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許冠文對香港喜劇電影的貢獻

許冠文對香港電影的影響跨越時代


他令香港電影風向由國語轉成了粵語。在許冠文之前,粵語電影代表低端劣質,受眾狹小。邵氏財大市場廣,國語電影才是製作精良的高大上。許冠文自被由搞笑節目《鬼馬雙星》挖掘,與弟弟們製作了同名電影之後,霎時風靡大街小巷,粵語片自此勢不可擋,直至今日。

他承接了李小龍,作為嘉禾最重要的一張牌與邵氏交鋒,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香港電影的格局。

鄒文懷叛走邵氏,創立嘉禾,頭一位是給邵氏沒瞧上的李小龍。萬人空巷,票房奇跡,刷新紀錄,不一而足。未幾,李小龍猝死,嘉禾根基未穩,叫座也沒什麼人,不像邵氏基底厚枝葉茂。就在嘉禾前力已盡,後勁未繼的關鍵時刻,又一枚被邵氏沒瞧上的許冠文michael哥,一炮而紅,自此坐了票房冠軍數年。嘉禾也站穩了腳跟,逐漸壯大。




他及他的喜劇電影是香港草根文化的代表


他的電影,描寫市井,描寫小人物,諷刺刻薄,貪小便宜的老板。這種段落式笑話的電影,現在看著小兒科,他之前卻也很少見。同樣,在許冠文之前,喜劇也並沒有成為一大脈的主流類型片,與他同時,成龍等的民初搞笑武打片也是同時具有搞笑和功夫兩個賣點。許冠文的喜劇片,是香港七十年代的幾個關鍵詞之一,之後才是八十年代的新藝城和九十年代的周星馳。而他電影里的經典段落和典型標誌,比如石膏脖子套,給雞做健身操,香腸雙截棍,也超越了電影本身,成為了文化記憶符號。




許冠文、許冠傑、許冠英


能成為文化標桿,一定有笑完了還能留下點什麼的能力。許冠文本身是港大高材生。還有他令人髮指的勤力。志雲飯局上他說,老板讓我回去用一個月寫笑話,我以為是一天,結果熬了一晚上,第二天交了貨。這段說話印象深刻。

對於周星馳來說,極其有象征性意義的片子來自於1991年底上映的《豪門夜宴》。這部電影幾乎集中了當時香港一線所有的影星,陣容堪稱空前絕後,其中關於周星馳值得一提的鏡頭就是以下。





星爺旁邊坐著的就是上面提到的橋段之王黃炳耀,而他對面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冷面笑匠許冠文。

許氏一門,文武英傑。除了許冠武極少在電影中露面以外,另外的三個人,許冠文負責演尖酸刻薄的,冠傑專招女孩子喜愛,冠英長得寒磣,專門演被整的那種人。


這個鐵三角在70年代所向披靡,在這一時期,許氏兄弟四次票房榜首,兩破票房紀錄。《半斤八兩》的票房成績前後保持了四年之久,直至1980年才被成龍的《師弟出馬》打破。許冠文導演的《鬼馬雙星》、《半斤八兩》、《雞同鴨講》、《摩登保鏢》等在當年可謂紅極一時。

許冠文的整套理論脫胎自卓別林和巴斯特基頓,又明顯受到了班尼希爾和伍迪艾倫的影響,而經過許冠文自己的深化之後,把這套理論用在電影上,而且將他的身段放的盡量低,接的上地氣。




《鬼馬雙星》里的黃霑

以他自導自演的《鬼馬雙星》為例,先是在片中有著一組長鏡頭,許冠傑獨自街在夜市之中,小販排檔林立,然後許冠傑走向電話亭打開厚厚的黃頁電話本開始蘸著口水一頁頁的翻找電話,接上了地氣之後故事立馬和自己身邊發生的一樣。而他在默片的運用上同樣獨到,比如下圖,冠文和冠傑在按摩店聊著天,冠文背上踩著的是一個妙齡少女,然後冠傑叫到」小姐你輕點」,鏡頭一轉,有了下圖。



此類鏡頭在許氏電影中出現極多,再例如《摩登保鏢》中的台詞:「香港就像一條小船,負擔太重,多幾個人就沉了。」之類的人文關懷更能夠搔到觀眾的內心深處。

順便一說,許冠文有兩個徒弟,其中一個是劉天賜,一個是鄧偉雄;這兩個人都是《鬼馬雙星》的編劇,而劉天賜有一個徒弟,就是我們前文提到的與周星馳有著多次合作的導演——王晶。


而周星馳在出道之初的作品,通常具有較為強烈的許氏風格,但這並不奇怪,周也很努力的做出了改善,變得更富有自己的特色。在這里,我並不是說周星馳全盤照抄許冠文。事實上,觀眾不是傻子,他們分的出這東西他們以前看過沒有。在李小龍死後,滿街都是鋪天蓋地的張小龍、王小龍、何小龍,鋪天蓋地的江三腳、趙三腳,但如你所知,他們都沒有紅,因為純粹的模仿是不可能滿足觀眾的欲求,更多人覺得,李小龍這麼厲害都死了,你們算老幾?所以成龍就屬於劍走偏鋒的,李小龍一拳打去就是凝眉瞪目,成龍一拳過去就是「好痛好痛」。


