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激活生穴《造化神王》

第三章 激活生穴《造化神王》

按照一份逢春藥劑三個金幣的價格,八份藥劑加起來就是二十四個金幣。

肖然配製出八份藥劑,材料成本是兩個金幣、八個銀幣。說起來,這利潤也頗為可觀了。

肖然看了看藥房的夥計,點了點頭,他懶得在討價還價上糾纏,那是在浪費時間。

夥計收起八個盛放藥劑的瓷瓶,而後將二十四個金幣交給肖然,交易完成。二十四個金幣對於普通人來說算是很大一筆財富,可對武者而言,卻連買一枚元石都遠不夠。

一枚元石,需要一百個金幣。

逢春藥劑,還需要繼續配製。

出了鴻運藥房,戴著鬥篷的肖然回到先前居住的酒樓,又重新要了一個房間。這一次,肖然直接繳納了一個金幣,這樣可以在酒樓連續居住十天。

在酒樓房間內,脫下鬥篷和黑色長袍,肖然重新回到鴻運藥房。

用二十一個金幣,買了足足六十份配製逢春藥劑所需的材料。

回到酒樓,肖然看了看手中馀下的兩個金幣、兩個銀幣,搖頭苦笑。

窮啊!

不過,等這六十份逢春藥劑配製出來,至少就能換取一百八十個金幣了。

「幹!」肖然揮了一下手臂。

現在肖然配製一份逢春藥劑,所需時間大大縮短,一盞茶時間,能配製兩份藥劑,一個時辰時間,就能配製出十六份逢春藥劑。理論上說,六十份藥劑的配製,連四個時辰都不用。

不過,這是理論上的估算。配製藥劑,是很耗費心神的。從仙界來的肖然靈魂自然很強大,可是這具肉身太孱弱了,連續配製十份藥劑,就不得不休息一主香的時間。

最終,肖然用了差不多五個時辰,才將六十份逢春藥劑全部都配製出來。

「哈哈……」

看著擺放整齊的六十個瓷瓶,肖然咧嘴笑了笑。

這些藥劑,等同於金燦燦的金幣啊!

在酒樓要了一些食物吃掉,又休息了兩個時辰,肖然才再次出門。當然,是戴著鬥篷,身穿黑袍才出門。

肖然拿出四十份藥劑出售,這個數量,把鴻運藥房的夥計給嚇了一跳。不過,夥計也沒多問,仍然按照三個金幣的單價,將四十份藥劑全部收購,一共給了肖然一百二十個金幣。

不到一天的時間,肖然就賺取了超過一百個金幣,這還不算身上留下來的二十份逢春藥劑。

藥劑師,賺錢真快。

當然了,這是肖然夠強悍。一般的藥劑師,可沒這種賺錢速度。首先,那些藥劑師配製藥劑的速度,要比肖然慢得多了。他們想配製六十份逢春藥劑,起碼要幾天的時間,還不能保證成功率。

其次,肖然配製逢春藥劑的配方,與這個世界逢春藥劑的配方是不同的。肖然配方中使用的材料,價值要低廉得多,而且種類相對也少一些。

簡單來說,肖然配製一份逢春藥劑,材料成本是三點五個銀幣。而一般藥劑師,即便配藥成功率同樣百分百,一份藥劑材料成本也高達一個金幣以上。

這就是差距。

「你們這裡,可有元石出售?」肖然拿著一百二十個金幣問道。

「客人找對地方了,在絲木鎮上,也就我們鴻運藥房才有元石出售。」夥計滿臉堆笑說。

「什麼價錢?」肖然低沉的嗓音問。

「一枚元石,一百一十個金幣。」夥計報出元石價格。

鬥篷下的肖然皺眉道:「元石的單價,不是一百個金幣嗎?」

「客人說的這個價,那是綠水城的價。這裡是絲木鎮,將元石從綠水城護送到絲木鎮,那可要承擔很大風險的。一百一十個金幣,這是實在價。客人若想買一百個金幣的元石,得到綠水城去。」藥房夥計笑著說。

黑!真黑!肖然腹誹。

「我要購買一枚元石。」

沒辦法,總不能為了買一枚元石,再跑到五十裡之外的綠水城去,一來一回得浪費多少時間?

