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徐達明大師逝世一周年丨紫砂藝術與陶瓷藏品紀念展

匠心獨運 達者永恒

懷念徐達明大師逝世一周年

徐達明大師英年早逝,至今讓我痛心不己。一年來,他的音容笑貌不時在我腦海浮現,回憶三十多年的交往,點點滴滴在我心頭。

達明是1985年6月份隨父親徐漢棠一起來到宜興紫砂工藝二廠的,那時我在二廠當廠長,之前我們並不相識,也就是來到我們二廠後,他才正式跟著父親學做茶壺,而他的愛人王秀芳、妹妹徐雪娟已是從藝多年的制壺工人,而他的女兒徐曲剛剛滿5歲,我們親切地叫她小曲曲,這個稱呼一直喊到現在。如今,徐曲繼承父業,己成為一名優秀的青年陶藝家。

達明出生於1952年,在讀初中時趕上了知青上山下鄉這趟車,七十年代末上放後,先是在陶瓷公司窯爐隊上班,後來到宜興非金屬化工機械廠。由於他下鄉後學過木工並練就一手好活,於是就叫他當了木模工,再後調進宜興紫砂工藝廠,依然當木工,開始是為廠辦展做一些紅木架子,怪不得他一學做茶壺,上手就很快,而且審美觀特別強,眼光也很獨到。要知道,木模工在木工序列中是難度較大的工種,而且使用的都是優質硬木,不僅費勁費力,還必須十分仔細地完成第一道工序,因為木模對尺寸的要求和產品脫模的要求十分高,否則,做出來的陶瓷產品就不合格,這也就逼著達明狠下功夫,練就了一手過硬的本領。

木工和做壺都要靠手,用心、動腦去完成每一件作品,都屬於「匠」的范疇,手工藝的活兒。漢棠老師來二廠後,我們就成立了研究所並任命他為所長,因此達明也在研究所上班。

作為廠長,我幾乎每天要去研究所轉一轉看一看。一開始,達明學做傳統作品,第一把做的就是茄段壺,據老輩藝人說,大凡學做茶壺,都是學做茄段開始,按照紫砂壺製作技藝的一整套工序流程操作,當然這也是他父親徐漢棠對他的要求,並告誡他,學做茶壺沒有捷徑可走,必須老老實實坐幾年冷板凳,從打泥條開始一步步來,達明做到了,而且非常認真,上手也很快,這也是與徐門紫砂世家的遺傳基因有關。

達明的好學與勤奮是出了名的,他凡事都很認真,也很執著。來二廠後,他的精神很愉快:工作狀態很好,尤其是能讓他做茶壺,似乎是遂了他多年的心願,因為自從知青回城後他工作過的幾個單位,做什麼工種都不是自己說了算:而是由單位統一安排,叫你做什麼就得服從分配。雖然父母親做茶壺,愛人做茶壺,弟弟徐維明也做茶壺,偏偏達明就不安排做茶壺。因此,達明到了二廠分配他做茶壺,他當然高興也十分珍惜,盡管己三十多歲再學做茶壺是晚了點,但由於他的興趣很濃,悟性又高,學藝的氛圍又好,又有父親親自授藝,和愛人王秀芳又是志趣相投,所以很快就展現了他的做壺才能,傳統的《茄段》、《掇只》、《石瓢》、《仿古》、《虛扁》,一把把臨摹成功,徐氏風格一脈相承,他的作品很快受到港台客商及國內玩家的喜歡。他被選送參加農業部、江蘇省鄉鎮企業評比的作品屢屢獲獎,為企業贏得了不少榮譽。

宜興紫砂工藝二廠當時已是頗有名氣的鄉鎮企業,它是改革開放的產物,也是中國鄉鎮企業異軍突起的一個典型,是蘇南模式的集體經濟,和國有、大集體企業比,它的機制要靈活得多,對人才的渴望尤為迫切。因此,徐漢棠一家來後,不僅受到縣鄉主管的重視,更受到了廠裡幹部職工的尊重,鑒於徐達明同志的優秀表現,很快就被發展為中國共產黨黨員,繼而連續當選為十一屆無錫市政協委員,十三屆宜興市政協委員。在技藝上的突飛猛進,很快成為工藝美術師、高級工藝美術師、江蘇省工藝美術大師,在2010年第二屆中國陶瓷藝術大師評選中,又以高分入選,成為宜興產區當時唯一的一對父子國大師(徐漢棠老師既是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又是中國陶瓷藝術大師)。

徐達明制壺工具

九十年代中期,作為堅持集體經濟的紫砂二廠進行了改制,紫砂藝人回歸社會,回歸家庭。這時的徐達明己是行業中的佼佼者,他的紫砂技藝日見長進,成為新中國成立後第三代紫砂藝人中鳳毛麟角的幾位國大師之一,不僅擔任了江蘇省陶瓷藝術委員會的副會長,還擔任了中國陶瓷工業協會陶藝設計中心的副主任,他的努力,他的追求,得到了充分的認可。

