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食人史:人類為什麼要去吃同類?

從希臘神話到中國的正史野聞,從《水滸傳》、《西遊記》到莎士比亞的劇作《泰特斯•安特洛尼克斯》(Titus Andronicus),吃人的故事隨處可見。為什麼人會吃人?緣由不外乎以下幾種:

重口食人史:人類為什麼要去吃同類?

求生性食人

古時饑饉之年常有,連綿戰火不斷,最強烈的生存需求驅使人們不管何物,只要能填飽肚子渡過難關就好,食人也就不足為奇了。而這種形式的吃人只是為了滿足馬斯洛需求層次中的最低層次:活下去。

因為填不飽肚子而吃人的故事在中國歷史上記載尤多,簡直是史不絕書。暫不提稗官野史的記載,即使在諸如《史記》和《資治通鑒》這樣的正史中,也時常可見「人相食」、「啖其肉」這樣的字眼。白居易也曾為「是歲江南旱,衢州人食人」而悲憫不已。

魯迅筆下的狂人看歷史,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這吃人二字,就其表面意義而言,也確是真的。並且這吃人史不止局限於中國,十字軍東征、蘇聯大饑荒中也曾發生人吃人的慘劇。

除了饑荒和戰爭,在不少意外事故,如空難和船難中,也有食人現象出現。不少人雖然有幸存活,卻在等待搜救的過程中不幸成為他人的盤中餐。1820年,埃塞克斯(Essex)號捕鯨船在太平洋上被抹香鯨撞沉,幸存的船員本可以順風漂流到馬克薩斯(Marquesas)群島,不過為了不成為食人族馬克薩斯人的飯後甜點,他們選擇了逆風而行前往智利。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由於饑餓,他們自己也開始食用死於饑餓和疾病的難友。赫爾曼•梅爾維爾(Herman Melville)根據這一記錄創作了小說《白鯨》(Moby-Dick),後來還被拍成了電影。

19世紀海難是如此之多,以至於求生性食人成為了航海界的不宣之秘,甚至形成了一套約定俗成的規矩,通過擲骰子的方式,決定誰被殺了吃掉,以及誰來充當「殺手」。

重口食人史:人類為什麼要去吃同類?

名畫《梅杜薩之筏》(The Raft of the Medusa)就描繪了海難時處於生死掙扎的中的人們。

食人這一話題很吸引眼球,也一直是小說家和導演偏愛的題材。電影《當納聚會》(Donner Party)改編自美國1846年發生的真實故事,也是一部食人求生的血淚史。一支前往加州的淘金隊伍被困在冬天的山區,在吃掉了牲口、狗、獸皮和毛毯後,不得不靠吃掉死去的同伴維持生,當納聚會也被稱為美國歷史上最血腥的人吃人事件。

習得性食人

求生性食人可以說是先天固有的,是人們在危機之中的本能反應。盡管迫不得已,這種行為還是經常受到譴責。而習得性食人則是一些文化的習俗行為,和其他風俗一樣,代代相傳,有著豐富的意義,而有些意義在如今的文明人看來簡直是匪夷所思。

習得性食人又可分為兩類,族外食人(Exocannibalism)和族內食人(Endocannibalism)。從紐西蘭的毛利人到巴布亞新幾內亞森林中的部落,從斐濟島到亞馬遜盆地,都曾有食人族熱衷於族外食人,特別是敵對部落的俘虜。族外食人的理由一般有如下幾種:

  • 恐嚇和威懾敵人。從埃塞克斯號的船員、再到古往今來無數世人對食人族的恐懼來看,食人族確實起到了威懾敵人的目的。

  • 表達戰勝敵人的激動心情和復仇的快感。

  • 宗教意味。吃掉俘虜被當做是給神獻祭,保證莊稼豐收。

  • 期望通過吃人得到被吃者的勇氣。通常被吃者都是頗為勇猛的敵人。

  • 單純為了吃肉。

不要以為這種食人只是在野蠻未開化的原始叢林中才會發生的事情,它們戰爭中也很常見。嶽飛在《滿江紅》中曾感嘆「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而在二戰等近代戰爭中,也有食人的記錄。

重口食人史:人類為什麼要去吃同類?

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食人族部落認為,食人可以獲得智慧和力量。

族內食人指食用部落內的人員。相比而言,族內食人的目的看起來則高尚神聖得多:

  • 表示對死者的尊敬。

  • 宗教意味。和族外食人一樣,族內食人也是和神交流的方式之一。

  • 期望得到死者的智慧、勇氣等特質,或者期望獲得永生以及超自然的力量。

  • 懲罰犯錯的族人。

盡管族內食人的目的看起來很高尚,可吃人手段還是殘忍得令人髮指,有時候甚至會挑族內的活人來獻祭。

習得性食人的目的五花八門,吃人的方法也是多種多樣,從完全生吃到精烹細飪,應有盡有。不同的部落,其食人目的不一樣,人肉取材部位、烹飪方法、食用儀式也不一樣,並且特定身份的人得吃特定部位的肉。文化多樣性由此可見一斑。(如果吃人也能算是文化的話。)

治病?致病?