絲木鎮上的武者,肯定也有人有元石,但肖然沒辦法直接從武者手中購買,先不說人家賣不賣,就說以他現在的實力,完全沒自保之力,人家稍微動個壞心思,他可能連命都沒了,第二天就橫屍野外。

帶著元石回到酒樓,肖然將房門緊緊關上,才小心翼翼取出元石。

元石表面呈黑色,有拇指大小,覺醒先天道脈的武者,可以感受到上面的元氣波動。

調整呼吸,意識沉淀,進入神海,肖然手心托著元石,靈魂引動造化玉蝶。

約莫半個時辰後,肖然才令先天道脈與天地元氣形成感應。與此同時,造化玉蝶與先天道脈相通。

在這一刻,肖然手中元石蘊含的元氣,開始快速湧入肖然的體內。剎那間,肖然便有一種充盈的感覺。

元石之所以價值上百個金幣,就是因為它蘊含的元氣驚人。用元石修煉,那可不是一般武者能承受的,就連大家族的子弟,也不可能經常使用元石。

當然,現在肖然不是吸收元石來修煉,是借助造化玉蝶激活先天道脈的死穴。

元石的元氣經過肖然身體,全部進入造化玉蝶。意識在神海中的肖然,可以清楚看到,造化玉蝶上逐漸升騰的紫氣,當紫氣氤氳到一定程度,才猛的衝向先天道脈。

「啊!」一陣劇痛,讓肖然忍不住叫出聲。

好在,這個過程非常短暫,也就一個呼吸時間左右,造化玉蝶的紫氣消失,一切重新歸於平靜。

肖然睜開眼睛,狠狠的喘了幾口氣,目中,滿是興奮之色。

他連忙感應自己的先天道脈。

此時,肖然先天道脈上七個死穴之中,第一個死穴,儼然已經被激活。

先天道脈上,有一個生穴的武者,在這個世界是最多的,也是最為普通的武者。這樣的武者,用一輩子的時間,運氣好能夠達到聚氣境高位,也就是聚氣七星、聚氣八星或者聚氣九星,但這也基本到頭了,想踏入化氣境,那需要其他機緣。

一般來說,有兩個生穴的武者,才有較大可能步入化氣境。

先天道脈有三個生穴,如聞瑜那樣的武者,就可以視為天才。這樣的武者,在一座城市都找不到太多。三個生穴的武者只要勤修不輟,一般都能達到先天境界。運氣好,超越先天都是可能的。