之於喜劇,周星馳在不同的時候,根據受眾需求的變化,選擇了不同的敏感點,他一方面承襲了許冠文的喜劇觀念,一方面又帶著濃濃的悲劇情懷,令人感覺更加深刻,而這,正好符合了香港人民自84年中英簽署 「聯合聲明」以來「97回歸」可能出現的不安。

許冠文的電影在85年以後慢慢淡出,而1991年的這部《豪門夜宴》,其實可以把他看做一個標誌性的儀式。

《豪門夜宴》劇中,周許兩個陌生人在一張飯桌上同時爭起了一塊雞肉
周星馳問的是「你也愛吃雞頭麼?」
許的回答是「這明明是雞屁股嘛。」
三言兩語之後,許冠文詭辯得逞,周星馳松了筷子「好吧,就把雞屁股讓給你吧。」
雖然周讓出的這塊肉實際上是一個雞頭,但許冠文得的卻不是一個雞頭,對於他來說不過是一個尾巴而已,雞頭在何處?筷來箸往,喜劇之王已然悄悄換人了。




趙雅芝、許冠文《半斤八兩》



七八十年代的香港電影,好比花季雨季的少女,正是蓬勃向上充滿生機與魅力的年紀。所有的電影,都處於一種向上的勢態,這不僅讓整個產業具備很多的機會,也給了多數電影創作者「開天辟地」的土壤。在很多類型並沒有形成標準的時期,每一個人都有確立「標準」或者地位的機會。邵氏影業在武俠領域,給了李翰祥、胡金銓、張徹等創作者展示才華以及奠定地位的機會;李小龍的橫空出世,不僅讓英語詞典里有了「Kung Fu」,也讓功夫電影確立了一套似無實有的「標準」。在那個時期的香港電影,就像一片待開發的富饒土地一樣,充滿生機,充滿機會。

許冠文很好的把握了這樣一個機會,或者說,他很好的在一個時代環境下,幹了一件正確地事情——創作具有鮮明風格的喜劇電影。由此,他開辟了一個屬於「許氏」的喜劇時代,奠定了「喜劇電影前輩」的地位,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樹立了一套「香港喜劇電影」的標準。
盡管香港電影在那個時期已經有「喜劇電影」,但大多都屬於比較「閉門造車」樣式的傳統喜劇,包括《七十二家房客》、《風流韻事》等,跟老大爺街邊講笑話似的,沒有太多風格和喜劇特色。隨著美國電影怪才伍迪艾倫的風生水起,香港電影也開始呈現喜劇模式的轉換。而這種轉換的領頭人,便是許冠文。




從《大軍閥》的銀幕初次亮相,到《聲色犬馬》,許冠文還處於「只表演,不風格」的階段,導演怎麼安排,就怎麼演。這樣的喜劇屬性,更多集中在導演本身。而從他自立門戶,創建「許氏兄弟公司」開始,他有了創造風格的機會。於是,香港電影迎來了《鬼馬雙星》、《半斤八兩》、《摩登保鏢》等經典作品。僅僅憑這幾部,許冠文在香港喜劇電影界的地位,就已然「大哥」級別。

但他並沒有在隨後的九十年代、新世紀初,以「大哥」的姿態乘勝追擊,更沒有仗著「大哥」的地位橫沖直撞。

他選擇了淡出


就好比很多人喜歡談論的那樣,許冠文和周星馳在《豪門夜宴》里的「雞頭雞屁股」橋段,便是一種態度表達。他不喜歡爭,或許是因為年齡,但更多的還是心態。真正的藝術家,有時候,並不在於自己有多突出,而在於是否能夠讓更多的人突出。

許冠文很淡然的讓自己的輝煌停留在了七八十年代,而讓周星馳等人的輝煌得以延續並逐漸光大。《寶貝計劃》的出演,毋寧說是一種老當益壯,不如說是一種推波助瀾——讓新時代的喜劇電影,展現更多的可能。

開創香港喜劇電影風格,創作經典喜劇電影,幫扶喜劇電影人才,助推更多喜劇可能,這便是許冠文對香港喜劇電影的貢獻。

他是香港喜劇電影界當仁不讓的前輩」大哥「,但他甚至到現在也並沒有把自己定位在「大哥」的位置。而是一如既往的,戴著一副眼鏡,腆著微胖的臉,嘿嘿的笑。





以上這些影響,有時代的裹挾,更是他個人的奮鬥。想起許冠文,就想起七十年代的香港,草根,朝氣,拼搏,向上。

他是當之無愧的喜劇之王。






長按識別二維碼添加關注

或搜尋微信號hkmovie
(END)
投稿或合作

請致郵箱ilove[email protected] 歡迎各位港片迷投稿
或微信:longprosperanita,謝謝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影迷製造,我們只聊香港電影。

微信號:hkmovie