不止原始部落認為吃人肉可以獲得智慧、勇氣甚至永生,在中國,這樣的觀念古已有之——《西遊記》就是一部眾多妖精吃人未遂的故事。

普通人的肉當然不像唐僧肉那樣被描述得神乎其神,不過也被認為具有藥用價值。《本草綱目》中,人肉、人膽、人血、天靈蓋、臍帶、胎盤、人勢(即陰莖)、木乃伊等物作為藥材赫然在列,割肉療疾更是為人們所津津樂道的孝道故事。魯迅筆下的《藥》也活生生地刻畫出了人們相信人血饅頭可以治病的迷信心理。在歐洲,人們也認為木乃伊可入藥,兩個世紀前仍被磨成粉末出售。

重口食人史:人類為什麼要去吃同類?

魯迅《藥》:「包好,包好!這樣的趁熱吃下。這樣的人血饅頭,什麼癆病都包好!」

而現在我們知道,人肉並沒有神奇的藥效。相反,吃人肉還可能會致病。新幾內亞的弗雷族人(Fore)由於食人而使得庫魯病流行。庫魯病和瘋牛病一樣,由朊蛋白引起,主要侵蝕人們的腦組織,因此部落中食用腦部的婦女和兒童首當其沖,患病尤多。有證據表明,尼安德特人也是食人族,因此有人猜測他們是由於庫魯病的流行而滅絕的。

即使沒有庫魯病,現在看來人肉也是不潔淨的——由於人類處於食物鏈的最頂層,體內富集的毒素自然很多,吃人實在不健康。

食人魔殺手:人肉的誘惑

除了求生性食人和群體性的習得性食人行為,還有相當一部分食人魔殺手,對吃人樂此不疲。其實翻翻中國歷史,也能找出不少食人魔的故事,著名者如隋末的諸葛昂與高瓚,二人競相爭強賭富,竟爭相宴請對方吃人肉。《唐人說薈》卷五引用張鷟《耳目記》載:

昂後日報設,先令美妾行酒,妾無故笑,昂叱下,須臾蒸此妾坐銀盤,仍飾以脂粉,衣以錦繡,遂擘腿肉以啖,瓚諸人皆掩目,昂於奶戶間撮肥肉食之,盡飽而止。

這二人後來被賊人抓走,因為拿不出錢財,最終也被烤熟吃掉,可謂死得其所。

盡管中外食人殺手層出不窮,但食人這一行為並沒有被列入《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 -IV)中,相關的醫學研究也少得可憐。事實上,有許多食人魔精神正常,思維清楚。或許,現在只能給他們貼上「心理變態」的標籤。

從當今一些食人案例來看,不排除有的食人魔仍保留有習得性食人的想法,認為通過食人可以和神交流,可以獲得力量和永生;有的人可能只是單純覺得人肉好吃;還有相當一部分食人魔是由於性的驅使——不少食人魔只有通過吃人的方式才能達到性興奮,日本的食人魔佐川一政更是認為:「對一個女人表達愛意的最好方式就是吃掉她。」

食人魔們都是因為謀殺罪被起訴的,而不是「食人罪」。 食人並不是法律意義上的犯罪。而是道德和人性上的禁忌。當任何事物成為了禁忌,總會被妖魔化。

重口食人史:人類為什麼要去吃同類?

關於人肉的味道,1931年紐約時報的記者威廉•希布魯克(William Seabrook)曾經以研究的名義,從一個醫院的實習生那兒弄來了一塊死於事故的健康人的肉。威廉將肉煮了吃了,還寫出了一份報告,聲稱人肉的味道和小牛肉的味道無異。想知道人肉是什麼味道的童鞋們還是退散了吧。實驗危險,請勿模仿。」

咳……好了,看完了重口的,所長給大家介紹一些正常的美食(如果你還有胃口的話)——

ID:Food_Lab
吃貨研究所
一個專門負責好吃的帳號,不是會吃飯就能叫吃貨!
重口食人史:人類為什麼要去吃同類?
長按二維碼可識別關注





今天介紹的是重慶火鍋里最不可或缺的香料!點擊【閱讀原文】直接看哦~




本文來自果殼網,謝絕轉載
如有需要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重口食人史:人類為什麼要去吃同類?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果殼網(Guokr.com)是開放、多元的泛科技興趣社區。

微信號:Guokr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