要知道,綠水城這樣的城市,先天強者數量加起來不超過一手之數。

先天強者,有開山斷河的能力。聞家家主,也就是聞瑜的父親聞海清,就是一尊先天強者。

肖然的父親肖流,當初也是先天層次的強者,並且,肖流是在三十歲之前就達到先天,在綠水城曾被譽為百年一見的武道天才。

當然了,對於仙界的肖然而言,什麼先天武者,全是螻蟻。只是,就目前來說,肖然重返仙界之路,任重而道遠。

房間內,肖然盤膝而坐,擰眉思索。

先天道脈已經激活一個生穴,溝通天地元氣速度大增,那麼接下來的修煉,就需要找一門合適的心法了。

在肖然記憶中,心法自然多如牛毛,仙界頂級心法肖然都掌握好幾門。只是,適合目前肖然修煉的心法,卻是不多。

「有了!」

「星辰錄,這門心法很不錯,在凡俗世界中,應該是一等一的心法了。重要的是,剛剛覺醒先天道脈的武者,就可以修煉此心法。」

「嗯,就是它了!」

關於星辰錄的內容,快速在肖然腦海中浮現。

也虧得肖然在仙界博覽群書,要不然想找到一門合適的心法,還真很困難。

找到適合的心法,接下來自然就是開始修煉。

在簡單的準備之後,肖然閉上眼睛,嘗試運轉心法。

起初,星辰錄的運轉,肯定是非常晦澀的。肖然對星辰錄這一心法百分百的理解,心法內容也爛熟於心,但無奈這具肉身實在是……

只能慢慢來。

足足耗費了幾個時辰,才將星辰錄運轉一個周天。當運轉第二個周天的時候,就熟稔多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肖然吸收天地元氣的速度越來越快。

到了次日午間,肖然的身軀突然微微一震,一股澎湃的力量,充斥在身體之內。在那個剎那,可以看到,肖然身上的長袍,都猛鼓動了一下。

「聚氣一星!」肖然睜開雙目,口中低呼。

「星辰錄,不愧是凡俗世界一等一的修煉心法。我這具身體,只不過才激活一個生穴,修煉星辰錄,就有如此的效果,才八個時辰,便踏入聚氣一星。如果,我激活了兩個生穴,那應該只需要四五個時辰,就能踏入聚氣一星了。這還是沒有使用元石的情況下,若有元石吸收,那速度只會更驚人!」肖然暗暗分析。

踏入聚氣一星,確實很快很容易。但從聚氣一星踏入聚氣二星,這難度可就增大很多了。如果按照現在的修煉速度,最快也要一個月的時間,才有可能達到聚氣二星。

這樣的修煉速度,若是放在其他武者的身上,那自然會很滿意、很興奮,做夢都能笑醒。但對肖然,卻遠遠不夠。

「必須盡快激活第二個生穴。」

「根據我的估算,想要激活第二個生穴,差不多需要十枚元石才行。」

「還是要賺取更多金幣啊!十枚元石,至少也要一千個金幣。靠配製逢春藥劑出售給鴻運藥房,那就得三百多瓶,這還沒扣除材料成本。還好還好,我達到聚氣一星,可以使用元氣,倒是可以配製更高級藥劑了!」

肖然微微搖頭,而後又點點頭。

他已經想到一種藥劑配方:神力藥劑!

神力藥劑的效果,是短時間內提升武者的力量。在低等世界,神力藥劑也是一種非常受歡迎的藥劑,尤其是對於低級武者,有著很強的吸引力。

而對肖然而言,神力藥劑可以更快速賺取金幣購買元石。

鴻運藥房出手的神力藥劑,普通品質一瓶售價是二十個金幣,優秀品質的一瓶售價高達三十個金幣。

按照肖然的配方,配製一份神力藥劑所需的材料,價值是三個金幣左右。將藥劑配製出來,賣給鴻運藥房,他們的收購價應該不會低於二十個金幣。也就是說,配製一份神力藥劑,肖然就能賺取十八個金幣,十份的利潤就是一百八十個金幣。

想一想,都有些心動呢!

