,
吾心便如那吹散雲霧見明月的秋之晚風。

細川高國
呈現吾胸中鴻圖這志所建起來的山河,即便到了來世也會註視著。
細川玉子
別離時才方知這世間,花亦花來人亦人。
右田隆次
稍上將落之水滴,悟天下也亦萬事遲矣。

山崎隆方
不聞不思則無迷惑
但若無迷惑則亦無「悟」也。
冷泉隆豊(天皇)
治世一場宛如空中煙雲,風流雲散皆成空。
千利休(茶聖)
攜吾所得此具太刀,於此刻拋向天際。


佐久間盛政
世上永不停止轉動的小車,出了火宅的門便完結了。
這是取自《法華經》「三世如火宅」的典故,意思是變化無常的世間就好像起火的宅子一樣充滿了痛苦和悲哀。

可以聽的拾文化

用聲音,讓文化有溫度
拾文化現面向廣大用戶招募主播啦!
年齡、性別不限,只要你普通話標準,有責任心與時間觀念,有興趣與熱情
有興趣者請後台回復:主播
我們期待更多的你加入拾文化!

更多精彩內容:
目標:唐代 | 史上最全時空漫遊指南

什麼樣的男人可以稱的上「君子」?

你也許一直尋找的,就是這裡的浪漫

老板,給我來一個滴血狼頭!

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文字類稿件發至郵箱
[email protected]

影像、視覺類發至郵箱
[email protected]

臨死之前,讓我先安靜地作一首詩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文化改變生活。一起思考、交流觀點、審世之美、品味歷史,深入和淺出都很好。

微信號:shiyafengshe

推薦閱讀:

》生不出男孩被婆家逼走,獨自養兩個女兒流落街頭,如今她是身價60億的水餃皇后!

》她是中國史上最強女海盜,讓多少洋人感受過被她支配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