2004年,應美國陶瓷教育年會的邀請,達明和我們一起去了美國,這次中美文化藝術交流,讓他受益匪淺。

2013年,應韓國陶瓷文化協會的邀請,達明及夫人王秀芳,女兒徐曲攜帶他們的紫砂作品在首爾舉辦展覽,他的陶木相結合的紫砂作品,深受韓國人的喜歡,這也是達明來二廠後,一方面子承父業學做茶壺,一方面他獨辟蹊徑闖新路,
由於他的木工基礎好,於是用紅木、紫檀木等優質木材,與他做的紫砂壺相嵌,經過他的巧妙構思,嚴格的工藝,做到結構緊密,嚴絲合縫,木質的壺把與紫砂材質的壺體,兩種不同的材質,卻能渾然一體,色澤搭配也讓人愉悅,泡茶使用時,更有壺把不燙手的舒適感覺,陶木結合的紫砂壺一問世,立即就成為紫砂玩家、藏家的搶手貨,成為傳統紫砂的經典創新之作,也成為了達明紫砂藝術生涯中的一個亮點,一個成就。

陶木結合的紫砂器,連續在第七、八、九屆中國陶瓷設計創新評比中獲金獎、銀獎。

在傳統藝人中,達明是一個寧靜致遠的典範,他不好煙酒,工作起居很有規律,一門心思致力於紫砂藝術的不斷探索與創新,唯一愛好也與專業有關,就是尋尋覓覓收藏古陶瓷、收藏宜興均陶,因此他也是江蘇省古陶瓷研究會的理事。他總能在其他陶瓷藝術,就造型藝術和裝飾藝術中有所借鑒,找到他想要找的東西,更好地為他的紫砂藝術不斷創新尋找靈感。他有許多古陶瓷和宜均陶的藏友,不時參與他們的一些交流活動,也時不時會收到一些符合心願的藏品,近幾十年來,他所搜集的古陶瓷和宜均,已在國內很有名氣。

徐達明陶木組合系列作品

達明是有理想有追求的,且眼光獨到,意志堅定,這恐怕與他下鄉當過知青吃過苦有關,和他學木工手藝有關。在三十多歲再投身紫砂藝術時,他既有緊迫感,又顯得十分淡定,理想與目標了然於心中,成為三十年積極進取的不竭動力。

隱約中知道,達明早在十多年前就查出有病患,只是手頭還有許多事情要做,就沒有太認真地當回事,總認為自己年富力壯,也許能扛得過去,仍然浸心於他的目標理想當中。到20 1 5年春節我去看他,他還只是說渾身骨頭痛,恐怕是腰椎盤所引起,其實是病灶已擴散所致。

徐達明陶木組合系列作品

這一年,我忙著籌備第八屆宜興國際陶瓷文化藝術節,張羅「百年景舟」的一系列紀念活動,作為中國陶瓷藝術大師,又是景舟傳脈的紫砂傳承人,照例他應該參與這些活動,但由於病痛無法出來。到十月份整個活動結束後,我十分焦慮達明的病情,一打電話,說是在廣東求醫,當時我就感覺情況不妙,於是就和鮑建生、李守才、范偉群、史小明幾位一起,趁著去廣西欽州參加陶藝活動,專門去看達明。經大半天的汽車路程,終於見到他,時隔大半年不見,達明的身體己十分虛弱消瘦,看得出他是硬撐著身體接待了我們,於是就匆匆告別,當走出院門,我和守才大師忍不住失聲痛哭。年末,達明在親人的陪同下平安到家,後我又去宜興家中看望他一次,病情愈發加重。

2016年初三,清華美院的王建中教授約了上海的醫生專程趕來會診,可達明的病情己無回天之法。當我再次去看望時,達明只和我斷斷繼繼講了幾句話。

3月2日清晨我接到電話,說達明己安詳離世。

達明長眠於南山公墓,徐曲跟我說,她們為父親立了一塊墓碑,讓我以宜興陶瓷行業協會的名義寫一段話,我是這樣寫的:

「徐達明,出生於宜興紫砂世家,徐門第四代傳人,他畢生致力於紫砂壺的設計創作,在首創「陶與木」結合工藝的過程中,彰顯了極高的工匠精神。他從傳統中提煉,又大膽創新,運用多種材質與紫砂壺體相匹配,表現了宜興紫砂新的語言,所創作品多次獲陶瓷藝術大獎並被國內外多家博物館收藏。作為中國陶瓷藝術大師的徐達明,不愧為當代紫砂藝術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為宜興紫砂和中國陶瓷藝術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達明無愧於紫砂世家,無愧於紫砂行業,無愧於中國陶瓷,無愧於這個時代,他的人格、藝品將永久流傳,達者將永恒。


3月1日

《匠心獨運 達者永恒

——徐達明紫砂藝術與陶瓷藏品紀念展》

在宜興市陶瓷博物館開幕

展覽時間

3月1日——3月15日

展覽現場


關注公眾號:

紫砂中華

專注紫砂實力派

紫砂界首家全網行銷服務商

業界最知名的紫砂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