肖然換上鬥篷和黑袍,隨便用了一些食物後,向鴻運藥房走去。

他先將剩下的二十份逢春藥劑出售,換得六十個金幣,再加上本身還有十馀個金幣,一共就是七十多個金幣。

肖然購買了二十份神力藥劑的材料後,又要了三十份逢春藥劑的材料,共計花費七十個金幣,身上剩下的金幣,已經不足兩個。

收起藥材,肖然馬不停蹄返回酒樓,將自己關在房間內,著手配製藥劑。

神力藥劑配製難度比逢春藥劑大得多,而且配製的時候,還需要耗費元氣。以肖然現在聚氣一星境界的元氣強度,配製一份神力藥劑需要用一主香的時間。

不過,肖然可以保證百分百的配製成功率。

二十份神力藥劑,肖然足足用了七個時辰,期間有因為休息而耽擱的一些。配製好神力藥劑後,肖然又用了兩個時辰將三十份逢春藥劑也全部配製了出來。

鴻運藥房。

「這種藥劑,你們藥房收購嗎?」肖然拿出一瓶神力藥劑,遞給藥房夥計。

藥房夥計對這個戴著鬥篷的家夥已經熟悉了,他笑著接過瓷瓶說道:「客人,你的藥劑真不少呢!你不會是一名藥劑師吧?」

這夥計是在試探肖然的底細,畢竟肖然短短時間內接連拿來了那麼多的逢春藥劑。

「不相關的不要多問,你只管告訴我,這種藥劑你們鴻運藥房收不收。」肖然故意沙啞著嗓音不耐煩說道。

「這是神力藥劑?」藥房夥計已經將瓷瓶打開,倒出一滴在手心中,他一看,就認出瓷瓶內的藥劑,正是神力藥劑。

「嗯!你們若是收購此藥,可以給什麼價?」肖然最關心的是價格。

「客人不要著急,先聽我說!神力藥劑,我們藥房當然是收購的。不過,因為這種藥劑價格比較高,銷量相比逢春藥劑就小得多了。每一瓶藥劑,我們只能給你十個金幣的收購價。」夥計慢吞吞的說。

以十個金幣的單價,收購肖然的神力藥劑,這鴻運藥房簡直黑得喪心病狂了。

肖然的神力藥劑,品質比藥房出售的優秀品質還要好。他們從肖然手中收購過去,轉手就能賣出三十金幣的單價,甚至更高。可是,卻只肯出十個金幣來從肖然手中收購。

至於這夥計說的神力藥劑銷量不如逢春藥劑,這確實是事實,但若說神力藥劑不好出手,那就是睜眼說瞎話了。

就在肖然進來這一會的時間,就新入好幾撥客人,其中就有一名冒險者裝扮的武者購買了十瓶神力藥劑,足足花了三百個金幣。

這名夥計將收購價格壓得這麼低,似乎是吃定肖然了。

「十個金幣的單價,我不能接受,一瓶神力藥劑,我要二十個金幣。」肖然壓制絲絲怒火,沙啞的聲音說道。

「那是不可能的,十個金幣,我們只能出這麼多了。」藥房夥計搖頭。

藥房夥計這句話剛說完,肖然轉身便走。

他手中有二十份神力藥劑,按照十個金幣單價出手,那麼最後只能得到兩百個金幣。相比成本,利潤當然也不錯,但肖然絕對無法接受這樣的價格。

藥房夥計見肖然轉身離開,也沒有阻攔,只是嘴角戲謔的笑了笑。

這時候,一名身穿錦袍的肥胖男子,從內間走了出來。

他是鴻運藥房的掌櫃,名字叫王大富。此人不是武者,不過頗有些背景,他有一個女兒,是絲木鎮鎮長的妾侍。有了這麼一層關係,在絲木鎮,還真沒什麼人敢動鴻運藥房。

「掌櫃的,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不過那個人,沒有將藥劑出售給我們。」藥房夥計對王大富恭敬說道。

「呵呵,不著急。」王大富擺擺手:「戴著鬥篷,故作神秘而已,等著瞧吧,他會回來的。在絲木鎮,我鴻運藥房,是他唯一的選擇。」

「掌櫃英明。」夥計連拍馬屁。

肖然離開鴻運藥房,便開始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將藥劑換成金幣。

在絲木鎮,除鴻運藥房,就沒有第二家藥房,也正因為如此,那鴻運藥房才敢將收購價壓得這麼狠。只是,肖然確實不可能接受那樣的單價。

「看來,我需要自己開一個藥房。只是,開藥房需要成本啊!」肖然摸了摸身上僅有的一個金幣,有些無奈。

開藥房,你起碼需要租賃一間商鋪。絲木鎮的商鋪價格雖然不貴,但此時的肖然也租不起。

「對了,在鎮子上,我似乎還有一個舅舅,或許,能從他手中借一些金幣,實在不行,就讓他入股藥房。」肖然想到,他有個舅舅,就住在絲木鎮,而且也是生意人,手頭應該有不少閒錢。

回酒樓換了身衣服,肖然才按照模糊的記憶,向舅舅的居所摸索過去。

「肖然?你怎麼來絲木鎮了?」肖然的舅舅相貌頗為俊朗,看到肖然很熱情。

他叫蘇雲濤,是肖然母親的弟弟,在絲木鎮有一間服裝店。說起這個服裝店,肖然也幫了不少忙,若不是肖然,蘇雲濤的服裝店很難開得起來。

大約是三年前,蘇雲濤去綠水城聞家找過肖然,就是為了開這個服裝店。當時絲木鎮還有一人是蘇雲濤的競爭者,那人是武者的身份,蘇雲濤靠自己,根本就爭不過,是肖然出面,才讓那武者主動退出了競爭。

當時肖然是在聞家,可以借勢,尋常武者還真不敢不將肖然當回事。

「舅舅,我來找你幫個忙的。」肖然笑著說道。

「幫忙?肖然,別在外面站著了,我們到裡面說話。」蘇雲濤將肖然迎進了正堂。

肖然的舅母聽說肖然來了,也走出來,滿臉笑容與肖然打招呼,還端上了茶水。

「肖然,你說要我幫忙,是有什麼事情?」蘇雲濤問道。

「我想在絲木鎮開一間藥房,現在還缺少一些資金,所以過來,看看舅舅是否能借一些金幣給我。」肖然直接道明來意。

「開藥房?在絲木鎮?」蘇雲濤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肖然。

對肖然的能力,蘇雲濤是有一些了解的。從肖然的父親和母親離開後,肖然就一直居住在聞家。有一些傳言,肖然簡直就是一無是處,說難聽點,就是廢物,在聞家,似乎也沒什麼地位。

現在突然跑來,說要在絲木鎮開藥房,這確實有些令人意外。

以肖然的能力,能將藥房開起來嗎?

當然,如果有聞家背後幫忙,自是沒任何問題,就是絲木鎮的鎮長,也不敢動聞家的東西。關鍵是,聞家若願意幫忙,那肖然還會缺少啟動資金?

瞬息間,蘇雲濤就想了很多。

「是啊,就在絲木鎮。絲木鎮這個地方若是開一間藥房,生意是不用愁的。絲木鎮背靠黑風山脈,出入的冒險者數量極多,他們需要大量的藥劑。」肖然點頭說。

「肖然,要開藥房,可不是簡單的事情,聞家那邊,願意幫忙嗎?」蘇雲濤擰眉問道。

「聞家不可能幫忙了!不瞞舅舅,我已經被聞家趕出來了,現在我是紅牙莊園的莊主。」肖然冷笑著搖搖頭。

一聽肖然這話,蘇雲濤的臉色頓時變了。

「聞家怎麼能這麼做!難道,他們忘記當初是怎麼答應我姐姐和姐夫的嗎?」蘇雲濤怒斥聞家。

「肖然,那肖家的那些產業呢?你父親離開之前,將肖家產業都交給聞家打理。現在他們將你趕出來,產業也應該歸還的吧?」蘇雲濤又問道。

肖家的產業,是很驚人的,那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呵呵,我只有紅牙莊園。不過,其馀的產業,我遲早也會拿回來。屬於我的,誰都別想拿走。」肖然目光堅決說道。

蘇雲濤看了看肖然,對肖然這句話,就全當是傻子言論了。那聞家現在既然不歸還肖家產業,擺明了就是想自己霸佔了。你想奪回,開什麼玩笑?你拿什麼奪回那些產業?

蘇雲濤看向肖然的目光,已經不復先前的熱情。

推薦閱讀:
》人到中年,不調三情,不理三人,不睡三覺!說的真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